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颗法粒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零二年我遭迫害被劫持,在魔窟里我拒绝转化,同时面临失去工作、家庭及房子的可能。百苦齐降,家里人全认为我疯了,什么都不要了,那时他们合谋要将我弄到精神病院去“治疗”。不久后我从邪党的魔窟里走脱,被迫流离失所,辗转到了一个亲戚家暂住。母亲立即跟了过来,和我同吃同住,因为她认为我是逃出来的,后果一定很惨,会被害死的,所以要陪我过“最后”的时间。见到整日痛苦的母亲,我心里就反复的背(《洪吟》〈访故里〉)中的诗“回身心愿了 再来度众归”,黑暗总会过去!

之后,我去了很远的异地工作,那份工作轻松且待遇不错,每次回来探亲都给家人讲真相,看真相光盘,家人明白了邪党的宣传是谎言,见我也过的不错,人也变的健康、年轻漂亮了,渐渐的,家人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母亲也说:“真、善、忍本来就好!”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看到明慧的《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觉的机会难得,应参加这次盛会,但因自己修炼的路走的并不太平顺,总是羞于下笔。但零五年那年一个梦使我彻底改变了这一念,也就是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的征稿启事登出后,我赖着不想写,到截稿日那晚我就梦到在课堂上,师父在收同修写的心得,我将头埋的很低,想师父看不到我就好了,可师父走到我跟前就停住了,伸出摊开的手,意思是:你的呢?当时我羞愧难当,马上跟师父说:“我明天就写”,我没写那不就是向师父交白卷吗?从那以后,我每年都参加法会投稿,没发表就多看发表的同修的心得,找自己的差距;发表了,也仔细对照编辑部同修对我的文章修改的部份,总能找到自己的不足,而且写的过程本身也是升华自己的一个过程,真是一件大好事。现将我修炼路上的点滴故事及体会写出,与同修切磋。

学法

得到正法那是我生命中最最荣耀的事,自然也就珍惜万分,师父说过把修炼所需的一切都压進了这本《转法轮》中,这本书可以正大穹,作为一个修炼者,装進法的多少,生命也就被法同化了多少,要走向圆满,也就要求生命完全被法同化,明白了这一点,我就一直非常注重学法,从零三年我开始背《转法轮》,通常是背过一遍停下来,通读一段时间,再背一遍,至今已背过二十五遍,师父的其他讲法和经文我几乎是大循环着看。法学的好时,做三件事很顺,人也总感觉轻飘飘、乐滋滋的,内心充实宁静;法学的不好时,做三件事的效果就明显的打折,干扰多,人也杂念多、凡心重,尤其呆在资料点时,就不时的感到周围邪恶虎视眈眈的眼睛,天目还看到邪恶烂鬼就站在资料点门口不时的往里窥探,安全问题就会挥之不去。“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法背的越多,越感到其中奥妙无穷,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都深藏玄机,在背法的过程中,若哪一段法背的很艰难,那一定正是自己修炼中欠缺的部份,缺什么补什么,背差了一点都感到气不顺,一点不差的背下来才会感到流畅舒坦。

母亲的转变

得法八年来,靠着对大法的正信,在师父的看护下,风雨中一路走过来了。从这八年来,母亲对我修炼这事态度的转变,真切体会到修炼的玄妙和辛酸。

二零零零年,那是我生命最苦涩的一年,就在我身体和精神状况濒临崩溃之时,否极泰来,我得法了!生命中佛性与佛法接通后,那份喜悦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我很快退掉了自己办的双保险——商业保险(单位已办了社保),将股票变卖退出股市,得法后找到了归家的路,才知道原本想象的美好未来只不过是一个希望的肥皂泡罢了,我明白今后的人生道路就唯有修炼这一条路了,炼抱轮时天目看到一个神仙老头笑眯眯的站在面前,我只想了一下:我只跟师父走,谁都不理!瞬间,老神仙不见了。

因那时正是邪恶迫害最严重之时,电视及各种舆论谣言铺天盖地,家里人尤其是母亲很反对、担心,我回娘家住时,母亲甚至怕我半夜起来杀了家人去升天!(这是多年后母亲告诉我的)零二年我遭迫害被劫持,在魔窟里我拒绝转化,同时面临失去工作、家庭及房子的可能。百苦齐降,家里人全认为我疯了,什么都不要了,那时他们合谋要将我弄到精神病院去“治疗”。不久后我从邪党的魔窟里走脱,邪恶到处找我,我被迫流离失所,辗转到了一个亲戚家暂住。母亲立即跟了过来,和我同吃同住,因为她认为我是逃出来的,后果一定很惨,会被害死的,所以要陪我过“最后”的时间,

