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环境中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们正常的修炼权利都被剥夺,修炼环境被破坏了,我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样被邪恶非法关押过。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们厂里的一位老同事自发的到派出所去要求公安放人,我们厂里的很多同事也到公安那儿去给我说好话,厂长到看守所来看我。我出来后,上级主管单位要求厂里扣我的工资,厂长应付了他们,然后又悄悄的叫财务上全部给我补齐。

多少年后,我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都想落泪,我厂里的很多同事们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在当时那种铺天盖地的邪恶诬陷与宣传中,用实际行动为他们自己摆放了一个好的位置。我想,他们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呢?是他们在工作中在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啊!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年轻大法弟子,现在已得法十一年了,在常人中工作也有十多年了。回顾这么多年的修炼和工作经历,我发现我的修炼和工作密不可分,我知道,工作本身不是修炼,但在工作中却包含了我们很多修炼提高的因素,因为我们是正法修炼,所以在工作中又包涵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因素,我们在常人中不脱离世俗的这种修炼方式关系到给未来的修炼者提供参照,还关系到新宇宙的圆容,所以我们各自不同的工作看似平凡,实则内涵巨大、责任重大。

看看自己这么多年的修炼和工作,经历了太多风风雨雨,有做得好的时候,也有做不好的时候,细细的写真能写一本书。每一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自己走过的路,走正的路就是留给未来的历史,把自己走正的路写出来就是在证实大法,所以我借这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法会的珍贵机缘,把自己在工作方面的一些修炼片断、心得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圆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整体这段助师正法的历史。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在工作中实修 证实大法 圆容大法

得法前,我最初在一个国营企业的车间工作,车间的工作很辛苦,粉尘重、噪音大,我干了几年还只是个技术员,自己心里时时都不平衡,觉的自己有学历,有专业,但连车间主任都没当上,真是大材小用,觉的别人都不如自己,更不把车间主任放在眼里,认为他不过是和厂长有一些关系。由于愤愤不平,脾气也大,所以经常和领导、同事顶劲、干仗,关系很僵。另外由于这个社会道德的全面下滑,我在其中也毫不例外的一日千里往下滑,沾染了许多不良习性,得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怪病,周身疼痛,到处医治都不好,三天两头请病假,厂长拿我都头痛,我自己也苦不堪言。

幸运的是,一九九七年我见证了厂里一位阿姨因修炼大法,原来严重的美尼尔氏综合症消失、两年都没再吃一颗药的奇迹后,我也跨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

从刚开始执著于祛病健身而来,通过学法、在炼功点上与同修们的交流、切磋,我转变了观念,认识到大法是修炼,是生命从高层下降后向先天最美好的位置回归。尘封的本性在师父的宇宙大法的开启下苏醒了,我天天积极的炼功、学法,心性在不知不觉中提高,在工作中、生活中渐渐的学会了向内找,遇到矛盾提醒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了,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说来神奇,每当我和别人发生矛盾时,一想起师父的经文我的心就一下子平静祥和了。当然这可不容易,开始是气了半天才想起来,后来想起来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随着心性的升华,我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又黑又瘦的我在一两个月里体重增加了十多斤,一下变的白白胖胖,皮肤白里透着红,周身的病痛一扫而空。从小就是药罐泡大,把药当饭吃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无病一身轻,在厂里自然就再没请一次假了。更大的变化是领导、同事,亲朋好友逐渐发现我的脾气变好了……

但是我开始没好意思给大法一个正确位置,没多少人知道我修炼大法了。在中国大陆长期无神论的毒害下,很多人把超出其认识一点点的事物都视为异类,视为迷信。因我住在父亲单位的宿舍里,在我一次去炼功点时,这个单位的党支书,把我叫住,“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郑啊,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跟一帮老太婆去炼什么功呢?那些都是迷信嘛。”我解释我显然易见的变化,他视而不见,不以为然,我哭笑不得,就不再解释了,只想:这样的人认识怎么这么狭隘。没有谁能挡住我修炼返本归真的决心,但也给我心理造成障碍,觉的可能别人会不理解。

