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在工作环境中讲真相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是「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弟子,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是结合在一起的。在学习了师尊不同时期的讲法后,我深感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历史责任的重大,但是由于自己学法少,缺乏个人修炼阶段的坚实基础,怕心重,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很难突破。慈悲的师父看到弟子有一颗救人的心,给我安排了一个新的工作环境——在高校任教,使我可以利用上课的机会智慧的讲真相。下面就与同修们交流一下在工作环境讲真相的心得。

突破怕心,在课堂上讲真相

我所在的学校,学生不尊重教师,不遵守课堂秩序,迟到早退,打架事件时有发生。看着这些邪党文化教育下变异了的青年,我暗下决心要将大法的美好及大法弟子的风貌展现给他们。每学期刚接触新同学时,我不急着讲真相,先讲一下课堂上的要求,维持一个正常的授课环境,然后引导他们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不要人云亦云,明确告诉他们可以向老师置疑,向权威说法置疑,要用包容的思想去接受不同的学说,为以后讲大法真相做铺垫。

在上课时,我利用剩余时间讲神传文化、做人的道理,讲网上看到的古人传统美德的故事,虽然没有直接提到「真、善、忍」,但有意识的用诚实、善良、宽容的美德教育学生;对恶党的揭露方面,我采取讲时事现象的方式,四川地震、奥运会、毒奶事件都成为我讲课的素材,注意引导学生从不同于新闻报道的角度去思考问题,進一步讲共产邪党的历次政治运动,搞的如今社会环境恶化,道德下滑,人心不古,危机四伏。学生都很认同,很爱听我讲课。我以大法弟子的慈悲对待每个学生,尊重他们每个人,不以成绩好坏区别对待,赢得了他们的尊重和信任。

经过一段时间的过渡,结合我教授学科的特点,我讲授了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是缺乏法律依据的,同时分析了自焚案的疑点,同学们都很震惊,也提出一些疑问,我都做了解答。从一开始心存顾虑不敢谈「法轮功」,到后来直接讲真相,我突破了怕心的障碍,也明显感觉到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世人头脑中的障碍越来越少,众生明白的一面都在渴望被救度。

师父在我身边

记的刚开始给学生讲真相时,我对直接提及大法还心存顾虑,只是给学生讲「九评」中的「斯德哥尔摩」现象,溥仪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受共产邪党迫害而主动迎合洗脑,学生们来了兴趣,积极参加讨论。其中一个学生主动提问:「老师,你怎么看待法轮功呢?」于是我就这个问题讲了一些真相。下班回家的路上,回想起师父的巧妙安排,我抑制不住热泪盈眶,我终于迈出了这一步,开口面对众人讲法轮功真相了,对我而言这是个零的突破。我知道在助师正法的成神之路上,是师父推着我往前走,帮我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让我建立救度众生的威德。

还有一次,我正在讲共产邪党的腐败和邪恶,一个学生的手机响起,是海外同修打来的讲真相电话,我让学生将电话调成外放,全班同学全都听见(但已是结尾部份),我顺势告诉学生海外掀起的退党大潮,效果比较好。

在利用课堂讲真相的过程中,时刻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也更加深切的体会到“只要自己有那个愿望,一切都是师父在做”的法理。每当想起师尊对弟子的苦度和细心呵护,感恩之情无以言表。弟子唯有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师尊的救度之恩,不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自己的过程

师尊一再告诫我们要多学法,修好自己,这是做好三件事的基础。在讲真相过程中也暴露出自己的各种人心。

我的工作得到学生的尊重,也得到领导和同事的认可,学生经常说:「老师,你在哪班上课我就去哪班听!」领导同事也总是赞不绝口。开始我能意识到修炼人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修去欢喜心、显示心、名利心。但是有段时间忙于常人事务忽视了学法修心,渐渐就有一些人劝我:「你学历这么高,业务素质这么好,在这儿收入这么少,屈才了!」当时没意识到是自己的名利心被旧势力钻空子放大执著,没有及时向内找挖去这个心,也产生了「自谓不公」的心理,总想找领导谈谈提高待遇,工作中也总是挑挑拣拣,甚至几次与领导顶撞,计较常人利益的得失。

