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私 修成先他后我的正觉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第一次写交流文章,开始想写可怎么也写不出来,通过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悟到原来还是个私在作怪,心中豁然开朗。我要把大法对我的改变及大法的美好展现,告诉世人、告诉未来人、告诉宇宙中的众生。

我是参加师父「济南第二次讲法传授班」得法的,当时久治不愈的疾病,在师父的挥手之间就好了,几十年来首次尝到了真正没有病的滋味。更令我激动的是,来到世间这几十年,我终于找到了我苦苦等待的要找的东西,我明白了我为什么在这世上活的这么苦;我庆幸我是那样的幸运和有福气——得到了这样无比珍贵的大法。

我从此全身心的投入到洪法、修炼中来,家人看到我身心的变化,也都在说大法好并全力支持我。我和丈夫把婆婆接到我的身边,去掉了怕花钱、怕受累的自私心理,善待她。婆婆高兴的总在家人及外人面前夸我对她如何好,她说跟我跟对了。我告诉她这都是大法改变了我。家里的环境很祥和。我在单位里默默的干着许多工作,得到了单位领导及同事的极大好评。

从常人走向修炼人,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愉快和踏实。每当听到师父讲法中要我们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时,我的内心都受到强烈的震荡,不禁泪水涟涟暗暗发誓:师父呀,我一定能做一个这样的人,我能。

学法炼功更是不敢懈怠,打坐一分钟一分钟的坚持,直至能坐到两个半小时,三九天零下十几度的天气在外徒手炼功。一次脚腕子扭的很厉害,晚上痛的走不了路,可第二天我还得给大家拿录音机炼功哪,怎么办?怎么能因我一个人影响了那么多的人炼功呢?我内心对师父说:师父,我明天就是爬也得去炼功点,绝不能影响大家炼功。我搬起剧痛的脚开始打坐,奇怪的是当打完手印,竟然不怎么痛了,炼完功全好了。内心好感激师父。这一医学上解释不了的现象在大法修炼者身上比比皆是。我知道了师父讲的「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为什么让我震撼;为什么世上的仁人志士会名留千古;为什么大法是超常的。我要快快的修掉自己不好的东西,快快回家。我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觉的时间很紧,加上辅导员的工作很多,只觉的什么事都可以不做,但大法的事绝对不可以。但当时明显的觉的提高慢了。

一九九九年逐渐的感到修炼环境的紧张,罗干、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制造的事件引发了“四.二五”万人上访。此后一时间单位里空气很异常,全单位的职工因我们几个炼「法轮功」的,都被捆绑着不让歇班。听说同修都去北京上访了,于是我第一次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

在北京我遇到了很多外地的同修,他们对法的那种坚定与正行,真的让我折服,我战胜了恐惧,只身進到了信访办,为大法、为师父说了公道话。回来后单位里一下子就炸开了,警察来盘问,单位头让写检查,我写了一篇内容为「我为什么要去北京」的文章给了他们,同修说文章写的很好。

九九年大批的同修都去了北京为大法、为师父讨公道。我那时觉的大法、师父遭到了侮辱,我怎么能安心在家学法炼功,师父让我们走出人来怎么走出来。于是我放下了诸多的人心,告诉孩子:「妈妈去北京了,你一定要坚强。」终于又一次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在信访办我写上了:「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等。那一刻我想对邪恶是何等的震慑。

我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临近过年了,同监室的同修都被放了,我被非法批捕了。娘家人、婆家人一批一批的来劝:「快写吧,写不炼了就可以回家了。」我不写他们就开始指责、谩骂。那时我心里好痛苦:「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你们已经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也看到了我的变化,为什么要昧着良心在说谎话。」

我决不答应,他们看劝不动我,就跟决裂我似的“呼啦”一下全都走了,那一刻我只觉的我什么都没有了,家庭、工作、世上的一切。那年的大年三十晚上,我彻夜未眠,心中说不出来的又苦又涩。但我知道无论没了什么我也不能没有大法,他是我的生命。

大年初一几个同修因在外炼功被非法关進了我所在的监室。同修们商量用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因我有被非法批捕和他们不一样的错误观念,有些犹豫,可就在我打饭的时候一摞碗砸在了我的头上,只是我的那只碗碎了,我悟到我和同修是个整体。一个警察对我说:「你要是绝食几天就得去火化场的大烟囱了」。看到同修绝食面容不改、精力充沛的样子,我自知自己的差距。在师父的点化和鼓励下,我的心坚定了下来。同修五天都被放了,只有我留了下来(是我的心差那么一点的缘故)。我坚持每天背法、炼功,惊奇的是我每炼一遍「法轮周天法」,叠扣小腹时一股热流都从头灌到脚,次次如此。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灌顶加持我。警察们歇完过年假回来,那个说我的警察惊讶的看着我,不但活着而且还挺好,改变口气说:「快回家吧」。一个警察问我:「你为什么要这样?」我说:「我没有犯法,不应关在这里,我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证实大法。」她说:「你不怕给你戴上手铐脚镣送医院吗?」我说:「我不去,我也不怕。」就这样,他们让我写个不去北京(后来悟到这个也不应该写),就回到了家。

由于法理不清,不知道该如何做,我再次進京后被非法劳教,走了一段一个修炼人最耻辱的让我痛心疾首的弯路。在慈悲的恩师点悟、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又回到了大法中。我如饥似渴的学着法,感激不尽师父的救度之恩,悔恨自己的过错,常常使我泪水涟涟,我反思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曾经那样坚定的我,为什么会走这样的弯路。一天我在学法的时候,在师父的点悟下,我一下子明白了:「我要提高,我要圆满」,这是一个多么强大的私呀。那一刻我明白了七.二零之前我为什么提高慢了的原因,旧势力把个人修炼看成第一位的,而新宇宙的理是为他的,师父要我们修成一个先他后我的正觉,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而我带着这么不纯净的心,做出的事怎么能是神圣的。回头再看看自己对大法的坚信成度已经打折扣了,我吓的一激灵,我真的不能再错下去了,错不起呀。

