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自己生命的目地才能走正

几点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我于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随后家人都得了法。明白了生命的目地不是当人,那么,在人生路口的选择面前,就不会那么糊里糊涂或者举棋不定了;在现实利益的诱惑面前,就不会那么容易动心了;看到别人如何过的好,别人孩子如何“有出息”时,也就不再去羡慕和妒嫉了。

明白了生命的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那么,在自己明明白白吃亏时,当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当魔难来临、“百苦一齐降”时,自己就比较容易想的开、挺的住了。……


——本文作者

我于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随后家人都得了法。当时,我是行政机关一把手,公开学炼法轮功,结果全系统许多员工都来学法炼功。十多年来,我走过弯路掉过队,自己也觉的不太够精進。这是第一次参加法会投稿,把自己这些年来学法修心的几点体悟整理了一下,算是向师父交份作业吧。毕竟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1、要始终把住《转法轮》去修

我第一次接触大法,是在朋友家看师父讲法录像。看着看着,小腹部位就有个法轮转起来了,听着听着,越听越觉的解渴,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这里都给解答了,我服这个理,这就是我要找的。当时那份欣喜,那份轻松,那份充实,用语言表达不了。

几个月后,我请到了《转法轮》。当时工作较忙,不是下乡就是开会,几乎没有双休日,我大多是在下班之后睡觉之前坐在床上学,没带什么目地,也不计算速度,就是觉的好,就是一遍又一遍的反复读,享受那祥和充盈的心绪,享受那沐浴真理的幸福以及法轮旋转的美妙,陶醉其中,物我两忘,真有“乘法船悠悠”(《精進要旨》〈悟〉)的感觉。有时读到哪一句,突然眼前一亮:原来还有这一句哟!有时读到哪一句,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震,似乎全身细胞都在震动;有时读到哪一句,突然悟出了一个理,但用语言又表达不出来。

时间长了,读的遍数多了,读了上一句,似乎下一句就可以溜出来了,于是就觉的收获不如学新经文大了。本来这是层次没有新的突破的表现,但自己没悟到,渐渐的就把主要精力放在学新经文了。每篇新经文一到,我都要学八至十遍(当时已经退位、退休,有时间学),之后则按时间顺序,把当时搜集到的所有新经文从头至尾一遍又一遍的学。有了新经文专辑后,就更方便了。

我家装的铁水管,十多年了,平时有点小“滴嗒”,二零零七年底,突然漏的成线子了,测算一下,一天可接几十桶水,看来非换水管不可了。但又想,修炼人碰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水管突然大漏,是不是在点化我心性上有什么大漏呢?

几个月来,三件事似乎也没少做,甚至比以前还扎实些,漏在哪里呢?没找到。后来,学法点上发给一本明慧文章汇编的小册子《修去妒嫉心》。我平时一直觉的自己妒嫉心不重,读了这本小册子,发现自己也有许多隐藏很深的妒嫉心,尤其发现同修文章中引用的师父在“妒嫉心”一节中的一些讲法,如“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这些法,好象以前没学过似的,还感到有些生疏。我一下子惊醒了:原来我很久没学《转法轮》了!学法点上,每周集体学两次,一次是学《转法轮》,另一次是学新经文。我只参加了学新经文的这一次,在家也是只学新经文,算一算,已有大半年时间没学《转法轮》了,难怪近来我脾气大了,心绪也躁了,一点小事就发火。我该抓紧补学《转法轮》了!

悟到这,第二天发现,水管的大漏自动止住了。我深深感谢师父对弟子的又一次点化。无论学过了多少遍,都不能放松学习《转法轮》,这是我从教训中悟出的一个理。现在,我除了按时参加每周两次的集体学法外,在家基本上就是学一遍《转法轮》,再学一本新经文专辑及《洪吟》,然后又学《转法轮》,再学另一本新经文专辑及其他新经文。

二、要时刻牢记自己生命的目地不是当人,而是为了返本归真

在《转法轮》里,师父反复教导我们:“在高层次上看,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所以在他们看来,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常人中的人不是为了当人,是为了返本归真”,“返回到你原始的本性上去”。

由此可见,人生在世的第一要务是要明白自己活着的目地,搞清楚这一辈子该往哪里努力,如果方向错了,越是努力离目标越远。可惜常人都活在迷中,都不明白这个理,但我们作为一个修炼人,首先必须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

