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在大法中重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五日】母亲前半生太操劳了,家中贫困,孩子又多,体重只有八十多斤,腰弯着直不起来,目光无神,走路每迈一步都艰难,看她那情形,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每当伤心哭泣时,就会浑身发麻,麻到胸口便失去知觉昏过去,但她为了我们始终坚持着坚持着。那时我经常梦到母亲过世了,算命的也说她活不过56岁。

母亲出生在富农家,可六岁没有了母亲。59年大饥荒开始时她十三岁。她的父亲饿死后,后娘出走,她由族人照顾着。十六岁她得知姑表哥想谋她家房产,商量把她卖给别人,她偷着逃到舅家。那时家家小孩都多,吃不饱饭,作为外人就只有干活的份。到十九岁上,她舅妈不问人品,随便找个能出的起聘礼的人就把她嫁了--那就是我父亲。

由于母亲没有文化,父亲很嫌弃她,只因母亲长的好他才娶的。所以父亲对她一直不好,打骂是常有的事。又因她前面生了我们四个女孩,父亲的干妈特别不喜欢她,因此母亲还差点被害死。历经苦难,饱尝人情冷暖,看透世态炎凉,只把希望寄托在我们姐弟身上。

98年,母亲51岁了,住到了镇上。大姐修大法亲身体验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劝母亲也去学。母亲去了学习班。有次集体炼功时,突然身体开始发麻,慢慢麻到胸口时,她想起师父讲的法,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她消业吧,她不害怕,过了半个钟头慢慢清醒过来。从此她这个顽疾再也没犯过。

母亲不识字,有同修告诉她,要能自己看书最好。于是她请来《转法轮》。开始,她甚至不知道字的正反,常把书倒着拿,但她看到书上的字都是金光闪闪的,五光十色,而且字还会动,还真有神的形像的人在动。母亲没事做时就把书拿过来看,她说很好看。她那时最常说的一句话:“以前认为什么认字不认字都是干活吃饭,并不觉有太大区别,而现在我最羡慕有文化的人了,我要能看这书就好了。”有时说着说着流下眼泪。

母亲的这颗心师父看到了。有一天同修对她讲了个故事:有位老同修不识字,她急的哭着求师父,哭着哭着趴在书上睡着了。梦中她看到书上的字往她头脑中飞,醒来后就会认字了。同修对母亲说,只要有恒心学认字,就能学会的。从此母亲开始学认字了,从第一页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认。我们兄弟姐妹她抓住谁都会问一下。那时我女儿在她那上学,也成了她的“识字老师”。现在母亲可以看完整本《转法轮》,不过她看一遍要二、三个月,但她始终坚持每天看几页书,每天炼功。

现在,母亲的体重已长到一百二十多斤,面色红润,思想也不走极端了。极度虚弱的身体健壮了,多次走路时有如飞的感觉,一身轻,神经衰弱好了,也有了笑容。

母亲从走上修炼的路,没有再经受身体上的魔难,主要都是心性上的考验。

“七·二零”前父亲看到母亲身体的变化,他也不反对,只要妈身体好,不再吃药花钱就行。但“七·二零”迫害开始后,经历过历次政治运动的父亲一反常态,对母亲说认为好只在家炼就行了,不可以再对外人提起法轮功。随着电视的诽谤,思想不好的父亲的干扰阻挡也在不断升级,但母亲亲身受益,始终坚定没动摇。父亲不久得了食道癌,母亲和大姐多次梦中看到有人向父亲追讨欠债,要他的命。有一天经师父点悟,我和姐明白了应该救度父亲。第二天,姐问爸:“你怕死吗?”爸说:“不怕,人活百年也是死。”姐说:“既然你不怕死,为什么怕看《转法轮》这本书呢?!”爸这才同意了解大法。我把我手上现有的书都拿给了他。二个月后,父亲的病症消失了,吃饭正常了,经检查他的病好了。