一次厂里聚餐,厂长给每一个人敬酒。酒敬到我面前,厂长说:“我为你这段时间的進步高兴,今天咱们喝了这杯。”我想我是炼功人了,不能喝酒,于是婉言谢绝,但我也没说原因。厂长奇怪了,怎么劝我我都不喝,厂长生气了,把酒杯“啪”的放在我面前:“今天你不喝,我不走!”气氛一下很紧张,大家都不说话,看着我们,我开始很难受,不知该怎么办,想找其它借口觉的都不合适,发自内心的觉的不能再说假话了。后来冷静下来,我想看来不说我炼大法了还不行了,我把心一横,说:“厂长,谢谢你,我确实不能再喝酒,因为我炼了法轮功了。”谁知厂长一下笑了:“哦,原来是这样,好好好,我们不能劝他喝了,不然,把人家的功废了,我们还干坏事了。”席间的气氛一下轻松、活跃起来,大家说:怪不得小郑现在白白胖胖,皮肤水红花色的,脾气也好了。并纷纷询问大法的功法情况,那位同修阿姨也借此洪了法。

在随后的工作、生活中,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我修炼了大法了,我们按照师父所传大法的“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时,给世人展现了大法的美好,看到我们身体的变化、道德升华后美好的言行,很多有缘人也纷纷得法。厂长后来专门找我详细的了解了功法的情况,最后说现在太忙,表示将来一定要炼(万分遗憾的是,就在厂长将要炼功时,迫害开始了,厂长与大法擦肩而过。邪恶的迫害毁掉了多少有缘人的修炼机缘啊……),我们车间的一位同事也得了法,还有几位也曾表示:到时跟小郑一块“修真养性”去……

在厂里,原来那个动不动就暴跳如雷和人干仗的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我,原来多加一会儿班都要发牢骚说怪话的我再没了一句怨言。由于淡泊了名利,放下想当官的心,不再心浮气躁,静得下心来钻研业务,认真干好本职工作,工作很快做出了成绩,得到了大家的赞许,厂里把我派出去学管理,回来后没多久就提成了车间主任。多少年后,我回忆起这段经历都好笑:原来费尽心机都没当上,又苦又累又不平衡,结果修炼后放下了这颗一门心思往上爬的心,反而当上了。后来,我从中悟到:放下了追求名利的心,只管把自己的本份做好,自己活的也轻松愉快,但该我有的我就会有,什么也不会缺什么也不会少的。

后来我在厂里又担任过其它职务,厂长说:把小郑放在哪儿都让人放心。我对厂长说:你手下若都是炼法轮功的,你将是最轻松、最省心的厂长啊。只有大法才能从人的本质上让人变好和升华。因为大法要求我们从一个好人做起,我那时心里时常都有一个感受:做好人真快乐、真幸福,能得到大法真幸运。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大法弟子遍及城镇、农村,各行各业,大家在比学比修中按大法「真、善、忍」标准来要求自己,用实际的言行让世人见证了大法的威力,证实了大法,圆容了大法。当时我们本地的人一提到法轮功就翘大拇指:法轮功的人心好、信得过,当官的清正廉洁,当老百姓的诚实善良,在单位上的任劳任怨勤奋敬业,在农村里修桥补路做好事,交粮纳税最积极。迫害前本地政府官员曾说:炼法轮功的都是老实人,从不给政府和领导找麻烦。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们正常的修炼权利都被剥夺,修炼环境被破坏了,我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样被邪恶非法关押过。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们厂里的一位老同事自发的到派出所去要求公安放人,他对他们说象我这样好的年轻人现在太少了。我们厂里的很多同事也到公安那儿去给我说好话,厂长到看守所来看我,他很为我难过。

