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的执著 从证实自我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一九九六年有缘得法,至今修炼已整整十一年了。

我爱好文学创作,修炼前曾在报刊上发表过一些中短篇小说,在本地小有名气。在常人社会中,这点特长成了我追名逐利的本钱,自然也就成了执著自我的条件。

走入大法修炼后的几年,我虽然在名、利、情方面修去了很多,但对“我”的执著当时根本就认识不到。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镇压开始后,我没有被吓住,能够走出来和同修们一起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开始写证实法文章,向明慧投稿,以后又向正见网投稿。从此以后,每年我都能在大法弟子办的网站上发表一些文章。记的第一篇文章明慧发表后,我心里十分激动,总想跟周围同修讲,显示显示,其实就是证实自己,抬高自己在同修中的声望。但我当时比较理性,硬是抑制住不断往上涌的显示念头,只跟本地某个协调人讲了这件事。

二零零五年八月,在同修的启发下,结合本地区证实法中出现的个人崇拜现象,我写了一篇文章《值得关注的危险现象》。没有想到的是,此文很快被明慧发表,恩师做了评语。我当时兴奋的心情无以言表,但我一再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忘乎所以,此文是同修交流启发的结果,是大法智慧的体现。要再接再厉,不辜负师尊的厚望,写出更多更好的证实法文章来。

尽管我一再提醒自己,但有时免不了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法理悟的高。由于当时不能及时识破这个不好的念头并非出自于我的本性,没有发正念解体它,致使“我”的执著在悄悄的滋长。

周围同修知道我的文章被师父评语后,渐渐的对我产生了崇拜心(完全是本人的自我执著促成的),开法会都愿意找我,喜欢听我的发言。开始我也觉的不对劲,我在文章中反对同修在法会上表现自己,可我这样频繁的在法会上讲是不是重蹈他人的旧辙呢?又一想:我讲的是自己对法理的领悟,并没讲自己的经历,内容不一样。而且我的出发点是为了帮助同修在法上提高、升华上去,没啥问题。因此照讲不误。现在看来,在法会上大讲自己对法理的领悟和讲自己的闯关经历,虽然内容不同,可本质上不都是利用法会表现自己、证实自己吗?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明慧周刊》陆续发表了多篇有关去根本执著的文章。在和同修的接触中发现,相当一部份同修对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引起重视,少数同修甚至连根本执著的概念都不清楚。对此我很着急。我想根本执著这个问题是师父在二零零零年发表的新经文《走向圆满》中提出来的,至今已整整五年了,再不修去怎么能跟上正法形势呢?于是我就在二零零六农历新年前后多次和同修交流这个问题,在大小法会上大讲特讲自己对去根本执著的看法。并擅自作主,从明慧发表的有关文章中选出四篇(其中三篇是自己写的),印成小册子发给同修。这种做法在一定成度上影响了本地同修的整体配合,给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了负面影响。更为严重的是,私自印小册子在同修中散发,不仅仅是证实自我,和乱法又有什么区别呢?

遗憾的是,当时自己根本就认识不到这点,还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是在证实法呢!我在文章中警醒同修关注的危险现象,此时正悄悄的向我走来,而我当时却浑然不知、浑然不觉,真是可笑而又可悲啊!

不久,我突然遭到邪恶绑架,关進县看守所。在事件发生之前,师父曾经点化过我。可惜当时根本就没去悟,以为自己做的都在法上,不会出问题的。

关進看守所的当夜,我通宵未眠,反省自己,查找自己究竟漏在什么地方,才导致这次突如其来的迫害。一夜时间,我的思路越来越清晰,逐渐认识到自己遭受迫害的原因是在证实法中证实自己,严重的偏离了法。我向师父忏悔:弟子实在对不起师父,给大法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失。弟子今后一定要学好法,修去执著自我的心,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七天后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魔窟。

这次受迫害的教训太深刻了。为了杜绝证实自我的行为,出来后我很少参加法会,即使参加也尽量少发言。我以为这样就不会再犯证实自我的错误了。

我默默的做着证实法的事情,除了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挂条幅和面对面讲真相外,我还组织成立新的学法小组、筹建新的家庭资料点、撰写证实法文章、编写真相资料,偶尔也和少数几个非常熟悉的同修交流。

