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得法转眼已经十三年了,我家共有五口人,我是最小的,我有两个姐姐,别的同修都很羡慕我们家人,因为我们家是全家修炼。零三年端午节后,我爸妈被迫流离失所。他们走后我们姐弟三人相依相偎,共度难关。后来我大姐不上学了,家里终于有了生活费,和爸妈也取得联系了,也能星期天去爸妈的住处玩了。当时很想的开:就当是住校生,一星期回家一回。风雨虽然很大,但有师有法,心中自有阳光,所以也就慢慢不觉苦了。

危难中不忘使命,流离失所的爸妈为了不让我落下来,一直让我学师父后期讲法,等我慢慢长大后我也渐渐知道我们还有救度众生的责任。于是在学校我经常给我的同学讲真相,用我的亲身经历讲给他们听,还把很多学生领到我家,和我的小姐姐一块给他们讲,我的同学也都慢慢知道了真相,还送给我许多祝福。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得法转眼已经十三年了,时间过的真快。想当初得法时我仅仅六周岁,是那么的小。还不知道开始记事了没,在我的记忆中都是得法的时光,好象得法前事情记的很少很少,或许是因为太小的缘故吧。

喜得大法

具体得法的时间好象是一九九六年冬天了,也是听妈妈说的,我们全家是一起得法的。我家一共有五口人,我是最小的,我有两个姐姐,别的同修都很羡慕我们家人,因为我们家是全家修炼。得法前的日子听妈妈说的意思简直就是过不下去了,欠了一大笔债没还,当时开的门市是干一天赔一天,因为贷的款都是高利贷,还不够还人家呢。我妈妈在我大姐姐很小的时候就做生意,在街道上也是很出名很能干的人。因为拉不下面子怕人家说,就还一直在开着门市。其实做生意也挣了不少钱,都是因为自己太善良经常被别人骗所以渐渐的就赔了。那时我妈妈的身体也垮了,爸爸妈妈经常吵架,简直就是过不下去的那种情况。

后来我妈妈的朋友介绍给我妈妈说,早晨在公园里练气功挺不错的,就这样,我的爸妈早晨就去公园里练功。当时我妈妈练的是其它功,而我爸爸炼的法轮修炼大法。后来我爸爸把《转法轮》请回家了,我妈妈随手看了一下,结果就越看越想看,一边看一边哭,好象感觉终于找到真理了。因为我妈妈性格本身就比较善良,经常被别人欺负,很受气。感觉自己很委屈,但是看《转法轮》之后我妈妈就爱不释手了。第二天我妈妈就开始净化身体了,于是我的妈妈就动员我两个姐姐,就这样我们全家就走上了真正的回家路。

沐浴佛光

我们全家得法后,是我们全家最快乐的时光,每天全家早早的就去炼功点炼功,我还记的每天全家人都背一篇经文,然后晚上集体学完后挨个儿背,看谁背的最熟。当时我才六、七岁,我记的我还和我的小姐姐一起背,当时我不识字,我的小姐姐就领我读,然后我就凭记忆开始背。记的背的最熟的就是《真修》这篇经文了,还记的在一年的开交流会时我上台背诵这篇经文呢。

记的我妈妈还给我买了一个小自行车,每天骑着它去学法小组一起学法,还记的在去学法小组的路上还和小姐姐比赛骑自行车看谁先到那个叔叔(学法小组)家,真的好开心。那时的我好调皮,因为还小嘛,不懂事,等大人们学法时我就经常上厕所,其实就是找借口来回走走。在看师父讲法录像时我就经常在没到一半时就躺在妈妈的怀抱里睡着了,等到结束了爸爸就把我背回家。

学盘腿是我最难忘的事了,一开始根本就盘不上,腿还翘老高,后来有一天,不小心滚烫滚烫的开水把我的脚给烫着了,第二天起了那么大的燎泡,等到脚完全好后,我就奇迹般的能双盘了,而且脚上的烫伤处一点也没留疤痕。记的当时和妈妈比赛盘腿,看谁盘的时间长,我能盘两个多小时呢。我炼功也经常偷懒,也就是连续去炼功点炼三四天就又有两天不去了。

星期六星期天洪法当然少不了我们全家的身影,每个星期六星期天去公园洪法,我就站在第一排炼功,我的同学看到后我还感到很自豪,我的两个姐姐就在前边发宣传资料。记的有一回洪法时我不好好炼功还挨了一回打。也怪自己太调皮,但是师父讲的法理我都记得,在学校我看到我的同学欺负同学时,我就给那位打人的同学说你在给人家德,他还听不懂,当时我就很困惑,他怎么会听不懂呢?等长大后才明白。

得法后我的爸妈就不做生意了,我的爸爸就开始送煤气,也不象做生意那么赔了。我们全家都不生病了,我妈妈说的话,自从我们家得法后,光医药费就省下多少钱,得好好修炼才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啊。每天笑声充满我们全家,邻居们都羡慕我们家,其实他们不知,因为我们是沐浴佛光才如此的幸福啊!

