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平衡好家庭关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在十三年的修炼中,大法把我从人的痛苦中解救出来,使我成为一名全宇宙都羡慕的生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讲:“大法开创在常人社会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这种修炼形式,很多人都理解为这是对我们修炼的一种宽松与方便,那些精進的学员可不这样理解。这是大法弟子修炼中必须这样走的路。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在家庭修炼环境中对此有了很深的体悟,写出来和大家交流。

在圆容家庭修炼环境中同化法救度众生

师父讲:“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在修炼过程中对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够忽视。说到方便,人修炼可以不出家、不入深山、不脱离世俗了,可是从另外一方面讲,这一切却造成了另外一个难度,你得做好那一切,哪方面都得做好,你才能走出来。”(《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我走進大法的根本执著是逃避家庭矛盾。因为我幻想超脱现实的生活,幻想超脱凡俗的爱情。婚后从幻想中回到现实,苦不堪言。我的性格比较开朗、大方,知情达理,遇事想的开,人家都说我象男的性格。没想到婚后发现丈夫的性格和我恰恰相反,他倒象个女的。我很苦恼,觉的自己找了个不如意的丈夫。整天不是指责就是埋怨。这满肚子的怨,使我一看他就烦,一听他说话就腻,也越来越没有了做妻子的温柔。在生活中他不关心我,我也不关心他。但碍于面子、压力没有迈出离婚那一步。我常常仰望夜空,问苍天为什么对我这样不公?我曾幻想到深山老林里找一个慈悲的老人向他诉说我内心的悲伤、人生的痛苦。

九五年在朋友的推荐下我看了《转法轮》这本书。看后明白了生命的意义,驱散了我心中的所有迷雾和痛苦,认定这就是我要找的,是我苦苦等待的。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流着泪发誓一定要学到底。看着师父的法像,我觉的师父就是我要找的那位老人,可是却不用我说,他什么都知道了,因他在书中告诉我:“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转法轮》)。我的心情豁然开朗,明白了原来自己的痛苦和魔难都是自己造下的业力呵!

一、善解夫妻怨

学法后我的身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家庭祥和,夫妻、婆媳、姑嫂之间的矛盾一下子就化解了。我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事为他们着想,再不象以前那样总是指责、埋怨、看不上他们,看不到他们身上的优点。过去老觉的自己委屈,“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精進要旨》〈境界》)现在回头看看,用法一衡量才知道自己有那么多的不足。

虽然明白了一些法理,可因对丈夫强大的怨心、看不上他的心没一下去掉。所以还经常有魔炼我这颗心的事情发生。我有时还是守不住心性,总想分辩两句,做不到不动心。但是,只要我想到师父的法:“在遇到矛盾时,可能就会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心性魔炼当中,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它们就熔合在一起了。”(《转法轮》)心里就立刻平静下来了。每次我的心变了,他也就没事了。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以前我对他一点也没有做妻子的温柔,现在我开始学着关心他。我第一次给他打了一盆洗脚水洗脚,他既惊讶又感动。在一次车祸中他卧床了一个多月,我给他端屎端尿,伺候的无微不至。我的变化使他非常感动。终于他也捧起了大法书,开始看书了。有一天他拽着我的手流着泪说:“看了大法书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不好。我怎么那么自私呀?以前利用工作之便,占了不少公家便宜,造了很多业。而且我的脾气这么不好,说发火就发火,给你造成了很大的痛苦。也很少关心你和孩子,只顾自己家人,我把整个身心都放在家上了,钱没少花心没少操,可是家人也没说我好。现在孩子也大了,要钱没钱,要房子没房子,我这个当父亲的真是……”说着泪如雨下,我劝他这都是因缘关系,谁欠谁的就得还。我和儿子都修大法了,不会象以前似的计较这些了。我说你今天通过看了大法的书,知道了自己的缺点和不足,这说明你已经在提高升华了,这才是值的高兴的事。没有大法,我们之间的怨恨,造下的业,不知来世怎么偿还呢。是师父救了我们,为我们善解了这些渊怨。