我陷入了自卑、迷茫、恐惧、担心等等诸多的自我中,我内心喊着:「师父,帮帮弟子,弟子一定得走正路,一定得和您回家。」师父好象亲切的和我说:「跌倒了不要紧,别趴着,赶紧起来往前走」。师父还承认我是个大法弟子,那份踏实又回到了我的心中。

我知道了三件事的重要,救度众生的紧迫,就连做梦看见个人影都在喊着:「你们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吗?」我投入到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刚开始发资料只敢拿两份,心里怦怦跳,腿直哆嗦,原以为没有怕心的我,才知道我的怕心是那样的重。一次同修在我的身边被绑架,我被吓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非常痛苦,几乎到了极点。我问自己:「我为什么怕?怕什么?怕死吗?怕迫害?这不还是个私吗?不还是人的观念吗?怎么救众生?它不是我。」我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跟您一修到底,谁也别想阻挡我回家的路。」

半个小时的正念发完后,那种怕的物质竟消下去大半。接着又听到要对我如何如何,内心又不稳了,我想:如果我遭迫害了将会害了多少众生,绝不能让旧势力因为我的执着去害众生。瞬间那种怕的物质竟然没了。我体会到了为众生、为别人着想大法法理的展现。我不那么怕了,从一份资料到成百上千,到面对面的坦然讲真相。同事、朋友、同学、家人、众多的生命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并退出了邪党。

一次我突然在单位被非法绑架到了派出所,当时脑中飞快的闪过师父讲过的法,来到这里了,我就没想到过回去。头脑中没有派出所的概念,但想到家中的大法书及资料,心想快发正念,决不让他们搜到。瞬间我感到这一念中夹杂着自己不被迫害的私在里面,转念我从内心深处发了一念:决不允许邪恶迫害这些警察,他们也是应该被救度的众生。我开始给我所见到的每个人讲真相,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几个小时我便回到了单位。结果大法书及资料都安然无恙。

回来后查找自己,还是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即使这样,师父还在鼓励我,当天晚上,我梦到了我躺在绿油油的草坪上看到了散花的天女。通过此事,我悟到了师父讲过的,我们已经具备了自己保护自己的能力,在我这一层的涵义。我们的基点站在了完全为了别人、为了救度众生、证实法的基点上,也就是无私为他的时候,谁也迫害不了,因为这时我们是符合了新宇宙的理了,旧宇宙的理已经管不着了,这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明白正如师父所讲,世上的理都是反的,尽管有时还犯糊涂,但我知道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修炼人不求世上的一切,只求放下一切人心。修炼中不管遇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在正法修炼中我感到了与个人修炼时期的不同,体会到大法对我们要求的严格与修炼的严肃性。一次我与单位的科头因工作发生了矛盾,从人的理上看全都是他的不对,可是我知道从法中体现出来,只要你心中不舒服,与常人发生矛盾,肯定是你的不对。我找到了一大堆的执着,想放下,极力排斥,可还是放不下,心中不畅。头脑中正纠缠不清时,突然明白了,我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看问题,没有为他去着想,只想着自己怎样去提高了,还是个私呀。想到师父讲过:「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瞬间,那种争斗、妒嫉、显示等竟不见了踪影。对方也和我“晴天”了,还向我道歉。我说:「是我不好,没有站在你的角度去想问题。」

就是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只要我的基点是站在为他的(而不是为了完成任务、为了自己的提高),师父就在加持,真的效果是非常好,有时只是三言两语对方就能接受大法真相或三退。

尽管我知道这个理,也有很多把握不好的时候,我在与同修配合上与交往中时不时的出现“不让说”的毛病。我在想我为什么会受到伤害,达到罗汉果位时遇到什么事都是乐呵呵的,我为什么不能?不是做什么事都为别人想吗?我为什么不能?回头看看,当我不能宽容同修时,已经给同修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时,我才认真的找自己,是我偏离了救度众生的这条主线,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它们就是想利用我还没修掉的私,动摇我的意志,达到毁众生的目地,我真的好傻。我不能再要这个私了,我要全心身的投入救众生中,心系众生。看到世上的变化,看到周围的朋友、同事故去的时候,我的心里很难过,救度众生真的很紧迫,再没有时间给我们慢慢的去执着,只要是对救度众生有利的我就去做,真正的为众生、为同修好。

十几年的修炼路程,经历的太多太多,虽然没有惊心动魄的事例,但每一次心里的改变,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大法给予我一切,无法表达对恩师的感激。我知道我还有许许多多的不足及遗憾。

十几年中,师父就象领着我这个不会走路的孩子,无论什么时候,不离不弃,精心的呵护,我深一脚浅一脚,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大法把我从一个情欲满身的污浊之人,熔炼成了一个能不顾个人安危勇于救度众生、证实法的大法徒。我知道了我的使命与责任,我为这而来。我在师尊的洪大慈悲中,在大法中继续往前走,人世间的一切苦难均来自一个「私」。不去执着,不修去私枉为修炼;不救度众生,不证实大法枉为大法弟子。请师尊放心,无论我以前做的好与不好;无论以后的时间还有多长;无论以后的路难与否,我都坚定的,时刻用大法的标准走好以后的每时、每刻。牢记师尊的教诲:「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同化大法,不负众生所望,不负师尊所望,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最后,用一个同修的话「大法给了我一切,我要把一切回报给众生」来表达我的心声。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