和未走出来的同修谈谈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四日】还未走出来的同修,我知道你们都想把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都做好。其实就是难以迈出第一步,主要的障碍是怕心,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你们心里急,我也急。师父更急。

我们今天共同试着做几步,走走看。

第一步,首先应该学好法,悟透法理。站在法上认识法,同化大法,站稳基点。你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徒,做好宇宙中最神圣,最大的事。只要诚心信师信法,坚定的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好三件事。走正走稳每一步。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一切不正的邪恶因素在你强大的正念中自然销毁,解体。谁还敢来动你?

第二步,心态要纯正,不要把邪恶最后的挣扎当作什么形势。平稳、坚如磐石的做好我们该做的事。任何人都带动不了你,如有不正的念头,立即归正。永远记住,你是正法修炼路上的神而不是人。

记的有一次,我对两桌打麻将的人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反而赶我走。说实在,当时我内心先是有些慌乱,但我马上冷静下来告诉我自己我是来救人的,他们说什么我不听。我说,今天看到你们是缘份,听不听是你们的选择。如果我不告诉你们,就没有尽到责任,虽说你们今天不愿听,到灾难来临时,你们如果会记起我对你们讲过的话,那么就被救度了。他们也不轰我了,我讲完了我要讲的,还解答了几个人提的问题。最后我祝他们玩的开心,就离开了。此时我的内心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舒服和平静。

还有一次晚上发真相资料我将资料送到一个男子手中,他眼露敌意。叫我站住,问我住在哪里,问我要身份证,还要报警。我对他说,我是救度众生的,不能害了你,你看完真相资料你会明白善待大法就有福报。人生在世,每个人都希望家人安康,万事如意。如果你能按“真善忍”去修心的话,那你在父母面前就是个好儿子,你在妻子面前就是个好丈夫,在孩子面前你就是个好父亲,你行善积德,前人有德,后人有缘。做个正直的人,受大家拥护,何乐而不为呢?

第三步,发正念是关键。要做好三件事,没有空闲时间去想一些不正确的东西。思想上保持正念。在走路时铲除另外空间三界内外一切不正的邪恶因素、黑手、烂鬼、邪党邪灵的一切邪恶因素。到一个地方就清除一个地方的一切邪恶。看到众生,都应清除干扰他明白真相的邪恶因素。这样邪恶躲都来不及还能顾及到你什么呀。所以讲真相一定要记住发正念。

第四步,不要把自己当成常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言一行走正基点站稳。再加外空间是惊天动地的。很多同修在黑窝那么邪恶的地方,坚定正念,定住恶人、叫恶人受刑,有的堂堂正正的大大方方的回家。这都是当时出自正念以及学法的基础。师父赐予我们的神通在正念下是可以如意运用的。因为我们是走在正法路上的神而不是人。

我八十多岁的姑母,卧床两个多月,我去看她时,水米未進,只剩一息尚存,不能说不能动,人人都说活不过三天。我心情沉重伏在她耳边叫她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她听觉清楚。似乎说信佛不改法门(她是信佛教的),我大声对她说现在只有我慈悲的师父和大法才能救得了你。只要诚心念大法好,你就有救。奇迹出现了。不久,表弟打电话来说,姑母好了些,能吃东西了,又过了几天,表弟告诉我,姑母已经好了,能自己做饭了。后来一个客人对我姑母说,不能念法轮大法好,这是犯法的。姑母害怕了,没有坚持念,最后还是去世了,但她走时很平静。

我是九九年得法的。我是在庙里看到《转法轮》的。借回家一天一夜就看完了。我费了很多周折,买到了书,走到大法修炼中来了。抱着信师信法的一颗心,炼功,学法,实修,从未间断。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我到城里看到了证实法的资料,就买回红纸,自己做成小旗,写上真相。黑夜里,一个人在小镇的墙上贴,在住户的大门上贴,在大树上挂。后又做条幅讲清真相。虽是一个人在黑夜里做,没有怕的感觉,因为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因为真相资料不足,就自己用复写纸写,或写信寄给众生。师父在讲法中一再讲到讲真相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为了救更多的众生,我和同修商量,我们自己凑钱自己制作真相资料。

我时常一个人到偏远的农村,面对面的讲真相。我讲过了一村又一村,越过了一岭又一岭。众生渴望听到真相。他们争着要真相资料,明白真相后,对邪党愤怒,对大法弟子同情。有的感谢我们告诉他们真相,田头地角的众生明白真相后,毫不迟疑的三退。多少农家妇女诚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有的从心怀敌意到最后成为朋友。修炼人用真诚和善心感动了众生,用师父教给我们的慈悲溶化了他们冰封的心。

后来我和另一位同修一起讲真相,一人发正念,一个讲真相。配合默契,非常顺利。有时讲真相,一晚没有合眼,我们在一起炼功,发正念一直到天亮。有时讲真相,一天只吃两顿,有时吃一顿,也不感觉饿。没有苦累的感觉。我悟到有师父的考验,不执著什么,只要能证实法,能更多的救度众生,心里就充实。但是也有讲得不好时候,也有错过机缘的时候。我们也执著,及时归正自己。

同修们,八年来,师父把我们牵扶长大,从无知指引到今天的成熟。一切无不渗透着师父慈悲的点化和呵护,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只要我们的一颗心和行动。特别是这次乡间之行,吃饭之时将到,师父巧妙的安排我就餐,天黑了,师父点化我应该住宿。一想到师父的慈悲,我就泪流满面。我知道只有圆容师父想做的,修好自己,就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