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根上去掉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一只小鸟从敞开着门飞進我的房间,它站在一个窗台上,因为窗户装有固定的防蚊纱窗,使它无法飞出去。

小鸟开始寻找其它出路,它开始啄第一个窗户旁的另一个窗户玻璃,我见此情况,便打开它右边的窗户,希望它飞出去,但是它并没有借此机会取得自由,反而继续啄着原来的玻璃,于是我打开那个它正在啄的玻璃窗,它便飞走了。

我心想:为什么我一开始不去打开它正在啄的玻璃窗呢?为什么我要让它从另一个窗户出去呢?为什么我要它走我为它选的路,而且依照我所理解的去做呢?我是用人的想法,那就是我提供一条我习惯打开的窗户让它出去。

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不要用人的想法去解决事情。在《转法轮》中师父说:“过去有许多人,特别是禅宗,一直保持着这样一种偏见和极端错误的认识。不教你,怎么指导去炼,如何去炼,如何去修啊?”

我问我自己:如果在修炼中,我们继依照旧的观念生活,那么真理如何显现?那不正是改变我们传统想法的时候吗?我对我自己说:的确,正是时候。

魔性的根

不久前,以色列大法佛学会来拜访我们当地这组学员,他们想要改善各组之间的沟通,在会面中,他们建议我们经常向内找,并且再读一遍《九评共产党》。

因为我们这组学员已经读过几次《九评》,我有些困惑,为什么我们要再读一遍?我们还有什么没有去掉的呢?但是因为修炼人应该向内找,而不是向外求,所以我开始深思此问题。

在学法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去掉各种不同的执著,而且要去掉我们的魔性,我经常想要与这组同修讨论魔性的问题,但是当机会来时我却忘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因此通过我们的小组中出现矛盾,师父帮助我了解我的魔性的邪恶根源,那个矛盾让我了解了我内心的魔性,它活生生的存在我心中。

那个矛盾发生在其他两个学员之间,与我无关,所以我的心并未为之所动,但是当我在几个小时之后去想它时,我了解到其中一位学员的行为不符法理,因为我遇上了这个矛盾,所以我应该让她知道,现在我的心已经介入其中,我等待隔天早上将我的理解告诉这位学员,但是她并没有出现在炼功点,再更深入的思考,我悟到那个矛盾可能是两位学员之间以前因缘所生的结果,或许让他们之间自己去解决就好了。我向后退了一步并且稳下心来。

关于这个问题,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冷静的、平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那才能真正解决。”“遇到什么事情都能这样,最起码你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否则的话你怎么解决啊?”

然而数小时后我又再次想起来,心里又再次受到干扰,为何会如此?师父帮助我看到了我的根本魔性,我明白这是我在共产国家长大时就埋在内心深处的魔性,而我仍然受到这种持续反抗与报复的共产主义思想意识的干扰,这样的理解震惊了我。

师父帮助我们明白我们的空子,并且指引我们如何排除它们。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也说:“正法正觉的修炼就是让大家抑制魔性、去掉魔性。过去在佛教中修炼就是抑制,抑制魔性、充份发挥佛性。最后抑制力很强了,那魔性根本就不起作用了,象锁住了一样。”

师父的法帮助我明白了以下三件事:

第一个明白的事是:当我看到俩位同修间发生矛盾,即使我的心没有被触动,我也要向内找。然而如果没有触动到我,我如何向内找?我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找到答案。“大家都能向内去找,很多问题都会解决,也就没有那么多矛盾,也不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

第二个明白的事是:为什么在我用师父的法在指导自己该如何做时,我没能提高心性。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说:“佛性与魔性的问题,我已经讲的再明白不过了。其实,你们所过的关,就是在去你们的魔性啊!可是你们一次一次的用各种借口或用大法掩盖过去了,心性没得到提高,机会一次一次的错过了。”

在我这个层次中,我明白了弟子唯有在顺应所处的情境中,遵照大法去做(当我向后退一步时的做法,这就是在法上认识法。师父也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说:“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

尊敬的大法弟子,请慈悲指正不足之处。

(第六届以色列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