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证实法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二零零零年八月的一天,邻居给我一个信封,我打开一看,是两张真相资料,一张是关于北京三零一医院院长李其华老人受迫害,另一张是某省高级法官胡庆云被迫害真相。我看后,就传给了其他人看,这时心里发出一念,我也要找到真相资料发给人们看,让人们明白真相。

老伴从十几岁开始当兵,从部队到地方一直做政治工作,受中共恶党的毒害较深,给他讲真相根本不听,而且你一提就发火。特别是《九评》出来后,更是如此,还没涉入正题,他先火了,同修来讲也不听,每次都是不欢而散。最严重的一次是,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吃完晚饭,人们在院里说话,大家谈论起现在恶党的腐败,大法如何好,他突然破口大骂,甚至还骂师父。这次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为什么会这样?……二零零七年底,他开始炼功,现在又参加了学法小组,成为大法新学员。由此我认识到:只要信师信法,站在法的基点上,大法是无所不能的,师父什么都能帮我们做。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到公园去,闻到了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但没有及时修炼,一年多后,才走入修炼,并参加了集体炼功。

没修炼前,我身体多种疾病,胃病、腰疼、头晕、颈椎骨质增生、失眠、两腿肿胀等,修炼一段时间,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这些病都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真是太神奇了。

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破坏大法,诽谤师父,真象天塌了一样。中共利用整个国家的宣传机器造假,撒着弥天大谎,欺骗世人,毒害众生。这期间,我也遇到了魔难,因没有学好法,在怕心和情的带动下,做了不敬师,不敬法的错事,给自己内心留下了深深的痛悔。

找到真相资料

二零零零年八月的一天,邻居给我一个信封,我打开一看,是两张真相资料,一张是关于北京三零一医院院长李其华老人受迫害,另一张是某省高级法官胡庆云被迫害真相。我看后,就传给了其他人看,这时心里发出一念,我也要找到真相资料发给人们看,让人们明白真相。

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在当月的一天下午,我想找一位同修,在路上遇另一同修。我们说了几句话后,她问我,你认识某某(也是同修)家吗?我说不认识,她说咱一起去她家吧,我说行,我俩一起去了同修家。这位同修是制作真相资料的,我顺利的找到了真相资料,当天就带回去五十份资料。谢谢师父的巧妙安排,谢谢同修的帮助。

证实法

刚开始出来发资料时,怕心很大,每当拿着资料往楼道住户门上放的时候,两腿发抖,手也发抖,心咚咚的象要快跳出来一样,每发完真相资料回家都是一身汗。随着不断做的过程,也是去怕心的过程。我就多学法,加强静心学法,正念越来越强,怕心越来越小,以后它就不起作用了。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邪恶为迫害大法弟子,昼夜巡逻、蹲坑、跟踪、抓捕大法弟子等。元旦前一天,我取回真相资料,其中有十二条条幅。明天就是元旦,表面形势紧张,出不出去做真相呢?心里来回翻腾。晚上学法,越学法理越清晰,我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是来受迫害的。我决定第二天早晨一定要把条幅挂起,让大法真相新年震慑邪恶。

第二天早晨,我给师父敬香,请师父加持,十二条条幅顺利挂完,平安回家,还有一条挂了好多天。

正念正行,有惊无险

二零零一年,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在本市区普发一遍真相资料,每个能出来做的大法弟子各负责一片,从晚八点到第二天早晨做完。

我负责我居住这一片。这条街有派出所、街道办事处、警察不断巡逻。这次真相资料,是用红纸包成红包。我带好资料出去,一边走,一边找合适的地方放。突然,一警察走上前来拦住了我,问:大姨,你是溜达过来的吧?我说是呀。他说,后面每隔一段有一个红包,你看见了吗?当时我心里也是一震,因身上还有很多资料,但我马上平静下来,正念很强,没有害怕,只说了一句“没注意”。这时从对面走来一中年妇女说:那边也有,打开一看,是法轮功。我没理他就走了,没有出现危险。

二零零一年冬季的一天,早晨,我给师父敬香并对师父说: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发完就回来。

我把准备好的资料带好,去了一个比较高级点的住宅区,一楼都是门市,面临马路,两面有保安,我走的这面有两道岗。我正往门市前的柱子上放资料,隐约被一保安发现有人,因天不亮,他喊:干什么的?我马上把这份资料收起来了。他直奔我发过资料的方向走去,可能他发现真相资料,就用步话机告诉了下一道岗说:截住她。

我一边稳步向前走,一边发正念并求师父保护。走到下一道岗时,保安人员挡住了我问:你身上还有资料吗?那天我带了一百多份资料,我没理他,他又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没作声,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脑中,“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又问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你问这个干什么,无可奉告。过了一会儿,他说:你走吧。我安然无恙的走了,到别的地方发去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了我。

今年八月奥运期间,邪恶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力保奥运面子工程,搞的很紧张,实际邪恶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了,只是回光返照。一天,我到一大单位办事,因我自己习惯到哪里去包里都带真相资料,护身符、小册子、光碟等,遇有缘人就讲真相、劝三退、送真相资料,有合适的地方就发。据说这个单位多处有摄像头,里外都有保安人员,门口更是如此。

