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不停留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资料点。若发资料的面积大,时间长,那么在家发正念的同修就增加几人分成两组,前半小时一组,后半小时一组,直到同修发完资料到家我们再睡觉。(我们有事先约好了的电话铃声。)大家能把别人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在一起交流时有同修说:你们在外边发资料很辛苦,不把危险放在心上,我们怎忍心在家睡觉呢?

由于我们同修之间不留间隔,配合的好,经常小面积的在一起学法交流,心性提高的都很快,所以每次发资料不管是大面积还是小面积发,不管是大家还是个人发,也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天发都很顺。近六年来都安安稳稳的走在各自的修炼路上,在此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一九九七年三月十七日有缘得法,这一天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它是我生命中的转折点,是从这一天开始我才真正认识到了人生的真谛和价值。

学生时代也常常追求人生的意义,只觉的人活着没有意思。毕业后踏入社会更觉没意思,越来越轻生,想用毒药结束我的一生,可喝下去却又被抢救过来。结婚后我仍然轻生,特别是身体不好。有几种病都处于潜伏期,心脏、肝胆、胃都不太好,鼻窦炎发作时擦鼻涕一宿就得一卷卫生纸,血压低的可怜,都没超过50—80,贫血也很厉害,整日觉得四肢无力,有时连饭都不能坚持做,蹲下起来眼前一片漆黑感觉周围都在转。半夜里,我悄悄来到院子里,面对山崖,双膝跪拜:天哪我的命运为何这样苦?人生为何这样残酷?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泪流满面的我苦苦向天乞求安乐,心不知游向何方。

改革开放初期对人生的追求又有了新的起点。浸泡在党文化毒素中探索着人生,那时我经常与人说:人生就是为了吃、喝、玩、乐,……我把这种人生观当作绝对的真理,越演越烈。除了上班时间大部份光阴都用在这上了,玩麻将、吃吃、喝喝,觉的活的挺潇洒。是师父挽救了我,从地狱中把我捞出来,使我找到了真正的人生——返本归真。

得法不久身体上的不适全部消失。骨瘦如柴的我,由四十几公斤增加到六十多公斤。真正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了,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十一年来的修炼路上虽然摔摔打打,但从未对大法怀疑过,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九九九当我听说要给“法轮功”定×教时,我不顾公安和政府的阻拦,毫不犹豫的突破层层关卡去了火车站。为了不引人注目,我买了通往天津的火车票,到了天津又买通往北京的火车票;为了不让人看出我的身份,我临走时穿上一套花衣服,带上金首饰,抹上红嘴唇,背上小皮包。一路上很顺,没带身份证也过了检查关。其实是师父的保护,当时认识的不那么高。只是想无论如何我也要去北京证实大法好,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念,师父给了我智慧,使我能如愿以偿。

到了北京是七月十九日的早晨,下了火车不知往哪走,到处是警察,又不敢问。叫个蹬三轮的又不敢说去中南海,只好说去西单街,因离中南海近(在车站买的地图册中查到的)下车付了三十六元车费直奔中南海。

我心急如焚,顾不得天气的炎热和饥渴,恨不得一下子飞進去。可是刚走到拐弯处眼看着中南海的大门,我却被警察拦住不让前行。我不甘心还想过,就绕到西边路口,看不行又绕回来,这段路程往返快走也得1小时。怕他们再认出我,就买了条裙子换上,买了把阳伞遮着脸又去闯,又被警察拦住,我心里不平衡的问:“为什么不让过?”他说:“戒严,你看不着这路上没人走吗?”这时我才注意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我又明知故问:“为什么戒严?什么时候能让过?”他不耐烦的回答:“不知道,快走,快走!”(当时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是炼功人)我只好走开。

顿时感觉又饿又渴,走進一家饭馆吃了碗面就又往西边绕,在路上随时可以看到大法弟子,隔百十来米就有一个警察岗,我们聚到一起就有警察过来催我们离开。别人都走了,我偏不离开,心想:在哪儿是我的自由,为什么我要听你的。我在他们的对面的台阶上坐着边休息边想下一步怎么走。这时一警察走过来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可能是因为我的头发乱,脸色憔悴?(坐车一宿没睡觉)他翻了翻我的皮包没找到什么,也就没什么可说的。我知道他是在找大法书,我想:法在我心中,你哪里找得到。

离开这儿我边走边注意周围的人,看上去年老的挺善良的就给他讲大法好,告诉他大法使人受益身心健康的好处,让他明白师父是清白的。老人家唉声叹气的劝我:孩子呀,别吃眼前亏,这世道没反正,胳膊硬拧不过大腿,还是回去吧。一说回去我的眼泪就要出来,我带着委屈的心在想:大法遭到攻击(当时还不明白是迫害),师父蒙受这么大的冤屈,我还没为大法和师父讨回一句公道呢,怎么能回去呢?