父亲受中共邪恶电视毒害最终没能坚持修炼,离家出走了。又为了给自己的行为找个理由,符合中共的要求,对外扬言说要与母亲和我划清界线。母亲默默的承受着来自经济与邻里的压力。她时不时的只作一些善意的解释,从没有哭,坚持着看书讲真相。父亲想逼迫母亲放弃修炼使用了各种方法,但在师父的呵护点化下,母亲在承受和否定中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她对孩子的情太重,每个儿女也都通过不同的方式伤她的心,磨掉了她不少执著。每次她过的不好时,还为孩子的所为伤心流泪时,她都会说:“我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吃过那么多苦,什么理也明白,怎么就做不到不动心呢?”很是懊恼。

好在她的大、二、三、四女儿先后都走入修炼。记得我们第一次去北京证实法时,因孩子小让母亲帮着照看,别让我丈夫知道。母亲哭了说:“大法让我身体好了,师父受冤你们不让我去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却给你们带孩子。老了,没用了,连你们都嫌弃我。”我赶紧劝她:“我们年轻,去也代表您去,您让我们没有后顾之忧也是对大法的最大支持。”她才好受一些。

有近一个月,弟媳妇只要看她看书就把小孩送过来,自己出去玩半天不归。干扰她不能静心学法炼功。母亲认识到这是一种迫害,想阻挡她做好三件事,就不断发正念否定。她也同媳妇讲道理—小孩子太重,她带不动。弟媳妇以为父亲对母亲不好她也可以放肆。受不好的思想操控,她竟骂了母亲二个多钟头。母亲不停的劝她不能这样做,这样对她个人没好处,她却更来劲了。母亲就开始发正念。她看母亲不说话了也想到是不是发正念了,就更凶恶,开始骂师父也骂我们。母亲这时眼泪出来了,说:“你骂我已是罪过,骂我师父更是罪大如天,你不可以这样做,会有报应的。”这时弟听别人说他老婆在骂母亲,从来与老婆一条心的他这次一反常态,非要赶他老婆走,就是不要她了,这时他媳妇才停止谩骂。从此再不敢对母亲不好了。是母亲的正念、对师对法的坚信使她否定了干扰,走了过来。

有时母亲总爱说一句话:“我没有文化,年龄又大了,本来就不会说,我讲真相讲不好,有时别人反问几句就不会说了,很着急。”我就对她说:“是你后天的观念障碍了你,你现在都能看完《转法轮》了,怎么能说没文化呢,你已有初中生的文化水平了。别老想自己年龄大,有的同修80多岁还一样在不断的发资料讲真相救人。放下这些后天观念,得到法了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会给你智慧的。”她一下明白了,对讲真相充满了信心。

母亲走出去讲真相了。所有认识她的人从她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很容易接受。她经常出去走亲串户,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还把她当书记的表弟及家人带入了修炼,在乡里乡亲中不错过救人的机会。每年逢庙会时,她到街上当面发资料。她每次出去都带上几份资料交给有缘人,当有三退名单时,她就打电话给我,她会按我们规定的暗语告诉我。

现在已有新学员在同母亲一起学法,她会请书给她们……

是大法给了母亲新生。过去那个瘦弱多病、神经不能受一点刺激、很不讲理的母亲不见了。现在的母亲深明大义,宽厚待人,因为真正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故能善良无私。当然,在修炼路上母亲有不足,但当我们给她指出来时她马上就改;当我们有不足时,她也会善意的劝说,母亲和我们姐妹们比学比修。

谢谢师父安排我们母女在一家中修炼。母亲常说要不是师父这样慈悲安排,有我们在她身边,遇到问题真不知如何去做?去问谁?母亲表面上看有些笨,反应慢,有些同修对她没耐心,也看不上她,常对她说话有高高在上的表现,母亲看在眼中真为她们难过,有时鼓足勇气提醒对方时,同修却不以为然。

每个人的修炼路都是不同的,在70亿人中,师父选中了母亲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一员,师父的选择一定不会错,母亲没有辜负师父慈悲苦度,没有给自己修炼留过污点。谢谢师父没有丢下深重苦难中的母亲,让她得以重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