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由几个资料点都出现的问题》的再探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关于资料的是否不再传送,明慧网上刊登了同修两种不同意见的文章。针对此事,我想谈谈自己的一些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我是从零四年底开始做协调工作的,随后在资料很少的情况下,我们逐渐有了自己的资料点。当时我们的资料点主要是复印传来的资料,然后分发给同修们散发。期间,我看到一本真相小册子上有上动态网的方法。我就想:我也试试,上一下。就是这一念。师尊就给我安排了,我如愿以偿至今。就象同修们交流文章中谈到的,关键是你有没有想上明慧网的念头,只要你有这一念,师尊就会安排,表象中的家庭经济困难等情况都是假相。也许你这一念出来,电脑、打印机等就会来到你面前。修炼是不同于常人的,这就是法中的“柳暗花明”。

不久给我们送资料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因为我们早已经开始自己做资料了,因此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冲击,自然的就独立运作了。在独立做资料的过程中,我通过看技术交流文章,逐渐的学会了维修机器的技术、安全技术等。和我一起做资料的同修开始很是用心。一段时间以后,他的维修技术有些方面已经超过了我。可是运作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开始放弃了,要求把机器送走。我们只好从他家搬走了。我感到资料不能停,于是我和一老年同修接过复印任务。但只要我不去他们那里,机器就在那放着。只有我去了,他们才开始复印资料。出现问题也是等着你去解决。依赖心也许是大陆人的通病。

当时我是奔波在工作、家庭、购耗材、印资料之中,真是忙的团团转。以后又有同修提出想做资料,我们就把设备送到他们那里。这样我才稍微缓解了一下,购买耗材、维修至今还是等着的情况多,自己只是少量的购买。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位同修提出做资料,我把闲置的另一台复印机给他送去了,只到现在机器一直在他家睡觉。等、靠、要比起自己独立运作资料点他们认为是好的多。惰性逐渐的养起来了。记得一个学法小组,以前和我们没有接触,见不到任何资料,他们就自己手写真相,然后出去张贴。可是自从我们给他稳定的送资料后,再没有手写的情况了,而且是你给他送多少他们就去散发多少,你不给他送他们就等着,等多长时间也不着急。只有一个这样的资料点,我告诉她:你自己管理,购买耗材,出现故障自己解决。她经过一番折腾,自己早已完全独立了。

有的同修只是看到真相资料来到了面前。可是形成真相资料的过程却鲜为人知或很少考虑。就拿刚开始制作《明慧周刊》来说吧。当时我们还没有自己的上网点。我就到处寻找,到朋友家下载,下载下来后,再到有打印机的同修单位上打印出母版。然后我再拿着母版到能复印的同修家复印,有时会复印的同修不在家,我就自己复印。复印完后,我再装订起来,分开。再送到同修的手里。这样运作了很长时间。期间还要协调同修们组织集体学法。当时刚建立资料点,资金也是紧缺,常常自己还要想法筹措资金同时面对家人的阻挠和不理解。

其实,很多同修完全具备独立运作资料点的能力,他们的经济条件比我都好,就是因为习惯于等而不愿再向前一步,只求得安逸,甘愿搂着金饭碗要饭。往往是等资料点受到破坏后,自己资料确实没有来源了才开始筹建。为什么不能真正的想想大法要求的遍地开花的原则呢?当拿到同修费尽心血和精力制作出来的资料时,就没有想想资料是怎么来的吗?几年如一日的这样要别人给你送到家门口,送到你的手心里,如果是你能做到吗?常人有句俗话:人心不能让土块拽着。有的可能认为,我是修炼的,再弄台电脑,邪恶还不如何如何吗?这是怕心,是不是应该去呢?说到底是私心。私心不去又能何往?

在我故意切断资料供应的有一段时间,确实逼出了两个上网点和一个独立运作的资料点。但是大部份同修有的还是张望,不愿付出,对他们只好在法上交流了。我从建立上网点、资料点的过程中,真的是走过了胆胆突突——破除邪恶——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过程。从中修去了很多执著并提高了对法理的认识。如果没有这个过程,这些心是难以察觉的,更不用说去掉了。如果长期包办,真的会影响他们的修炼了。作为修炼者从为同修负责的角度来说,应该放手让同修们走出自己的路来。我们可以组织学法,可以交流体会。但不可以长期营造同修的执著寄生的环境。

现在电脑设备普及很快,遍地开花的时机早已成熟了,关键是如何突破自身的障碍了。

个人现阶段的认识,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