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给丈夫挑错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因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没有你的提高什么都谈不上,也谈不上救度众生。没有你的提高,没有你的圆满,你救的众生往哪去呀?谁要呀?”读到这段法,目光无法移开,内心酸楚震撼,自己达到圆满的标准了吗?那些明白真相的众生和他们对应天体里的无量众生,因为自己没有修好,得不到救度,师父在为我们着急呀!可是自己却在家庭矛盾中一直走不出来,这怎么能行哪?为了众生,一定要修好自己。

我在一九九六年请了《转法轮》和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一眼看到师父的照片,我浑身一震。可是只看了几页书就放下了,这一放就是九年,真为当时没有悟性感到非常可惜。二零零五年末,丈夫胃不好,我正心急,同修劝我“三退”,我说我也有一本《转法轮》(一直恭恭敬敬的保留着)。当时就决定陪丈夫一起学法炼功,目地是祛他的病。后来孩子有时间也跟着学法,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都非常幸运的走入大法中来。

这期间的体会真是无法言表。通过不断学法,心性有所提高,可是家庭矛盾一直不断。得法前我性格刚强,凡事都要做好,爱挑别人毛病,特别在家里眼睛总是盯着丈夫和孩子,总是用命令或指责的语气指使他们应该这样、应该那样,为一点小事就发生矛盾,真是“没有三天好日子过”。得法后也知道自己不能总管着别人,可是看到他们不精進,总是责怪他们:“这么好的法,我们都得到了,为什么不珍惜,不好好学呢?”有一段时间,丈夫执着于挣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找他干活的人很多,经常好几天看不了法,炼不了功,我心急如焚,指责他,他理直气壮:我干活有什么错。冷静下来向内,我对丈夫的情很重,就是为了陪他祛病才走入大法,总是怕他落下,总是盼他做好,怕他做不好,胃病犯了怎么办?找到这个根本的执着,发正念清除它,同时帮着丈夫在法上认识法,找到他的执着去掉它。当我们归正了自己,找丈夫干活的人少之又少,在家学法的时间就多起来。

偶然发现丈夫做静功手掌伸不直,胳膊耷拉着,说他,伸直了,一会儿又下来了。这样持续好几个月的时间,弄的我每天也炼不好功。埋怨他几句,说他正念不强,他说他也想做好,可是到时候就是迷糊、走神。有一段时间我干脆背对着他不看,我想一定是我对他太执着了,我对他的情还没有完全放下,他也说,怎么我刚感觉胳膊耷拉下来你就正好看见了。可是过一段时间,心里还是放不下,心想他做的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做不好,不行我得看着他,我得帮他尽快改过来。做到八、九分钟时,我睁眼一看,他两只胳膊耷拉到和腿一样高,弯弯的手几乎碰到膝盖,我不高兴的“哎”了一声,还把他吓了一跳:“你做你的,总看我干啥?”

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认真向内找。原来在我的思想中,他做什么事情,我总是不放心,总是怕他做不好。这不就是在求他做不好吗?看到他做不好,总是有怨气,总是责怪他,根本没有慈悲心,另外还是把他和别人分别对待了,还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丈夫,而不是同修。想到这,我想起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可是你要过于执着他的问题,那也会通过这件事暴露出了你的问题,也会让你通过这件事情叫你看到自己的问题,就使他的问题可能因为你的心不去暂时先不解决。”把这颗隐蔽已久的心找出来清理掉,丈夫的动作也正确了。真的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

前几天,偶尔睁开眼,看他的手又有点耷拉着,我心里很平静,没有怨气,心想我把这个心放下吧,他会做好的。刚想完一股热流在双腿和两臂之间流动,腿一下子不疼了,热乎乎的很舒服,两行热泪滚滚而下,师父慈悲,师父什么都知道。

孩子也经常给我提高心性。比如她做的不对时,我心里总是先动了气,说出的话就不平和,孩子往往都不接受。有时说她一句,她回你好几句,甚至扔东西、哭闹。我开始向内找,我有不让人说的心,有爱生气的心,有听我的、我说得对、我说了算的心,争斗心,对孩子放不下的情。当我把这些心都找出来的时候,孩子再发脾气我就能冷静的对待了,提醒自己守心性、别失德。当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了,孩子也变的很乖,经常一起学法、炼功、做真相材料。

我在整理这篇文章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性格中的缺憾是受党文化毒害、变异的后果,女人应该温柔贤淑、相夫教子,以德服人。真庆幸自己得法修炼,能认识、克服、排斥这些邪党文化中的东西。

正法到了最后,我们更应该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修好自己、圆满自己,不负师父慈悲苦度,不负众生所望。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