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魔难 在修炼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我九九年三月份有幸得到宝书《转法轮》,从此我迷途知返,明白了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我决心修炼,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做好人。

看书学法的过程中,奇迹产生了,第一遍还没看完,我患了三十年风湿性关节炎的双腿轻松的使我泪流满面。从二十来岁得风湿性关节炎后,两条腿折磨的我痛不欲生,每年都得住院,中药、西药、针灸,什么办法都用了也无济于事。看了师父讲的法,我只想到修炼,还没有炼功,师父就管我了。我顿感师父传的法就是我寻找一生的真法。后来我又请回了师父在济南传法时的讲法录音磁带,听到师父讲法时慈悲声音,我控制不了自己,眼泪流个不停。

同年四月份,我联系到附近的炼功点,每天清晨和同修们一起炼功,集体学法,尝到了人生的美好。“四•二五”老学员去北京和平上访,回来后我才知道中共邪党对法轮功修炼群体不断的在找碴,我感到有些困惑,与此同时,也下定决心:不管怎样我一定要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抓捕我们的辅导员,并利用电视不停的广播、诽谤,还抓捕了上访的大法弟子,我们失去了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就在我迷茫之际,碰到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鼓励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一定得炼。”这样我每天自己学法、炼功,也就在这时,师父再一次点化鼓励我,我又一次流下了热泪,下决心:跟师父走,任何邪恶也别想动摇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这条路我走定了。

我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现代常人社会里好人中更好的人。

一九九九年九月,我小叔子在一次开车中,被对面开来的违反交通规则的机动车,撞在沟里。身上十一处骨折,人昏迷了三天三夜,一百五十多斤重的小伙子瘫在了床上。我和弟媳伺候小叔子住院三个多月,大便干燥拉不下来时,我们用手抠,拉稀时我们用手捧。婆婆及全家人都说:“亏了你大嫂啊。”我说:“我修炼了法轮功,是师父叫修炼人要做好人中的好人,要谢应该谢我们师父。”全家人明白了,炼功人和常人就是不一样。从此后,婆婆大小事都要我拿主意,也化解了小叔,妯娌之间生活中的矛盾。

二零零一年的夏季,我看望了与母亲离婚的父亲及后母(我不到一周岁时父母离婚)。五十二岁的我突然来到父亲面前时,老人简直想不到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我,老泪纵横。我对父亲说:“我修炼法轮大法,我懂事了,所以来看看您。”父亲连忙说:“好好,我们这里也有炼法轮功的,墙上写着‘法轮大法好’,你一来说这事,我真的知道法轮大法好了。”

直到现在每年父亲生日我都去。一百里路程,我骑自行车四个小时就到了,并带去真相资料,护身符给全家人。他们看到我五十多岁的人骑自行车一百里,不但不觉累,精神十足,進门后就帮忙干活,很佩服,由于我以自己的行动体现给常人的是常人难以做到的,所以所有的亲戚或者朋友,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都听的進去。

没有了怕,正念足时,邪恶因素是干扰不了的。

二零零零年我们几位同修也决定到北京去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当时中共邪党很邪恶,站出来就有可能被抓,我于是就写好了遗书,先走一步到亲戚家(后来才悟到,站出来就被抓的想法是错误的)。这时候几位老同修悟到:我们不能这样轻易的被邪恶抓去,以后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于是打电话让我回来,我一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要做,也就放弃了去北京的念头。我想:为了大法的事情,不管是做什么我都不怕。从此我就开始从同修那里取资料,传送资料,散资料。

零五、零六、零七三年,我又与另一同修合作做了三年资料,供二十位同修散发。由于我始终正念足,信师信法,不管在任何形势下,我都没有被邪恶干扰。有一次,我自己夜里出去挂横幅,被常人盘问:“家住那里,上边不让炼了,你还敢挂这个,走跟我去派出所。”我不慌不忙说了句:“咱们无怨,也无仇,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听我这样说,也没有开始那么凶了。停了一会儿,他说:“你别在这挂了,摘下来走吧。”我也不与他争辩,到别处去挂了。还有一次在国道两边的电线杆上贴不干胶,内容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来回走了半个多小时,竟没有一个人一辆汽车通过。就仿佛進入了另外时空一样,往回走的路上,我突然明白了:是师父在帮我呢!我双手合十,泪水夺眶而出。

我总觉的师父给予的太多太多,而我所做的这点又算的了什么呢,和做的好的同修相比我自愧不如。比如面对陌生人,自己主动去讲真相,劝三退总也突破不了。总是别人向我打听路或者帮助别人做好事时,才能讲真相,劝三退。深挖其根源,还是个私,不能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我决心突破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这一关。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