风雨突来

九九年那年我才八周岁,有一天下午我妈妈对我说要去北京,就是四二五那一次,我当时听了好高兴,好兴奋,长这么大哪里去过那么大的城市,我还想妈妈这是咋了?怎么说去就去,正好过星期天,也就没请假,就走了。我记的我到北京时是早上四点半多,刚到那就到天安门那,后来天就亮了,我就跟着妈妈走,到了一个地方有好多好多人,妈妈说这都是大法弟子,我也没有问那么多。记的我一直乱跑,妈妈不让我跑,怕把我弄丢,结果我还一直乱跑,还找到了就近的一个公厕,我还领着这个同修去、领着那个同修去。还记的当时看到一个阿姨在人群中突然举起一个黄色的牌子,上面写着“守住心性”。我也没有问妈妈,到了下午看到了空中法轮的出现,人们都不约而同的鼓掌,我也鼓掌。后来到了晚上就随着人流回去了,到了家已经第二天中午了。

那时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只知道去了一趟北京,玩了一天。谁会知道之后会发生那么大的迫害。

七月二十日下午,一群恶警闯到了我们家,把我们家的师父法像、书籍、录像带、录影带、炼功服,就连我们家钉在墙上的黄布也抄走了。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的恶警又一次抄了家,他们把爸爸带走了,晚上妈妈也给带走了。他们一关就是三个月,我不知道当时那三个月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家里边生活费好象就那么一点点,全是我的大姐姐给我们做饭,我每天晚上都在哭,在被窝里想着妈妈。

就这样他们总是進進出出,一到敏感日就進去了,最后终于我爸妈被迫流离失所。那年是零三年端午节后,我当时是十三岁,他们走后我一直想念妈妈,全凭我大姐的照顾,我们姐弟三人相依相偎,共度难关。后来我大姐不上学了,家里终于有了生活费,和爸妈也取得联系了,也能星期天去爸妈的住处玩了。当时很想的开:就当是住校生,一星期回家一回。风雨虽然很大,但有师有法,心中自有阳光,所以也就慢慢不觉苦了。

救度众生

危难中不忘使命,流离失所的爸妈为了不让我落下来,一直让我学师父后期讲法,等我慢慢长大后我也渐渐知道我们还有救度众生的责任。于是在学校我经常给我的同学讲真相,用我的亲身经历讲给他们听,还把很多学生领到我家,和我的小姐姐一块给他们讲,我的同学也都慢慢知道了真相,还送给我许多祝福。

等我上初中后,我没有在我们城市上,为了和妈妈在一起,我去小山村上中学了,到了那里也是住校,每个星期放假回家就又回到妈妈的住处。有一次,我看到我妈妈那有一个小复印机,我问妈妈那是什么,妈妈告诉了我,说是做资料给人们看的。慢慢的我家成立了资料点,有了电脑,有了机器,可是谁会操作啊。在学校我学的电脑也只是画图之类的,基本的东西都没有学过。后来有一位大哥哥每个星期天来教我电脑的基本知识,后来才知道那位大哥哥是一位大学的教授,我就慢慢学会了。是师父给我开了智慧,学会了打字、排版、打印、刻录复印、装系统、用ghost恢复系统、上网下载,甚至连photoshop都自己琢磨会了,都是那位大哥哥教的。可惜的那位大哥哥现在被迫害的关在劳教所劳教了。于是我就把我会的教给了我的爸爸,我的爸爸也会了,教给了更多的人。就这样资料点遍地开花一朵朵的盛开了。

走好最后路

现在好了,我和小姐姐都有自己的工作,我的大姐姐也出嫁了,我爸爸也打工。很感谢师尊的看护使我们走到今天。

我们也将把三件事做的更好,不负师尊重托,完成自己的使命。让最后的路更加辉煌。

最后以我一这篇文章命名的诗结尾:

历程

童龄六岁法缘牵
转眼得法十几年
阳光雨露风驰电
回首幕幕在眼前

九六年来不平凡
全家得法喜心田
迷茫彷徨有了路
风浪小船有了帆
早晨炼功上公园
夜晚学法集体念
周末弘法乐开怀
大法真理记心田

全家上了正法路
身体健康路变宽
好景不过有三年
风云突变难忘怀

应时我为十整岁
抄家罚款爹娘抓
幼小心灵怎承受
我常常以泪洗面

爹娘進出几多回
被逼无奈流离外
从此五口少团圆
从此天空不再蓝

再苦再难有法在
讲真相救度众生
发正念邪恶立斩
传九评退出邪党

黑暗里
等待黎明
风雨后
彩虹出现
抬头望
师在身旁
就如同
光芒万丈
身在行
随师正法
心呼唤
同归家园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