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资料点

继续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救度众生的资料点有了,可同修们自从失去这个集体学法的环境后心性掉下去了——资料不愿意发了,周刊不送家去也不找。面对同修们的状态,我和另一同修切磋多次,很为他们着急,只好资料有多少我俩都去发了,总不能让众生看不到资料呀!更不能看同修不动呀!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集体学法,心性才能提高上来,大法的事谁都会做的。于是我俩分头找同修,告诉他们成立学法小组,可通知下到了就是没人来。正在我为难时,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光盘下来了。通过看、听师父的讲法,心性提高上来了。在这期间全县有两次整体配合到县城发、贴真相资料,我们都参加了,而且完成的很好。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退休教师。回顾这一年的修炼历程,是学好法与重建资料点同步進行的。

二零零七年我们资料点被破坏,损失惨痛。好在资料点资金被同修在恶警的眼皮底下,靠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智慧和正念保护下来了(后来转交给了我),可是两个做资料的同修被抓(正念闯出后,流离失所)。

面对被洗劫一空的资料点,心如刀绞。面对怕心重重的同修,面对要救度的众生,思绪万千。今后的路我们应该怎样走?对于我来说,做资料一窍不通,别的同修也没参与过。我想,先不要着急做,应该和同修一起向内找,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资料点出事是整体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我首先找到自己的不足,是遇到问题用人心对待,不站在法上考虑,为私的心很严重,其他同修也都找出了自己的很多不足,决心今后要吸取教训。同时又征求了个别同修的意见,有的说:“我们还应该再建一个资料点,不能等靠要。”可还有的同修说:“咱们这地方出了这么大的事,现在还没解决(指被迫流离失所的两个同修还没回家),做资料的事让别的村做吧!”

听着同修们的不同意见,我心想:做资料的事就该我们承担,如果我们不做是不是有一颗“怕”心障碍着,谁做谁就有危险?没有那个概念。我们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

主意已定,我来当协调人,负责向外联系,决心在短时间内建起资料点。可转念又一想,我有当协调人的愿望,可是再看看自己这个环境为难了。因为两个儿媳都上班,我身边带着两个孩子,孙女当时上小学一年级,孙子一岁多,还有个有病的公公需要照顾,这怎么行呢?这时师父的一句话“难中炼金体”(《神路难》)打开了我的心结。接着向内找自己,我的这些想法都是围着自己转,这是“私”在作怪,这不符合师父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精進要旨》〈佛性无漏〉)的法理要求,不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大法弟子无所不能,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再看看自己今天的健康身体都是大法给予的,我以前病魔缠身,别说做饭,吃饭都得别人端,更何况料理家务了,怎么过来的十几年没得病的我难道忘了么?如果不修大法说不定啥样呢。现在大法需要我时,为什么不能挺身而出呢?我决心迎难而上,同时发一念,走师父安排的路,不允许任何人干扰了我做大法的事,我身边的人都是来受益的和我一定能够配合好。

在做的过程中,每当我一出门,首先把老人及上学的孩子安排好(能上午赶回来尽量赶回来),让别人帮忙,带着孙子上路,走哪带哪。如有天气不适,就把孩子交给同修照管。同修也帮了很大的忙,至于带孩子遇到的困难我就不一一说了。

在师父的呵护下,和同修们联系上了,我请同修帮忙解决《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的问题,每周去县城拿一次,周刊和资料没有落下,后来同修还帮忙买了复印机,同时又教给了我们技术(在此我谢谢所有给予我们帮助的同修)。很快我们的小资料点又有了眉目,自己做的真相资料又和同修与众生见面了。由于当时还不能上网,还是在县城拿版来自己做。有一次拿了版也没看,到家要打印了一看才发现周刊缺页。为了让同修及时看上周刊,当晚我和一同修又骑自行车去了十五里远的县城。现在基本上解决了周刊资料自给的问题。一个完整的资料点在师父的呵护下又建成了,我们真正体会到每前進一步都离不开师父。

救度众生的资料点有了,可同修们自从失去这个集体学法的环境后心性掉下去了——资料不愿意发了,周刊不送家去也不找。面对同修们的状态,我和另一同修切磋多次,很为他们着急,只好资料有多少我俩都去发了,总不能让众生看不到资料呀!更不能看同修不动呀!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集体学法,心性才能提高上来,大法的事谁都会做的。于是我俩分头找同修,告诉他们成立学法小组,可通知下到了就是没人来。正在我为难时,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光盘下来了,组织同修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参与集体学法,走师父安排的路。通过看、听师父的讲法,心性提高上来了。在这期间全县有两次整体配合到县城发、贴真相资料,我们都参加了,而且完成的很好。