学大法之前,我觉的人生在世就是为了立业、成家、养孩子,于是去拼命追求事业、成就、荣誉、金钱等,弄的一身病。学大法之后,知道应该放下名利之心了,不要去追求常人的那些东西了。开始,我觉的这个并不难,因为反正年纪大了,“船到码头车到站”了,能够有的都已经有了,再多的也得不到了,也就不会去追求它了,这不就“放”下了吗?其实不然。自己前途无望了,还有孩子呢,把“在人世间有所作为”的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不还是那颗“为了当人”的心吗?凭我孩子的条件,是完全可以成就一番事业的,然而就在他以高分通过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之后的一天,他遭绑架了,被非法劳教,只因为他站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儿子的遭难,使我的“情、名、利”受到了极其沉重的打击。

虽然,由于《转法轮》的陪伴和搀扶,帮我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期,但对于其中关于生命目地的讲法,仍没引起我的重视。所以当孩子离开黑窝之后,人生之路该怎么走,我犯糊涂了。在“情、名、利”的驱使下,在后天观念的支配下,“理所当然”的选择了如何去“尽快挽回已经造成的(名、利)损失”,目地还是要“在人世间有所作为”,基本上忘记了“返本归真”这个目地,至少是把“为了当人”摆在了最优先的地位。这与那些离开黑窝后立即投入正法洪流之中的同修比,相差多远啊!在几经努力均因劳教一事而以碰壁告终之后,他学了一门实用技术,一边谋生一边做着自己该做的事。直到这时我才悟到,师父关于生命目地的讲法是何等重要。“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明白了生命的目地不是当人,那么,在人生路口的选择面前,就不会那么糊里糊涂或者举棋不定了;在现实利益的诱惑面前,就不会那么容易动心了;看到别人如何过的好,别人孩子如何“有出息”时,也就不再去羡慕和妒嫉了。

明白了生命的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那么,在自己明明白白吃亏时,当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当魔难来临、“百苦一齐降”时,自己就比较容易想的开、挺的住了。

明白了生命的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那么,当自己做错了什么时,或者别人给我当一把魔时,就容易主动向内找了,“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转法轮》)。

明白了生命的目地不是当人,而是返本归真,那么,就不应该“一手抓住人不放,一手抓住佛不放”了;就不应该留恋常人社会,沉迷于常人的各种享受,“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

真正明白了生命的目地不是当人,而是返本归真,那么,就会能够经常“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转法轮》),“走出人来”就不至于那么难了,甚至在放下生死的考验面前也可以坦然面对了。

真正明白了生命的目地不是当人,而是返本归真,那么,就会有种“众生皆醉我独醒,得到大法真幸运”的感受,常常会“静观世人,为幻所迷”(《精進要旨》〈境界〉),看众生都苦,想救度他们。

三、返本归真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修了这么多年,我发现自己执著心真的很多,有的“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转法轮》)。有的这次去掉了,下次又来了,好象总是去不干净。不过我发现,现在自己察觉执著的能力比以前强了,想去掉它的愿望也比以前大了,去起来也没开初那么费劲了。

除了一般的“名、利、情”执著外,我还有个特别的执著,那就是对世间小道的执著。修大法前,我对“风水”呀、“数术”呀很感兴趣,学大法后,知道应该放弃它,但心里老是放不下,什么取名字呀,选日子呀,改住宅呀,常常想到它。现在想来,什么名字呀,不过是个在人世间便于区分和呼叫的符号而已,“地上人的名字天上是不叫的”,“地上的人是编了号的,他们叫号。”(《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什么吉日呀,对大法弟子来讲,天天都是提高心性、救度众生的好日子。什么方位、朝向呀,对大法弟子来讲,炼功是不讲时间、地点和方位的。“对着哪个方位炼,都是对着全方位在炼;对着哪个方位炼,都等于同时对着东南西北在炼。”(《转法轮》)为什么执著“风水”、“数术”呢?说穿了,还是为了在人世间过的好一点,过的舒服一点,还是没解决好生命目地问题。我们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世间小道能起的了什么作用呢?再说,这里还有个“不二法门”的问题,“我们修大法的人不要采用它,因为它带着很低的很不好的信息。”(《转法轮》)对世间小道的执著是后天形成的观念,那不是“真我”,在这里曝光它,彻底去掉它。