我出来后,上级主管单位要求厂里扣我的工资,厂长应付了他们,然后又悄悄的叫财务上全部给我补齐。他后来多次给上级说:「整个厂就他们两个(还有另一位同修)干工作不讲条件。」

多少年后,我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都想落泪,我厂里的很多同事们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在当时那种铺天盖地的邪恶诬陷与宣传中,在黑白颠倒、强权暴政的压力中用实际行动为他们自己摆放了一个好的位置。我想,他们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呢?是他们在工作中在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啊!所以我现在深刻的认识到:我们在工作中绝不能敷衍,一定要做好,做好绝不是为了名利,或为应付,而是「真、善、忍」对我们的要求的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证实大法和圆容了大法,让邪恶的谎言在事实面前苍白弱智、不攻自破。

保持实修 在工作中锤炼出慈悲和宽容

大法弟子在一起的环境是一块净土,但我们和同修在一起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更多的是在工作单位和世人接触。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我们不仅不能被世间的各种常人心带动,陷于名利,随波逐流,相反还要从常人社会中各种变异和败坏的思想、观念中超脱出来,不仅如此还要从中国大陆这个最复杂的人心环境中锤炼出我们应具备的那种纯善、慈悲和博大的宽容,正一切不正的。当然这很难,修炼十一年了,我好多时候都觉的难,太难了,还觉的苦,但是走过来后就不觉的难了,其实难和苦都是在那当口上,在执著还没放下的当口上。

邪恶迫害后,我们失去了在和平时期那种能天天在一起切磋交流的正常修炼环境,我和很多同修都有这种体会:我们不如以前精進了。那时多精進呀,大家在干好本职工作之余,天天在一起学法、炼功,那时梦中都在快速的往上飞啊。现在的状态和那时比起来自己都觉的汗颜。当然环境确实有影响,但真实的原因还是我们放松了、懈怠了,在长期的迫害中修炼的意识淡漠了,麻木了。不过大法对我们的要求可没放松,标准不会变,这时还是唯有多学法,多向内找,破除邪恶的迫害和封闭,多和同修交流,通过多看《明慧周刊》等才能保持实修状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啊。

迫害发生后,因为原来的国营企业改制停产,我换过几家工作单位,直到现在这一家企业。我来公司应聘时,当时的直接上司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士,女同事人还是比较正直,我讲真相后她也比较能接受,她认为:大法弟子的道德水平是比一般人高。基于她对大法的正确认识,我选择留下来了。不过很快发现女同事脾气比较怪,也了解到在我来之前,她下面已走马灯的换了十几个业务员,干得最久的没超过两个月,都是忍受不了她的傲慢、多疑、还有那种对人的极端苛责而“逃离”的。

干了没多久,我发现和她在一起工作真的是一种“折磨”,工作中的处处小题大做自不必说,每天的晨会和下午的工作总结会她可以分别反复给你唠叨一两个小时,还会莫名其妙揣测你是否对她有看法,每天开完会我都觉的头昏脑胀,后来又发现客户对她的评价也非常糟,她糟糕的客情甚至影响了我的工作。我有些后悔了,心想:怎么会遇上这样一个人啊。我想走,但我想到当初我留下来时的承诺,担心她会因我的离去而对大法产生不好的想法。那时她认为我是她接触的业务员中最有能力的一个。就这样我心情矛盾的在这个公司干着,好在这个公司是一家全国知名的大公司,产品也还不错。

在我来到这个公司后,本区域的销售业绩开始稳定的上升了,但我并没体会到其中与我有何关系,我的心已不在这里。那段时间我学法长时间没跟上,很多时候都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了,陷在了苦恼中,陷在了执著于女同事“诸多”的缺点中。那些缺点太实在,越这样就越有很多人在我这儿用大量“事实”“证实”她的短处,在对她越来越不满后,我们之间产生了多次误会,继而发展成矛盾。

