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健的走好助师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十月有幸得法的,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师父就为我全面的净化了身体,开了天目,赋予了功能。由于当时法学的少,悟性较低,师父已经为我做了那么多,有些事情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就过去了。直到参加了当年十二月在广州市召开的“一九九八年广东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同修的发言使我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这时才知道要多学法。通过精進实修,打下了信师信法的坚实基础,是后来走好、走正修炼路的根本保障。此后的岁月中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从未改变我对师父及大法的坚定信念。

伟大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捞出来、洗净(净化身体和思想观念)、下上法轮和机制、安排了最好最快的回归的路,同时安排法身及护法神保护着我们、不断的用法理开示和点悟我们稳健的走好、走正返本归真之路。

作为大法的一粒子,师父给了我们至高无上的荣耀,给予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万古机缘,如何稳健的走好正师父安排的路,圆满的完成史前大愿,结合几年所走过的历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结束流离失所,堂堂正正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九月,在邪恶企图绑架我和家人(同修)去洗脑班進行非法迫害的前几个小时,得到了消息,我和家人(同修)紧急交流,为了避免被迫害,带着怕心与家人一起踏上了不知何时回来的流离失所行程。

到处走成了我们向亲朋好友讲真相难得的机会,特别是难得一见的亲朋好友。我们奔走在各地的亲朋好友家,用自身的变化和掌握的事实,告诉他(她)们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非法迫害。虽然从我们的身心变化看到大法的美好,大部份亲朋好友还是不太理解,表现出对我们安全的担忧。

在此期间我们没有间断学法(一九九八年得法后,我请回并送给亲人的当时完整的一套大法书、经文和师父讲法及教功VCD,亲人一直妥善保存着,得以在我们离开时连家都没回,换洗的衣物都没带的情况下,还能学法、看师父讲法。真是一切都有安排呀!),法理上的升华使我们对有些事情有了新的认识。特别是得到师父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三日发表的新经文《路》后,我们反复学习,清楚的知道了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但目标是一致的,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没有变,自己的路必须自己走出来。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在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是没有任何疑问了,但是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走正这条路?流离失所是否偏离了?那时还不是很清晰。

针对这些问题我与家人(同修)進行了交流,我们悟到避免迫害没有错,但我们还有怕心。学了师父的新经文《路》后,我们悟到了应该走自己的路,这样流离失所下去会人为的增添许多麻烦,给亲友造成负面影响,我们应当结束流离失所,堂堂正正的回去正常的工作、生活、修炼、证实法。虽然悟到了,并没有马上付诸行动。

此时,我们获悉邪恶已追踪到我们临时居住地,并通过当地的「六一零」、公安已去过我们的亲戚家追查我们的行踪,我们意识到危险在向我们逼近。就在被邪恶非法绑架的前一小时,我们还交流了是否立即离开这里继续流离失所,在完全可以离开的情况下,我们决定不离开。此时,对于我们来讲又去掉了许多怕心,非常清楚我们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没有什么可怕的,抓回去也不怕。一小时后我们被邪恶非法绑架并押送回来,以这种形式结束了流离失所。

被押送回来时我被直接被关進了拘留所,第二天恶警拿来非法拘留十五天的《决定书》要我签字,拒签后我随即向上级公安机关提出了《申诉书》,明确提出,我们没有违犯任何国家法律,拘留是非法的,要求无条件放人并绝食抗议,三天后被“六一零”押送到洗脑班進行迫害。后来得知邪恶的「六一零」为了绑架我们,挥霍了十多万元纳税人的血汗钱。

二、正念正行,走出洗脑班

洗脑班初期二十多天的时间里迫害方式是关在房间里,由「六一零」派来的两个人二十四小时看管,不准出去,不准和其他人员接触。

接下来是洗脑班的警察开始做“转化”、逼看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让所谓的专家和已被洗脑的犹大协助做“转化”工作。同时开始让你同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到饭堂去吃饭,此前它们已有意在被非法关押的学员中散布只有“转化”了的学员才可以下来到饭堂去吃饭,从而在学员中造成混乱,借此蒙骗不坚定的学员。

最后,就是不定期的送到附近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劳教所呆上一整天,由已被所谓“转化”的人对我進行可笑的“转化”工作。

在此期间,是凡我能接触到的人,我就根据不同情况同他们讲真相。两看管我的人(定期换人),经过讲真相后态度都有所改变,对我背法、炼功基本上是视而不见,有时特意为我创造条件,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我真诚的告诉他们,千万不能反对大法,大法是好的!我们是被诬陷的。他们说,我们也是不愿意来的,没办法,是上面抽来的。明白真相后,有的没有到期就打电话要求提前离开。

对洗脑班的恶警(都是从劳教所抽调的警察),我也是针对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办法,尽量使他们认识到镇压法轮功是违法的,是江贼擅自决定的。同时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在被逼看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后,要求写汇报,我就利用这个机会,揭露其造假的行为,只写一次他们就再也不让我写了。他们利用断章取义的师父讲法或电视、报纸的谎言对我迷惑时,我都能正念很足的予以澄清,使他们无话可说,无功而返(包括他们请来的所谓教授和犹大)。几个回合下来之后,就少有再来做“转化”的了,只是每天来问一次,今天怎么样啊?当然也有几次与他们发生了激烈争论,但都能够以大法弟子的慈悲告诫他们:善恶有报,你们将来一定会被追究责任的,一个都跑不了。

