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三年实修的心路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我读小学时在奶奶(大法弟子)的引导下就已经接触了大法,但由于后来的九九年“七•二零”,我被谎言所蒙蔽,相信了电视上所说的,甚至还劝奶奶放弃大法。后来在奶奶的引导下,我才又对大法有了正面认识。上了初中后,才不知不觉的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初一时,自己最难去的就是喜欢看电视的执著心。因为看电视而使发正念静不下心来,耽误了学法,耽误了炼功。曾几次下决心不去看电视,但一旦打开电视就忍不住看下去。后来我在师父的法像面前发誓:一定不能再看电视了,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它干扰,要对的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然后只要有人打开电视,我就避开,到其它房间去。慢慢的,我不再看电视了。

——本文作者

首先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及各位同修问好!

大法弟子在这几年的证实法中都亲身感受了大法的美好与师父的慈悲。我现在已经读高一了,在这里,我把初中近三年的修炼情况与自己发资料所经历的和劝三退的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得法、修心、救人

我读小学时在奶奶(大法弟子)的引导下就已经接触了大法,但由于后来的九九年“七•二零”,我被谎言所蒙蔽,相信了电视上所说的,甚至还劝奶奶放弃大法(现在想来真是愧对师父)。后来在奶奶的引导下,我才又对大法有了正面认识。但当时只是知道大法好,有时炼功,不经常看书学法,也没有修心。上了初中后,才不知不觉的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初一时,自己最难去的就是喜欢看电视的执著心。因为看电视而使发正念静不下心来,耽误了学法,耽误了炼功。曾几次下决心不去看电视,但一旦打开电视就忍不住看下去,当时妹妹(未修炼)常打开电视看。发正念时我想的都是电视中的情节,严重干扰了我,曾因此几次在师父的法像前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后来我在师父的法像面前发誓:一定不能再看电视了,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它干扰,要对的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然后只要有人打开电视,我就避开,到其它房间去,耳不听为净。慢慢的,我不再看电视了。

当时在学校有几栋居民楼,我就利用上体育课的时间去那发真相资料。一次发十多本,我用橡皮筋把资料扎好,用校服包着。居民楼离操场很近,如果在進楼时看见有熟悉的人在周围,我就发正念让他们看不见我。就这样我发完了学校里的六、七栋居民楼。这是第一次自己单独发真相资料,在发的过程中比较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干扰,这也是师父在鼓励我吧。此后我也利用一切机会往老师办公室发资料。

初二下学期的暑假,我与奶奶去了农村发资料,一起发资料的还有我的一个表妹(她已明白真相并三退,当时也有修大法的愿望)。由她带路。当我们走到转弯处时,有一户人家的狗叫起来了。这个狗一叫,另一户人家的狗也叫了。开始本想站在那,等狗不叫了再走,但左边的狗不叫了,右边的狗又叫了,就这样轮番来,有时两边的狗一起叫。于是我们就发正念,表妹不知道发,我就告诉她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狗的主人就打开灯,拿着电筒在拐弯的地方照了几次,那时我是穿着白衣服,但就是没照到我们。站在那里虽心里有点怕,旁边有蚊子在咬,但我心里知道,“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不能让众生对大法犯罪,不许旧势力干扰我们发资料,救度众生。

后来右边那户人家的男主人骑摩托车回来了,摩托车的前灯照到了我们。这时奶奶走了出来,直径往前走,我与表妹跟在后面拉着手走。他在后面追我们,还威胁说,再往前走就放狗来咬。我听到后,怕心就上来了,走几步就站在原地不敢走,表妹也随着我停了下来。这时狗追了上来,距离我只有两步的距离,但当我往前看时,奶奶那坚定的步伐让我顿感羞愧:奶奶没有停下来,同是大法弟子,我怎么能听旧势力的安排?被它所干扰?被假相所迷惑呢?我又拉着表妹往前走,就这样我们走出了这条小路,沿原路返回家了。只可惜还有两、三本资料没发完。

到家后已快深夜一点。我们三人无不感叹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在狗离我那么近时,都没有咬到我,那屋的男主人都没有追上我们。但这其中也反映出了我们的不足。当狗叫时应马上就走,不能站在那里等,不应怕狗咬。表妹比较好,不怕狗。她还说此后更相信师父、大法了,更不怕了。

认识到证实自我的心

初三的寒假,我与奶奶去了外地亲戚家,在那里过了年。那里人比较少,是郊区,一栋房子只有两、三层楼,只住一户人家。快要走的那天,整理包裹时才发现还有二十多份资料没发完,我与奶奶商量一起去发。但那时奶奶在搞饭菜,又快中午,吃完饭就要走了,于是我决定自己一人去发,奶奶同意了。我先拿了十几份出去发(因当时考虑到坐火车回家的路上也许需要发,就留了几份),发的过程比较顺利,发完回来后,欢喜心出来了,觉的自己如何如何,奶奶不在也发完了。看到房间还剩下的几份资料,又想去发,表面上冠冕堂皇,是为了使更多的众生得救,实际上掺杂着干事心、私心、显示心等不好的人心。但当时没有及时向内找,还以为自己正念强,其实当时已经快十二点了,如果再出去发就会错过十二点的正念,但在这些人心的干扰下,我竟忘了看表,这些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出门后左边的一栋楼房前有一辆单车,我把资料夹在单车后座就往前走了。右转弯时,感觉刚刚那栋楼房的人出来了,我也没回头,正当我想把资料放在一户人家的邮箱中时,后面有人来了,我赶紧把资料藏在身后,我发正念,求师父,让他们往出走,等我把资料放在口袋中,不能让他们看到。他们果然就往回走。回屋后,我的怕心不断往上翻,当时奶奶在炒菜,旁边也有人,没机会和奶奶说,我就上楼坐在床上盘腿发正念 。没有几分钟,妈妈就進来了,我只好停止发正念。