我觉的我自修炼以来都没象现在这样无可奈何,我也曾试图和她沟通,但都是为解决问题、为少一些麻烦而做的,效果可想而知。我更困惑了,我认为我对她的种种“错误”都很“宽容”了啊,换个人来早走了,我已对她 “仁至义尽”,她怎么就听不進一点意见,不能有一点改变呢?我觉的我刚来时那些轻松的心态已远去,没有了慈悲和真正的宽容,我甚至和同事无话可说,我的工作状态也越来越糟糕,市场上的困难也不想去克服。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一次由于她要开除一位促销人员时,我难以忍受了,我觉的是她的多疑,是她挟私报复。于是我和她争吵了一场,我愤愤不平的反映到主管那儿去时,主管最后说了一句话:“你今天这个样子和她太象了”,我一下愣住了:我居然和一个我认为很糟的常人很象。这才注意到自己已脱离了修炼状态很久了。

在交流时一位同修对我说:别人的表现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的镜子。我醒悟过来,认真的开始向内找自己:我其实从小疑心就很重,只是修炼后被抑制表现的不那么突出,但根还在啊,我在同修面前是不是也表现的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样子啊?曾有同修给我提过,我当时压根没在意,还有我“喜欢”当众指出同修的不足,“揪”住同修的问题不放,“严格要求”别人,我觉的我是为别人好啊……一向内找,我吓了一跳,这么久我都忘了修自己、找自己了,同事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是在让我看、向内找自己的,而我一直往外推。师父在讲法中要我们多看别人的好处,而我对同事的不足简直难以容忍……

当我以修炼人的角度来看这一切时,我对女同事的愤愤不平消失了,我想起同事其实是有很多优点的,她的一些优点恰好是我的缺点,我明白了师父把我和她安排在一起的良苦用心。我放下了想离开的心,默默的把自己的工作做到位,市场上的一些难题也迎刃而解了,同事看在了眼里。后来我和女同事做了几次交流,在好的心态中解开了工作中的一些误解和误会,才发现在促销一事上是我误解了她,促销人员利用我心软,在我和同事之间制造了矛盾,那一瞬间我为我当时的冲动和感情用事愧疚的无地自容……我真诚的向同事道歉,我们彼此的心结都彻底打开了,我们善意的都指出了对方的不足,发现我们真的是能互补短长。同事笑着对我说:在管理上她象严父,我象慈母,我们是个整体。这句话从她口里说出来,我觉的是师父在用她的嘴点化我,是啊,无论是与同事还是同修,我们都应有整体感,其实能在一起的都不会是无缘无故,每个人都有长也有短,我们是来互补长短的,不是来互争高下的,能相互圆容才能形成整体。后来我们配合的很好,她也愿意听我的意见了,我默默的用自己的长处来圆容她的不足,尽量多看她的长处,在这其中自然而然达到了慈悲、宽容的境界。在同修这边我也相应的发生了改变,能慈悲、宽容的对待同修了。

由于我们在良好的配合中,各自的能力充份全面的发挥,我们区域的销售实现了飞跃般的上升,销售达成率(实际完成的销售额和任务额的比率)多次取得全国第一,大区(公司的一个管理区划,包含数省)对我们的评价都很好了(以前的矛盾曾被大区知晓),本区域被认为是全大区最让人放心的地方,后来我也被市场部评为年度优秀员工,还有公司的十佳员工。

我认识到:当我们的心到位时,周围的人和环境就改变了,只有多学法,不忘自己救人的使命,才能修出慈悲,只有事事多看别人的长处,遇到任何问题都向内找,我们才能宽容,当我们的心性在实修中升华后,师父就赐予我们相应的智慧和能力,成绩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了,证实法的工作和常人中的工作都一样。