在师父的保护下,三个多月的洗脑班我没有受到身体的迫害,绝食也是到洗脑班就自行结束了,我知道这里一定有许多需要我去面对的、去做的。我知道学法的重要,可是当时我只会背《论语》和《洪吟》、《精進要旨》的部份内容,《转法轮》连目录都记不全,我就利用下去吃饭的机会问其他同修。此时我得知洗脑班有大法书,但是要“转化”后才给看。我心生一念我也要看《转法轮》。接着就向他们提出要求看《转法轮》,他们问我为什么要看,我说有的问题我记不清了。回复是要研究后才能决定。第二天他们告诉我可以借看,但只有一天时间,我说行。就这样我用两个半天(晚上要收回)的时间完整的学了一遍《转法轮》,并把目录和部份内容背下来了,这在当时是十分难得的。后来我才知道,是他们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认为我有松动的迹象,为了促使“转化”我才给我看的。可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我要学法背法的愿望,给予特殊安排的。

劳教所内的情况是很复杂的,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是非常严重的,采用的是手段十分毒辣的,他们把大法学员分成“转化”的、未“转化”的……,分别采取不同的方式继续迫害,并利用所谓“转化”的学员,对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学员進行转化。面对昔日的同修被迫害的如此的严重,有的失去对师父的正信,站到邪恶的一面,配合邪恶对坚定正念的同修進行迫害,往地狱里拉同修。看到这些情况,当时我的心情非常的沉重。

有一位深圳的年轻女学员被“转化”后放回,又被迫回来帮他们做“转化”其他学员的工作。我发现她很痛苦并且良知尚存,她给我讲述了她与新婚不久的丈夫同时被非法绑架,至今还没有找到他的下落,她相信她丈夫不会被“转化”的……。我鼓励她:你已经出去了,要多看法,要清醒起来,要尽快发表声明,回到大法中来,不要再配合邪恶了。

他们安排了一位老年学员对我進行“转化”,这位老年学员只是问了一些诸如哪里来的等,就不多言了。我断定他是违心转化的,就对他说,这里真是牛鬼蛇神全都有了!他说何止是牛鬼蛇神全都有了,妖魔鬼怪也齐了(大意)!接着我与他深入的交谈起来。他确实是违心“转化”的,全家十几个学员都被劳教或判刑了,家中八、九十岁的老母无人照顾……我在法理上与其交流,他已经有了声明继续修炼大法的想法,我鼓励他要抓紧时间,他说还有几个,准备一起声明。我相信他(她)们在劳教所里或走出劳教所后一定会发表《严正声明》,从新走回大法中来。

由于当时认识不清,认为不就是三个月吗,正好是提高和帮助同修的好机会,承认了旧势力,走了旧势力的安排的路。直至三个月的洗脑班到期还不放人时,我才意识到承认了旧势力、走了旧势力的安排的路,自己不应该在这里了,我要出去学法、炼功、证实大法。它们没有达到“转化”的目地,扬言我只有两条路:一是继续洗脑,直到转化;二是送去劳教。三个月的洗脑到期后,它们把我转入了另一个洗脑班继续迫害。

几天后,当「六一零」及相关人员到洗脑班时,我当时就在众人面前正告它们:“立即放人;转化是不可能的;从此再也不会和你们谈了(此前,我是抱着谁来和我谈都行,只要摆事实,讲道理)。以前是为了让你们了解真相,才与你们谈的,现在真相你们已经了解了,还在继续迫害,对你们已无话可说了,在这里我能做的就是写揭露你们迫害的材料了。”就在讲完上述几句话后的第三天,它们就迫不及待的将我放出来了。

三、修好自己,圆满走好助师正法之路

在洗脑班里,感觉最苦的就是法学的少,有很多事情不能用法来衡量,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捧起《转法轮》认真的学,我要把被非法关押期间少学的法补回来。

此时,我对师父一再要求我们学好法的法理有了新的认识:学法时就是同化法,学好法就能同化好法,就能达到师父为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精心安排的应当达到最后(最好)所在层次的境界标准。学好法,才能达到功成圆满的那最后一刻,这就是我们的路,学好法,才能用法时时对照自己,正确处理所碰到的问题,在有限的时间内要走好、走正、走完回归的路。才能在这个过程中具备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这是根本保障。

(一)帮助同修回到大法中来

回来后,与我有联系的一名老年同修,在流离失所期间,在睡梦中离世。另一名同修被“转化”并走向了反面。我就悟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和考验,我决不承认它的干扰,这时师父的新经文《路》又回响在我的头脑中“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对大法修炼的严肃性又有了更深的感悟,更加坚定了在这条路上坚定走下去的决心。