没有身份证住店很难,但还是有人留了我,不到十平方米的小屋象个闷罐,电风扇吹了一宿也没感到凉快,哪里睡得着?低落的心情翻腾不起来,又平静不下来,一个通宵又过去了。

早上吃了点干巴饼,买了两瓶水还舍不得喝,只带一千五百元,心想证实法不是几天的事,感到大法弟子任重而道远,所以不敢乱花钱,瓶水喝没了就到厕所洗手间去加水。为了省钱晚上不住店了,住在北站的场地上,买几张报纸铺在地上就地而卧。已两宿没睡着觉了,很想好好睡上一宿。可你看那大荧屏高高的挂在半空中,播音员尽全力的播放着邪党为法轮功定性的文件。白天的温度四十来度烤的地面滚热滚热的,烫的身子翻来覆去睡不着。

尽管路如此艰难,我们都没有退却的意思,为大法鸣冤,为师父讨回清白,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邪党吓破了胆,看我们聚在一起,操控着警察把我们一车车送回本地。

央视全天候的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法轮功,我一点都不动摇,相信大法总会真相大白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与修炼的提高,对法的认识越加理智、清醒,认识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带着历史使命来的,不但要修好自己,还要救度世人。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篇经文中要求我们:“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一旦目前这个阶段过后,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将开始。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我深深的感悟到了师尊慈悲救度世人的急迫心情和大法弟子的重大责任。决定把我很早就学会的电脑操作和复印、打印的浅薄技术用在助师正法工作上。这也是我修炼中的必经之路,懂的这些技术也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

从此我开始走入新的证实法修炼之路。下面我就把这一阶段自身修炼和整体升华的心得体会从两个方面(包括协调工作)向师尊和各位同修汇报一下。

一、资料点的建立

我们居住地区是农村,环境比较偏僻,同修每次自费坐车去一百公里以外才能拿到资料,有时师父的经文或讲法少了我们就抄写,为了不耽误同修看,有时连夜抄写。

在那红色恐怖的岁月里,我们先后联系了三个资料点,总算没断过资料。但真相资料却很少,远远不够救本地区的四千多户人家。真是着急,只有我懂得电脑,学什么都不太费劲,可就是不敢操作,因曾被绑架过,走出“怕”有一定的难度,但我心里明白这是我修炼中的必经之路,为什么安排我会操作电脑,这也不是偶然的。

在一次深夜里,正念清理自己时,我求师父加持,在内心里呼唤着师父给我胆量,我要做资料救人。此时伴随着呼唤的是泪水不自主的夺眶而出。

终于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投入了这项工作,先找到几个同修商量,同修都认识到不能总是等、靠、要,应该自己动手,于是凑够了两千多元在城市买了台佳能复印机。一看到机器又联想到被抓的同修,怕心时不时的就冒出来,我知道自己还有怕的物质没修去,但我相信自己会在实修当中升华上来,我要一步一步的踏踏实实的走下去。

一天只能复印几本《九评》,纸一潮就夹纸,急的我直冒汗,怕的我直哆嗦,忙了一天才印几本《九评》。想到本地区方圆几十里,村庄几十座,空白区还很多,还有那么多世人没看到资料;又想到师父每次讲法都讲救度众生的法理,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这样复印资料太慢供不应求,还得想办法。

这时已经是二零零四年年底了,是师父看到了我们救人的急切心情,我终于同资料点的技术同修联系上了,买了台电脑和打印机,靠他们下载文件我们才能打印。随着不断的学法和用心的工作,我的心性提高很快,很明显的感到师尊的加持。由开始做资料手哆嗦、心跳加速到正念越来越强,怕心也越来越少了。

