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修出强大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讲真相、劝三退也是一个不断突破自我观念,不断提高升华的过程。有一次,我丈夫的一个亲属的小孩考上大学请客,没有通知我们。丈夫听说后觉的应该去,因为这个亲属的全班同学都是我丈夫曾经教过的学生。丈夫认为这正是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我的人心冒出来了,一担心亲属害怕被牵连而不高兴,二怕因这个亲属在市政府工作,他与政法委、六一零等人关系都不错,三怕丈夫的身份特殊,此去会不安全,认为自己去就行了。我丈夫还是坚持要去。

要去的头一天,他忙着打印真相资料,我心情沉重,一夜没睡好觉。第二天,我和丈夫去饭店才知道,亲属在前一天已经请了政府机关的同事、朋友。当天请的是同学和亲属,而这个亲属见到我们去也非常高兴。这些亲属中绝大部份已明真相早已三退。同学来了三十多人,我们顺利的劝退了他们。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在一九九四年秋天有幸接触大法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几个春秋,我参加交流的主要内容是:溶于法中,在法中修出强大的正念。

一、危难中 幸遇高德大法

得法前我身体不好,有气管炎、胃病、风湿病、脚气、灰指甲等慢性病。还因左小腿患恶性黑色素瘤和卵巢囊肿破裂做过两次手术,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为了祛病健身,在那些年气功热时,我也练过假气功,不但没祛病,还于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因经常腹痛去多家医院作B超检查,确诊为子宫肌瘤。由于我丈夫患再生障碍性贫血,输血又染上了乙型肝炎,我害怕手术需要输血再染上其它病,加上以前手术痛苦,我不敢手术。

一九九四年我经常出现大流血。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丈夫想练一种气功好把我肚子里的瘤子抓出来。我丈夫是个工作型的,除了工作看电视,最关心的就是他的病。有一天晚上,他对一本小册子着了迷,接着他就起早贪晚的炼上功了。可就是他炼功十几天后,我突然发现,他每天要吃的好几样药不吃了,电视也不怎么看了。我对丈夫就象着迷一样的炼功感到奇怪。我问他,怎么没看见你吃药?他说:“我不难受了,也就忘了吃药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当时我认为他觉的身体好了不再吃药是精神作用。由于当时我对社会上说假话及假冒产品非常反感,产生了一种观念,就认为好象没有真正的东西了。我总想在法轮功里找出些假的东西说服丈夫别陷的太深,吃更大的亏。因此,他拿回来的资料我也看。

后来丈夫开始劝我炼功,我坚决不同意,在丈夫的一再坚持下,我开始去炼功点。但是真正的目地,还是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对他有这样的吸引力。那时因身体不好,我就没上班了;我每天上、下午听师父讲法带。各种大法资料我家一应俱全。丈夫为我创造多方面条件,如他多做家务,基本不用我做任何家务等;让我有时间多学法,看同修交流体会文章。就是在这样情况下,我走進了大法的修炼中。

后来我参加了上、下午和晚间的学法小组,我还挤时间抄法、背法。心性不断提高,身体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全身的疾病在不知不觉中都没了,学法中我对法的认识也有了理性升华。

二、魔难中 更加坚定信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与中共邪党相互利用,发动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当地公安局到我丈夫所在单位以找谈话为由,将他骗到公安局,并非法拘留了他。当时邪恶动用各种宣传机器,开足了马力诬陷大法;事情来的太突然,真有天要塌下来的感觉,许多人害怕了,有许多人不炼了。记的师父讲过:“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这部大法中,你只要学你就在改变,你只要学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学到底你就能圆满。”(《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我当时不理解这句话。我就想,就这样每天去小组学学法,天天去炼功点炼功,谁还不能学到底呢?现在我明白了原来还有这么大的考验。这不就到了能不能坚持修下去的关键时刻了吗?

此时我進一步理解了:“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 《精進要旨二》<见真性>)的真正含义了。

我去昔日的同修,特别昔日的站长、辅导员那里,在法上和他们交流。他们有的相信了邪恶的造谣煽动,还劝我不要相信大法了。此时我学过的师父的法,就不断的显现在我的大脑中:“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转法轮》)我就给他们背这一段法,我说现在不就是这种情况吗?这不就是对我们的考验吗?希望他们在逆境中能走出来,希望他们能坚定修炼下去。一些平时表现比我真修的人,在魔难中动摇了,而我却在魔难中比平时更加坚信大法了。

三、走正路 堂堂正正要人

面对这种无理的迫害,我怎么办?师父的法又显现给我:“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精進要旨》〈环境〉)