修炼这么多年,最后发现,我最根本的执著还是对自我的执著。例如,自我保护之心、证实自我之心、把自己摆在家人(同修)之上的心。习惯于看他人的不足,习惯于执著家人的执著(其中带有强烈的恨铁不成钢的“情”)。说话总是以指示、命令和要求的口气(家人很反感,自己却觉察不出来),只喜欢听好听的话、顺耳的话,一听到不同意见就反感等。

就拿自我保护之心来说吧。许多同修都進京护法的时候,我却是师父批评的“一看没有大伙出来,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的那种人。当邪恶铺天盖地、孩子被劳教、我也遭迫害,真是“百苦一齐降”的时候,按照在官场上形成的观念,我选择了“韬光养晦,等待时机”的策略,自找了一个常人项目去分散心思,排遣烦恼。(如果同修都象我这样,那个“时机”何时才能等到啊!)当我第一次发正念时,六个邪恶(只见头,不见身子)成一字形排开,眼里射出十二道红光对着我心脏,使我的心脏几近衰竭,许久都恢复不过来,这时自我保护之心又上来了,长时间放弃了发正念。其实,主要是因为我发正念的心态不正,方法不对,带着仇恨心用意念去把大魔头千刀万剜,当然不起作用。(现在,残余的邪恶也偶尔袭击我心脏,使心跳由每分钟八十次突然就加快到一百几十次,但只要我一发正念:“清除从身体上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一切乱神”,心跳立即恢复正常,连中间的缓慢转变过程都没有。)

当我走出来证实大法时,还是在自我保护之心的支配下,一直只肯放“单飞”,不想到学法点去,担心“太招眼”,“不安全”。到学法点后才知道,许多同修学的好,心性高,救人多,我比她们差了一大截,那个环境的确能熔炼人。

说到底,这个欲望那个执著,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不愿放弃“自我”,不愿伤害到“自我”,这是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本性的表现。修大法的人“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从这个角度来观察周围的同修(包括家人),发现他们在日常生活及救度众生中,很多时候都在努力践行“先他后我”的原则,这促使我也要在自己的一思一念中把“先他后我”作为一个准则来要求自己。

四、遵照大法向内找是修去执著、修去人心的法宝

师父说:“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内去找,在你这颗心上下功夫。”(《转法轮》)如果说,在迫害初期,我的一些欲望和执著是在魔难中、在教训中“被迫”放弃的,那么,到近几年,各种欲望和执著则主要是在遵照大法向内找中主动修去的。当遇到不顺心的事或者听到不好听的话时,当时也可能气鼓鼓的,但很快就会平静下来,找自己隐藏着一颗什么心才导致觉的“不顺心”和“不好听”的,找出这颗心,“把它连根拔出来”(《新加坡法会讲法》),去掉它。虽然每次都没有彻底去干净,但总归一次比一次削弱它了。我体悟到:遵照大法向内找,的确是修去执著、修去人心的法宝。

有一次,为了工作去向问题,我与孩子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记的师父在九八年《欧洲法会讲法》时说过:“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没有这颗心,就不会引起矛盾,得对你修炼负责任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

我遵照大法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几颗心:一是对情的执著。如果是别人的孩子,我会这么着急吗?二是求安逸之心:“把他安顿好了,我就毫无后顾之忧了,就可以专心专意的去修炼了。”其三,对他返本归真的事有这么操心吗?所以根本上还是一个“生命目地”问题没有解决好。妻子(同修)也找了她在这件事上的人心:“按自己的安排,孩子将来可以如何如何出人头地,如何为父母争回这口气。” 我估计孩子也会找了自己的心,所以冲突很快就平息下来了,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去年冬,我主动做了一个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的项目,明慧网认可了,协调人也知道了。可是,快半年了,还不见与当地民众见面,这是为什么?我略微动了心,猜疑这样那样。当这个念头一出,我就抓住它:“罗汉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你为什么会动心呢?”我问自己,“你做那个项目的目地,是为证实大法呢还是为了证实自己?”这一问,找出了那颗隐藏很深的证实自我之心。“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那个项目用与不用都无关紧要,只要能达到救人的目地,用谁的都行。我很快就放下了那颗心,默默的尽心尽意的协助着其它项目。突然有一天,发现我那个项目以令人惊喜的方式与当地民众见面了,里面还有其他同修的完善与补充。

