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五日】

得法

我于九七年四月七日得法。原来一身病(甲亢、胃病、心脏病等),天天吃药,就是不管用,到最后吃什么吐什么,没有一点力气,什么活也干不了,脾气越来越不好,看什么都不顺眼。时间长了,亲人也不拿我这病当回事了。那时我才四十多岁,久病缠身的我,不知道后半辈子怎么活,想死的心都有。

得法的日子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我到药店去买药,碰到一位大姐(同修A),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当时我还有点不相信,但当天晚上我还是去听了老师讲法。听完回家后连拉带吐,可是肚子不疼,第二天身体就一身轻了,晚上睡觉就象在半空浮起来一样,这下我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从此以后决心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并把所有的药都扔掉了。

大法使我身心受益、道德回升、家庭和睦,我深知是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这里我再次谢谢伟大的师父。

洪法

师父在《转法轮》修口中讲:“我们还得讲法、宣传法,所以不讲话是不行的。”我悟到,这么好的功法,这么神奇,应该告诉更多的人,让他们也受益。因此我有机会就讲,无论看孩子、买菜、走亲访友,不错过一次机会。我拿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证明修炼大法对健康身体的神奇功效,叫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告诉世人只有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才能成为真正的好人,告诉他们老师是怎么说的,书上是怎么写的,那样才带有大法的力度,那时我越讲越感觉口中甜滋滋的。

大法的神奇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在电视广播不让炼法轮功。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于是第二天早晨,我还按时到炼功点去炼功,到那一看没有人炼功,却站了很多警察。我想我不能白来,往西走二百多米就是我们每天学法的地点,正好遇上同修C,我们就一起坐在石台上炼静功。大约半小时后隐约听到大姐说警察来了,那时我已经進入入静状态,没有丝毫害怕的感觉,因为我们也没做坏事,这么好这么正的功法不让炼是他们的不对,我一动没动,两腿双盘,手结着印,心里平静面带微笑。心里想着,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警察说:“大姐,不让炼法轮功了,你知道不?再炼给你照像。”那些警察围着我来回转,没能动了我,人越围越多,好象有警察要动我,有人说:别动她,她入静了。那时我入静的状态感觉非常美妙,象坐在半空悬着动不了,身体非常舒服。那种美妙的感觉是我炼功以来从没有过的,妙不可言,是伟大的师父在加持着我哪。

我看到师父的法身一直在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每天在炼功点集体炼功时,我一闭眼就能看见师父在挂大法旗的旗上方站着,那时我没跟别人说,我以为别人也能看得到哪。现在我知道,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们,那时如果我们全体学员、弟子的心能达到安然不动,邪恶就不可能猖狂起来。

讲真相

有了洪法的基础,劝三退就比较容易了。我给亲朋好友们送去了《九评》,真相资料、护身符等,他们大都退出了邪党组织。几年来,我居住地的周围,包括大小商店,菜市场,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劝了三退,有时还与同修一起到附近农村的集市上劝三退,虽然大部份世人都知道邪党腐败,但也有少数不退的。

我儿子和儿媳开始反对我讲真相、劝三退,他们说你在家里炼就行了,千万别出去讲,单位要知道了家里有炼法轮大法的就不让上班了,等等,以此来吓唬我。我不听他们的,我听师父的,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只有救人的份。我就得救你们。逢年过节他们来看我,我给他们讲真相,在吃饭的时候,给他们念师父经文《我的一点感想》,他们吃饭我大声念,儿子说:妈,你别念了,念的我头痛,我们好不容易来一次,你还让我们吃饭吗?我没听他们的,一直把经文念完。我说:妈这是为你们好,明白了真相比你们吃什么要强百倍。儿子是党员,儿媳是预备党员,我劝几次他们都不退,讲真相也不听,而每次我一讲老伴也跟着捣乱,他一捣乱,我就生气,因此效果也不好。向内找反思自己,用大法对照,悟到自己慈悲心不够,不能把家人当众生对待,我得去掉亲情,这也是给自己提高心性的机会。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我是大法修炼者,首先用正念铲除他们身后的邪魔烂鬼、共产邪灵。然后改变劝退方式,单个给他们讲,效果很好,最后他们都同意退了。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很多可救的人等着我们去救度,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使命,师父说修炼“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路》)修炼的道路不是平坦的,所以要多付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