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弟子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孩子出生几个月,他父亲喜得大法,家里时常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孩子亦时常沐浴在佛光之中,可是当时孩子还小,也未特殊做什么。随着孩子的渐渐长大,时常随着父亲炼功,那时我还未真正走入修炼。但是当时我的天目是开着的,能够看到另外空间里的东西,象光、法轮、各种花等(后来由于执著就看不见了),对于孩子接触大法很支持。

一、因势利导,走進大法

一九九八年左右我才正式走入修炼的大门,记得有一次在一位同修的家里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丈夫告诉我去看,可是当时正干加工活挣钱(当时有正式行政工作),急着赶活,所以去得比较晚。刚到放录像的门口,就听一个男子的声音说,你怎么来得这么晚,我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听师父的讲法,并没有人回头跟我说话,我当时想,一定是师父看见我来晚了,才这样说的,所以从此以后再有类似情况的时候,就比较能按时到场,并且还要带上孩子一起去。

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女儿六岁,已经开始上小学一年级了,已经能够认一些字了,我和她父亲就读大法的书,读《洪吟》等比较短的经文给她听,不过多的要求她炼功。到了她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正赶邪恶迫害的疯狂时期,丈夫时常受到骚扰,二零零零年被迫流离失所,带孩子的事我就成了主力,由于我本身脾气较暴烈,又加上名利较重,对女儿要求比较高,自己学法又少,所以在女儿的学习上用的精力比较多,对孩子学法强制性大,不能较好的引导孩子,发挥其主动学法的积极性,所以效果也不是很好。一遇到孩子不认真读法就大声喝斥,所以引得孩子非常反感。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即使是孩子,也是如此,只有因势利导,才能水到渠成,在以后的日子里,大多是以积极的态度引导女儿,收效很大,她也常在学校和同学们洪法。

二、遇挫不馁,坚定不变,再精進

由于我非常执著孩子的学习,所以女儿的学习成绩随着我的心性高低忽上忽下,非常不稳,但是那时还不能静下心来找自己的不足,总是看女儿是如何的不听话,时常气得对女儿大打出手,造成她对学习成绩非常的在意,生怕挨打,压力非常大。女儿表现最好的时候是我们一起出去做真相资料的时候,我们一起包好,走街过巷,或发放,或张贴,或城里,或乡村,虽然夏天一身汗,冬天冷飕飕,但是我们配合的非常好。孩子的正念非常足,我们互相鼓励,得心应手。

二零零三年由于自己修炼不精進,生出了可怕的欢喜心,在一次去乡村做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孩子她马上跑回去把我们带来大法书存放好,又叫来家人。因当时是在老家发放资料,虽然我当时得以走脱,但生出来非常严重的怕心,三日后被当地国安在单位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这一年正是孩子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对孩子的思想打击非常大,在学校孩子被校领导逼迫说不再炼法轮功了。当时丈夫流离在外,孩子跟着奶奶在别人家(婆婆改嫁),虽然人们对她很好,但是由于他们不能正确的认识大法和我们的被迫害,也给了孩子非常大的压力,造成孩子直到现在自卑心非常重,对任何事都非常的敏感,怕心大,怕自己再受到迫害。可是她毕竟学法多年,知道大法好。我从邪恶的劳教所回家见到她时,她告诉我她已经提前去找过去认识的同修了,说等到我回来她还要修大法。虽然吃了那样的苦,当时她还很小,第二天晚上她就去了同修的家中把同修带了来。在我们被迫害最严重的这一年中,女儿变得成熟了许多,学会了骑自行车,学会了生活自理。

从劳教所回家后我没有着急上班,开始在家大量的学法,同时在学法上对她更加严格的要求,一年的暑假期间她背完了一遍《转法轮》,在炼功上也督促她。她的正念越来越强。零四年丈夫在外地被绑架進劳教所,我带着孩子两次去劳教所去看望丈夫,都是孩子正念很强的把师父的最新经文带给她爸爸,给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以很大的鼓舞。

