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助师正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当同修给我拿来电脑时,什么是鼠标、键盘,我都不认识。学习技术的过程也是在不断向内找和升华的过程。有时我学不会,同修急了说:“你真笨。”我当时笑呵呵的,心想,是我不好,没用心,让同修着急了,今后我要用神念,用心学,尽量不耽误同修学法、救度众生的时间。Qq欺,Ww乌,平ping,安an,……这样我随时都能帮助周围的同修发表常人的“三退”名单。现在我能上网、下载做小册子、刻光盘。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黑龙江大法弟子,回首十一年的修炼历程,在师父的呵护下,从不悟、渐悟到对师对法的坚信,在助师正法的风雨途中,一步步的走向成熟。

写心得交流也是救度众生

看到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大会的通知时,我体悟到,作为大陆的学员,我要珍惜和把握好师父给予大法弟子整体提高和升华的机会,应拿起笔来写出自己的体会,向伟大的师尊递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走出为私的个人修炼状态 溶于神圣的正法修炼

几年前一直自己学法,通过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对法有了较清晰的认识,修掉很多不好的人心与观念,学会了向内找,师父讲:“你们看书时思想胡思乱想,那书中无数的佛、道、神在看着你可笑又可怜的思想,看着思想中的业力可恶的控制你,你还执迷不悟。”(《精進要旨》〈走向圆满〉》

我认识到学法时常念错就是思想不静。开始同修给我指出来,不能及时向内找,不能严肃对待还找理由:文化高低不一样。后来又被“怕念错”的思想业力障碍着,造成紧张,学不好法。要想真正同化大法,就必须静心学法,学法不认真也是对师对法的不敬。我向内找自己,发现我读法时有自卑心、自尊心、胆怯心等,这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不是真我,从根子上去掉这些心。当我悟到这些,我能静心学法了。参加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共同交流、找出差距、在法中升华的大法修炼形式。

集体学法前,觉的天天能学法,能看到《明慧周刊》,有资料就出去做,没有就自己写,自认为三件事也做了,也跟上正法進程了。向内找后发现这是一颗很大的私心,没有为整体着想,没有为法负责的整体意识,只想保全自己的安危,保全自己不被落下。这是为私的个人修炼状态。当我悟到这层法理后,我觉的自己应该做资料,不能被人中文化少的观念障碍着,要从人中跳出来。

当同修给我拿来电脑时,什么是鼠标、键盘,我都不认识。学习技术的过程也是在不断向内找和升华的过程。有时我学不会,同修急了说:“你真笨。”我当时笑呵呵的,心想,是我不好,没用心,让同修着急了,今后我要用神念,用心学,尽量不耽误同修学法、救度众生的时间。我不会打字,影响发“三退”声明,我就想办法借一本一年级课本,把键盘字母全写在一张纸上:Qq欺,Ww乌。再买本字典把常用字写在一张纸上:平ping 安an,打字时看着这张纸就容易多了,这样我随时都能帮助周围的同修发表常人的“三退”名单。现在我能上网、下载做小册子、刻光盘。相互交流圆容整体,在做好三件事中升华自己。

否定和解体旧势力的迫害,归正一思一念

一日,正在忙家务的我,被破门而入的警察拽住:“不准动,我是派出所的!”接着進来十多个人开始疯狂抄家。当时我的一念是求师父快加持弟子,我要发出强大的正念,把我的法器全罩上,叫他们看不见,叫他们少对大法犯罪,解体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我问他们有什么手续吗?他们说对你不用手续。接着又是录像,又是照相,翻的乱七八糟。我的mp3、mp4、打印机、手机及孩子电脑箱等物品被抢走。让我走我不走,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最后他们强行把我抬走,并蒙上我的眼睛,勒上我的嘴。我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抓好人了!”他们使劲勒我嘴,我感到要窒息,气上不来。这时我喊师父快救我,觉的这口气上来了。他们还不放过我,还在使劲勒。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眼睛一直蒙着,两手倒背扣在铁椅子上。他们说:“这椅子还热乎呢,已经坐过好几个人了。”然后打我嘴巴子。市公安局、六一零来人恐吓我:“你认识某某、某某吗?她们都死了!这里也死过,你要象她们那样,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你!”然后有人说:“去把芥末油准备好,不行还有辣椒水。”这时我想我师父说了算,你们说了不算,不准动我。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打开这里迫害我的所有警察的善念,解体背后操控他们的一切邪魔乱鬼、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过一会儿有人问:“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拿上来!”这时我想:我师父说了算,不准动我。就这样他们没动我。