妈妈走后,我小心翼翼打开一点窗户往下看,马上就看到五、六人站在外面正往窗户这看着我,我马上拉起窗帘。向内找,我应该要信师信法,打开窗户往外看的本身不就是怕吗?不就是不信师信法吗?我是师父的弟子,那旧势力动的了吗?这一切都是假相,就是看我动不动那个心。我是修炼的人,就是不动那个心。我告诉自己,等我出门时,什么都没有。我不断的想起师父有关放下怕心的法,不断的增强自己的正念。等我去阳台收衣服时,外面真的什么也没有。师父真是太慈悲了!弟子被这些执著心所干扰,没有做好,师父没有放弃弟子,还在为弟子承受这一切。不断的点化弟子。同时这里也提醒同修,在发资料时不要顺利就生出欢喜心,就把发资料当成是证实自己,生出干事心等私心,没有师父的加持,没有师父的慈悲看护,我们又能做的了什么呢?

遇波折 提高心性

初中毕业会考后,我们要去一亲戚家,因妹妹还未放假,奶奶就在家照顾妹妹,我就先随车子一起走,资料由我带走。到了那儿后,我的状态不好,学法时心静不下来,流于形式。炼功时,心就更静不下来了,有时被杂念干扰的脑袋痛。那时执著心表现的也很强烈,发正念时思想翻江倒海的,尤其是那个显示心、对情的执著特别强,怕心也重。虽然那时也知道要向内找,但心静不下来,即使找到了自己的执著,也还是放不下。在这种状态下,过了二、三天。到了第四天,我就想着:奶奶还没来,要不我先发一部份资料吧。这个想法出来后,怕心马上就上来了,因我准备发的地方就是我自己住的那栋宿舍楼。我考虑到在这里发可能有人会知道是我发的,就没发。当天下午睡完午觉醒来后,我就想,那就到没人认识我的楼层去发吧。当时的状态是想发又不敢发,想发也不是完全为了众生的得救,还有为了自己的私心。结果就带着怕心与私心发完了其中的两个楼层(共有五层)。

发完后,我的怕心动的很厉害,当时只是想不能怕,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却不想想为什么自己的心动的这么厉害,没有向内找,其实是自己的基点不纯。这次发资料我没和奶奶说。到了傍晚,我去距宿舍约二百米的食堂吃晚饭,吃完后,我准备回宿舍,当我快到时,我表叔突然出来告诉我说爷爷要我回去。我很纳闷,但也没多想,就往回走了。途中我想:是不是发资料被爷爷发现了?到了食堂后,爷爷开始说我了,还动了手。原来有一人看到资料后打电话到了公安局举报,现在正有百十号人围在那里找我(因我发资料时有一人曾在楼梯间看到过我)。我一下子就懵了,我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

我坐在床边一边向内找,一边发正念。我突然想到我包里还有几份资料,我马上就把它藏了起来。后来越想越不对劲,我为什么要藏呢?师父不会让那些恶警来搜查这里的,我想起《明慧周刊》上有一个同修和我情况好象差不多,就在她打开抽屉藏书的一瞬间,突然想到:我对师父的正信只有这一点吗?后来她又把书堂堂正正放了回去,恶警也没来她家。那现在我对师父的正信也只有这一点点吗?爷爷说要把我送回家去,那如果我没机会取走这些资料,被爷爷看见给丢掉怎么办?我不能这样做,我的确有漏,但我会用师父的法来归正自己,你旧势力不配来插手,你也安排不了我,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又把资料放回了包里。我不断背着师父的讲法,“觉悟者出世为尊 精修者心笃圆满 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洪吟二》〈坚定〉)。那时我的怕心还是有点重,心跳很快,但我知道,我要信师信法,我要放下这个怕心与私心,大法弟子应要放下生死!奶奶当时在家也在集中思想发正念。后来奶奶说:她本想去找另一同修一起发正念,但一想不能依赖同修,就自己坐在阳台发。发正念时,感觉自己非常高大,威力无比,发完后,整个人感觉很轻松,很平静。后来公安局的人因找不到我就走了。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感受到了师父的佛恩浩荡。

在这里也提醒同修,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动心,更不能听从邪恶的安排。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者,人世间有什么能动的了我们呢?也提醒同修,自己状态不好时,要多学法,不要着急发资料(但不是不发),自己没做好,真的会给大法、给众生带来很大的损失。

