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我未修炼的时候,身体很不好,有胆囊炎、胃炎、高血压、肝萎缩、气管炎等,每年一季节流行性感传染病都少不了我,附近的医院都要跑个遍。还有平时每月到初一、十五就不安然了,总有事发生,不是夫妻吵打不和就是病的起不了床,对人生失去了信心。有时夫妻打的不可开交,我就一下把五十多颗药吞在肚里,就等着离开人世,解脱一切苦恼,后来我丈夫请来医生说,不过是“四环素”没问题,只是烧坏胃了,死不了,要是其它药吃下这么多那可了不得。我时常满脑子的问号在我脑子里周旋,但是不得其解。

就在我最为难之时,在人中迷失方向时,在一九九六年六月二日,我幸遇师尊“法轮大法”,我别提多高兴了,法轮大法就是指路明灯,指给我回家的路——返本归真。师尊教会了我“真、善、忍”。我真诚的对待一切人,对人宽容、理解、能包容别人的缺点,不管和任何人我都能和睦相处,做事先考虑别人。尤其是我家里上有婆婆,下有妯娌、儿媳,我们都和和气气。有时婆婆发脾气骂我几句,我从不和她计较,该孝顺她,还孝顺她。我学大法前遇到矛盾总是去找别人的不对。学大法后,遇到矛盾就找自己,严格要求自己。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的身体非常好,心情非常平和舒畅。我修炼法轮大法十一年了,从没有和医院打过交道。我再也不为夫妻不和、身体不健康发愁了。我这一切全是师尊给的。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才能表达师恩浩荡。我要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非常好。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和长期处于魔难的同修切磋

有一次,我和同修们去外地交流安装大锅的好处,结果这地有好几个想安的,我心想把他们的电话号抄上,说不定哪天有人给他们去安装,要是同修不在家怎么办?这么远去一回也不容易,我正说,有甲同修就推了我一下,我就没有说,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回到家晚上了,实在太饿了,因为中午也没有吃饭,一下吃了七个糕。丁同修回来说:“甲同修说你出卖同修了。”我一下感到冤枉,委屈心出来了,我说我话没说半句怎么会出卖同修了呢?我一下感到这刚吃下的这七个糕在肚子里放着,堵的我出不上气来,但是我谁也没有告诉他们。

同修拿出《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当念到“为什么有的时候在各个地区经常发生争论、有时争论不下呢?为什么在证实法中意见老是统一不起来呢?这在中国大陆最近一个时期就比较突出。其实是什么问题啊?很简单,就是你是在证实法还是你在证实自己。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我听到这里,我明白了,原来最善意的辩解也是在证实自己,我要放下自己。冤枉心、委屈心没有了,我肚子里的七个糕一下就没有了,也不堵了。其实我们所遇到的矛盾也好、病魔也好,只要你同化法,去掉执著心,矛盾瞬间化解、病魔瞬间消失。

我发现有的地方的同修,包括我地的同修,特别是不识字的老年同修,在遇到人与人之间心性摩擦时,气的不行,说他人如何如何不对,自己如何如何对,心里不舒服,病魔上了身体,心里产生了怕的念头,去医院吧,打针吃药也不好使,身体动不了,别说证实法了,自身都自理不了,还得家人照顾,对证实大法有很大的影响。旧势力就是钻学员没去掉的争斗心、生气的心来迫害大法弟子。当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否定旧势力,那并不是嘴上说说的,言行上都得按照师尊讲的法理去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你就是嘴上没有说否定旧势力,你的行动已经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有的同修经常处于魔难之中,东跑西跑,也解决不了,同修们帮从法理上悟,发正念,结果大发脾气,说同修这不对那不对。其实静下心来学学法,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魔难中的同修常常说,“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谁也不能迫害我,我不要魔难,我不在魔难中修”,那为什么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呢?其实《精進要旨》〈道法〉中讲“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同修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也有提高心性的因素在里面呀,也有很多没觉察出的执著存在,那就需要我们在各种环境中暴露出的执著心去掉它。