我丈夫的工作单位是哪里有工程就去哪里。离家近的半个月休息一次,离家远的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回来一次,所以有很多人在外面都有“第三者”。当我发现丈夫也有“第三者”时,我很冷静,我觉的我是一个修炼的人,不能和常人一样的去对待。我决定完全用善的一面,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去对待这个问题。师父说:“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转法轮》)因此我抱着一个非常祥和的心态,完全为了对方好的心态,和丈夫谈了五六个小时。谈了做人的道理,在他能理解的成度上谈了一些法理。在谈的过程中我一点也不强加他,心情非常平静,什么也不执著,把心一放到底,就做我应该做的,同时把它当作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丈夫真没想到我能这样做,他感动的把一切都跟我说了。最后他说给他一个时间慢慢跟她断。我说可以,怎么处理是你个人的事,保持正常的朋友关系这都没问题(至今一直保持朋友关系)。

在我跟丈夫谈完不久,他出差去上海,回来后给我买了几件衣服,我说人家(指那个女的)给你花钱织毛衣、毛裤,你也应该给人家买点什么,礼尚往来吗。他一听感到非常惊讶,没想到我能说出这样的话。他感叹到:“这大法太好了,李老师太好了,能把人教育成这样,这么宽宏大量。你太让我感动了,我对不起你,回去立刻跟她断。”回头他又不好意思的说:“我给她买了一套睡衣,你要喜欢就给你吧。”我说:“不,就给她吧,希望你赶快处理好这件事,知错就改不要再造业了。”以后我再也没问过这件事。自己心性提高上来了,这一关也就过去了。事实的确如此。

七二零以后,这个女子的姨妈也是个大法弟子,在狱中非常坚定。每个月都是她去接见。当她知道我也是大法弟子时,就高兴的给我打电话说她姨妈快要出监狱了,不知能不能接回来。我听后马上给她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怎么做,让她告诉她姨妈怎么做,并把师父的经文抄在纸条上,让她带進去,她一一照办了,顺利的把姨妈接回来了。

迫害发生后,有一次我在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之前,警察陪我回家取生活用品。可门是反锁着的开不开。警察说:屋里有人,你丈夫是不是在外边有……我当时说不可能,但心里也觉的纳闷。从看守所回来后,我以慈悲祥和的心态问起此事,他再次被我的善所感动,坦诚的告诉了我。原来是我非常熟悉的一个邻居和丈夫有了不正当的往来。师父告诉我们:“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于是我完全站在对方角度替她着想,常人嘛,就是为情活着。孰能无过呢?再说看她也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应该原谅她。假如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或让她知道我知道了,那她能承受的了呢?她怎么活呀!当年就因她丈夫有“第三者”,他们才离婚了。当时她非常痛苦,我常去安慰她。今天她又做出这种事,她怎么面对我呢?想到这些我一点也不恨她也不怨她,反倒同情她了。好象受害的是她而不是我,其实真不是我,因为我没有这颗人心,根本就伤害不了我。我真的并没受到一点伤害,我也没有痛苦。正象师父说的:“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我们平时见面还和往常一样。后来“三退”时得知她也是邪党党员,我多次上她家劝退,最后她和孩子都退了。一次我被绑架,她在公安局帮忙的儿子还帮我的丈夫打听我的消息。

二、善解姑嫂怨

我和婆婆、丈夫之间的矛盾,两个小姑都参与其中,所以我对她们的怨心也很大。师父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学法后我下决心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善待她们。不久,我把自己两个戒指给了她们一人一个。她们很高兴,都说我学了大法变了。

小姑生活在我身边,她的性格很特别,不能容人,沾火就着,再加上很强的名利心,尤其在利益上在矛盾中一点也不想吃亏。我丈夫很是怵她,不敢惹她。我们对她几乎是有求必应,家里东西她想用什么我丈夫从来不敢说不。这样她有时候还上我家跟我丈夫耍脾气。这其中有很多魔炼我心性的事情,尤其在去我利益之心上。大到冰箱、电视,小到生活用品为了给她们用,我们不得不从新再买。平时我丈夫一说给她家东西,我要是说个不字立刻就急。修炼后我表面上虽然不去管这些事情,随他们便,可是心里并没有放下对利益的执著,特别是自己喜欢的或用的东西没了,一看在她们家呢,心里还真挺难受的,感受到了那种割舍利益之心时,还真是有点剜心透骨的苦。如我家有个火锅被她拿去就不给了,一直到用坏为止。我们后来买了个电磁炉,刚用了两次我丈夫又给他妹妹拿去用了。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可翻腾了好一阵子,上她家一看到电磁炉心就一动,那个利益之心就翻上来了。有时东西找不到了就怀疑又让我丈夫拿走了。我意识到这个心很肮脏。通过不断的学法修炼,这颗心放的越来越淡了。