想到师父讲的法,我就有一种理直气壮的感觉,我丈夫被非法关押我得去要人。但是由于我原来家是“地主”;从我懂事起,我们就好象生活在矮檐下。再加上父亲是所谓的右派,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就使我在常人时就养成了胆小怕事的性格。怕心一上来,我就背《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我去公安局要人,我跟他们讲,我们因为什么炼功,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公安局的人说:那么好你们就在家偷着炼呀。由于丈夫在单位工作干的好,单位也去要人。第十六天,单位把丈夫给接了回来。

一九九九年九月,江氏邪恶集团看到全国大法弟子不断進京上访,与向当地政府上访,再次部署抓捕它们认为的当地的重点法轮功学员。市公安局到我家非法绑架了我丈夫。当时我因去亲属家串门没在家;回来后我又去公安局要人,问他们什么理由抓人。公安局说:“监听了你家电话;有人给你家打电话;问他是谁他不说。怀疑搞串联,就为这个抓他。”我告诉他们:“我丈夫是当干部的,接触的人多,炼功人又这么多,而且许多人经常来我家,有的同修来我家之前就打个电话,我们也不用问是谁,来了之后不就知道了。那人家还没来,自然就不知道是谁了。我家电话是属于合法手续安的,来电话不接,按电话干什么?接电话就抓人,这是什么道理,那我们还有一点安全了吗?”公安局的人让我问的无话可说,没有理由继续关押丈夫,但还是找各种理由搪塞而不放人。

丈夫被非法关押期间,身上长满了疥疮;从里面出来的同修看他太遭罪,都替他担心,所以有几位同修就想求人花钱把他接回来。我想我们炼功没做坏事,按“真、善、忍”做人,走的是最正的路,他们无理抓人,怎么还得给他们钱?再说求人花钱办事是人类败坏后出现的东西,我们大法修炼者不能用,更何况这样做,不好象是修大法错了吗?我态度非常坚决,不同意这样做。在这期间我也有放不下情的时候,觉的修炼咋这么苦呢,产生无可奈何的情绪。有一天我拿起《转法轮》一下翻到一百四十一页:“人吃多少苦,他认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紧还债,他就是这个想法。”师父的这段话映入我的眼帘,我当时就哭了,这点苦算什么?他们一天不放人,我就不停止去要人;涉及哪个部门,我就找哪个部门,就象上班一样每天都去要人。我还把一些资料送给他们和我丈夫单位的领导们。大法使我走过了这一段路,也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法。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丈夫在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被释放了。

四、排干扰 坚持修炼形式

二零零零年一月,许多同修被非法关押,邪党的宣传工具还在对大法污蔑造谣。针对这种情况,有的同修提出召开一个交流会,让我也去参加。当时自己在法理上认识到应该参加,但又被邪党公安的一次次迫害,被抓怕了,不想参加,可是又没有理由。我想我给孩子多做点饭,丈夫被非法关押,我一旦被非法抓捕,家里孩子有饭吃。做饭的时候,小面板掉下来正好砸在我左脚的大脚趾上,此时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这回不去参加法会可有理由了。我当时就认识到了这是给怕心找理由,立刻否定了它,最终参加了交流会。

那次法会共有四十多人参加,效果非常好。 一月二十四日,我又参加了一个七十多人的交流会。交流人员都有很大提高。师父在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在明慧网上发表照片“静观世间”。我们共同悟到时间紧迫;一月三十一日,在我家召开了一百多人的交流会。我们共同交流了各自在法理上的悟道,都认识到走出来证实大法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这次法会后我市及周边各地走出一大批大法弟子去天安门证实法。通过三周三个法会,一次比一次人数多,在师父的呵护下都很成功。而我左脚大脚趾甲原来是灰指甲,被面板砸后变黑,掉了之后,长出来正常的指甲。

五、尽责任 坚定维护大法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师父发表了经文《心自明》,对照法,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师父在经文《证实》中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

六月,为了证实修炼没有错,我去公园炼功。有一天,我去公园炼功又听说同修被绑架。我想就这样这么几个人炼功就是没人干涉,可是大法、师父还是被诬陷着,整体环境不正过来有什么意义呢?我决定去北京上访。我坚信自己去上访能说明问题。