几个月后我便自己上网、下载、排版了。看到同修给我们送耗材大包大包的很辛苦,又很危险,我就想同修给我领上路了,总不能让人家牵着我的手走到最后吧。同样都是大法弟子,我为什么不能独立运作呢?师尊也一再告诉我们要走出自己的路来,我想我能行,只要我心到位了,会有众神帮助我的,就这一念再加上同修的鼓励,没多久,我们就完全独立了,又增加一台刻录机和压膜机。运作了一年,便走向了资料点遍地开花之路。在同修的帮助和配合下,又先后建立了几个资料点,基本上都能独立运作了。

现在说起来很简单,但在当时那个邪恶迫害面积很大,世人明真相的很少,自己人心很重的时期,做起这些工作来真是很累很累,再加上家庭的干扰,工作量的繁重,学法时间的减少,自身修炼跟不上所在层次中法的要求,有时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简直是招架不住了,好象要大祸临头似的。越是忙事越多,总是有资料点今天叫你去,明天叫你来的。本地区的资料做出来还得协调发下去,整体提高、整体配合也得去想着,简直忙的不可开交。

我应该自省了,这种修法不对劲。静下心来向内找一找,才发现自己有着强烈的干事心,不放心别人做这些技术工作,愿意大包大揽,这不是人的东西吗?旧势力看到了我的人心这么重,能放过我吗?我感到的那种压力就是邪恶在另外空间对我的迫害,表现在人这个空间就是让你忙,让你事多,没有时间去学法,最后它有借口了就毁了你。

我找到了原因,立刻与两位同修协调,同修主动的承担起了两项工作。我耐心的从头教起,不烦不躁,把教和学都溶在修炼之中,他们学得很快,也付出了很多辛苦。

二、整体配合、整体提高与救度众生

有了资料点我们什么都可以做了,同修们看到这么多资料,更增添了救人的正念。所以证实法救众生工作有了急速的進展,本地区方圆几十里,明真相的人越来越多了,为我们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铺好了路。

下面我把整体配合显神奇的故事给大家讲一段。

一年冬天的正月里,四位同修坐车到三十里以外的村庄发资料,路经五个村庄,带上了几箱资料,准备由远而近一路发完,在家的同修帮助发正念。

几个人坐车出发,一路上发着正念,可离终点还差几十米的地方车胎却放炮了,只好下车了,每人拿几十份资料走近村庄。嗬!好亮的几盏灯光,耀眼夺目。屋里的人正在享受着正月里的闲暇之光,玩玩乐乐。

怎么发呢?大家正在踌躇着,甲同修正念十足的说:“咱们集体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灯灭。”话刚说完真的都灭了,而且是同时灭的,真是整体正念显神威呀!这时四位同修分四路走,事先说好了谁发完了就先上车发正念等着。可真巧资料发完了车胎也补好了,一个跟着一个先后上了车,谁也没等谁,一点时间也没耽误。

到了第二个村庄、第三个……还是分成四路发资料,谁拿多少资料也不数,可回来时还是先后上了车,谁也没等谁。三个多小时顺利的到了家。

回来后我们在一起切磋:车带怎么放炮了呢?从表面看是超载,但大法是超常的,车也应该全力以赴配合我们救众生,漏在哪里呢?我突然想到我们给司机发正念,却忽略了车,没把它当作生命。邪恶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抓住一点漏也要往里钻。

通过这次整体配合救人,我们亲自感受到了师尊时刻都在我们身边,我们只是做做表面的工作,整体救人的布局都是师尊安排好的,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象这样整体配合救人的事我们都记不清几次了,因为农村不象城市居住区域密集,村村相隔几里路,下去一次就得搞突击。每次下去之前,我们所有参与的大法弟子都提前一周把家务活安置好,集中一周的时间学法,对本地区的邪恶机构和所要去的地区高密度发正念,清除阻碍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

若发资料的面积大,时间长,那么在家发正念的同修就增加几人分成两组,前半小时一组,后半小时一组,直到同修发完资料到家我们再睡觉。(我们有事先约好了的电话铃声)大家能把别人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在一起交流时有同修说:你们在外边发资料很辛苦,不把危险放在心上,我们怎忍心在家睡觉呢?

由于我们同修之间不留间隔,配合的好,经常小面积的在一起学法交流,心性提高的都很快,所以每次发资料不管是大面积还是小面积发,不管是大家还是个人发,也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天发都很顺。近六年来都安安稳稳的走在各自的修炼路上,在此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我们虽然做了一些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工作,但离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集体学法小组还需稳定,环境宽松了,救人的紧迫感更应强,讲真相劝三退还是一个薄弱环节,应整体提高,抓紧时间。

体悟浅层 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