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得金体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自从师尊点化之后,我修炼更加精進,成天背“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这种情况断断续续的持续了三年多,直到九九年结束了这种状态,闯过了病业关。

有一次,我在市场买西瓜,当时有四个小伙子在打扑克。我问这西瓜多少钱一斤?……老板说:“你老有信仰吧?”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是修真善忍,师父告诉我们做什么事要为对方着想。”这时座位上一位小伙子马上站起来,跟我大声说:“(如果)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国家打压,不让炼呢?”我说:“都是江××一手策划的……”最后这几个小伙子都不吱声,也不说举报等话了。我告诉他们,你不炼可以,但千万不要反对法轮功。这几个小伙子点点头都笑了。

——本文作者

恩师好!
全世界大法同修好!

现在我借书面法会的机会把十二年来的修炼心得与同修交流,相互促進,共同提高。

一、勇闯病业关

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十四日有幸得法,当我看到宝书《转法轮》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一气看完后立即把我的皈依证、佛教书、佛像全都处理了。我每天大量听法学法,对师父讲的法就是信。当时我体弱多病,各种药方都不见效,生存的很艰难,几次大手术让我求生不得,寻死不行。通过学法知道了“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转法轮》),所以我没有抱着治病的心,只想从常人的苦难中超脱出来,因此学法炼功很精進,没有外求之心。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十多种顽症不翼而飞,一身轻松。但是,从我得法那天开始就不间断的吐黑水、血水、血块,一盆一盆的又腥又臭,每回都吐的我满头大汗,可照样学法炼功,坐不住,我就跪在床上,用枕头顶着胃部,咬牙坚持着,知道这是好事,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炼功点上的其他同修们的状态都和我不一样。一般过病业关几天就完事了,我却隔三差五的呕吐,让我有时困惑。一天晚上师尊点化我,梦境十分清晰。我看见在我家老院子里趴着一条大龙,刚死不久,一条龙骨长长的,白白的围绕着整个院子。成群的人拿着盆来割龙肉,有的要生肉,有的拿熟肉,有的要心肝肺,都理直气壮的進進出出。明明是从天上掉到我家院子里的龙,他们却随便切割,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醒来后知道这梦在点化我却不知啥意思,问同修,同修也悟不好,后来我炼第一套功法时突然悟到了龙死了,身上的肉让众人割去是在还业债。我每天呕吐就是因为自己以前造下的业,现在在消业。师父在《排除干扰》中明确告诉我们“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

自从师尊点化之后,我修炼更加精進,成天背“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这种情况断断续续的持续了三年多,直到九九年结束了这种状态,闯过了病业关。

二、证实大法为己任

九九年十月六日,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可是北京的信访办牌子摘掉了,一帮警察埋伏在四周,伺机抓捕自己行管区的大法弟子。十月二十七日晚江××在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诬蔑说法轮功是×教,当晚就有许多大法弟子走上天安门广场和平理性的抗议。我和同修在二十八日清晨也走上天安门广场,有许多警察和便衣拦住我们,盘问广场上的每一个人是否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如实说出,便把我们带上警车,很快一车满了,送往天安门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看到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在站排登记、照相。有许多同修轻声的背《洪吟》、《论语》,毫无惧怕,充满慈悲和威严。下午,警察把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陆陆续续的送往丰台体育馆。在那里呆到午夜时分。丰台体育馆里有各个省市的分布图,我坐在辽宁的牌子下,环顾四周几千人不同年龄、不同口音、不同职业都为了一个目地──证实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而走到这里。看管警察身穿军大衣,手持步枪,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我们这些大法弟子身上衣服单薄,腹内空空,已经一天滴水未進了,可我们仍保持着慈悲祥和的心态向着他们洪法。

十月二十九日,驻京办事处的警察把我们送回本市拘留所,在那里被以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关押了十五天。后来,我進京上访的念头还有,片警看着我,不让走,怕受株连,又把我送回拘留所,在那里被关押十五天。后来我被送到镇里办的“洗脑班”進行非法限制自由。总共是四進四出拘留所,强行关押了五次洗脑班。

三、讲真相,救众生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师父《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告诉我们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像。我看完经文后就开始从亲朋好友讲起,讲大法的美好,讲自身的神奇变化。有的愿意听也很相信,有的不愿意听,也不相信,宁可相信电视里的不实的宣传,也不相信我这个活生生的例子。面对复杂的人心,我有时灰心,有时替他们着急。但学完法后,认识到自己要有慈悲心,神不能被人带动,就这样在法中归正自己,努力抓住机缘多讲真相,多救众生。

每天不仅讲还要发传单、小册子、贴粘贴等多种形式证实法,刚开始我怕心很重,心突突的乱跳,每次发材料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家,有时买点水果拎着做掩护,就这种状态持续几个月后,怕心逐渐小了,慢慢的在法上升华后,心态平和了,自然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关关闯过来了,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着。在讲真相、证实法的过程中修去了我许多执著心:怕心、色欲心、欢喜心、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等等。逐渐放下人的东西,看淡人世间的一切,《转法轮》中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只要我有救人这一念,师父就会安排有缘人与我见面,我利用买菜、逛街、坐车、洗澡等机会,有便利条件就讲,没有便利条件就把大法的美好和慈悲展示出来,让众人受益。