在那期间,母亲气极时曾经用凳子砸我,还背着我在我喝的水中放了许多安眠药,想让我吃了后不再炼功,可她也奇怪,那安眠药对我一点都不起作用。母亲哪里知道,她的女儿在大法中修炼,生命早已脱胎换骨;能从魔窟中离开,再见蓝天,那也是法的威力的展现。在魔窟里我的身体一层层脱皮,一离开马上就好了,那段时间,我就感到体外大周天运转异常的猛烈,全身整天都象在通电一样,那么玄妙。到亲戚家的第一晚,梦境中见到师父坐在大莲花上打大手印,红光罩着,殊胜无比,半夜笑醒坐起来乐了好久。见到整日痛苦的母亲,我心里就反复的背(《洪吟》〈访故里〉)中的诗“回身心愿了 再来度众归”,黑暗总会过去!

之后,我去了很远的异地工作,那份工作轻松且待遇不错,每次回来探亲都给家人讲真相,看真相光盘,家人明白了邪党的宣传是谎言,见我也过的不错,人也变的健康、年轻漂亮了,渐渐的,家人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母亲也说:“真、善、忍本来就好!”只是担心我的安全,成天唠叨:管住你的嘴,不要到外面去说。我告诉她我知道怎样保护自己,我们说也是说真话,是在做好事,其实很多世人都在觉醒,哪有那么多坏人?也适当的告诉了一些我修炼中经历的逢凶化吉的奇事,修炼中会遇到危险,但只要我们做的好,师父就会保护,不会真正出现危险。

家中八十多岁的老外婆因患心衰和腰椎盘突出,已病危,家人已准备了后事,遇我回家探亲,我教外婆念“法轮大法好”,外婆就大声的念,之后,已在床上躺了几个月不能动弹的外婆一星期就奇迹般的坐起来了,因心衰引起的呼吸困难症状也消失了,然后能下地了,半年后我再见外婆时,人长的白白胖胖,吃肉能吃一大碗。我在娘家暂住了几月,看到三岁的小侄女身体很弱,三天二天就打针输液的,吃药就象吃饭一样平常,我从明慧网上给她下载了许多儿歌和动画片,她每天都看,有时早上睡醒觉第一件事就是自己开电脑放儿歌,晚上她挨着我睡,我就每晚教她背《洪吟》,因为直接接触到了法,很快,小侄女就不用再打针吃药了,整天欢蹦乱跳的,健康状况明显好转,幼儿园很多小朋友都生病时,她却没事,人也变乖了,早上上幼儿园若遇天下雨也不再象以前那样烦了,还郑重的跟母亲说:“神说今天下雨就下雨,神说出太阳就出太阳。”母亲很惊诧。

母亲开始相信大法的超常,开始自己往我供师父鲜花的花瓶里插鲜花了,还问我婆罗花开是怎么回事,说若法轮功平反了她也学大法,我拿真相光盘给亲戚时,她还帮着说:“看吧,很好看的!”我脖子挂着MP3晨炼时,MP3的显示灯在胸前突闪突闪的,灯光眩目耀眼,这情景被母亲偶然看到,她不知何故,第二天给一个亲戚说:“我们家××(指我)要炼成神仙了。”我听了这个笑话,对母亲说:“妈,那一天您就是最光荣的母亲!”

三退小故事

一厂长到我办公室来办事,我告诉他三退保命的事,他很相信,但又很惶恐的问我:“我若退了,要是胡××(邪党党魁)知道了怎么办?”我乐着告诉他:“胡××不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也不会告诉别人。”他高兴的退了,以后他每次到我单位来办事都要特意转到我办公室来看看我,打个招呼。为了避免给三退了的人造成压力,劝退我一直保持着严格修口的习惯。

