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修弟子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七日】回顾这几年走过的路,深感自己万分荣幸,能够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要更加珍惜这万古机缘,做师父的真修弟子,走师父安排的路,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在做的过程中走向成熟

我九九年初得法不久,邪恶的镇压就开始了。面对邪恶的疯狂打压,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特别看了香港某卫视台的貌似真实客观的采访报道,使我一时感到迷茫,经历了一段痛苦的思考。我和同修切磋交流,也翻阅了一些其它正教的修炼故事。我看到了耶稣受难及其门徒遭受迫害的经历,也看到了释迦牟尼佛的弟子们所经历的各种魔难。我明白了正法的洪传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会有考验、会有魔难、会有风风雨雨。我从迷茫中走了出来,信念越来越坚定。

后来有一个年轻大法弟子从被非法关押的地方脱铐,正念闯出后,暂时住在我家。与他切磋时,他说,“四·二五”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都是老弟子。他得法时间也不长。这句话一下点醒了我,我跳出了“我是新学员”的框框,明白了自己作为一个法轮大法弟子应当承担的责任和将要面临的,自然而然的开始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我利用自己的条件制作大法资料。师父新经文一发表,我就下载打印出来;把明慧网上的重要消息和文章编辑成册,印发给大家;同修写的文章,我输入电脑,发送至明慧网……。在做的过程中不断积累经验,慢慢成熟起来。有一次,写法会报道,把来我市参加法会的同修所在的那些郊县名写出来了,当时是为了表现法会的气势,那次法会有九十多人参加。但后来邪恶竟据此抓了人,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这次教训让我学会了在这个特殊环境下,怎么样更理智、智慧的做好大法工作。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三十六名西人法轮功学员走上天安门,打出“真善忍”的巨型横幅,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惊醒了很多世人,也给了我们国内的大法弟子很大的鼓舞。一位身为教授的大法弟子说,她的学生看到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的照片,很受震撼,没想到国外还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功。她找到我,给了我一千元钱,说应该把西人学员的这一壮举印成资料,让更多的世人知晓。根据她的提议,我搜集了这一题材的文章,如泽农的“我为什么要上天安门”,编辑制作出了一期《新纪元特刊》油印小册子,A5幅面,十多页,专门报道这一事件。中间是一张彩页,印有多幅彩色照片,生动表现那些西人弟子天安门证实大法的行动。那张西人学员在天安门拉横幅的彩色合影照片,我单独印成A4大小,然后过塑。那些日子里,彩色喷墨打印机昼夜不停的打印,印了很多,很受欢迎。同修告诉我,他们把大照片拿给左邻右舍看,给亲朋好友看,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互相配合,大道无形

二零零零年底,有人提议大家在某一天统一挂条幅,于是大家分头行动,有的去市场买材料,有的用硬纸板刻字,有的喷漆,有的制作,有的联系分发。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同修加入,条幅供不应求。当时也没有协调人这种概念,都是各自发挥自己的特长,是那种大道无形的状态,大家都自觉的把自己当作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互相配合,一切都是那么纯净、自然、神圣,做得非常顺利,效果非常好。

挂条幅那天,我们分组行动,每组负责一个片区。我们夫妻一组,沿路挂条幅,树上、墙上、电杆上、栏杆上,能挂的地方都挂上,尽量挂高、挂牢实。看着在夜空中飘扬的条幅,心中涌出无比神圣的感觉。我知道,此时此刻,有很多素不相识的同修,也在做着同样神圣的事情,他们满怀慈悲,冒着极大的危险,把真善忍的福音带给沉睡中的众生。

第二天,有个学生告诉我,她看到校园里飘扬了很多“真善忍”、“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条幅,她说,法轮功真了不起,真勇敢!

这次统一行动,给了世人一个了解大法的机会,也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很久以后,从一个邪党书记口中,我清楚的感受到这次行动给邪恶的震慑。他困惑的说:“几十公里的范围,同样的条幅,同样的方式,同样的时间……法轮功太厉害了!”

