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改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每天电视上恶毒诽谤的宣传使家人对我的坚持很不理解,就在我去省城上访回来的第二天早晨,丈夫将我的大法书和炼功带全部撕毁。……丈夫随着对大法的了解,慢慢的戒掉了很多不良嗜好,没事也着急回家了,电视也不看了,有时间就看大法书和资料,心性也在大法中升华。在同化大法的过程中他认识到了当年一气之下毁大法书是不对的,自己在网上发表声明,诚心向师父忏悔自己的过错,求师父救度自己。新年到来之际,他向师父发出最真挚的问候。
——本文作者

师尊:您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大家好!

拿起笔来向明慧网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交流法会写稿我的心情真的是无比感动,因为我已经走过了十几年的修炼道路,过程中有同化大法的美妙感受,心性摩擦时人心难去的彷徨,也有执著心放不下时的痛苦流泪,虽然修炼道路走的磕磕绊绊,真的坐下来回想这十几年的修炼道路心里最大的感受是非常幸福,有幸生在大法洪传之时,能助师正法是我生命的荣耀。我想借这次法会和同修交流一下在讲真相中走出家庭关的问题。

在我接触的同修中很大一部份还陷在家庭亲情的纠缠中,这也是造成我们当地整体正法形势达不到好的效果的一个漏洞。由于走不出家庭关影响了救度众生,在整体配合方面也受到干扰,我想如果正法机缘一过,毁了自己又毁了家人。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邪党借奥运安全为名大肆绑架大法弟子,有的家属以家庭为借口逼迫同修配合邪恶签字,有的家属配合邪恶将同修送上警车等,最后导致邪恶为所欲为将大批大法弟子绑架到洗脑班、劳教所。为了营救同修解体邪恶,我们做了大量揭露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和粘贴,可是只有五、六名同修能出去张贴,看到这些真的让人痛心,修炼这么多年,我们都知道自己是助师正法的生命,怎么能让邪恶逞凶说抓就抓、说判就判,这些年师父一再给我们从新做好的机会,我们不能人为的放松自己不珍惜正法机缘,正法走到今天我们还有多少从新做好的机会。

回想修炼路程我也是从家庭关中摔摔打打走过来的。我是一九九七年二月份得法的,我当时从事个体经营,可以说,时间紧人心多就没有坚持学下去,也想着大法这么好以后钱挣够了,年龄也大了回家再炼吧。到了一九九八年我认识的阿姨得法后经常找我要我出去学法炼功,我在阿姨的督促下,在家人的干扰下,拖拖拉拉很不精進的走过了一年修炼路。

转眼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我和大陆所有大法弟子一样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环境。为了向政府讲明真相我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到省政府和北京上访,遭到的却是无理的迫害,家庭环境也随之发生变化。

每天电视上恶毒诽谤的宣传使家人对我的坚持很不理解,就在我去省城上访回来的第二天早晨,丈夫将我的大法书和炼功带全部撕毁。我看到后,怨恨丈夫的心难以抑制,眼泪止不住的流。心里想着很多理由:“我在家里什么家务活都是我干,你什么都不管,一天走够了回来还挑这挑那的,我每天还得出去经营买卖挣钱,我的时间都用在家庭生活上了你还不高兴,我就是用业余时间学学法炼炼功有啥不行的,你今天毁了大法书我就要和你离婚。”

找到这些理由我认为我对,就不搭理他,丈夫气恨的和我说,“你咋想的是你的事,我告诉你我看到电视的宣传,你不在家,(我)就把书给你保管起来了。可是早晨你和我要书那个态度,我生气才撕的。”丈夫的一席话使我如梦方醒,是呀,早晨人家要上班,我什么都不管也不顾了逼着他把大法书马上给我拿出来,我不顾别人的感受急于满足自我的这种心、这种行为不得修吗?师父不是讲了做事要为别人着想吗,一个神佛能这样吗。想着师父的法,看到自己修炼上的不足令家人犯下大错,大法书受到损失,我痛下决心今后修炼路上不管遇到什么我都要修好自己,不给身边人得法造成障碍。我也心生一念:大法这么好只要我按法的要求修好了家人总有一天会理解的。后来我学法炼功丈夫也干扰我,我用悟到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家庭中的一切,丈夫几次找茬想抢大法书,我把心放平静后他就是不敢动。