我在一地区专做资料的那段日子,附近理发店的小妹在我第一次去她那理发时,我一直有意识的和她谈论邪党的“假、恶、斗”,清除她思想中的毒素,想为她以后得救奠定基础,理发店离资料点实在太近,出于安全考虑,没有直接劝她三退,可几日后在梦中,见她抱着我的腰摇晃,不停的求我:“姐姐、姐姐、姐姐……,你来(理发)嘛,我给你打折。”醒后心里酸酸的,我必须得救她!再去她那理发时,我先发了一念:破除环境的障碍,行神事,救她之后再抹去她对我的记忆。我去后帮她退了,并告诉了她若家人同意三退,可在钱币上写三退意愿将此钱用出去的自救的办法,她都很接受,以前也有同修给她说过三退的事,但她没退,或许她明白的那一面着急了,机缘一瞬间那!对我们修炼人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在娘家小住时,一日俩尼姑来敲门欲征签、募捐,我让她们進屋,请她们吃饭(我家刚吃过饭,正好有多的饭菜),在她们吃饭过程中我给她们讲了三退的事,并告诉她们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失去了工作、家庭、房子等人中的一切,所以在亲戚家暂住;法轮大法是世界上最好的正法。她俩退出了邪党的团、队,也感佩我对大法的坚定,临走时我到我的卧室去拿护身符送她们,她俩跟進来见到我供在桌上的师父的法像,其中一人马上激动的叫了起来:“哎哟!今天我到真神的家里来了!我见到真神了!”走时还在说:“这屋子真干净。”我多么希望今天给她俩埋下得法的机缘,“它日法正万寺传”(《洪吟》〈游悬空寺〉)时,她们就是其中的一员。

我是一颗法粒子

时常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是一颗法粒子,师父将我摆到哪,我就到哪发挥我的作用。”我们是法炼人的功法,动作随机而行,师父的安排一定是最适合我的。零七年底,我随缘来到现在我所在地区,担当起该地区资料点做资料的事,以前做资料都是工作之余的时间做,可刚来这不久,原该点上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了,而该地区能做资料的同修又奇缺,联想到来此前在梦中梦到师父叫我去开辟一块荒芜的土地,而我面对的正是做资料的荒地,我留在了资料点,心想这是我目前的位置。

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也放弃了再找工作的打算,(因我自己略有积蓄,生活没问题)静静的在这里尽着我的本份,每天我都合理的安排好时间,学法、发正念,做资料,就经常感到人处于一种空灵状态,思想中象一潭死水什么都没有,要做什么也是随着一种看不见的“机”在转,做事情效果出奇的好,协调人要的资料再多,总能很快做好。我想大概我的空间场已和外界有了很大的差异,时间概念不一样了。资料点的每一台设备,从来我都是把它们当作我的好伙伴,并经常和它们交流,有时还给它们放真相音乐,它们也很少出问题,很通灵。同时和同修配合好,对资料的采用,用法的标准来对照把关,我几乎都是只用明慧网上的资料,其他的一概不碰,避免整体走偏。对同修要的我认为不在法上的资料,我一概回绝,并说明我的看法。

该地区做资料的资金比较短缺,我就拿出自己的积蓄主动圆容,几年来,我拿出来做资料的资金约五万多,自己平时的日常生活保持在一个正常普通水平就行了,大法弟子今天拥有的一切,无论金钱还是技能,都是大法的资源,我们只能善用,而为大法用那才是它们最好的去处。

该地区周边农村偏远地区同修去的较少,有些地方还很空白,我就和同修大双(化名)结伴去发资料,“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有时十几里地只有几户人家,资料送去了;有时翻上一座山除了庄稼没人家,只有一根电线杆,就贴上一张真相不干胶,让来种庄稼的人也有机会看到,不留空白。现在我们几乎已大循环过一遍了,每次去发资料出发前,我就想:“身神合一”,发的过程我就想:“佛展千手”,始终保持神的正念,大都很顺利。

穿行在郊外山地里,一点不陌生,就象回故里一样,亲切自然,一次在一个村庄,大双对我说:“我都几十年没来这里了。”我脱口而出:“我几百年没来这里了。”也许是真的,梦中曾见到在上一个地球,我和大双那时就是同修了,那时我还是做资料。我宁愿相信那是真的,万古机缘为今朝,经过那么多艰难的岁月,随师父走到今天,修炼中我们已不再是那个幼稚的小学生,我们是临近毕业的大学生,到“尽在收尾”的最后阶段,只想做好、走正,不辱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