在这其中我还认识到:现在的正法修炼相比以前的个人修炼还有更高的要求,当我们在严格向内找自己后,还应用正念清除操控世人来干扰我们证实法的另外空间的邪恶。比如我每天早上到女同事那儿报到,在她家开的早上下午的会重复、低效,特别是下午的会严重耽误我六点钟整点发正念,我认识到这是干扰后,发正念改变这种不正确状况,后来市场部就安排她和我都到经销商那儿报到,有事大家都在那儿沟通,在她家低效、冗长的晨会和下午会自然也就取消了。

在工作中兑现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

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发乎本愿,来自于同化法后慈悲的本性,其实在「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没多久,我就在讲真相了。在经过短暂的迷惑、痛苦和消沉后,我发现从自己这两年的修炼实践中,我身体的变化是实实在在的,我们做好人绝对没错!我还体会到过许许多多在大法修炼中超常的表现,如:两臂抱轮时法轮在两臂内的转动,打坐入定后体会到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过的感觉身体消失只剩一点意识的状态,还有在厂里上班时在非常清醒的工作状态中看见两个法轮旋转……理智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邪党的电视宣传在骗人,我不能容忍我身边的人被骗!

于是在工作中我和人接触时,我本能的想告诉他们真实的一切,我在开始只能从我自身的变化来告诉他们,是啊,这一切都无可辩驳,我告诉别人:你是相信电视中的东西还是相信眼前的大活人?有同事对我说:你就在屋里炼吧!我支持你!

就这样我开始了讲真相,后来,我们自己知道的真相越来越多,经验也越来越丰富,也就不仅仅只从自身的变化来讲真相了,在随后的这么多年的艰苦岁月中,我已记不清给多少人讲过真相,在一次次偶遇中,在旅途中,在不同环境,在一次次师父的安排中,我给有缘人解答了疑惑,讲清了事实,让他们退出了邪党,记住了“法轮大法好”……当看到他们原本迷茫的眼神变的清亮,灰暗的皮肤放射出光彩,恍然大悟后表情变的幸福快乐,我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了真相。

当然,很多时候,由于人心的障碍,我错失了很多宝贵的机缘,我因此而自责和痛苦。

其实修到今天,大法弟子在工作中都会去向有缘人讲真相,只不过是精進成度有别,做的多少有差异而已,在这里我和大家交流一下我的认识。

一、在找工作中不能忘了救人的责任

我看到一些同修找工作有些困难,老是处于被别人选择的位置,要说这些同修,都诚实勤奋,干工作那绝对没说的,在当今的这个社会,这样的人难找,再加上大法弟子的内涵,本来谁找着都是福气,应该抢着要啊,但为什么就不能有一个合适的工作呢?师父在《转法轮》第八讲中说: “我们法轮大法修炼者绝大多数都是在常人中修炼(除专业修炼弟子以外),那么避免不了在常人社会过常人的正常生活,和社会交往。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这是法定了的啊,那么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我曾和几位这样的同修交流过,最后发现就是找工作的基点没摆正,都把自己当成常人在常人社会找工作挣钱糊口了,忘了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人就会被人类社会的各种条件框框限制,给旧势力从经济上迫害我们找到借口,因为在这个问题上你是常人,师父就不好帮你。

我自己在这方面有过切身体会,当我主意识很强,就是为更有利救度众生而找工作时,往往是同时有几家公司想要我,这时是我来选择他们。记得我第一次在某市应聘时,我在人才市场留下个人资料,同时被一家钢管厂和电脑公司看中,钢管厂是找办公室主任,电脑公司要找管理人员,但要求必须熟悉电脑硬件维修。我考虑到钢管厂人多有利更多讲真相,我选择了他们,我还清楚记得当时钢管厂老板那个高兴劲儿,而电脑公司老板很失望,就这样他还是再次打电话表示希望我到他们那儿去。我告之实情说:我只会简单电脑操作,根本不会电脑硬件维修啊。他着急的说:没关系,没关系,不会我们可以教嘛!而他们本来写明要熟手的啊。当然我没办法同时选两个公司,最后婉拒了他。事后我也很遗憾,我清楚,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他们知道大法弟子是他们得救的希望,以救人为己任的大法弟子到他们那儿是他们无比的福份,所以人这面的条件就不重要了,后来很偶然的机会,我也和电脑公司打过交道,给他们讲了真相 。