六月的一天,我与几个同修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到北京信访办门前有好多各地去的警察,他们都不着装。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来上访的,一下来一帮警察围住我们,叫说出是什么地方来的,叫什么名?我不告诉他们。他们把我的包抢过去就翻。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警察。我说谁证明你们的身份了。他们拿出证件。我问他们:怎么证明你的证件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们的行为根本不象执法者,随便翻包,谁给你们的权力,你们就这么对待上访人员吗?其中有两人说:那你说你上访什么问题?有上访材料拿出来也行。我说不行,你们连个办公桌都没有,还在外面,这么不重视,我不能跟你们说。当时我就坚定的一念就是要把对法轮功的不公正对待说清楚。我是要说明法轮功的真相。

后来他们拿来了凳子,把我让到路边。我跟他们讲了我为什么来上访,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炼功前后的变化等。那个警察明白了真相后跟我说:全国各地来上访的人太多,有些人命官司都解决不了,法轮功问题排不上号,再说中央根本不许受理法轮功人员上访。然后他又说:你回去吧;告诉你实话,在这等半年,你都不会上访成的。当时我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才悟到,他这句话不是点我去天安门吗?但我当时没悟到,现在回想起来很后悔。

七月二十日,师父发表经文〈昭示〉。我们开始复印大法真相资料挨家挨户送。后来公安对各复印社下令,不许印大法真相资料,还对几家印大法真相资料的复印社罚款。由于这些原因,我们建立了当地第一个资料点。我家是一个较大的资料传送站,我家附近同修和周边的几个地区到我家取资料。我家经常有大量真相资料,有时环境一紧也会产生怕心,就想:我害怕,别人不怕吗?师父不就是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吗?去掉了怕心,也没出现任何危险。有几位同修在我家取资料,或在火车站、或在其它地方发放时被绑架,也都没有牵扯到我。实践证明:基点站在法上最安全。

六、修慈悲 唤醒昔日同修

师父在经文<排除干扰>中说:“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但我也绝不要不够格的弟子。”邪恶在对大法弟子全面无漏的瓦解式的迫害检验中,有的昔日同修,他们由于首先走出来而被邪恶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环境不好,学法跟不上,看不到新经文而造成走了弯路,一时糊涂不相信大法,放弃了修炼,包括一些在進京证实法、向世人讲真相中做的都很好的人。有的同修不搭理他们,说是不给他们市场,也有的同修不敢接触他们,怕被他们给转化。我心里想着师父的话,为那些掉下去的昔日同修惋惜。我去找他们交流。只要有机会能接触到他们,我就不放过机会,只要我认识的,我心里都没有放下过,不厌其烦的跟他们讲。有时他们对我态度不好,那种觉的自己修的高,盛气凌人的样子,我也会动心。当我嫌弃他(她)们的时候,想起师父的慈悲,我就想帮助他们别失去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

几年来,我找过几十个这样的昔日同修。如以前我们市辅导站的一个片的站长,“七•二零”之前他就能把《转法轮》背下来,开始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时都十分坚定,后来她被转化了;她不仅自己这样,还去转化别人,甚至在恶党召开的大会上作报告。那时我就想不能让她这样。在学法中我明白了她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在她作报告时我场场不落。有人还认为我危险了,我也被转化了。其实当时我就是想看她的转化结在那里,我好怎么针对她说。后来在我一次次的与她交流后,她终于明白了。现在她每天都在讲真相,无论刮风下雨,无论什么环境,她都做的非常好。有时她也说是我把她救过来的。我就说:是师父没有放弃你呀!每当这时她都热泪盈眶。后来她又去找她过去曾转化过的昔日同修。

还有一个是我们一个炼功点的一位同修,被非法劳教后放弃了修炼。一次我在浴池洗澡碰见了她。我跟她回忆共同炼功时的光景,跟她讲大法洪传世界各地的大好形式等。她的态度有转变。第二次在路上见到她,她跟我说她已到佛教中修炼,这样家里人又放心又高兴。我想起师父的法:“末法时期庙里的和尚都很难自度,何况度人。”(《转法轮》)师父还讲:“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其实现在想要找个真正的正法师父去教你,比登天还难,根本就没有人管了。末法时期,很高层次都在末劫之中,更管不了常人了。”(《转法轮》)

大法给我智慧,我跟她讲了很多法理,我告诉她学大法,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大法弟子现在劝三退救度世人,家里人明白真相都能得救,这是任何一门佛教都做不到的。我让她认真考虑考虑。这期间我去过她家几次。有一次我去参加交流会,在路上又遇到她,她看见我可高兴了,也愿意跟我说,我跟她唠一会又给了她真相资料。从那以后她彻底转变过来,又回到大法中修炼了。

象这样的同修,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有的觉的自己高了不用再修了;有的在法上不能正悟;也有的是怕心障碍不敢修下去。我自己的体会是帮助他人的过程就是自己在法上认识的过程。就象师父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理性〉)