现在我不但不去计较这些,而且还主动的去帮助她、关心她,经常叫她来我家吃饭,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她送去。她在痛苦时我常去开导她,给她排忧解难。平时她对我生气也好,高兴也好,我不被她的常人心带动,一如既往的对她,该做什么做什么。我们姑嫂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融洽。我对她的缺点也常常善意的指出来,她也能接受。我经常给她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她曾经走進了一段时间,但后来还是放弃了。在我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时,她能积极配合同修去洗脑班要人。由此可见我们的个人修炼和救度众生是紧密相关的。

三、善解婆媳怨

学法后,我对婆婆的怨恨之心一下子就去掉了,再也不恨她了,发自内心的对她好。我从中体会到了为了别人好的快乐。

记的有一次我用自行车驮婆婆到城里去看病,当时我没有吃饭,还来例假。但是我二话没说驮上婆婆就上路了,路上虽然很累,可我心里却很甜,第一次体验到了一个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为了别人活着的人,他真是一个快乐的人,是一个没有痛苦的人。那心中的快乐和你索取到任何东西所得到的快乐都是无法相比的。有了这个体会,我心的容量好象突然放大了。丈夫再往家拿钱和东西,我也不动心了。他的工资愿给谁花给谁花,我不要也不管。彻底把搅了我多少年的这个心放下了。

婆婆在去世前,我多次把她接到我家精心照顾。我从前最看不惯她的那个“小气”,现在看都变了,其实就是我心的容量放大了,能理解她了,能够包容她了。看她一辈子省吃俭用的也挺不易。于是我调样给她买,想吃什么买什么,而且我把她喜欢吃的东西做成半成品放到冰箱里,饿了几分钟就能端上来。半夜经常下地看婆婆睡的怎么样。婆婆常常激动的说:姑娘没做到的,儿媳做到了,李老师这个大法真好啊!

公公在去世前卧床不起,我每天在不影响做“三件事”的情况下,赶紧过去帮助小姑伺候老人,和她一起给公公擦屎擦尿。儿媳这样伺候公公,左邻右舍知道的无不赞叹,都明白了大法弟子是好人,电视说的杀人、自焚是假的。我用自己的言行向自己周围的亲朋好友证实了大法的美好。

圆容家庭后整体升华

师父讲:“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在家庭修炼中,我整天面对易发火的丈夫、好挑剔的小姑,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慈悲的对待她们。在心性的魔炼中,向内找,不再去看他们的错,争常人的理。特别在小姑面前不管自己心里怎么过不去,从不表现出不符合法的行为,不给大法抹黑,虽然有时我还有敷衍的心,跟丈夫有时心性过不去争执几句,但是过后非常后悔,马上跟他道歉,很快就化解了。虽然我每天都很忙。但是不管多忙,我都尽力安排好家里的一切,不会因此掩盖自己在家应尽的责任,因为师父讲这都是我们在修炼中必须要走的路,不能敷衍。另外我不但自己要做好,这些年来我一直有意识的引导他站在法理上看人、做事。

这样随着我心性的不断提高,家庭中正的因素也在不断的上升。这给我以后在正法修炼中奠定了良好的修炼环境。家里几乎没出现什么干扰。虽然在当时有些事情他还不能理解。

迫害发生后,由于当时对法认识不足,出现了偏激行为,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失去了工作,儿子失了学。我们一次次遭受绑架。儿子三次進劳教所,差点失去生命。我丈夫两次从劳教所哭着把儿子背出来。我也两次被非法劳教。那几年我们几乎没在家呆过几天。那时领导经常不让我丈夫上班,有时让他去天安门找我和儿子。当时面对这么大的魔难和压力,象我丈夫心眼这么小,自己又从来不做饭(整天吃方便面),利益心又那么重,怎么能承受的了呢?用他自己的话说:“差点没死了。”