过了一会儿,他们把半截燃着的烟头往我鼻子里插。我说:“你们不要这样,你们也有父母、兄弟姐妹,这样对你不好,我希望你有好的未来。”有人还按我的穴位,又做了个黑布套将我套上。我想那不是我用的,后来他们说怕我睡觉,就把黑布套拿走了,然后使劲揪我头发要与我正在反铐的手连上。我想:你不要动我,你这样会造业的,开启他的善念,解体操控他的一切邪恶生命。结果他下楼就没上来。恶警们看我闭眼睛就用水浇我,还往我脖子里倒水,不让去厕所,要去就得说,不说就不准去。我想:我不说,厕所必须去。邪恶恐吓我:“告诉你,你孩子也被我们关起来了,他以后工作也没了,你家房子以后也给处理了。”这时我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另一恶警说,我让她说吧:你知道大挂吗?知道五马分尸吗?来看我的!说着就拉开了架势。我想:你别动,我师父说了算,住手。他们当时就住手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呵护着我。

这时,他们欲对我提审,欲做所谓的笔录。我想:“我是大法徒,是宇宙的保卫者,我是来救度众生的,我不能因为我的过失毁了你们。我要全盘否定这一切迫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你们什么也不应该知道,如果我让你知道了,就是在引导你们犯罪,所以我要救你们,停止这场迫害。”他们问什么我都说不知道,就是不配合记笔录。他说:“那就是你孩子下载的了,那就关孩子吧!”我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两天后我被送進看守所。想到外边的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我却在此时被劫持到了黑窝里,我哭了,我对不起苦度我的师父,决心归正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正念出去。有位同修对我说:“我是叛徒,是我领着去你家的,我全说了。”我说:“我不怪你,是我没学好法,空间场不纯被旧势力钻空子。别背包袱,摔倒了爬起来,我们要正念闯出去。”当我静心背法时,想到师父说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使我体悟到,这次遭到迫害是我的怕心促成的。担心周围同修经常来往,不修口,不注意安全,牵连自己;而且,我曾经在家中被邪恶之徒绑架、强行抬走,产生了“在家不安全、怕邪恶来”的观念,没在法中破除它。结果旧势力加重了对我的迫害。

刑事犯让我干活我不干,她说:“不吃不喝还想出去呀,進来就别想出去!”让我买被子,我不买,我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这里的东西我全不要。“听说二零零二年你闯出去了?告诉你零二年以后再没有出去的,死了这条心吧,遭这罪干啥,象你这样的死好几个了,哪个出去了?出去也都抬回来了,最后还转化了。”我说我不是不吃,是迫害造成的不能吃。我让她们看我身上的伤,开始给她们讲天安门“自焚”、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真相,她们中有的还“三退”了。

有同修与我交流,让我和刑事犯们搞好关系,说别影响了救度她们,且说这是文明监室。我听了很痛心,在“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芝加哥市法会讲法》)的时刻,外面那么多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我们怎么能在这里承受迫害?不是说我们反迫害就不能救她们了,不是她们说我们好就好,她们说我们不好就不好,“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当邪恶之徒来提审时,我还是完全不配合,警察说:“就因为你一个字不签被教养了,你有什么要求?”我说:“我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我没错,关我是犯法的。”我被非法送到教养所之前,大家都让我带日常用品,我说:“我什么也不要,我就要新宇宙中所要的。你旧势力别想动我,到哪儿也关不住我。”在教养所住了一夜,翌日检查身体“不合格”,他们只好将我送回家。

在奥火传递期间,另外空间的旧势力利用我市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進行大面积的干扰迫害,阻碍众生得救。当时,我由于刚回来,怕再被迫害,没有真正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心想:“刚被迫害回来,如果邪恶来,我也不开门”。就这一念不正,干扰向我压来。

