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法中得到的写作智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二日】一拖再拖一晃几年过去,再不写出来就实在是没有良心了。

在这几年里,我在各类媒体,包括海外和国内中文媒体,发表文章一百篇还不止。因为发表的数量很多,我也没有仔细统计过,从海外邮寄过来的稿费两千多元,不包括国内的。

由于我经常在国内的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多次受到过单位领导的口头及物资上的嘉奖,也因此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广泛尊敬。人们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修炼大法而得到的智慧呢。我以前哪会写文章啊?更没有想到过,我能在报刊上发表文章。

我曾经两次得到过报刊编辑的表扬。一个编辑来信说:你写的文章很有思想。另一个编辑说:我发现你是一个人才,你很适合写大手笔的文章。

记得我刚毕业来到现在的工作单位,写过一篇刚参加工作的感想,写得枯燥乏味,当然也没有被报刊发表,但从此没有再写文章向报社投稿。一九九六年我学了大法,师父的《洪吟》出版后,我背了很多遍,就感觉我的文思出来了,写东西总是很有灵感,文采开始变的不凡,也从那时开始不断的得到周围人说我“文采不错”的反馈,以前从来没有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写文章的冲动更强烈。自从我被非法劳教两年于二零零一年底出来后,买了电脑,联上了网络,开始是给明慧网投稿。一段时间以后我试着给《大纪元》投了一篇评论,很快就看到发表了,这给我很大的鼓舞和信心。后来我开始给海外中文媒体投稿,也屡屡发表。再开始给国内的报纸投稿,发表率也越来越高。现在写作已经很稳定,写作能力有了根本的提高。每当我在法中精進时,写作的冲动就很强烈,被报刊采用率也很高。有时很懈怠不精進时,就写不出来,即使是强迫自己写,写出来的东西也不被报刊采用。

恶警也能看到我在国内媒体上发表的文章,因为我在国内发表的文章用的是真名。恶警说我的文章“净是法轮功的那一套”,还亲口问过我,“你自己说你写的是不是法轮功?”我当然是学了大法后从大法中得到的智慧才写的出来文章,人们看了都觉得好的文章。正是因为大法是正法,大法在人间展现的文化,是真正的人的文化,是符合人类普世价值的,也是人内心最深处真正最渴望的文化。中共邪党文化不但违背古老的中华文化,也完全是违背人的天性的,是害人的。

有关系好的同事说我很会写文章,是因为我上了大学的原因。但真正会写文章的人知道,文章的思想,文章的境界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象一般人想象的那样以为文章只要词汇丰富就能写的出来。我在大法网站就看到过很多没有上过多少学的大法弟子写出来的文章,读起来力量强大,干净,让读者的思想能得到净化。

在大法修炼者中,象我这样从大法中得到智慧而下笔流畅的例子是很普遍的,所有的大法学员都从大法中受益无穷。再说,我从大法中得到写作的智慧,只是我从大法中受益的一小部份,还有更多的益处说不完,道不尽。这也从一个方面告诉了迷中的世人为什么亿万大法弟子舍生忘死,长年累月的向人们讲述着大法的真相的,因为大法的好处实在是说不完,也因为亿万大法弟子真正的在大法中受益了,知道大法是真正的好,才有不可动摇的愿望,要告诉人们珍惜这已经来到面前的伟大的佛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