在厂里把该讲的真相讲了后,我因其它原因自然离开了钢管厂,钢管厂在城郊的山上,离城很远,我只能住在厂里,本来办公室活动范围也太小,整天忙不完的杂事,很多时候加班至深夜,接触不到更多人,已不再适合我讲真相了。

我再次找工作时,又出现两家企业同时要我的局面,那次我选择的是搞销售工作的业务员,业务范围有好几个地区,我觉的找对了,干的也很好,很有利于讲真相。但后来发生一件事,有一位和我联系的同修被非法抓捕时,暴露了我和她联系的手机号码,而这个手机我既用于常人中的工作又用于和同修联系,一下非常被动(我在此也提醒现在还有类似做法的同修,千万不要因为惰性,因为麻木而心存侥幸,工作用的电话和同修联系用的手机一定要分开,教训已太多太多)。在太大的压力下我承受不住,只好选择辞职。我辞职时公司的老总命令下面的销售经理火速赶到本地一定要留住我,我们经销商曾对我公司的经理说:“小郑的敬业精神是罕见的”,老总对我的印象非常好,他们以为我是待遇方面的原因,主动提出加薪等等。我有苦难言,最后还是以家中有事为由辞了职。清醒后,我为此非常后悔,我没有用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那个公司我还有好多人没讲真相啊!我知道我让这些众生失望了啊。

我后来学法时悟到:当时我如果心系众生,坚信这条路是师父安排的,从慈悲众生的角度发出强大正念,就是不要你邪恶的安排,不允许邪恶利用世人迫害大法弟子从而毁掉世人,发生怎样的事都当没发生,就能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不过这是后来悟到的,当时我已走了弯路。

辞职后我很长时间处于一种痛悔中,由于没走正,经济也困难了。几个月后,我再次重找工作时,心态已不纯,满脑子想的是怎样解决火烧眉毛的经济问题,我发现工作很不好找了,对自己也没有了信心。最后勉强有一家很小的作坊式公司要了我,工作时间极长,工资又低,无任何休假,我再怎么努力干,老板俩口子都不满意,麻烦不断,误会不断,我给他们讲真相觉的干扰和障碍很大,最后他们竟得出结论:我不适合做业务。我哭笑不得,我在原来那家公司是优秀业务员,到这个“小作坊”竟然不适合做业务,我悟到确实该走了。

挫折中,我向内找,对比几次找工作的经历,我终于认识到我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和基点来找工作了,大法弟子的工作仅仅是养家糊口的手段吗?如果我们只有这样的认识,那么我们可能连养家糊口都难,我的重要使命和责任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啊,我摆正了基点,同时把心放下,请师父安排,后来我就来到了现在这家公司。

这些年我有一个认识:我们通过工作和方方面面的有缘人取得联系,从某种角度来说工作只是我们与众生结缘有利于讲真相的一种方式。所以我们在找工作中一定不能忘了在宇宙正法的最后时刻,身为大法弟子我们一个重要责任,在世间这出戏中我们应牢牢把握的一条主线是什么?那就是救度众生,只有把握住这一点,我们才能成为这出戏的主角。

二、摆正做好工作与讲真相的关系

大法弟子必须做好工作,做好工作有利于证实大法,也有益于讲清真相,这不用讲,但我们也不能陷入执著做好工作本身,形成:我没做好工作就不好讲真相了的观念,那就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搞出很多麻烦。因为我们怕工作做不好,怕就是执著,而且也很容易因此在工作中生出干事心。回头看看,我自己有这个执著时,往往工作反而很难做好,越执著做好越做不好,那么,有时工作中的麻烦和矛盾,除了我们修炼本身出问题外,还有我们是否没把该讲的真相讲到的问题?也许本着慈悲把真相讲清时工作中的麻烦自然就消失了。而我们把讲真相溶入平时的工作中时,工作的效果也一定不会差。