同修们心性提高了,都认识到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成立学法小组,开创学法环境,刻不容缓。我们马上成立了学法小组,学法地点在我家,开始我们定的一周两次,可是学起来以后,同修们都认为这样集体学法提高的快,所以在没更改的情况下,都自觉的天天中午到。最多时达到十个人,一般情况时是六、七人,从一点开始到三点结束,中间发三个整点的正念,晚上集体炼功(人多时五人),然后发完十二点正念再回家。由于我们大量学习了师父的各地讲法,法理逐渐清晰,首先去掉了怕心,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真正明白了师父说的“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正因为我们怕,中共邪党才存在着,正因为我们怕,这场迫害才延续着。如果我们真的没有了怕,这场迫害也早就结束了。因为恶党是为我们而存在,为成就大法弟子而存在,尤其反复学习师父《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更進一步明确了我们的使命。由刚开始来学法时怕人看见,到后来堂堂正正的出入,这是因为领悟到了师父讲的:“说什么常人有什么想法啊,常人有什么想法?常人想法多了。是你们在救他们,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在干什么,自己得知道。”(《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基点摆正了,放下了人的东西,才有了神的东西。奥运期间,邪党怕法轮功到北京上访,吓的搭窝棚,查路口,乡里天天开车来,气氛好“紧张”,可同修们都知道那是“回光返照”,丝毫没受到影响,中午照常学法。一同修来学法天天路过窝棚,可他们就象没看见一样。同修们由不发真相到学法后主动要,并且规定谁发哪段,不要重发(晚上发)。有时也到附近村庄去发,使那里的众生也明白了真相。

同修们天天到我家学法,刚开始我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可能有怕心,不说话表情也不好看。我看出他的心思,就巧妙的给他讲真相,讲到以前邪党十七大召开前,在我县发生了大规模绑架大法弟子的事件,凡在我处取资料的同修都被抓,而且也有同修供出了我们,当时我正念足,没有怕心,时时出正念,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并且请师父加持,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这是因为走的正,师父和众神是在管的,所以不允许迫害发生。他听后觉的也是这么回事。再加上平时不断给他讲真相,到后来他不但不反对,而且还很支持。有世人不理解,在他耳边说一些不好听的话,这里面有亲朋好友、邻居,都被他谢绝了“好意”,没有干扰过我们。

在奥运期间也出现了对同修的考验,一天下午正在学法,电话响了,我一接电话,原来是一同修打来的,电话内容是邻村一名大法弟子被抓,家被抄,同修们都听到了,立刻停止学法,立掌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看的出同修们听到抓人没感到害怕,而是心态很稳。尤其在交“身份证”一事上做的很好,没有配合邪恶。其他村把学员的身份证都收起来了,没有身份证就交户口本,有的两样都要,并且天天到大队签名,出村请假,搞的很“邪乎”。可我们村的同修一没交身份证,二没签到,一路堂堂正正走过来了。

对此事我们切磋了一番,我村这个邪党支部是挂上号的邪恶,支部书记、公安员曾经带领乡派出所多次抓人、抄家,破坏资料点,没少干有损大法之事,为什么我村形势这么特殊,我们认为是因为我们走的正,按师父的要求做了,才改变了修炼环境,路走正了,正的场发挥了作用,师父也就不允许邪恶在这场中行恶,所以这次他们也没再造业,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

我是退休教师。奥运刚开始,学区领导、学校领导三人开车到我家,我见后心中很高兴,心想:他们是来听真相的,我一定要救他们,千万不能错过机会,并请师父加持。开始他们不说找我,说找我丈夫,真巧丈夫不在家,他们只好把实情说了。话题一切入,我就开始讲修大法前后身体及心灵上的变化,一直到在学校被抓一一道来。他们听的很认真,他们有明白的一面,到最后站起来说:“别上北京就行了。”我说:“放心吧!没事谁也不去那地方,抓住炼法轮功的活摘器官,把器官卖给外国人,一颗心脏卖多少万,多吓人啊!”

奥运期间,每天学校由值班老师给我打一个电话,看我在没在家。对这一举动,我没有反感,而是利用电话机这一生命,给同事讲真相,因为同事是我要救的众生。就这样奥运开了多少天,真相讲了多少次。听过真相的同事都表示感谢,牢记救命的九个字。我还到学校把几个校领导做了三退,其他同事也退的差不多了。

由于上面的压力,学区领导将丈夫叫到学校(我当时不知道)要我的身份证,丈夫对此事也不满,所以也没和我说。可有一天学校打电话要身份证,电话是我接的,我说:“没收我的身份证违法,这是犯罪行为。对大法犯罪谁都跑不掉,都要承受偿还,我不能看着你们犯罪,谁要身份证让他来找我。”学校如实报了,可谁都没来。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学区找二儿子,又给大儿子打电话,妄想通过儿子收我身份证。儿子给我打电话,让我把身份证交给人家拿几天再还给,我借此机会又给儿子讲了真相,并告诉他们如果你配合了他们你也有罪,这是在摆放每一个人的位置,这事你别管,我自己处理。邪恶招使绝了,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我们会在师父的呵护下,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争取越来越成熟,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助师正法,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