有人被“转化”和走向反面,我虽然没有受到干扰,但我还非常的痛心和惋惜。我几次与其接触希望他能迷途知返,至今也没能使其回到大法中来。

另一名是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不久的学员,迫害发生不敢再炼了,我找到她交流,给讲师父正法的進程,同修们走出来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例,鼓励她尽快学法,把已改字的《转法轮》与她交换,同时给了她一些资料,还帮助她和家人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团、队组织。现在她已经看书学法了。

(二)建立资料点

由于同修的离世和“转化”并走向反面,我失去了资料来源,得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和其他资料。我决定自己应当上网,解决这一问题。于是我购买了电脑和相关设备,几经周折,找到了一位懂技术的同修,同修给了我一个破网软件并耐心讲解和演示,我学会了上网,从此可以每天上明慧网了,学会了上传下载文件、打印资料、刻录光盘。在后来的资料点遍地开花中,承担相应的重任。

这个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无是邪恶封网、地震灾害、恶党奥运从未中断过,我相信她在最后的進程一定会更加绚丽多彩。

(三)在找工作中,讲真相,救世人

回来后,由于邪恶的迫害,原公司迫于压力单方面提前解除了我的劳动合同。由于迫害初期,公司主要领导一直对我持保护态度,为了不影响公司的工作,我同意了解除合同,放弃了追回经济补偿和公司领导送的几千现金,从而失去了这个收入较高的工作。

在近一年多的时间中,我走了六个单位,那时《九评》还没有出来,只是尽其所能的向接触的人讲大法的美好、同修和自己的受益的情况及中共邪党的非法镇压与造谣的真相。其中有一份月工资收入八千元的副总经理工作,我向总经理讲了真相,在工作近两个月时,他以“我们要做生意,经股东商议”为借口辞退了我。总经理临别时拿出一万元现金作为补偿,被我婉言谢绝了。通过深入的学法,我悟到了是旧势力在经济上对我的迫害,我决不承认它。有了正念后,不久我又奇迹般的找到了一份收入相当、相对轻松的工作,更有利于做好“三件事”了。

(四)万里边陲救世人

我的许多亲朋好友在边远地区,那里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又是中共邪党控制较严的地区,那里的民众比较善良,但长期被中共洗脑,深受党文化的毒害。在法轮功问题上,听的、看的都中共邪党喉舌编造的谎言,很多都相信了中共的谎言,那里同修也不多。

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正法進程的推進,我悟到让那里的民众明白真相刻不容缓,助师救度那里的世人是我这个有缘人必须承担的责任。悟到做到,几年来,我三次前往,今年新年的大冰雪也没能阻止我的行程。三次远行,使众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认清了中共邪党的流氓本质,退出了中共邪党及其附属组织。使一名被医院诊断为活不了多久的癌症病人,明白了真相、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老年人成为健康人,在当地和家族中证实了大法的美好,多人因此而开始修炼大法,有力的揭露了中共的谎言,促進了“三退”的顺利展开。

(五)解体邪恶继续迫害的企图

从洗脑班回来后,邪恶并没有放弃继续迫害的企图,只是它们采用的方式更加隐晦和阴毒。如何破除邪恶的干扰和迫害?我的做法是:对能够接触到的参与迫害的恶人,深入的讲真相,让他们停止迫害;直接告诫当事人,其做的事是违法的,将来必究,如对所谓“敏感时期”打电话干扰的当事人,当即就告诫他(她),你在干违法的事,你的电话已被录音,再来干扰就要控告你们了,这样告诫之后,再也没有电话干扰了;对于那些隐藏的、不容易发现的干扰和迫害,我就采用发正念的办法予以清除。几年来基本没有再来干扰。

(六)去掉不愿意让人说的执著心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们的各种执著心必须在修炼过程中全部去掉,才能达到标准。在这个过程中的不同环境下,我的各种执著心在不断的暴露出来。

我最难去掉的就是争斗心,由于在常人社会中的地位是自己从最低层开始一步一步升上来的、专业水平不断提高,又在本地区最高的政府机关重要部门工作,备受人们的尊敬和羡慕,逐渐形成很强的名利心、争斗心,唯我独尊,好与人辩论的习惯。修炼大法后,名利等心基本去掉了,而争斗心一直没有去,有一个阶段就是那种一说就火、一说就炸的人。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发表以后的相当一个阶段,我都没有做好,直到前几个月家人(同修)之间都协调不了了,影响了集体做好“三件事”了,我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

再次学了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的“今天我再提出这问题,同时帮大家把形成的物质往下拿,(鼓掌)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得改,必须改。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因为那是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也是必须去掉的东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圆满。不要变为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要圆满,不是为了福报。”反思自己在社会上、在工作环境中、在家中都有严重的表现,不只是自己走不向圆满,也给同修造成了严重的干扰,真是太危险了!我一定要彻底去掉它,有了这一念并注意改变养成的习惯,师父就开始帮我往下拿了,近期有了根本的改变,再次证实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我要用最短的时间彻底去掉它,做到“谁说都行”,并弥补因此给同修造成的损失。

十年修炼路,时时沐师恩,坚信师法正,无难能阻圣。

不管还有多远的路,还有多长的时间,我相信我会与同修们一样走的更加稳健,做好“三件事”,弥补没有做好的,把我们应当做的做的更好。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