看到第三者的缺点也要找自己

有一次我看到同修讲出的话都是想叫同修理解她如何如何,而不是自己向内找提高上来。我一下想到为什么叫我看到同修的不足呢?我看我自己也有这个心,这是很难发觉的心,我自己每当和同修谈宽容理解时,总是想叫别人理解自己,而不是自己去理解别人宽容别人,原来我隐藏了这么不好的私心呢。从表面上看觉的自己悟的很好,其实发觉后真是可怕。我从此认识到:别人理解不理解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去理解别人。别人宽容不宽容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去宽容别人。别人有没有私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有没有私心。同修不向内找,善意的告诉他,更重要的是自己要向内找。其实人的一切苦恼来源于私,失去什么苦恼、别人伤我什么也苦恼,都是自私的表现。人要没有了私,苦恼也就没有了。

讲真相证实大法的点滴

我丈夫被中共谎言所骗,对大法和讲真相劝三退不理解。我给他真相他也不要。我和善的对他说,这对你有好处,你就象看闲书一样看一看,这真相是救你的。我丈夫说:“不看,不用你救,救你自己就行了。”丈夫口气非常大,我很是生气。我心里一想:清除阻止我丈夫知道真相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唤起他主元神清醒过来。就这样一想,我丈夫就和善的笑着说:“拿过来吧!”我把真相递给他。从此以后,我丈夫看真相、《九评》、《传统文化》、《江泽民其人》、《解体党文化》等了。

当向亲朋好友和世人讲真相的时候,人们会问很多问题。一次我去县城买东西的时候和一个卖货的人讲真相。这人说:“法轮大法好”你们在家炼,你看那电杆上到处都是标语我不理解,不能和共产党作对,你们这是搞政治。我遇到一部份人都提出了这一个问题。我说我们不搞政治,但是每个公民都有搞政治的权利,当一个人犯了重罪,法官就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说明,人没犯罪之前都有搞政治的权利。如果政治是一个为民服务的,那谁搞政治都是对的;如果政治是害民的,那谁搞政治也不对。为什么同样是政治,为什么共产党搞是对的,我们搞就不对了呢?从这一点看,共产党搞政治是为了权为了利。如果不为权利,为什么都想当官?用钱买官呢?为什么攻击别人搞政治呢?如果当官是为民服务的,那这个官谁当都一样。比如我是个官,有一位有能当好这个官为民服务的才能,我就把这个官让给他。因为这里没有权利的争夺。如果当官是为了个人利益,谁都抢着当这个官,那这个官谁当上,老百姓都不会有好日子过。那人说:“嗯!说的也是”。再说上访是中国法律给老百姓的权利,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是善意的想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还可以讲法轮功如何好,自己怎么受益;而邪党不让人受益,并且惨无人道的迫害。我们在没有处伸冤的情况下才告诉世人,告诉老百姓。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和江泽民互相利用,开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个时候是邪恶到极点了,邪恶到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逼迫大法弟子写保证书、洗脑、二十四小时的监视、搜书、拘留、劳教、判刑、罚款、毒打、警车三天两头的来我家骚扰等,在这邪恶铺天盖地的情况下,我由不成熟变的成熟起来,由被动变主动的向我周围的亲朋好友讲真相,向村干部讲,向迫害我们的恶人讲。二零零零年末去北京向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结果遭到的拘留、罚款、洗脑、劳教未成。在拘留所里讲,洗脑班里讲,遇到各种有缘人我都讲。

二零零一年,邪党人员把我母亲的录音机、书和我弟弟的彩电抢走。我和弟弟去乡里和他们要电视,不在乡里,我和弟弟去他家找,他不在家,我们向他的家人讲真相,后来我和弟弟又返到乡里找,乡里的人把我和弟弟招呼進办公室,原来他们早有预谋,我心里发正念,一个人(听说是个乡长)手里拿着一杯水向我走来,恶狠狠的说:“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随后把一水杯摔在地下叭一声,水杯打了个粉碎。我站起身来说,我不和你说,我要找抢走我弟弟电视的某某。结果那人气的说,我要给镇里打电话告你们。我和弟弟正要走时,他们一伙拦住不让我们走。不长时间,我弟弟被他村里的拖拉机接走了。我心里想,我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回家,我一定能回家。我正向乡里大门走去,有人又拦住我。

