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奶奶相继离世,孩子要求释放妈妈(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黑龙江省双城市徐有芹的婆婆,几年来承受了儿子被迫害致死,儿媳(徐有芹)被判十五年重刑的精神压力,带着两个孙子艰难生活,于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含冤离开了人世。徐有芹的两个儿子无人照顾,孩子要求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放回他们的母亲徐有芹。


徐有芹与丈夫臧殿龙及两个孩子

徐有芹,女,四十岁左右,家住双城市火车站,二零零二年被绑架,非法判十五年重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受尽折磨,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她的家被双城市中共邪党帮凶迫害的家破人亡,丈夫于2002年7月被逼死。据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过迫害的大法弟子说,徐有芹曾经被女子监狱恶警往手指上钉竹签、电刑上老虎凳、三伏天在烈日下强制跑步,昏过去后警察用凉水浇醒迫使其接着跑;恶徒还把徐有芹等几位大法弟子的裤子扒掉,用木板和鞋打,打完了用盐水浸。

徐有芹原本有个完整的家庭:丈夫、两个小儿子和婆婆。在修炼前,丈夫臧殿龙身患血癌,需要十几万元钱治疗费用和押金,作为一个工人家庭没钱治病,当时婆婆已修炼法轮功,亲身体验到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劝儿子炼法轮功试一试。当时生命奄奄一息的臧殿龙也别无选择,于是和母亲一起炼了法轮功,炼了两个月到哈尔滨医院检查一切病症全无,浑身有劲,皮肤也不出血了。医生都感到震惊。

臧殿龙炼法轮功血癌不治而愈,这一消息轰动他的工作单位——双城粮库,震惊了他的亲朋好友,于是他的亲属中很多人走上修炼道路,妻子徐有芹和两个儿子都开始修炼了,一家人生活的非常快乐。

九九年中共邪党江氏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徐有芹夫妇为大法鸣冤,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后,丈夫臧殿龙走脱。因夫妻对大法坚信不疑,被当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头子,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恶警金婉智视为法轮功辅导员重点迫害、监视、骚扰。

2002年4月19日双城市大搜捕,从哈尔滨市调来防暴部队的700多名警察,地毯式的搜捕大法弟子,通缉令中悬赏三万绑架徐友芹,两万绑架臧殿龙,两万绑架铁俊英,并在电视上公然造谣说三人是监狱的逃犯并且杀人。当时汽车站、火车站及出城路口都设警察对过往车辆进行盘查。有恶警、恶徒为得到高额悬赏金,闹出一些丑剧,很多恶警带照片在大街的行人中对照,一恶人发现一目标象徐有芹,在后面跟踪一直到家(车站铁路一带),夜闯民宅,当把人抓起时问其姓名,并不是要抓的人。

徐有芹与丈夫及在双城市第四小学读书因证实大法好被学校开除的俩孩子,为躲避警察的围追堵截,艰难的踏着泥泞的小路去了距离双城百余里地的黑龙江省另一座城市--阿城市,在阿城市刚刚落脚没几个月,徐有芹外出被绑架。随后双城恶警张国富勾结阿城市警察、哈尔滨防暴队,于2002年7月8日下午把徐有芹租住的小区团团包围,警察破窗而入,将臧殿龙威逼得从六楼跳下当场摔死。当时两个孩子臧浩然14岁,臧浩童12岁,被戴上手铐抓到哈市4.25专案组(专为此案成立的),在哈尔滨市被扣押了一个月,随后又被双城市警察送进万家劳教所关押了一个多月,身上长满了疥疮才被送回家。

徐有芹被非法判刑15年,关押在黑龙江省第一女子监狱。两个孩子与七十多岁的奶奶艰难度日。监狱一直不让家人接见,直到两年以后,2004年9月13日,婆婆才第一次与其相见。当时徐有芹被迫害的人很消瘦,因为不穿囚服,自己的衣服全被烧光了,连衬衣都没有。2004年3月徐有芹等众多大法弟子被监狱恶警上大背吊酷刑迫害。

徐有芹的婆婆克服了生活中的种种困难,按“真、善、忍”标准做人,慈悲善待世人,包括致死自己儿子的恶人,一次她去公安局找到了张国富,张国富以为老太太来找他算账,吓的脸色苍白,老太太说:我是来告诉你停止帮助邪党作恶的行为,中共坏事干绝,天要灭中共,三退保性命,别看你把我儿子逼死了,那是你上了邪党的当,我修炼法轮功善待众生,来劝你退出邪党保性命。张国富这个杀人的恶魔,知道老太太的来意心才落下来。

在邪党的长期迫害下,徐有芹的婆婆于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含冤离开了人世,徐有芹的两个儿子无人照顾,孩子要求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放回他们的母亲徐有芹。在此呼吁国际调查组织,调查此案,将恶人绳之以法,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