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三个被掐断的电话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名普通的长沙民众。今年十月,我得知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门诊手术室护士贺祥姑因修炼法轮功被关进湖南省脑科医院(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原湖南省精神病院)并遭注射损害神经的药针后,很为她不平。将一个正常人关进精神病院还给她打抗精神病的药,这不是犯罪吗?!

出于同情,我决定要为这位护士做些什么,我想到了打电话,由于114查号台没有省妇幼院长与书记的电话号码,十月二十四日下午,我拨打了省妇幼保健院的几个相关科室的电话,希望自己的行为能对营救这位善良的护士有所帮助。

然而,令我不曾想到的是,连续拨打省妇幼的三个电话,我都遭到了十分恶劣的对待。

我首先拨通的是贺祥姑所在部门门诊办公室的电话,一位中年女士接了电话,然而我刚刚说明自己打电话的用意,这位女士就提高嗓门、不耐烦地说:“现在是上班时间呢,你影响我的工作,你晓得啵?!”说完,还没等笔者回答,中年女士就挂断了电话。

第二个电话,我拨打的是该院院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声音沉稳的男士。单凭声音而言,这应该是位好打交道的先生。然而,更奇怪的事发生了,我刚说完“你好”(我讲的是标准普通话),这位先生就把电话线掐断了。我再拨打,比这更怪的事发生了,这位先生直接掐断了电话。深感奇怪的我再次拨打,这回听到的是忙音――电话占线了(当然,更有可能的是这位先生把电话筒直接拿下来了)。后来,跟友人提起,我才恍然大悟,敢情这位先生可能接到海内外关注此事的正义人士打的此类电话多了,干脆听都不听,就直接挂了。

最后一个电话,我拨打的是省妇幼党委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女士异常警觉,还没等我说清打电话的意图,就开始盘问我:“你是什么人?”当我刚刚说出贺祥姑的名字后,她便手脚飞快地立即掐断了电话。

因为此前并不曾有过与湖南省妇幼机关各科室工作人员打交道的经历,因此,这三个被掐断的电话,令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我非常诧异。我不明白:这个医院的员工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敌意来对待一个心怀善意打电话给他们的普通民众?!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在听到贺祥姑这个名字后是如此不正常的反应呢?!

我由此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古人云: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我听说,十月十日,贺祥姑遭脑科医院暴力注射损害神经的药针后,脑科医院四病室那些轻微的精神病人知道了,都愤愤不平、深表同情,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湖南省妇幼的工作人员们,面对自己身边的同事――他们所公认的好人贺祥姑遭受种种非人迫害时却是如此的冷漠无情,无动于衷呢?!为什么一个正常人的良心还不如一个精神病患者?!

我想起了《九评共产党》中一针见血的评述:“以党性取代和消灭人性”。是啊,正是在中共建政以来泯灭人性的党文化洗脑宣传中,人们丧失了自己对于善恶、正邪的判断能力与衡量标准,沦为了把“党”的好恶当成自己的好恶,不辨善恶、麻木不仁的应声虫。这个把自己一贯标榜成“伟大、光荣、准确”的党,正是吞噬千千万万中国人良知的恶魔。

三个被掐断的电话,令我想到了很多很多,而最重要的就是希望每位大陆同胞都能早日觉醒,认清中共恶党的真面目,早日退出党团队,摆脱邪灵附体,唯有这样,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拥有真正美好的未来!

备注:长沙法轮功学员贺祥姑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被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