在这家公司,经过一次次挫折后向内找,我逐渐摆正了做好工作与讲真相救众生的关系。我在做业务时,按大法要求,做而不求的干好工作,每天严格按公司规定拜访客户,无论烈日暴雨,我都从未间断,因为能及时处理市场上的各种突发事件,及时有效的解决各种售后问题,客户对我的印象都比较好,当然我心中不会忘记自己和有缘人接触的最终目地,有机会我就尽量给他们讲。

我在不了解我的客户或顾客那儿一般以第三者的身份讲,在熟悉我的客户那儿,在必要时从自身讲起,只要能最有利讲好、讲清真相,我随意所用,没有任何框框,其实讲真相绝不是一件苦恼的事,当然听真相也不绝会是一件苦恼的事,从人这一面来说:长期重复枯燥的工作,市场竞争的各种压力,使我这样能给客户带来许多“新鲜事”、许多闻所未闻“历史内幕”的业务员是大受欢迎的。

其实根本上的原因是因为明白了真相和退出了邪党,一个生命有了美好的未来,他所对应的层层宇宙生命也因此得救,那还有比这更让人高兴和幸福的事吗?当然这就要看我们在讲真相中是否有一个好的心态,是否有正念,其实世间的众生明白的一面是渴望知道真相和被救度的,只是人的这一面可能会被各种观念障碍或背后的邪灵等因素干扰,我们千万别被他们一时不理智的表现所障碍,坚定救度他们的心,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不好的东西。我经常在每天上班前的发正念中发一念:清除我今天要遇到的每一个人背后操控迫害他们的邪恶生命和因素,让他们得救。我也常常发出这一念:加持所有与我有缘的世人,让他们善待大法弟子。

在不断的修炼中我逐渐学会了不断调整好心态,随时保持乐呵呵的状态,我们的状态和心态会影响别人。在市场上,很多客户都欢迎我的到来,大法弟子慈悲、祥和的场、良好的心态、乐观的态度、智慧风趣的谈吐、诚信的为人使与之接触的世人受到感染,发自内心的觉的快乐,有同事和客户都对我讲过:和我在一起有一种安全感,感到很舒服。每次拜访客户时,我还没進门他们就先对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远远的跟我打招呼了。

我讲真相时喜欢营造一个愉快的氛围,在工作中,在旅途中,在愉快的氛围下众生更愿听真相。我把生活中、工作中听到的一些讥讽邪党、真实反映世道民情的顺口溜、俚语、笑话都记住,关键时刻一说,大家都哈哈大笑,气氛一下就轻松活跃了,很起作用。因为太多了,我只举一例,如讥讽江氏所谓“三个代表”的:“三个代表一匹狼,一天三只鸡,三天一条羊,天天都嫖娼,夜夜当‘新郎’,村村都有丈母娘”。很多人一听都边笑边说:哇呀,编的太好了!其实那些都是真相,揭露邪党的真相,好多都是老百姓自己编的,这样容易引起共鸣,拉近彼此距离,讲大法真相就更容易了。当然这得看对像,对政府官员最好不说这些。

还有现在的地震、毒奶粉事件,都是我讲真相的一个个好切入点,我们客观公允的把世人关心的事实先娓娓道出,世人自己就会得出对邪党欺骗、残忍、造假、邪恶等真面目的正确认识,我再讲出邪党对大法的迫害时,很少有人会抵触,因为那只是无数真实事实中的一个呀。顺便提一句,我发现我们到现在仍不能忽视对“自焚”、 “四·二五”等基本真相的讲解,在时间不足时我讲“自焚真相”就能纠正了很多人的错误认识。