有一次,我在市场买西瓜,当时有四个小伙子在打扑克,我问这西瓜多少钱一斤?老板说:五毛钱一斤。我说实际上一个西瓜不够一丸药钱。卖西瓜的老板说,真是!老太太,我给你开一个瓜看看,好的拿走,不好的算我的。我说,那不行,我得为别人着想,你卖瓜也不容易。老板说:“你老有信仰吧?”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是修真善忍,师父告诉我们做什么事要为对方着想。”这时座位上一位小伙子马上站起来,跟我大声说:“(如果)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国家打压,不让炼呢?”我说:“都是江××一手策划的,修炼法轮功的人在七年之中发展到一亿多人,共产党才六千万,远远超过了他的信众,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他不遗余力的动用军警特抓捕法轮功学员,采用古今中外最残酷的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可是他想错了,法轮功学员是修炼人,是不求世间得失的,是要超脱凡世间一切的,谁稀罕世间的一切呢?江××万万没想到,他想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不但没得逞,大法反而洪扬了全世界,现在海外八十多个国家设有法轮大法的炼功点,上至总统下至百姓都欢迎具有普世道德价值的‘真善忍’,只有江××邪恶政权才容不下,利用老百姓不明真相的一面来助纣为虐,这是对整个人类犯罪呀!”最后这几个小伙子都不吱声,也不说举报等话了,我告诉他们,你不炼可以,但千万不要反对法轮功,反对佛法是要下地狱的。心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美好的未来。这几个小伙子点点头都笑了。在师父的加持下,邪恶因素彻底解体了。人在真理面前只会心悦诚服。

就这样,我每天不间断的讲真相,不论严寒酷暑,都风雨无阻。从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开始到二零零四年底,我讲真相传万家一万五千多人次,撒各种材料不计其数,尽管这样,我觉的还有无数芸芸众生被江魔头的谎言毒害,我深感责任重大。

四、传九评,救人急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末,正法又推向新的進程。发《九评》,促三退。我也先从家人、亲朋好友退起。有的容易做,有的几次才退成功一个。刚开始我地区包片发《九评》,我起初发几本还有怕心,渐渐的十几本,几十本到上百本,一次都发出去,一楼不落的发,发过的做好记号,避免重复和浪费,为了更好的更深入的推广《九评》,我们地区几次召开交流会,進行切磋,众人献计献策,拿出最好的办法,让众生醒悟,尽快认清邪党,脱离邪党。市内发完了,我就走出去到附近的农村发,白天不方便,我就晚上去,有时天黑路滑、狗叫,经常跌跌撞撞的,遇到难处求师父加持、帮助,经常回到家后大汗淋漓,满脸通红,就好象刚洗完桑拿一样,虽然身体累,但想到是为了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心里还是甜的。直到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顺利发《九评》超过五千多本。

每年全国中考是在六月二十八、九日这两天進行,我孙子这次参加中考在我家逗留两天,我的心全陷入常人之中:为孙子考试的事而牵扯的翻江倒海。三十日那天,我想中考结束了,我得去发真相小册子,当时天下着下雨,我打着伞冒雨出发了。我走到一个小区刚发完两本,就被一个便衣发现了,我怎么给他讲真相都无济于事,最后他把警察叫来,把我送往附近的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警察轮番录我的口供、做笔录,可我当时病状反映很严重,不停的呕吐,什么都不知道了,脑袋里空空的,结果他们什么也没写成。晚上十一点多钟把我送往本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那里,我一天也没消停过,不是国保大队的就是刑警大队的,还有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他们换班的问,追查材料的来源,谁和我联系等等。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知道,就是冲着他们发正念,最后这些警察个个气的歇斯底里、咬牙切齿的要判我刑。我心里想:你们说的不算。在监号里我发完正念就给同监号里的在押人员讲真相、做三退,效果很好。她们明白真相后,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我的病状反映很严重,每天只能吃一口东西,喝一小袋豆奶粉。我静下来查找根源,做的是最正的事,为什么还被迫害?“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我最后找到原因是执著情,让邪恶钻了空子。平时觉的自己修的很好,什么都放下了,可是在实践中,还是做的不好,被常人之心带动,被世间的情牵挂,认识到了,我就马上立掌发正念清理自身的空间场。即使我有漏也不许邪恶迫害,我是李洪志大师的弟子,我就走师尊安排的路,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就这样我每天背法发正念,恶警对我也不那么凶了。

我把自己看成一个顶天独尊的正神,谁也动不了我,就这样我被非法关押二十四天,闯出了魔窟。出来后才知道家人、同修和海外同修对我这件事都很重视,都伸出援助之手,让我备受感动,我深知这次遇难若不是师尊呵护,不是众多同修们的整体力量的配合,我是不会这么顺利就回家的。邪恶对我虎视眈眈,即使放我回家仍不甘心。后来,过了不长时间,检察院打电话让我去,还想继续迫害。我临危不惧发正念解体邪恶,我的病状反映致使检察长也埋怨公安局,这样的人还往这儿送干啥?赶紧回家。我回到家后知道师尊再一次化解了这次魔难,让我在魔难的过程中,继续溶入正法行列中来。

二零零七年的初秋,我家卖房子,这又涉及了金钱,动了利益之心。心里想买房子要少花钱,卖房子要高点价。总之,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是不计世间得失的,最后摔跟头之后才悟到,是我的东西不丢,不是我的也争不来。事情虽然过去一年多了,但当时那种剜心透骨的卡在关口处时那么难熬。有时真的被执著心牵着走,最后,我学法对照自己,简直差劲透了,还不如一个常人了,为什么理论上认识挺高,反映到实际那么狭隘呢?我深挖自己还是被世间的幻象所迷,忘了自己真正的家了。现在我知道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因为自己的执著心招来的,并不是平白无故出现的。

五、修炼得金体

我当初冒着天胆下来同化大法,助师正法。今天怎么忘了自己是谁呢?这万古机缘不能错过,更不能虚度师尊给众生得救延长来的时间。我多次在梦中梦到自己是一个世界的主满载着希望来到人间。如今我是一个得了法的生命有法轮护体,证实大法,洪扬大法,众生得救是我必须完成的重大责任。

再次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