抓紧时间,讲清真相

邪恶开始迫害后,警察经常找我,甚至找到我们单位,给单位施压。在严峻的环境中,我抱定堂堂正正做人,堂堂正正修炼,精神状态一直很好,每天都是笑呵呵的。我的这种超脱坦然的态度感染着与我接触的每个人,为我讲真相救度世人开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

“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我脑子里经常想着师父的话,我要抓紧时间给世人讲清真相。

我的工作使我经常和中外专家学者接触。在陪同他们观光旅游途中下车休息时,我盘腿坐在草地上。导游说:“你盘着腿,别人还以为你是炼法轮功的呢”。我笑着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话题就此打开,我就跟他们讲真相。接待外国学者,一般谈完正事后,他们都会主动提到法轮功。这时同事就会笑着指我说,她就是法轮功。我们很自然的進入法轮功话题,分手时,他们就向我索要明慧网网址。

那一段时间我们单位主办的会议比较频繁,接触的人很多,也使我讲真相的效率大大提高。最常用的方式是在饭桌上,话题从倒酒时开始,我是修炼人不喝酒,自然就谈起了法轮功。因为举办会议的过程中大家比较熟了,我又是主办方的人,我乐呵呵的很轻松,在座的客人们也就没什么压力,他们来自天南海北的,也放的开。大家边吃边说,很高兴。邻桌的人也跑过来凑热闹,打听我们在谈论什么,把话题又带到他们桌。我也不时的到邻桌坐坐,参与他们讨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剖析天安门自焚伪案,我真佩服这些专家学者们丰富的生活阅历和敏锐的洞察力,为他们不受中共谎言蒙骗而倍感欣慰。

有时,为了更好的讲清真相,我就事先做一些准备。一次,要接待一对法国夫妇。我就把大法在法国洪传的情况,在埃菲尔铁塔前学员们洪法的照片打印出来带在身上,想找机会给他们看。第二天上车刚一会儿,还没等我说,他们就问起头天在宾馆电视上看到的审判长春插播学员的事情。结果这一路上,法轮功就成了我们交谈的主要话题。我也给他们谈到我自己的一些情况,谈到我去天安门,谈到我被关洗脑班,谈到我绝食反迫害的经历,他们很受震撼。晚上分手的时候,那位女教授紧紧握着我的手说,真诚的希望中国早点停止迫害,希望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有一段时间我坐出租车的机会比较多,上车后就主动和司机交谈,把话题引到法轮功上,然后再送光盘给他看。有一次司机是一个小伙子,闷头开车不说话,我当时比较累,就想不说话算了。但转念一想,坐他的车就是缘份,我就直接问他,你听说过法轮功吗?然后开始交谈。下车时我把光盘送给他,他很真诚的说谢谢。

我能时时感受到人们对中共邪党的恐惧。他们有时这样劝我:你这样做是很危险的,共产党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但是,有师在有法在,我无所畏惧。看到那么多被共产邪灵毒害的众生,心里只想着如何尽快使他们清醒,得救。

全盘否定旧势力,走师父安排的路

后来我被绑架,非法判刑,被迫害致残,回到家中。我如饥似渴的学法,不断的在法上认识法,正念越来越强大。我认识到必须破除旧势力的束缚,做好三件事,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

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时,我的身体状况还很差。当时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写信。一位同修给我送来信封、邮票、真相资料,写好后,另一同修再来取走。我坐不稳,握笔吃力,眼睛看东西也很困难,当时的条件是比较艰苦的。一天夜里,我趴在床边,忍受着身体的痛苦,一点一点的写着,渐渐的,我感觉身体被能量包容着,红光罩着,正念越来越强,那一刻,我真切感受到佛恩浩荡,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只有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坚修大法紧随师”(《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后来,同修帮我买来电脑、打印机,我又开始做资料了。那时,虽然邪恶之徒专门花钱雇人监视我,但是由于我走路摇摇晃晃的,生活比较艰难,同修们就利用帮我买米买菜的机会,一起切磋交流,传递资料。同修带来纸、墨,带走印好的资料,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自然。

《九评》出来后,我把《九评》一评一评的重排,印成单张,便于邮寄。我自己除了寄《九评》、《明慧周报》、《觉醒》、《纵观天下》、《法网在收》等真相传单和《天下》、《慧声》等小册子外,还把明慧网上揭露全国各地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行及其恶报打印出来,寄给相关责任人。我想这是震慑邪恶的一种有力方式,令邪恶胆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