一段时间后,不知为什么本地同修中竟传出这样的话,说我参加了某同修组织的法会,在法会上说本地某协调人是本地同修的“女皇”,听到这个传闻我很吃惊:别说我没讲过这样的话,就是这个法会我压根都没参加过。可为什么出现这样的传闻呢?是冲我的什么心来的呢?我很快就找到了。原来我有一颗自我保护的心,怕自己再受到迫害,故而很少抛头露面,避免一不注意证实自己。这样做表面上没有证实自我,其实是证实自我的另一个极端表现,同样是把自己摆在首位,把证实法、救度众生摆在次要位置。背后都是一个“私”字。我决心归正自己,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也许我的修炼道路就含有与同修切磋交流、共同提高的因素。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明慧发表了美国大法弟子的文章“让我们立即终止迫害”,在海内外学员中反响很大。随后明慧又陆续发表了多篇与此有关的学员文章。我意识到:美国大法弟子写出此文绝非偶然,标志着正法進程即将推進到一个新的重要阶段。这需要所有大法弟子都能从法理上清晰认识到,共同形成强大的正念之场。基于这种认识,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来和同修交流此事。这次交流我首先摆正基点:不是自己帮助同修提高,而是把自己摆到同修中,和同修平等交流,共同提高。交流中我不再象过去那样讲起来滔滔不绝,而是尽量让参与者都能发上言。同修也不象过去那样期盼我多讲几句,那种心没了,真是整体升华、整体提高啊!

当然,本地学员对结束迫害的看法不尽相同,我认为这很正常。

一次,有个同修当着我的面说:“做到是修啊!”我明白她这句话的含意,但我没说什么。几天后,有个同修告诉我:“他们背后说你没干什么。”我笑笑也没说什么。又过了几天,在某同修家里交流结束迫害的看法时,有个经常下乡发资料的甲同修说:“我认为大家都得做好才能结束迫害。”听了这句话,不知怎么我感到大脑中有种物质直往上撞,就接过话头说:“同修们都在走自己的路,谁做什么能告诉别人吗?比如……”我虽然说的是某同修,实际上是表白自己也做了不少证实法的事。

回家路上,有个同修对我说:“你刚才心态不对,是在证实自己。”我一听很震惊:怎么又证实自己啦?冷静想想:同修说的很对,别人说你没做什么就不舒服,就要表白一番,这不就是证实自己吗?看来自己执著“我”的心还挺强,这次决不能放过,一定要把它曝光解体掉。

第二天中午发完整点正念后,我来到甲同修所在的单位,当着她的面向内找,深挖证实自我背后那颗人心。说也奇怪,刚才我来的时候满天乌云沉沉,可当我从甲同修单位出来的时候已是云开日出。我的心情也象这天气一样,一下子晴朗起来。

近日看过师父对澳洲学员的讲法录像后,对证实自我这个问题从法理上认识的更清晰了。我悟到:证实自我是大法弟子修炼到最后阶段表现出来的一个十分突出的问题。它会使大法弟子之间产生隔阂,破坏整体配合,甚至破坏讲真相开拓出来的正法环境,是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强大障碍。证实自我的背后是人心。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执著自我的心等等,都会产生表现自己、证实自己的欲望和冲动。一句话:证实自我就是为私为我的表现。

作为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谁也不会理性的去表现自己、证实自己,但人心一出来就会在无意中证实自己。而人心的产生是很微妙的、不容易察觉的。只有经常保持很足的正念,人心就会被抑制住,在证实法中就不会犯证实自我的错误。

证实自我是学员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只要有人心,任何人的东西都会成为证实自我的条件和诱因。特别是有一定专长的同修、“名人”同修,更容易在证实法中表现自己、证实自己。因为专长被用来证实法的同时,客观上也在证实专长拥有者的专长掌握成度。

作为掌握一点专长的我,现在清醒的认识到:专长完全是大法赋予的,并非自己这个生命专有的、非我莫属的,是神安排我在正法时期用它来证实法的。其实,神当年把这点专长安排给其他任何一个同修,那个同修今天同样具备,也许在证实法中会发挥的更好。既是如此,如果在证实法中把专长作为表现自己、证实自己的资本,尽管不是出自本意,也是非常不理智的。

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师父为我们解决了长期看不见的问题,但我们决不能一味依赖师父,修炼的路必须由我们自己来走。

借法会之机将自己的上述修炼体会写出来,深感自己没做好,愧对师尊的苦心救度,愧对师尊为我的巨大付出!今后,我一定要倍加珍惜极为有限的正法时间,下功夫多学法,学好法,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全身心的证实法、救度众生,踏踏实实的走好最后的路,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大觉。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