三、修去对利益的执著

由于我自己的利益之心去得比较晚,所以造成女儿对利益的执著也很大,特别是对钱很执著,有一次偷拿了她爷爷的钱,还有一次在超市拿了东西。孩子是大人修炼的一面镜子,从中我认识到,如果我还不快些修去对利益的执著,那还会造成数不清的麻烦,干扰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我从点滴做起,在法上和孩子切磋交流,自己和女儿都意识到了不放此执著的严重后果。学法是去执著的最好法器,所以我抽时间和她一起抓紧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现在我们在对待钱物的问题上都能够理智的处理了,不执著它,但要善用它,让它们在证实大法中,在救度众生中真正发挥它的作用。你家的床都是金子垫起来的,但是你心中没有,这是一种境界的升华。

四、修去情,共同精進

“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由于被情所惑,身陷其中而不自知,现在明白了,当一个修炼的人越放不下谁时,越是在给那个人找苦难,越放不下,那个人的麻烦越多。一年的春天,孩子咳嗽不止,持续有一两个月,晚上睡觉时咳嗽不止。自然知道大法弟子会自愈,但是没有意识到对女儿的情放不下,也会加长她的魔难。虽然也知道发正念,但好象起得作用不是很大。还采用人的方式,吃一些罐头、水果之类的所谓败火的东西,有时也急得朝孩子喊,埋怨为什么不克制一下,其实那是因为自己的心老是放不下的结果,还不自知。师父看我总是不悟,就在梦中点醒我。梦中自己在一个较新的大客车顶上,从上面的通风口往车内看,布置的是自己家里的模样,女儿正躺在下面的床上,我就从通风口往下面扔吃的东西或用的东西,醒来后一下子悟到,为什么不在法上与孩子提高呢?虽然没有给孩子吃药,但那种“败火”的想法就已经在承认旧势力了,仍没有走出人的观念,邪恶能不迫害你吗?马上与孩子交流,同时多发正念,孩子正念很强,没几天就好了。由于在此事上悟性差,心放得不是那么太干净,旧势力又找借口進行所谓的考验,没几天,孩子又出现发烧的症状,马上正念清除,结果孩子一切正常。

帮助孩子在情中超脱出来。在上小学时,女儿在学校讲真相遭到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举报,受到不明真相的老师和学生孤立等不公正对待,造成女儿对任何事都非常的敏感。再就是平时对她在看电视、书籍等方方面面要求严格,造成她和别的孩子交流的话题很少,常人的孩子感兴趣的她不感兴趣,也看不惯她们的行为,造成她和同学们交谈的面窄,谈得来的朋友少,话题更少,所以就对一个非常能谈得来的同学感情很深,以致在上课时两个人也说话。师父看到了她对同学的情重,所以在一次调整位置的时候,给调开了,这一下非同小可,痛苦的不行,甚至到了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的成度,也严重的影响了学习。一方面和她抓紧学法,有机会带她去参加集体学法。由于初中学习紧,我就利用一早一晚的时间读法给她听,一个月后自己终于解脱了出来,她告诉我:妈妈,解脱出来的味真轻松。

孤独也是种情,在我们大人受到迫害的时候,女儿有许多心里话不能和人说,怕别人伤害她。随着学法越来越多,对世上不良现象、行为有了明显的分辨能力,别人想说的她不感兴趣,别人说的她也说不来,更不感兴趣,时常和我诉说自己的苦恼。表现最为明显的就是,经常要我和她说说话,以致到后来把看电视当作一种解脱。我很着急,一时也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毕竟是孩子,自制力较差,对经常要求她学法炼功起了逆反心理,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今年暑假,我就利用晚上和早晨的时间和她一起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从零一年开始学,到现在已经学到了二零零五年的讲法,我们彼此收获都非常大。有时她自己学,更多的是我们共同学,对师父的正法進程有了更明确的认识,认识到了救人的急迫性和重要性,她常要求和我们一起出去做真相资料,有时她自己也出去做,正念比以前更强了。忽然有一天她对我说:妈妈,我不觉得孤独了,我觉得成为一个大法小弟子真幸福!现在她的学习状态非常好,学起来也很轻松,自己能够主动的抽时间抓紧学法,学习成绩快速提高,她常说:“我是快乐的大法小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