我放下自行车,随手拿出一份真相资料放到一自行车筐里,就向门口走去。刚到门口,一保安人员说:大姨,把你的包拿来看看。我立即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一切邪恶,不要让他犯罪,求师父保护。我没有理他,也没有停步,直奔院内走去。在师父的保护和强大的正念下,解体了邪恶迫害,没有出现问题。

向内找,开创家庭环境

我们全家人都认同大法,也都作了三退,只有老伴明真相的难度最大,我一开始做资料时都是背着他做的。有一天我不在家,真相资料被他发现了,我回家后,他大发脾气。他说:你出去发传单,你要让人抓走,我不管你,我反正不拿钱赎你。我说:你放心,谁也不敢抓我,我也到不了那一步,也用不着你的钱,把你的钱收好吧。

老伴从十几岁开始当兵,从部队到地方一直做政治工作,受中共恶党的毒害较深,思维方式完全是恶党那一套,认为恶党的造假谎言都是对的,给他讲真相根本不听,真相资料也不看,而且你一提就发火,甚至说一些造业的话。特别是《九评》出来后,更是如此,还没涉入正题,他先火了,同修来讲也不听,每次都是不欢而散。

那时我真是心灰意冷,对他失去了信心,认为他真没救了。那段时间我俩就象敌对面一样,我恨他,在儿女面前说他不好,在同修们面前也讲他不好,最后还把责任推给了一个不修炼的常人,让大女儿说说他,不然的话就淘汰了。这哪是救人,完全动的是人心。

最严重的一次是,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吃完晚饭,人们在院里说话,大家谈论起现在恶党的腐败,大法如何好,他突然破口大骂,甚至还骂师父。

这次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真的没救了吗?我们成为夫妻更不是一般缘份,为什么救不了他?通过用心学法,我发现自己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真正的象救其他人一样去救度他,是在情的带动下,用的人心,怕他被淘汰,心里着急,这能救了他吗?

我调整了心态,用慈悲心去救度他,并且加大力度发正念。在他睡觉时,我就到他身边对着他的头发正念,彻底解体他头脑体系中以及他全身每个细胞中共产邪灵附体的毒素,清除阻碍他认清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和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及共产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铲除并否定旧势力对他的一切安排。

其间,又彻底清除共产邪党所有实物,包括(马、列、毛等)书、画像、像章、照片等。别处放的都好清理,摆在他床头柜上的怎么清理呢?有几本还是精装的,他每天在看,难度比较大。

我想大法不是给了我智慧吗?我给师父敬香求师父加持,我给他把邪党的书籍处理掉后,不让他想起来。就这样我用别的书,一本一本换着处理掉销毁了,就连他自己每天看的“毛”的那本精装红皮语录,他都从未提起过。再加上我每天持续发正念。大约一个多月后,又是在星期六的那天,吃过晚饭后,都在客厅看电视,他从沙发起身走向我的房间,要看书。我说你看什么书?他说《转法轮》。我知道在背后操控他的邪恶、邪灵和一切邪恶因素被解体了,本性的一面显露出来了。就这样我一步一步的给他作了三退,他又发表了郑重声明(因他曾说过不敬师、不敬法的话)。

二零零七年底,他开始炼功,现在又参加了学法小组,成为大法新学员。由此我认识到:只要信师信法,站在法的基点上,大法是无所不能的,师父什么都能帮我们做。

面对面讲真相

大法弟子必须做三件事,所以我现在已习惯于不管到哪里,总是要带些真相资料,《九评》、真相小册子、光碟、真相币等。到市场买菜,商场购物,摆小摊的,路上行人,收废品的,随时随地讲真相,劝三退,再送真相资料。问问有VCD、DVD的送上光碟,没有VCD的就送其它资料。大部份人能接受而且很感谢,也有少数不行的,可能机缘未到或其它原因,那就再有别的机会了。也有我做的不好,错过了有缘人,以后努力做好。

自从二零零零年跟同修联系上之后,我就主动承担起了给同修们传递师父的讲法、经文和其他大法资料。开始几个人,后来联系的人越来越多,也帮助了一些同修走出来证实法,并帮同修们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如购买磁带啊、录制师父讲法、炼功带、MP3装好后再给同修们送、同修过病业关和心性关时从法理上帮助互相切磋等。同修们整体配合圆容着大法。自从有了护身符、小册子、《九评》、光碟等,我和同修配合着做了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同修打好护身符、小册子、《九评》或做完光碟等都是运到我家,裁切、装订、包装到最后一套工序都在我家完成直到给同修们分送,也是一个小资料点吧。

在八年的风风雨雨中,不管是严寒酷暑、冰天雪地、大雨倾盆,也不管社会形势的好坏变化,什么所谓的敏感日,我证实法从未间断过,没有怕,因为我记住师父讲过的话,三界是为正法创造的。

烈日炎炎时,我可能在给众生们送真相资料,冰天雪地时,我可能正跑在给同修送资料的路上,无论是师父讲法、周刊、或其他大法资料,都及时送到同修手中,从未觉的苦和累,只觉的是一种责任。

我还有很多不足,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有执着,还有欢喜心、显示心、利益心、干事心、证实法中证实自己的心,还有人的情。找出这些,我要用大法归正,去掉它。

今后我要多学法,学好法,多向内找,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正按照师父说的不折不扣的去做,才是真正的信师信法,才有正念正行,才能做好三件事,因为这一切都来源于法中。其实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是在世间的肢体行动而已。能够稳定的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做到的。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

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