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把旧势力的迫害误为消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最近我过了一次“病业”关,前后十几天,有一点体悟。我想把它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走進大法实修两年来,慈悲敬爱的师父很快就帮我净化身体,化解渊怨,使困扰我多年的高血压、心脏病、脂肪肝不治而愈,彻底摔掉了药瓶子和血压计。过去每年的春秋两季,我总要感冒几次,吃很多药,受很多的罪。而这两年不仅没感冒,连咳嗽都没咳一声。最近两个月来,老伴(不信大法、反对我修炼)呈恶性感冒症状,咳嗽的很厉害很难受,吃药、挂水用了几百元也没有什么效果。接着两岁多的小孙子也咳嗽起来了,被他们弄到医院去挂针、住院,前后折腾了十来天。而我则好好的没事。

一个家庭三个人两个病,只有大法弟子平安无事,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但我给老伴洪法、讲真相时她却不信、不听,宁可花钱、受罪也不悟。所以我只能在心底闷着为自己高兴,还多少对老伴含有一些幸灾乐祸的不善的心,谁知这一高兴就坏了事,我立马就咳嗽起来了。是那种干咳嗽,挺猛烈的样子的,我开始没把它放在心上。谁知两三天后,喉咙咳肿了,嗓子嘶哑了,不但疼痛难忍,而且说话也发不出音了。这种状况在家里和上班时还可以不开口少说话凑合,可是讲真相劝三退就碍事了。我意识到这也许是旧势力的迫害,赶紧发正念清除。清除几次之后感觉效果很好。炼静功时能明显感受到身上束缚自己的那些败物,随着身体的发热出汗在消散在化去。人的整个身体包括嗓子都轻松、舒畅、正常了。内心又不由的暗暗高兴起来。由于我法理不清一时心性糊涂,误把旧势力的迫害当成是师父在为我消业、净化身体,所以就打定主意承受,停止了针对性的发正念:结果又走了十来天的弯路。

这段弯路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早上孙子上幼儿园不肯多穿衣服,我“教育”他说,少穿衣服就要受凉,受凉了就要咳嗽、打针。你看爷爷这几天不是受凉了在咳嗽吗?我这样一个哄小孩子式的“现身说法”,一下子就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还真的把病“求”来了,已经好了的“病情”急转直下,越咳越凶,还起了痰。那滋味常常使人憋的气接不上来,很不好受。我未修炼之前做常人时患感冒也没有这样厉害过。炼功、讲真相都受到了干扰。有时发正念几分钟都忍不住坚持不下来,因为痰堵了喉咙,要背气了。睡觉不能落平,一平躺气管就不畅,就憋的人头胀心慌。轻一点咳吧?但总是咳不干净,浑身烦躁不自在。用劲咳吧,血管就撑破了,咳出的全是血,每天都要汗湿几套衣服。老伴看我如此难受,叫我去医院挂针。我知道这不是医院的事,但究竟是旧势力迫害呢,还是师父在为我消业呢?我一时拿不准。本来呢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已经说明了, “特别是在现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业力已经不是问题。要清醒的认识邪恶生命的迫害,它们是真正的在干坏事。”但我认为师父这段法好象是针对老学员讲的,因为师父在讲这个法的时候我还没有走進大法实修哩。我悟偏了师父的法,错误地把旧势力的迫害当成了是师父在为我消业,所以就死心塌地心甘情愿地忍受着。结果“病况”越来越严重,痰和粘滞物及血越来越多,经常咳的头嗡嗡直响,眼冒金星,泪水直流。我这时才意识到是不是法理不清悟偏了。

师父在《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还开示了这样一个法理:“至于说是不是有旧势力干扰?当自己在改变自身最表面身体的时候啊,是还有一部份你们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对来讲都不大,对证实法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有很大的困难出现的时候一定是邪恶在干扰,一定要发正念清除它!”反复领悟师父这段法中包含的法理,我终于明白了旧势力的迫害与师父为我们消业的区别在于:师父是爱护自己的弟子的。师父在为我们消业时要我们自己所承受的,目地是要我们提高,不会因为消业以至影响我们做三件事。而旧势力的迫害则不然,它迫害我们是抓住了把柄就往死里整,目地就是要整的我们掉下来。

法理清楚了,问题就明朗了,我身体最近出现的不正确状态,决对是旧势力迫害的结果!而旧势力所抓住的“把柄”,就是我的欢喜心、不善的心和对孙子讲的那些常人的“理”!找到了漏,我就赶紧发正念清除。很快喉咙里就清爽了,不咳不喘没痰了。这真是太神了。我希望这次我所吃的这个苦头能给同修们一点启示一个教训:任何时候都不要起人心、动人念。起人心、动人念,就是漏、就是求,就是旧势力迫害我们的借口!如果你法理不清,动了人念,事情就会按照常人的理发展,就会是常人的结果,常人的状态。因为“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一点浅悟,与同修们切磋。盼得到指点帮助。谢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