七、去执著 一切为了众生

二零零一年年底,丈夫从劳教所闯出来后,正是大批同修走出来讲真相的高潮。全市只有一个大资料点,还要供给周边地区和一些市县资料、机器,人员不足,学法跟不上;为了救度众生的需要还要再建资料点。丈夫开始张罗建资料点,我不愿意,一是我有怕心,我认为他目标大,怕弄不好再招来迫害;二是建资料点需要资金,丈夫动员我拿出家中仅有的留着过河用的储蓄。我当时有后顾之忧,丈夫只给开一百四十元,我只有七十元的工资,怕今后生活有困难怎么办?我一夜基本没睡,想了许多许多,想到自己所经历的,想到修炼后的变化,也想到师父、想到了法。

这样,我终于提高上来了;早上我对丈夫说:我知道我们现在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我原来有后顾之忧,现在我想明白了,我同意了。因为当时环境下,不能让更多人知道,在几个人的协助下,我们建成了新的资料点,资料源源不断的送到世人手中,为救度众生起到很大作用。

二零零三年年底,丈夫在第四次被非法绑架判重刑的情况下,我们当地同修大面积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整体发正念;我丈夫坚持绝食反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在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被送回来。在身体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他要在家建立家庭资料点。我的怕心又上来了,在这几年的迫害中,丈夫四進四出,从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到非法判刑,我也三進三出成了邪恶关注的重点,连孩子出入都有专人监视。丈夫跟我在法上交流:遍地开花是正法的需要,我们平时都说要跟上正法進程,实际要做到啊,关键时刻要信师信法啊。这样我们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有的同修家里不便放资料,就到我家看周刊;有的流离失所的弟子,到我家取资料看过之后,再送回我家保管。我们随时为同修打印所需的真相资料,为同修和整体提高开创了较好环境。事实上,随着我们不断的往前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环境更加宽松了。目前已经没有人监视我们了。

八、讲真相 救度迷中世人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师父发表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听师父的话,我从邻居、亲属、同学、同事开始讲,逐渐的路人也能讲。刚开始时,我有观念,不愿给本楼不熟悉的人讲,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恶党的官员,被恶党毒害的很深。刚贴上去的胶贴,一会就给你撕掉,真相资料也不断的被撕毁。后来我转变了观念,为了了解每个家庭对大法的态度,有一次我们这个楼的两个楼梯中的一个被非法拆除了。我们悟到这是旧势力干扰,因为我家是各地同修汇集地,少一个楼梯不方便。我与本楼的另一位同修就借住户都不满意要集体上访的机会,挨家挨户的讲真相。不仅让他们知道了大法好,也了解了每一户对大法的态度。

《九评》传出后,劝三退救世人更成了重点中之重点。面对我家这个楼的邪党官员,讲退党真相真的很难。刚一开始讲三退,你跟他搭话打招呼都正常,你一跟他提退党团队,立刻就变脸;有的人说话很难听;有的人一听转身就走不理你了;有的人反过来劝你,告诉你不要再跟别人讲了。那时经常有心里难受的感觉。回家后向内找,找出自己的人心。之后更加注意发正念,同时整体配合,大量贴标语、传单,送真相资料。后来有许多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讲真相、劝三退也是一个不断突破自我观念,不断提高升华的过程。有一次,我丈夫的一个亲属的小孩考上大学请客,并没有通知我们。丈夫听说后觉的应该去,因为这个亲属的全班同学都是我丈夫曾经教过的学生。丈夫认为这正是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我的人心冒出来了,一担心亲属害怕被牵连而不高兴;二怕因这个亲属在市政府工作,他与政法委、六一零等人关系都不错;丈夫的身份特殊,丈夫此去会不安全,认为自己去就行了。我丈夫还是坚持要去。要去的头一天,他忙着打印真相资料,我心情沉重,一夜没睡好觉。第二天,我和丈夫去饭店才知道,亲属在前一天已经请了政府机关的同事、朋友。当天请的是同学和亲属,而这个亲属见到我们去也非常高兴。这些亲属中绝大部份已明真相早已三退。同学来了三十多人,我们顺利的劝退了他们。

通过这件事,师父又一次帮我去掉了讲真相的一个观念上的大障碍,从那以后一有亲属的生日宴会,朋友、同事子女的婚庆、学子宴等大型场合,我都会主动参加,利用好这样的机会,讲真相、劝三退。

我在修炼的路上摔摔打打走到今天,虽然按修炼人标准,离法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我会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不断修好自己,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伟大的师尊!

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