不一会儿,镇里的小车真的来了,里面还有我村的二个村干部。司机一下车说“又是你”,(因我去北京上访是这个司机把我接回),我向村的村干部说:“我去看我母亲,他们把我弟弟的电视抢走,我和弟弟来要,他们就不让我们回家。”村干部和司机被他们引在办公室,我在院里站着,院子里有好多人议论纷纷,有的在笑我,有的在问我“法轮功”,有的在问天安门自焚。我都告诉他们,我说:法轮大法可好啦,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以前满身的毛病,自学了法轮大法我身体可好啦。天安门自焚那是假的,骗老百姓能骗,骗我们是骗不了的。

村干部和这里的乡干部出来了。我村的村干部对我说:“你坐上车,我骑上你的自行车回吧”!我说:“你坐车吧,我不坐,我骑自行车回家”。有一人和村干部说:“要不你用自行车带上她吧”!我说:“我带你吧!你还是坐车吧!”村干部说:“我坐车,你可回家吧,哪儿也别去啊”!我说:“我去哪儿呀?我回去给孩子做饭呢”!他说:“你可回去啊!一会儿我去你们家看你去”。我刚到家,他们就开的小车来我家了说:“骑的真快”。看我真的回家了,他们就走了。

向村干部讲真相、清除邪恶因素

我和我村的同修主动的、一对一对的到村所有的干部家中讲真相、讲三退、讲善恶有报、讲预言。有一次,我们听说,村里专管“法轮功”的把我们所有大法弟子的名字报在镇里了,我和甲同修去他家,他家门从里插着,我们敲门,他出来了,一看是我们,忙的把门关住,我用身子硬推开。我说:“你今天把我们的名字报到镇里了”?他说:“谁告你的?是不是某某告你的”。我说:“不是,你们一干什么,全国马上都知道,全世界马上都知道”。他说:“我不管你们这事,你找村书记吧”!他忙把街门关住,就出来了。我向他妻子讲,他妻子说:“我们不管这”,就把门关了。我和甲同修跟在他后面发正念,清除他背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晚上我和乙同修去村书记家讲真相,讲三退,虽然他为了当官没有退出邪党组织,但是他也不干助纣为虐的事了。

二零零三年,村干部为了应付上边迫害法轮功的指令,就在我不在的情况下,悄悄的和我婆婆、儿子说:“我给你儿媳妇写了个假保证,你们誊上一下,不要叫你儿媳妇知道,我把这保证书交到镇里,他们就不抓你儿媳妇了”。我儿子才十二岁,为了我不被邪恶抓走,就给誊下来了。我侄女告诉我这事,我就去找书记说:“你给我写的保证书哪儿去了,快给我看看”。他说:“送镇里了。”我说:“怎么不经过我,你就给写了?我看写的什么?要是上边写上我杀人放火我可担当不起”。他说:“告你送到镇里了,这是为你好”。为我好?我以前有病难受的时候,谁都不来问我,我现在学法轮功身体好了,你们变着法子来骚扰我。明天给我去镇里要回来。就这样我又三番五次的去他家善意的讲,直到他从镇里把假保证要回为止。我问儿子这是不是你誊写的,我儿子一看说是,我就把这假保证给烧了。后来我儿子知道错了,给明慧网上写了严正声明。

有一次,大队里贴满了诽谤大法的漫画,我向书记讲真相,发正念,全村同修也都在发正念。那时大队派我去干活,我趁大队没人的情况下,把漫画撕下一半。第二天我又去,诽谤大法的漫画全撕下来了,放在高柜上。有一天中午一同修找我,我趁没人时把诽谤大法的漫画装上,被同修带回家烧了。有一天书记用手指指着我笑着说:你。我知道他看见是我干的。

有一次,我和乙同修去养老院,墙上挂的邪党党魁的毛像,我和乙同修发正念,没人的时候,我们把邪党党魁的毛像剪下,拿回家烧掉了,过十几天,我们又去养老院一看,那里被油漆工粉刷的墙白白的干干净净的。现在我们这里的环境基本上正过来了。各种真相资料这里人基本上都看了,都知道真相。

在这几年的正法修炼路上,在这风风雨雨中,并不是时时做的那么好。我也摔过跟头,也有过威严,总之要不是尊敬的师尊和大法的威严做指导,我不会走到今天。有不足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