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生离开资料点的念头之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我被迫流离失所后,一直担负着当地的资料点工作,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陷在一种无名烦躁之中,最严重的时候想过放弃这一切,一走了之,但本性的一面让我一次次留下来,因为没有从法理上突破,所以这种烦躁因为一点事就促发。表面上看,近一个多月来,事情堆的排不开,几十套经文要做,算起来就是几百本;由于当地其它两个点停止运作,真相资料、周刊、《九评》的数量都要增加;另外还有其它许多原来就计划好的项目要开展。这还不说,周围点的打印机、电脑的维修也突然变的多了,解决了一个问题又出现了一个问题。常常是早上一起来就要工作,直到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有时一天一点法都看不上。

学不上法,心里怨气特别大,抱怨同修为什么老是要经文,有单本还要什么合订本,缺少一部讲法就要一套,有新的合订本就不要老的;抱怨协调人为什么给这儿这么多的工作量。心性掉下来,发正念、炼静功都昏昏欲睡,机子常常是用用就出问题。

协调人让我找自己,说事多不是造成这种不正确状态的原因,如果站在法上,就会展现出奇迹,什么事情都会很快完成,你一定会有学法时间;即使不能大量看法,只读一小段也会让你明白许多法理。我心里很不满,想着事情这么多,机子的打印量也在这儿,你们不做,说话自然轻松。昨天,在维修同修的打印机的过程中,又特别烦躁,怨个不停,心里就想明天一定要离开这里。

早上炼静功时,我问自己:就这样离开?师父让我们遇到问题不要绕开,我这是走师父安排的路,还是旧势力的路?我不做资料,当地又没有人能承担起来,让一些有其它项目的同修承担,势必给他们造成时间上的紧张,这样是不是会造成损失?有了这个正念时,脑子清亮了许多,我就开始背《境界》,发现我怨的根本是为私为气,因为这个月我本来是有许多计划要做的,可是突然之间来了许多事,又是做书、又要做《九评》,我自己的计划做不上,心里不痛快,所以总想赶快做完,好有时间做自己的事,因为这颗心不太正,招来了许多麻烦,自己的机子出问题,周边协调的点的机子也频频出问题。

我开始静心回想协调人说的话,想到与他切磋时说到《转法轮》上关于气功与体育的问题,体育需要动,而气功是静止的,动也是“缓、慢、圆”的,我不是很明白。这时师父的一句法打到脑中“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我一下明白了,我的症结所在,我总是要“得功”。做常人时,喜欢计划行事,什么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天计划、周计划、月计划……然后就按计划行事,每做完一件事情就觉的心里舒畅一些,接着做下一件事。在资料点我也这样,今天干什么,最近干什么,谁一打乱我就不高兴,干了一天不在计划内的项目,就认为今天什么都没做。虽然做事是应该有个计划,但我把修炼当成工作了,总是给自己安排修炼的路。都是证实大法的事,有什么你的我的?把自己的事摆在第一位,显示自己、证明自己,一旦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就陷在一种自卑之中,证实的不是法,而是自己。

这时同修的切磋也明了了,资料点的工作虽然也是工作,却是不同于常人的工作,以前只是嘴上说说,没有触到心,常人的工作好比体育,资料点的工作好比气功,我们根本不用动,按照大法衡量,来了什么就做好什么,你只管做好应该做的,你要做的只是保持一颗纯净的心态,做的过程中也不要用人的思想想怎么才能做的更好,用法来衡量事情,你只要想做好证实法的事情,师父就会不断的开启你的智慧。

“功能是人体的潜能,随着我们人类社会的发展,人的大脑思维越来越变的复杂,越来越看重现实,越来依赖于所谓的现代化的工具,这样,人的本能就越来越退化。”(《转法轮》)因为我执著于眼睛看到的自己计划的“落实”,执著于现实,所以就没有大法的神奇展现,所以我看到的只是一大堆的事要做,一台台机子要修,并有离开资料点的心,所以邪恶的因素就钻空子,我才会解决一个问题又来了一个问题。

“那么大家想一想,人类的社会,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吗?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的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各地讲法(二)》〈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要叫我讲,人的大脑在我们这个物质空间形式当中,它只是一个加工厂。”(《转法轮》)通过这两段讲法,我明白了,那些不好的念头本就不是我的,只是我把它当成了自己的,所以它就有借口管我、控制我,加强我脑子中离开资料点的想法,让我偏离法,离开证实法的环境,完不成史前的大愿。

当我明白这些后,头脑变的格外清晰了,感到自己空间场很透亮,第二天炼功、发正念的状态都非常好。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