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精進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风风雨雨、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近期家庭事较多,干扰很大,一直没有动笔。今天是法会截稿的最后一天,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写。无论我修的怎样,我也要向师父上交一份答卷。

下面我主要向师父汇报一下我从二零零六年开始是怎样成为遍地开花中的一朵。

二零零一年元旦,由于家庭生活困难,我随丈夫带两个孩子去河北打工。二零零五年末回到本地。我原来家住农村,外出打工时房子、地都卖了。因此回到本地就在县里租房住。由于在外打工,每天忙着上班,三件事做的不好。回来后,虽有同修帮助也精進不起来。后来一同修全家外出打工,找人看房子,同修就介绍了我。(这其间发生了很多事,我们全家没有工作,后来归正自己,否定旧势力在经济上对我的迫害,在师父慈悲加持下,我丈夫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工作。我不用上班。)

大约是二零零六年七月份左右,随着广传《九评》,资料点的同修加班加点也供不应求。为了不影响救度众生,同修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做,我说能。问我怕不怕?我说怕,但也不能因为我怕就不做了,等怕没了,什么都晚了,我有信心。同修看我真实的表白,就同意我做了。那时我只管装订。说心里话,当时的心性根本不行,心里也很害怕。回家后,我跟师父说:师父说我行,我就行。师父说我是块钢,我就是块钢,我决不做块铁。

从那以后,我就抓紧学法发正念,在法上提高的很快。可是,不到一个月,一同修白天做真相被迫害,把协调人说出来了,当时把我和家人吓的腿都发软(在外地时我被同修说出过)。我丈夫把mp3和电子书等都藏起来了,做书用的一切全部转移。就是这样我有两天没有回家去住。

邪恶无孔不入,为了往下拽我使尽了招数。在外打工的弟弟有人给他介绍对像,我父母不在世了,都得我管,家人也催我快点去。我也知道他们是想让我躲一躲。由于怕心的指使,我丢下同修去了外地。可我毕竟是个修炼的人,师父没有放弃我。冷静下来之后,我对自己说:不行,我得回去,我要面对现实,我要营救同修,我要救度众生,我要做好三件事。我不能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此念一出,在师父的安排下很快的把弟弟的事就办完了,我就回来了。

从回到家以后,我就开始了背法,整点就发正念,加入整体营救同修的行列。同修不久就回来了。在这当中我还悟到一个理,只有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的。

这里还有这样一个经过,我回家后,让丈夫把东西给我拿出来,拿出来一看,电子书坏了,后来花七十元才修好。因为还得做《九评》,为了地方宽敞一点,我把同修家的床挪了一下(家具没动),竟在床下发现一个条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我拿着条幅,心里非常难过,我躲什么?藏什么?如果邪恶来了,把条幅拿出来,我能说是同修的吗?我不还是把这场迫害当作是人对人的迫害了吗?不管怎么躲、怎么藏,邪恶看的非常清楚。只有在法中修,按师父说的去做才是最安全的。从此以后,我把心一放到底,只要救度众生需要,我都去做,没有任何条件。

听说同修要回来,我就又搬家了。由于《九评》需求量大,又在我新搬的家中做了不到两月。后来,同修们认为这样不行,要按师父说的做,这样我便成了遍地开花中的一朵。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为了赢得更多的时间救度众生,后来在外地同修的协助下,我们用一体机在我家又做了二十多天的《九评》。这是我第三次搬家。我能这么快的跟上正法進程,全靠背法。现在我背法,法的每个字都能显现在眼前。在做《九评》时,我身体发轻非常美妙。在此弟子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深鞠一躬:谢谢师父!无论弟子用什么语言都无法表达对师尊救度之恩的感激!

现在回想起来,这也真不是常人能做的来的,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真是寸步难行。记的第一次做《九评》时,地方只有十多平方,还放着衣柜等东西,三个胖一点的坐在地上就没有地方了。两边还是连脊的房子,这屋说话不用大声那屋就能听到。而且院墙一米半左右。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一本本《九评》带着我们的正念,又通过了同修的手進入了千家万户,救度了不知多少众生。

第二次做《九评》,虽然条件比以前好了,可心性考验却比以前严格了。我也知道,师父不能只让我做事,也得提高心性,去掉执著,提高上来。

那是在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中午,切纸刀把我右手拇指切掉三分之一,当时血象线一样往上窜,我用左手掐住拇指,让我丈夫把切掉的手指给我按上、包上。可平时听话的丈夫今天却一反常态,拿起手指往地上一摔说:按上也是死肉一块。他让我去医院。看他这样,我心里一动就要来气,可我马上意识到,如果我一动心,旧势力就会乘虚而入加重迫害。我稳稳心态对他说没事,我是大法弟子。为了控制血往外淌,我让丈夫拿线把手指勒上。然后我就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解体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十多分钟后,我就把线拿下来了,但还得用手掐着。丈夫看我手坏了,就帮我把小册子装订上。因为当天我得给同修送资料,心想,三点半没有同修来我就自己去送。可三点刚过就有一个同修来了,而且她以前就往那送过。

手指切掉我没哭,看见同修我流泪了。同修看见我手指切掉这么大一块,也流泪了。我告诉她说:不疼,真的不疼,都没有手上扎刺疼。如果不是师父,一个常人切掉那么一块,不上医院不疼死也得破伤风。可我为了让血凝固,到外面用风吹,太阳晒。我家附近有同修,每天我们一起晨炼(她不知道我在做资料),第二天,她看见我起来说:我以为你不能起来了呢?手疼晚上睡不好。我说不疼,一点也没少睡。常人说我的手指长不上,也就是说得落个残废,我一点没动心。不到一个星期,我就能做《九评》了。现在手指和好手一样。事后向内找:因为自己忙着做《九评》,学法没跟上,心态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离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还差的很远,同时在个人修炼上还不能做到时时向内找。今后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在有限的时间里广救众生。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