自己的心一动,环境也变的不好了,表现在学校招生数量锐减,学生流失严重,学校效益差,大有办不下去的趋势。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向内找,同时告诉自己,在这里工作是师尊给弟子开创的环境,在人类社会中生活,有一份工作、一个社会的身份,都是让我们符合常人状态修炼的,根本目地是让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不是让我们来过常人生活的,所以常人中的名利不是我们追求的,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迷在这红尘中。法理清晰了,我不再执着常人中的利益得失,放下那个心。

做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同修们交流讲真相时被问到“是否是大法弟子”应如何回答的问题,在此我想谈谈自己的经历。由于自己得法时正好是邪恶迫害最猖狂的时候,缺乏坚实的个人修炼基础,怕心一直很重,曾经有怕的在被窝里痉挛,大冬天出冷汗湿透一身内衣裤的经历。那时候很怕别人知道自己是大法修炼者。

随着师尊正法洪势的推進,邪恶的力量少之又少,加上自己不断学法加强正念,我越来越觉的今生如此幸运能得到这千古难逢的高德大法,能成为随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无数众神羡慕的对像,自己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

一次在送给同事神韵晚会光盘后,他直言自己恨法轮功,还经常撕贴在楼道里的真相资料。我急切的告诉他不要做那样的事,很危险。他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因为这个同事与我关系比较好,而且他对我平时待人处事的方式评价较高(我自信自己的言行不会给大法抹黑),于是我没有否认,想不到他立刻惊讶的张大了嘴,一直喃喃的说:「啊!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我要重新认识你!」我知道,他是受邪党毒害太深的人,于是义正词严的说:「你看到的就是真实的我,我从来没有伪装过自己。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这么长时间的朝夕相处你不知道吗?是什么让你如此仇恨?难道电视上的宣传比你自己的判断力还可信吗?」也许是我的理直气壮震住了他,他一下子再说不出话来。于是我给他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共产邪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为什么要退出邪党组织。看的出来,他非常震惊,但也没有明确表态,他说:「你别跟我说这些,我不想听,不想思考,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已经太多了,我情愿多看看好的方面。」

看到他的反应,我的心中生出了怜悯之心,怎样才能救他呢?我想起师父讲过抢人的法,不管用什么方式,先让他退出邪党组织再说吧。第二天,我给他讲了个故事,「一个孩子在悬崖边玩捉迷藏,前面就是万丈深渊,可是他被蒙上眼睛还玩的很高兴,看到他处境的人大喊:危险,回来!他还不高兴的说:我不听,我要玩!这时候怎么办?你就象那个孩子,我看到你的危险处境,只能不顾一切冲上去把你拉回来扯下你眼睛上的布,让你看到真相,虽然阳光刺痛了你的眼睛,让你不适应,虽然我搅了你的玩兴,让你不高兴。可是你可以换个安全的地方继续你的游戏。现在天灭中共在即,只有退出邪党组织才能保平安,我告诉你真相是希望你幸福平安,先退出来,然后你可以不受任何妨碍继续你想做的事,至于你怎么看待和评价我,我都不会介意。」这番话让他很感动,「我还会象以前一样看待你,谢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我同意退。」以后我又陆续送给他真相资料,他也很乐意接受。有一次他跟我说:「我家楼道写的:中共≠中国,爱党≠爱国,挺有道理啊!」看到他的转变,我由衷的替他高兴。现在他已经看过三遍《转法轮》

从这件事中我感受到,我们自己应当对大法弟子的身份有个正确的态度,你自己堂堂正正的,世人也会尊重你,通过你的言行对大法有个正面的认识,如果自己都胆胆突突的,讲真相的效果可能就不会太好。当然具体情况不同,同修应当理智智慧的做。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认识,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