消除思想业

在初三的上学期,我遇到了很大的关。那时我突然变的很怕黑,又发生了很多事,那时心里真是觉的很难过,感觉有一种很大的压力,有很多不敬师不敬法的不好的念头冒出来。因平时学法不扎实,在那段时间思想中曾几次冒出想要放弃修炼的念头,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流着泪在师父的法像前想:不管怎么难,弟子一定不会放弃大法,为了来世间得法,我们曾历经轮回的艰辛,而无怨无悔,带着众生的期盼,我们来到这里,在世间助师正法,那还有无量的生命正苦苦等待着我们的救度,我不能对不起师父啊!我应该要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多少次的彷徨,最终还是走了过来,现在回想当时的处境,真是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看护。

当时奶奶并不知道我的情况,那时我每天中午都要学一小时的法,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后来虽和奶奶讲了,但奶奶也没有太在意,后来就忘了,自己也没有办法完全和奶奶说清楚。这里也提醒大人同修,要多与小弟子切磋交流,多帮他们,小弟子得法不久,有一些事情还不能很正确的认识。但小弟子也不能养成依赖心,要多学法,这毕竟还是自己在修炼。

不让“情”干扰自己

初三后我的显示心和对情的执著一直比较重,有时真是想入非非。就在写这篇交流稿时,显示心都时常冒出来,总觉的自己做的如何如何多了,怎么怎么样了,其实就是执著,和其他同修比起来,我真是没做什么。

当我对情很执著时,师父的法一下就打進我脑中:“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洪吟二》〈梅〉)。我知道,这个不好的思想不是我,我可不能被它带动,我要抑制它,消除它。

这段时间奶奶不在家,我的炼功就很难保证,放假明明有时间炼功,却找借口不炼。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想到师父为弟子承受了这么多,弟子还这么不争气,就这么一点难还过不去。“七•二零”之后,同修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下都做得很好,而我在如此宽松的环境中都不能精進,我真是愧对师父。炼功是修炼的一部份,不能炼好功,本体转化就慢,发正念时念力也不强。不想炼功的本身就是懒惰心与求安逸心在作怪。我们不应被这些干扰,要坚持炼功,修去这些执著心。

在平时的生活中,我看到奶奶没做好时,有时心里会有些过不去,这时我马上会想到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的:“那么是不是在这过程当中我们也变的非常执著于他的错误,自己心里头就是过不去?那么你就变成了执著,你就变成了向外找了。你就不能够想一想他的不对为什么叫你看见了?他的不对,为什么你的心里头就那么难受?是不是其中也有你自己的不对,为什么把这件事情看的很大了?在方方面面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都要修自己、看自己。”我就能理智的对待同修没做好的地方了。

现在的在这里顺便说一下,有一部份大法小弟子迷恋于网络游戏或喜欢看常人中的电视、言情小说等,现在的时间真是很有限啊,还不能精進,怎么向慈悲苦度我们的师父交代啊?怎么对得起那寄予我们无限希望的众生啊?不能精進那也对不起自己啊!我们历经轮回的艰辛,不就是为了来世间得法的吗?我一般都会把电脑中的QQ游戏删掉,也不会去上常人中的游戏网站,QQ聊天也尽量少聊。师父曾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说过:“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宇宙的历史、三界的历史,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那么久远的年代,众生都在等待着什么?都在为了什么活在这里?就在等着这几年!而有的学员却在这几年中荒废着生命,不知道抓紧,而你却肩负着众生与历史那么大的责任!”

虽然我们是大法小弟子,但正法的标准可不会因为我们的年龄小而下降,我们也要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啊!现在的学校很乱,同性恋到处都有,如果平时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在学校中就很难把握,那时接触的都是常人,思想又比较低下,经常谈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要能让自己不受污染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所以平时要尽量多静心学法。

劝三退

在学校,我基本上是用第三人称讲真相的。我会告诉她们我曾在××地方收到了一份传真,那上面说了天安门自焚假案、大法洪传真相,说这份传真是从香港传过来的,香港那边有修炼大法的,政府也允许,说我一个亲戚去过那里,见过炼这个的,传真上说的是真的。再从六四说到镇压法轮功,讲四川地震、藏字石,说我亲眼见过炼法轮功的,他们都是好人。这么说了以后,一般都能明白真相,三退,但也有些受邪党毒害比较深的,不同意三退,但也能明白大法是好的。现在的学生受无神论的影响,信神的底线很低,有一些讲了很多次还是不能同意三退。我会把一些不能劝退的学生和所有的老师的手机号发到明慧网上,让海外的大法弟子打真相电话。这只是我劝三退的一点体会,有时我做的不好,不好意思劝三退,干扰了众生的得救,我以后也会做到用法来衡量,救人迫在眉睫,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希望有更多的大法小弟子写出自己劝三退的经验,大家互相借鉴。

写了这么多,其实还有很多事没写出来,也还有很多事是无法写出来的。师父的慈悲,佛恩浩荡,对师父的感恩也无法用言语表白。当自己做的不好时,能静下心来用法衡量,会发现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初次提笔,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