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用法来纯净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过去我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所谓的“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沙子,所以在一生中得罪不少人,啥官也没捞到,不是没有机会,就因我的“看不惯”、“爱管闲事”,每次机会都成了个鸡飞蛋打。不要说在外面,就是在家里,横竖也要争个理字,这吵闹嘛,当然少不了。

得法修炼了,在不断去掉名、利、情的过程中,私心少了很多很多,可就这毛病仍坚持着,得罪了不少内内外外的人,同修最多,可直到不久之前还没认识到这是个毛病--很大的执著。

当时认为,这不是毛病,是刚正啊!截窒世下流啊!为法负责、为同修的安全负责啊!等等,等等,就是看个常人电视,看见坏人行恶,好人愚善,都气得不行。甚至还想用法理来掩盖自己的这个执著,一边用法理分析对错,一边口中念叨“这个该下地狱、受惩罚,那个是笨蛋……”评论着,尤其更希望周围的家人(也是同修)能懂得用法理分清对错,不要对前车之鉴视而无睹。可往往总是好心没好报,连家人也不理解,说我是人心、不善,被常人行为带动等等。

可我还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毛病”,还坚持着:我是就事论事啊,是让你们明白法理呀!

对犯错误的同修,尤其是哪位不听劝告,还深感一丝委屈的,我就不想与之交往了,被家人提醒不善时还在法中找理由。这毛病拖了很久,这疙瘩一直没解开。直到有一天……

那个星期天,我们同修照常在一起集体学法。有个同修提出了个疑问让大家帮他悟一悟。他说,他们公司有个员工,业务成绩不好,可要求回报很高。有一天下午那员工找到同修要求涨工资。同修给他好好讲:你为什么要求涨工资?你的月业务计划没按要求完成,我凭什么条件给你涨工资呢?员工中每个人的待遇都是以自己完成任务的情况为根据的,我可不能给你涨。那员工不依不饶,就死赖着要涨,而且以如果不涨就提出辞职相威胁。同修虽在给他讲着他如何不对的道理,可自己渐渐地说话声音也大了,这时这个员工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嘻嘻哈哈的问了一句:老板,你是生气呢?还是声音大?同修一下愣了,“是啊,我是修炼人,我在归正常人的行为,只要他思想转变了,工作做好了,我就给他一两万都不在乎,那我是生气呢?还是声音大?看来师父通过常人的嘴来点化我,我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因为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

同修把这经过拿出来,让我们在法上帮他悟一悟,他明明是在归正人心,“截窒世下流”,道理讲得都在法上,为什么还有“生气”这种人的状态出现呢?

他这一问,让我一下茅塞顿开,我一下明白了!我说:在讲道理时,我们的出法点的确是在法上,可在处理事情的这个环节上,没有真正做到用“真善忍”法理去善化众生,在归正有错误的人时掺了情,掺了自己的观念、喜好及自己的生命特色而做衡量标准,符合我的我就高兴,不符合我的我就不高兴。师父说:“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转法轮》)当我们在处理事情时,面对矛盾时,看见常人甚至是同修有缺点时,不自觉的用了自己的喜好,自己的脾气、秉性、特点来衡量,产生了厌恶或嫌弃等人心。理也讲对了,可不能打动人心,使人心向善,更不用说让别人感动得落泪了。

没有完完全全站在大法的法理上无私的衡量,掺了个人感情这些不纯净的杂质,当然有漏,当然是自己错了。

在学法小组上我们学“附体”这一节时,当读到“有的人没有师父,可能有个过路的管一管。因为觉者在各个空间多了,那个觉者一看这个人,瞅瞅他,跟他一天一看不行,走了;明天又来一个,瞅瞅这个人不行,又走了。”更悟到,什么才是神佛应有的境界啊!无私——不是他的人,只要他有修炼的心,他也管,做而不求;不执著——瞅瞅不行,走了,拿得起,放得下。从中又联想到师父《洪吟二》中“无善无恶出了极”和“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的大慈大悲。大法弟子作为未来的觉者,不同世界的主和王,应真正站在理上去衡量、处理对错、善恶、好坏的,公正又无私,真正什么都能够理解,什么都能够宽容的胸怀,时时处处用不同层次的法理来衡量,不掺杂一丁点为私为己的东西。

所以学好法,放下人的一切,真正从人中走出来,才是做好三件事的关键。

我终于解决了应如何正确对待有执著心和有明显错误的人的问题,终于找到了我在处理与人之间的关系上的疙瘩并可以解开了。

个人体悟,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