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的路上不停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 我是在二零零三年闹萨斯瘟疫(中共叫“非典”)期间得法的。从那天起至今五年多的时间,我身体健康,不用再吃一粒药。

去年七月份,我大姑姐带着本村的两个人去石家庄看病,走到半路途中,公交车的左侧弓子板断了,我大姑姐她们三人都坐在左侧这边,有的人当场就死了。她带的那两个人,女的左臂掉下来了,右臂折断三段,男的肋骨断了。可是我大姑姐擦破一层皮,连药也没用就好了。因为通过我们给她讲真相,她明白了真相,她知道大法好,还每天都把真相护身符带在身上,这是大法保护了她。

——本文作者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在二零零三年闹萨斯瘟疫(中共叫“非典”)期间得法的。在萨斯期间,单位放了三天假,放假后,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心里总想找七年没有见面的同事。放假第二天,我就去找她。我一進她家屋里,她和她的孙子正在学法呢。我在她家里呆了一会儿,脸就感觉发热,心里不舒服。当时我就告诉她说:我不舒服,我血压高。当时她让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她又给我讲真相,同时又借给我一本宝书《转法轮》。我拿到以后,每天晚上都是看到十二点左右甚至还看到一、两点钟,因为白天上班,只有晚上才能看。就这样看,看到第七天,我吃了药就恶心想吐,一连三天都是这个状态。我悟到是师父管我了,在给我清理身体。从那天起至今五年多的时间,我身体健康,不用再吃一粒药。我就有一颗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

我在得法不久就开始消业。第一次消业是嗓子哑,喉咙肿疼,说不出话来,连咽吐沫都疼的难忍,那个滋味别提多难受了,这种状态持续了十几天的时间才过关。隔时间不长就开始第二次消业,是重感冒,咳嗽发烧,浑身疼痛,尤其到晚上睡觉时,咳嗽不断,全身疼的难忍,吃不了,睡不安。我丈夫听着我咳嗽的很厉害,非要我到医院去看。我说:我没病看什么?我丈夫对我不吃药不理解,问:“为什么不吃药?”我翻开《转法轮》,把这段讲法念给他听:“你觉着‘病’的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在消业期间我没有缺过一天勤,照常上班。丈夫见我不用吃药就好了,感觉很神奇。每次过关我都是凭着信师信法的坚强意志走过来的。那种过关后的兴奋心理,是用语言难以表达的。只有修炼的人才能真正体悟到大法的奥妙无穷。

得法前,我爱感冒发烧,又患上了高血压,常年不离药,脾气又急,一遇事就着急,总爱发脾气,得理不让人。得法后,从此不但不吃药了,身强体壮,走路一身轻,皮肤变的白里透红,比同龄人显的年轻,脾气也变好了,说话和气了,家务活全包了,任劳任怨,象变了个人似的。丈夫见我改观这么大,从心里称赞大法好,第一个认同大法,他和儿子、儿媳首先退出邪党组织。

二零零五年,我看到救人的资料紧缺,师父在一次讲法中说到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就主动建起了小型家庭资料点,使这朵小花放出异彩。在做资料过程中,也是磨炼人心过程。有时打印到深夜,我是个急性子的人,特别当打印机出现故障时,我更是心急如火。

有一次打印机不喷墨了,我对维修技术不怎么懂,又怕把机子零件弄坏,在清洗打印头时,弄得满手、满脸、毛巾上全都是黑的,直到把它修好为止。每次带着自己制出的资料去救人,一直坚持到今天,不管怎么苦,怎么难,怎么累,心中觉的甜,从没有想过放弃。我认识到:做资料的过程,是在证实法,也是修自己的过程,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既然是师父安排的路,毫无疑问的就坚持到底。我知道这是我来到人世间的根本目地――修炼、返本归真,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在这过程中不断传来同修的赞扬,我认识到,正象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后来给我们班组的工友讲真相,同时还证实了法的神奇。有一次我们班几个去库房出货,一拽货不小心把一麻袋牡蛎(石头类)带下来了,正好砸在我的右脚上。当时我“哎呀”一声,马上又说:没事,我是大法弟子。当时把她们吓坏了,非让我到卫生所去看,我说没事,也没去看。出完货后,她们非要看看我的脚砸的怎么样,一看连皮都没破。真象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她们说:要是我们,得把脚砸碎了。她们都觉的很神奇,她们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当时就都退了邪党组织。