奥运前几天,派出所的人天天来敲门,一天好几次,开始我在家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干扰、迫害,不承认这一切,我是师父的弟子,这是我的家,不许他们進来。可心还是没有真正放下,“觉的”他们随时都会来敲门,就想这样不行,法也学不好,太干扰,躲几天吧。这下旧势力更来劲了。

奥火在我市传递那天,邪恶因素操控市公安局令几个派出所与单位的人,到我家疯狂砸门,到处找我,打电话,找我孩子、亲戚、恐吓家人。孩子吓的有家不敢回,打电话告诉我,这回你就别回家了,他们都在找你,有好几个派出所,还有单位都在咱家楼下呢,车好几辆。我说孩子你别怕,是妈没做好,叫你害怕了,妈没事,明天我就回家。我回到家,孩子说“烦死我了,他们太烦人了,天天给我打电话,咱们租房子出去住吧,离开这里。”我说:“不行,这是我的家,我是这里的主人,一切我说了算,神怎么能被邪恶吓住呢!流离失所的路不能走,我堂堂正正的走师父安排的路,什么保外、什么重点、我全盘否定,不承认这一切,一天也不躲了。”

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但为什么我很多时候还叫旧势力迫害伎俩得逞?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思想上有了清晰的认识,邪恶的干扰自然退了,随之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如今,我的生活环境、正法修炼环境日渐好转。

人人都修出“为法、为整体、为众生负责的协调人意识”

本地区多年来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损失惨重,整体正法形势举步维艰,做协调工作的人越来越少,协调人建议我参与進来共同做协调工作,整体提高。

由于我近期的被绑架,家庭资料点被破坏,回来后我加强学法和发正念,我在学的过程中一直向内找自己。师父在多次讲法中也都讲过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我们在历史上也曾相互约定:别忘了叫醒身边的人。我悟到协调工作的重要性,为了助师正法中更好的救众生,共同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和标准,我自身必须在法上提高上来,多学法,去掉一切观念与执著。

我总认为自己文化不高,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修炼后虽然突破了很多,但是觉的自己法学的不好,让我当着大家谈话,有点胆怯,不愿指出别人的不足,怕伤害自己,就是常人说的老好人,不适合做协调工作等等。树立正确目标后心想:什么来往牵连呀,刚出来别再被迫害呀,这些私心与观念我全不要,我就要去圆容师父所要的,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就要为这方同修与众生负责。

于是,我主动走出来去找回迷失的同修,通过交流学法,首先把找到的同修组成学法小组,共同在一起学法。因为找到的同修大部份只学《转法轮》,不学师父的各国讲法,经文看一遍就藏起来了,不方便拿,时间长就不想看了,认为有《转法轮》学就行了,建议同修买mp4,学法很方便。学法要全面学,各国讲法,经文必须经常看。通过集体学法交流,同修提高很快,其中有两位同修都各自积极主动去找周围迷失的同修。她俩知道学员搬家了,只是大概的知道在哪片住,可她们想我一定找回迷失的同修。由于她们是在法上做事,结果很顺利的就找到了。一次我同她们一起去交流时,风大、天冷,骑自行车很吃力,路途很远,已近郊区,可她们毫无怨言。我很受感动,泪水也流了出来。同修呀,别再迷失了,快些走出来吧,同修为你着急,师父为你更急呀,师父在等待着我们哪。

人人都要走出自己的路,做好三件事的同时,都应主动参与协调工作,只是协调的范围有大有小,互相促進共同提高,最终达致一脉带百脉,百脉全开的境界。每个同修的提高都影响着整体的提高,每个同修的安全都牵扯到整体的安全。同修的提高使我更加明白,作为一个协调人,不能只在大法的工作上协调,真正的协调应该是在法上协调一致。引导大家如何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如何向内找,如何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更好的救度众生。

回首十几年的修炼,真有万千感慨。但是最令我感慨与欣慰的是:我能有幸做师尊的弟子,能在人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以上是我的心得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