我现在发现,我做销售工作都不是偶然的,在长期的销售工作中、培训中,我的表达能力,观察能力,归纳能力,掌控局面、调动气氛的能力得到了充份锤炼。记得我在销售工作中曾出现一种状态:嘴巴在给顾客讲解问题,而我的思想却在考虑另一个问题,而顾客听了还觉的很好,其实就是长期重复都用不着再思考了,好象已形成功能了。在讲真相中我针对不同身份、不同年龄、不同观念、受毒害程度不同的人,在长期实践中都有了“套路”, 通过简单交谈、一观察,在这时哪一种方式最能打动对方,脑子中自然就出来了,就象武功一样,某一招在这时就能有效制敌,那根本不用再多想就使出来了。

在劝三退时,我开始也觉的很难,讲大法真相好讲,劝三退,一怕人家误解你“搞政治”,二担心别人说你玄,是“迷信”。我开始几个月都没劝退一个,我困惑、无奈了很久,对《明慧周刊》上的劝退经验,我“敬而远之”,我觉的做不到,学不来,不看,免得自责和伤心。

我曾给一个客户讲三退,绕了多大的圈都没说到主题,最后她急了,说“太复杂了,绕那么多圈子干什么?”我觉的是师父在借她嘴点化我,后来我决心突破这个障碍,开始看《明慧周刊》上的劝退经验方面的文章,我又去实践,久了我发觉就简单了,常人最执著什么?一个是怕死,二是希望平安,不管其在哪一个阶层,概莫能外,个别口称不怕死的,说说而已,那就顺着这两个执著去讲,另外我总结世人三退时的几个主要心结:一、为什么要三退?二、三退有何必要?三、怎样退?

这些同修都交流很多,我不再重复,世人基本就这几个问题,一解答,再主动帮助取个名,就容易退了,很多退了后都感激的说谢谢。有时时间仓促,我一问是否入过党、团、队,告诉他不好,取个名退了保平安,他就点头同意退了。有无神论障碍的我就讲一个真实的另外空间的事,破除了障碍后,就很容易讲了。三退也就越来越简单。

我讲过真相的,退了的,我兑现了救度他们的使命,他们人这一面就都对我比较好,在我们大区的老总来检查工作时,客户纷纷当着老总的面表扬我,以至于老总后来说:所有的客户都一个劲儿的夸小郑,他们见到他就象见到亲人一样。我的客情越来越好,在市场上很多别人办不到的事,我去都办到了,当然销售业绩也越来越好。大法弟子在工作中的勤奋表现,在讲真相中带给了众生希望与光明,所以本区域的客户曾一致评价:某某公司的小郑是所有厂家业务中最认真、最负责、做的最好的。那些表扬我最厉害的客户都是我讲真相讲的很透彻的,其实我明白,这是众生对救度他们的大法弟子的回报。

结束语

修炼这么多年了,回顾走过的路,深感自己在工作中、在世间这个大染缸中修炼的不易,稍不注意就陷到名利中去了,稍不注意就犯迷糊了,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年轻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时挺好,在常人社会中没有什么本事的时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头地的时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扰”。很多时候自己都难以摆正工作与修炼、与救人的关系,忘了修炼,忘了向内找,忘了跳出工作中那些具体的麻烦从修炼与救人的角度来看问题……不过,好在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有大法在,有同修的帮助,我们才能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今天。

写出自己的一点点工作与修炼的经历,希望能以此证实法,写心得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也是一个归正自己的过程。有同修很短的时间就写出来了,因为他在法上,是为证实大法,纯净的心没太多障碍,就能一气呵成,而我这篇心得却写了一个多月,几易其稿,几次写不下去。向内找,才发现自己需要归正的地方太多,长期的懈怠,使我的状态不佳,心态不纯,有太多为私为我的成份,在归正的过程中因此干扰不断,但终于在截止投稿前写完。深感惭愧,其实还有很多方面的认识已来不及写,我想在平时也可以投稿、补充完整,只要是证实大法而不是证实自己就可以。

谢谢师父给我们的珍贵的修炼机缘。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