随后给我家的亲戚朋友讲真相,劝三退,从高干、教授到农民,共六十多人,没几天都退了邪党组织,因为他们看到了我修炼以后的精神面貌,身体没有了病,脾气也变了。我每年秋收季节都去农村帮助亲戚干活,觉着有使不完的劲,他们说我象变了个人一样。他们都信大法好,有的在看书,他们都同化了大法。

在证实法、讲真相、劝三退中,我和一位老同修一起下乡赶圈集,到县边资料少的地方发放真相资料劝三退。不管天多热,也不管天多冷,我们都坚持去,我们配合的很默契。我们讲三退时,一个人讲,一个人发正念,效果很好。遇到不相信的人。我们就把一个真实的故事讲给他们听。去年七月份,我大姑姐带着本村的两个人去石家庄看病,走到半路途中,公交车的左侧弓子板断了,我大姑姐她们三人都坐在左侧这边,有的人当场就死了,她带的那两个人,女的左臂掉下来了,右臂折断三段,男的肋骨断了。可是我大姑姐擦破一层皮,连药也没用就好了。因为通过我们给她讲真相,她明白了真相,她知道大法好,还每天都把真相护身符带在身上,这是大法保护了她。通过讲这个真实的故事,也起到了很好效果。

总起来说就是利用各种形式去救人。在奥运期间我们利用晚上去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在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中,经常遇到这样的一些人,当你讲到紧要时,他突然反问:“你是法轮功?”面对这样的情况怎么办?就坚持正念,清除对方背后的邪恶因素,使对方明白过来,从而被救度。当然也有说三道四的,怎么讲也不听。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也不灰心。师父说:“不管在讲清真相中大家多么努力、你付出多大,我告诉大家,世上总有你救不了的人,总有一部份人是不能被救的了。我们不能因为这些人而灰心,也不能因为这些人而动摇了。一些人说如何、如何,我们就动了心随他去怎么行?我们是来改变人的,却不能被人改变。”(《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想不管碰到什么样的人,这也是对大法弟子的严峻考验。只要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我们只要去做就有收获。是啊,今天有这样的效果,紧抓住了救人这条主线,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呀!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其实在法中我们只要有救人的心,坚如磐石。师父什么都在帮我们做。

最近过心性关,甲同修听乙同修说我说她的坏话。当甲同修告诉我后,我首先向内找,找到自己不修心带来的麻烦,心里还是放不下,总是返这个事。在我最痛苦的时候,认为对方伤害我的时候,我拿起宝书来,静心学法,师父点给了我。“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在整个修炼过程当中,在业力转化上就会出现这个问题,它比我们一般人想象的劳其筋骨要难的多。”(《转法轮》)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的一段法说:“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

我明白了师父讲的法理后,再出现矛盾时,不逃脱,不避开,出现在自己身上就有自己要去的心,首先找自己,找到自己不足后,面对事实,我亲自找到甲同修面对面把事情说清楚了。各自找自己,把隔阂化解了,一切矛盾迎刃而解。我们一定要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平时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中归正自己。

由于学法不深,层次所限,仅是自己层次中的点滴体会,跟同修们相比还觉的自愧不如。自从我得法那一天,正象关贵敏歌词中唱的:“我知道了自己是谁,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总觉的自己得法晚,跟老学员比不如人家修的好。因此我从不肯放松懈怠,但是跟那些修的好的同修比还有一定的差距。在这正法最后的最后阶段,一定要倍加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多学法,多修心,精進,再精進,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