有一次犯高血压,话都说不清了,也不能动了,强挪到电话旁给单位领导打了电话。领导一看害怕了,再不给他施压了。还有一次他想到了自杀,这时一个同修来到我家劝导他,让他千万不能这样,这会给大法抹黑。他哭着点头答应了。当时领导还提出让他离婚,同事还要给他介绍对像,我也对他说,你如果实在承受不了,那么咱们就离婚,等正法结束了再复婚。他都没有答应。其实也是在师父的呵护下他才挺过来的,但是如果我平时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圆容好家庭这个修炼环境,没有那一点一滴的过程。他恐怕也不会这样的。通过我学法前后的变化,大法的美好已经深深的植根他的心里。

一九九九年十月那一天,领导让他去天安门广场找我和儿子俩。他亲眼目睹了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惊心动魄的场面,使他震撼了。他都想出来喊“法轮大法好”。他回来说:这回我可知道我老婆、儿子和那些大法弟子都在干什么事了。他们太伟大了,现在我不但不苦恼了,我还感到自豪了,今后我一定要支持他们。

有一次我们不在家,他睡不着觉,就出去贴不干胶。每次警察送我回来都想用各种语言间隔我们,可他却站在我一边质问警察:“我老婆犯什么法了?炼功后身体好了,对老人也孝敬了,你们凭什么抓她?”我弟弟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后,都是他出面料理跟警察交涉,并严厉的询问致死的经过,警察支支吾吾的不敢正面回答。在警察严控下他坚决要求验尸、照相,结果都达到了目地。

自从“神韵”光盘出来后,他就再也不看邪党的电视了,就爱看“神韵”,特别是每当看到《觉醒》和《升起的莲》,他都不住的流泪。作为大法弟子的家属,他和我们同样走过了那段难忘的岁月,就如同他自己亲身经历一样。

他现在虽然没有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但有时间就看大法书。《周刊》每期都看。从中他也受到启发和教育。当我把关于《婚姻与家庭》小册子给他看后,对他触动很大。他说看来那种事我以后可不能做了。对你不好啊,可别把你拽下来。我笑着鼓励他悟性真高。这时我也悟到是应该彻底断欲了。说来也怪,自从我们共同发出这一念后,直到今天不仅断了那种事,而且我们之间连亲昵的动作都没有。他经常对我说:“有时也时常冒出这个念头。可是不知怎的,一到你跟前或一看到你那么忙,这个想法就没了,是你那个场把我制约了。”有一次他来到我卧室,刚想要做那个事,突然“啪”的一声响,把他吓了一跳,赶快回自己卧室睡觉去了,还说:“你现在是神了,我可不敢碰你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

第二天扫地时发现,原来是放在茶几中间上的一个东西,自己掉到地上了。通过这件神奇的事我悟到,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平时在这个问题上从来不说过头话,都是根据他的接受能力恰到好处的去说去做。只是严格的要求自己修心断欲,在自己心上下功夫,到时候该是什么状态就是什么状态。而不是人为的去做什么,或者自己想怎么样。只要你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心性达到那个层次的标准,就会自然出现那个层次的状态。现在我和丈夫基本上是保持了正常的和谐的夫妻生活。

今天我写出自己在家庭方面的修炼体会,也是因为我看到还有许多同修在修炼快结束的今天,还没有圆容好家庭的修炼环境,走出家庭的魔难,没有跳出常人的框框,还和常人一样,“情”字当头,以我为中心:我要学法,我要炼功,我要发正念,我要救度众生,你不能影响我,更不能干扰我,而应该支持我。其实大法弟子是应该把做好三件事放在首位,但也应该包括圆容好家庭,给自己开创一个安定的学法修炼环境,从中提高自己的心性。不是站在人的情上偏激的去做,应该恰到好处的把握好自己,这也是我们的修炼形式。做不好,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就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干扰。

以上是我十几年来在家庭中修炼的心路历程。今天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交流的机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如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