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根本上想要迫害者现世现报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近日打电话给迫害单位时又看到河北省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杨玉刚伙同四五个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搜捕抓人。涿州市公安局是参与二零零五年迫害大法弟子刘季芝的主要单位之一,我本人这两年多就因多起迫害个案打过多次电话给杨玉刚,由于他的态度不是很坏,因此我始终还想给他机会,而这个所谓的机会其实就包含了宽容,但实际上证明这种心态已被旧势力钻空子了。杨玉刚一再的对大法犯罪,而我却是用情的一面(我自以为是善)不自觉的去宽容他,认为他本性不恶只是长期在党文化的环境下甚至是他的工作强加给他的压力,殊不知这也是因为他的言语表现不恶,符合了我不想听恶言的心态,我突然惊觉到,我这个心态一直以来都是存在的,不仅如此,对恶言相向的迫害者我也一直要求自己要对他们宽容,而且我还认为这是善。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针对旧势力干扰正法之事曾说:“旧势力就是对着我的洪大的慈悲在耍戏。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法也是有标准的,对众生是不变不破的,是不能够被随便的左右的。我可以慈悲众生,但是,哪个生命真的犯到了那一步的时候,是有法来衡量的,再慈悲就是无度的,就等于自毁了,那么这样的生命就被定作是淘汰的。”除了情的因素之外,其实我是陷在个人修炼状态中,而不是用正法的角度正念对待,以个人修炼的善置于大法的严肃性之上,殊不知我这一念既出就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而且,这种心态还在一些大法弟子中是个普遍的现象。

大法弟子的善是修炼者的一种状态,宽容是善的一种表现,宽容虽然不代表接受,但是有接受的成份,既然有接受的成份,那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大法弟子不记恨,不等于不记其过(对大法犯罪我们决不能找任何理由去宽容,和常人中的杀人者要偿命的道理一样,何况是对大法犯罪?当然杀人也有过失杀人和蓄意杀人的区别)。但是我们经常因不记恨也就不计其过(这是个很容易陷入的模糊地带)。然而对大法犯罪怎么能不计其过?

向迫害单位打电话的同修经常彼此鼓励、打气说要再给迫害者机会,这里面何尝不是包含了宽容的心态。然而实际上,迫害者已注定要为他们对大法犯的罪付出惨痛的代价。师父在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一文中提到:“目前所有对大法犯过罪的恶人,在对大法弟子所谓的邪恶考验中没有利用价值了的已经开始遭恶报,从现在开始会大量出现。”正如同一位大陆同修在其文《大量现世现报是结束迫害的重要途径》中所言“师父这句话已经划定了遭恶报的范围,没有什么可争议的。那么我想那些录口供、做记录的、看管的、直到非法审判、判刑的等等,所有只要参与了都是遭恶报的对象。”

迫害者是还有机会,但他们的机会可不象一般没对大法犯罪的常人,只要去掉对大法不好的思想,退出邪党组织抹去掉兽的印记就可以免于这次人类的大淘汰。迫害者则除了要做到上述的思想转变之外,其仅有的机会就是将功折罪,也就是常人所谓的减刑,他们如能停止行恶,最多可避免罪上加罪,例如可避免被销毁或殃及亲人、祸及子孙,而不是停止行恶就无罪了。有位同修听说某恶人遭报了,长期卧病不起,于是告诉打电话的同修要鼓励这个恶人常念“法轮大法”好。个人认为这是没有认识到大法的严肃性,恶人遭报是法起的作用,恶人岂能对大法犯罪后又利用大法脱罪?(当然诚心忏悔并努力弥补者可依情况酌情减罪,但不可能因此无罪)既然弥补不了滔天的罪恶,病况未能变好或痊愈,岂不对大法又起负面作用?试想一个没有对大法犯罪的常人,只要脑中对大法有不好的思想就要淘汰掉,何况背负了满身血债的恶人?

杨玉刚等涿州恶人敢于一再的行恶,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不认为自己有罪,因此不认为自己会遭报,此外,在邪党的毒素灌输下,他们对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已经没有判断能力或是已经习惯于从恶如流。让迫害者现世现报能及时避免他们罪上加罪。最近有位同修的文章《作恶者必定偿还所犯下的一切罪行》中说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跪在油锅旁嚎啕大哭:「刚刚被锯了身子,现在又要下油锅,我不该迫害法轮功呀,但我们只是执行命令,我们也是受害者啊!」那油锅里的油冒着灼人的热气,警察赤裸着上身,被五花大绑。身上血肉模糊,不停地滴着血……。这种惨状,我们也不忍见,如果迫害者行恶时能及时现世现报,如:恶人打人后手不能动了,骂人后不能说话了,他们可能就会联想到这是遭报了,也许就会收敛了,也可能罪不至此,如果大面积的出现这种现象,谁还敢对大法犯罪?有谁敢到国保大队及“六一零”上班?为邪党卖命?当然遭报的轻重与形式就由法来衡量了。

两年前的农历新年,我曾打电话给某迫害头目讲真相,讲真相时他告诉我他不再管法轮功的事了,他中风了,不能上班了。我沉重的告诉他欠债要还的,他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将功折罪,就是告诉他的同事、属下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而且有机会就跟身边的人说大法真相,并且要诚心忏悔。他静静的听着,对我说的话并没有排斥,但最后他气息微弱叹着气说他办不到,我仍鼓励他去做,他表示很困难只是无奈的说“算了”,显然他已知道这是报应,但是碍于人的自尊、面子,他宁愿选择痛苦的偿还,但这还只是人的表面所看到的恶报,我想至少他的家人不敢对大法犯罪了。

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明确指示:“有的大法弟子看到邪恶生命时发出法轮及大法神通除恶,也有的学员对于世间的打人凶手、杀人犯用限时报应定其在日内任何时间遭报应,有效的清除了邪恶因素,抑制了坏人。”经文出来六年了,我们是否真的在各地集体的、有规划的把当地的恶人及关押单位中的恶人应得到现世现报这件重要的事落实在每日的发正念中?我们不能因为出状况了才发正念或是环境稍缓和又松懈了,而是一直要发出强大的念力持续到迫害结束,当然发正念时心态纯净,基点摆正这是先决条件。

大法被迫害已進入第九年,这些年来不断重复出现的迫害单位、迫害者非常多,有些恶人多年以来甚至九年以来一直在迫害着大法及大法弟子,这里面有多少是我们自身对正法严肃性的认识有漏而人为的滋养了邪恶?师父曾说恶人要大量遭报了,相信很多同修和我之前一样,就等着师父大手一挥了。但是师父就是要把威德留给我们,师父早已明示我们怎么做了。大量现世现报不仅是结束迫害的重要途径也是救度众生的另一种形式。

个人认识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