二零零二年三月由于邪恶的疯狂迫害,当地很多同修被非法关押迫害,几个月我们都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同修们都很着急。当我们处在这种环境下时心里有一种空荡痛苦的感觉,如果需要条件换取的话我真的愿意失去我的财富得到修炼人的幸福。

是师父看到了我的愿望。有一天同修在路上喊着我的名字,我惊讶的看着还有些陌生的同修,他微笑着说明来意,也说为一直联系不上我们着急,我接过沉甸甸的资料,虽然得到了想要的,同修们也都高兴起来。我的心又有了一种沉甸甸的感觉。因为我不想产生家庭矛盾,可丈夫又不完全理解。同修坐很远的车把资料送来还得在外面等,我的心里过不去,常人在人中都有亲戚朋友往来,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来到我的家门口都不能進屋坐一会儿,怎么能这样对待同修?我平静一下心情,和丈夫讲:我是修炼人,我要看经文和《明慧周刊》。丈夫带着气说,“你看呗。”我说:“送资料的同修在外面等得让他進屋。”从这以后同修就可以随时来我家了。

为了同修们在法上尽快升华,我们地区之间经常交流切磋,同修为我们这一地区跟上正法進程做了大量工作,付出了很多,同修这面明镜使我看到了自己在修炼路上的很多不足,我也下决心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扎扎实实的实修,我要为同修着想资料自己去取。虽然下了决心可坐在客车上拿着大包资料心里还是有些不稳,我极力抑制着上蹿下跳的心,用法衡量着我所做的,我认识到只要同修们都能按时看到资料,我就是遭遇到什么迫害我也是笑对一切,多年来和大法所给予我的相比我值得付出这一切,我问自己还怕什么?慢慢的我的心平静下来,一句法也清晰的显现在头脑中,“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随之,“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法理在我的大脑中层层展开,我真是心领不能言表,我同时也明白了师父讲宇宙从上到下都是大法给开创的法理,那包括客车不也是大法给开创的吗?我们今天是在正用善用它,那我还人为的设想什么,求被迫害?真是可笑,明白这些法理后,在以后的上下车就和出入自己家门一样,不论拿什么类型资料都没有怕,就是在非典期间半路停车盘查又要下车量体温,我带着大包资料心里都很自然,弟子感谢师父让我明白了法理,感受到沐浴在法中的幸福。

二零零六年春天,我托同修帮我买回电脑和打印机。丈夫知道后有些害怕,商量说要把机器给人家送回去吧。我说,是我求人家帮买的,给谁送去呀?在同修教我的过程中丈夫也是不高兴,经常制造紧张空气。我和同修不为他表面所动,我向内找为他着想,耐心和他交流,慢慢的丈夫的恶言恶语减少了很多,对同修的态度也缓和了。我每天工作之余做资料,丈夫偶尔过来看看,我有时就让他帮忙叠资料,一点点我的家庭资料点成熟起来,丈夫的怕心也去掉了许多。

丈夫随着对大法的了解,慢慢的戒掉了很多不良嗜好,没事也着急回家了,电视也不看了,有时间就看大法书和资料,心性也在大法中升华,在同化大法的过程中他认识到了当年一气之下毁大法书是不对的,自己在网上发表声明,诚心向师父忏悔自己的过错,求师父救度自己。新年到来之际,他向师父发出最真挚的问候。

丈夫的转变使我的修炼环境宽松了,时间上也充裕许多,我也有时间和协调同修去乡下,配合同修做证实法项目。丈夫也利用业余和休息时间积极配合,安新唐人卫星接收天线、做真相和同修交流营救同修等,有时回家已是后半夜,可他从不叫苦。我有时有些怨言,他总是平静和我说:“不要按你的标准去要求同修,同修也有难处。”是呀,同修处在那种家庭束缚中迈不出脚,我也理解,可我们是修炼人,要自己去修,自己去做,自己去开创自己的正法之路。机缘师父给了,我们只是用肉身去行动一下,我们还在等着求什么,带着执着心不修就想让师父一下子给拿上天吗?一想到还没有走出家庭关的同修,怕这怕那的心要拖到什么时候放,生活在一起的家人我们都怕,我们还是有放不下自己的心,不能使家人明白真相。反过来讲我们是在怕他还是在害他呢?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同修们只要我们有一颗在法中坚定的心,就能走好修炼的路,师父早已给我们开创好了通天大道。

写此文的目地是想鼓励还处在家庭魔难中的同修,摆脱干扰,跟上正法進程,让我们手拉手一起完成助师正法的伟大使命。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