我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主要对像是干部和知识份子,但有时進展不顺,效果不佳,甚是烦恼。我埋怨他们受恶党文化的毒害太深,自我保护的戒备心理太重,对我的良苦用心太不领情。这就象师父所说的,“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新加坡法会讲法》)回头一想,原因还是在我自己身上:有的与我交往甚深,带着一种求结果的急切心理,生怕他们不能得救;有的曾经得过我的大好处,你“应该”听我的话,隐藏着一种居高临下、“施恩图报”的心理;有时抱着一颗证实自我的心,“你要不听我的言,看你吃亏在眼前”;有时见面的第一念是“他会不会……”,而不是“我一定要救他,我一定能够救了他”。总之,心不慈,意不猛,当然效果不佳。当我按照师父教导的“心慈意猛”(《大圆满法》)去做时,局面就改观了。其实,一个人能够获救,那是大法的威力,“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而一个人不愿抓住我们伸出的援手,则往往与我们当时的念头不正、心态不纯正有关,旧势力会借口我们有这些执著而出来阻挡。所以,救人的同时还要修自己,去掉执著放下人心才能更多更好的救人。

“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今后,我无论是在日常生活还是在讲清真相救众生中,都要遵照师父的教导,遇到矛盾找自己,“你要不断的把自己没修好的那一部份修成神、修好”(《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直至圆满。

五、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

在父子俩同遭迫害,我自作聪明的“韬光养晦、等待时机”的时候,旧势力抓住了我的漏,安排病魔向我袭来,几近奄奄一息。当时我只有一念:“我不能死。我如果死了,邪恶一定会借此机会進一步诽谤大法,许多常人也会因此而更加误解大法,因为上下左右许许多多人都知道我是学法轮功的,所以我决不能死,决不能给大法抹黑。”可能正因为我还有这一点正念,师父不肯放弃我,硬是把我从死神手里夺过来了。

当时我不懂的向内找,也想不起发正念,硬挺了半个月之后,还是一天天加重,于是進了一家全国著名的大医院(从得法起至这次魔难前,我六年时间不需吃药),经检查,心、肺、肾三脏功能均已衰竭,情况十分危急。但我明白,常人的手段只能求的暂时缓解,根本上解决问题还得靠大法,于是我坐在病床上一边输氧一边学《转法轮》(妻子负责放哨)。因为心功能衰竭,所以读的速度很慢很慢,在慢读中却体悟到了师父讲法的严谨和逻辑力量。一个月后作肾脏穿刺,病理切片检查,结果使医师们大吃一惊:临床症状那么严重,病理结果却如此轻微,真是不可思议!其实我很清楚,这是穿刺前两天,法轮猛烈的给我调整身体的结果。首先是腰部,感到有个“轮子”在猛烈旋转,先是慢速,接着是中速、快速,最后是高速转,好象龙卷风一样,带动我整个身体都在颤动,病床都在前后摇动。高速转一会之后,他又突然慢下来,接着又是中速、快速、高速,如此循环往复。绝大部份时间是顺时针方向转,强烈的吸取宇宙能量帮我补充身体,极少量时间是逆时针方向转,把废弃物质打出去。在腰部转了两、三个小时之后,他又移到肺部转,在肺部转时,感觉有个“桶状物”在胸腔里面旋转,就象洗衣机甩干时的旋转。在肺部转了一、两个小时之后,他又移到心脏部位转,感觉法轮所在的平面与胸部平面是垂直的。后又移到肝脏部位转(我两次得过肝炎),移到左大腿部位转(左髋关节早有毛病),每个部位都要转很长时间。全部转过一遍之后,法轮回到了小腹部位,以正常的速度平和的旋转着,好象稍事“休息”一样。过后,他又开始在腰部、肺部等处旋转。在那两天里,除了躺在床上感觉不明显,其余时间,无论是坐着、站着或是行走,都能感觉到法轮的猛烈旋转。这使我真切的体会到:“法轮是有灵性的东西,他自己知道做这些事情。”(《转法轮》)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那段时间里,只要一想起师父,我就不由自主的热泪盈眶。

对我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还要如此慈悲救度,旧势力是不甘心的。于是,在我出院之后的康复阶段,它们又制造了一起凶事:一天,我站在阳台上的栏杆边,头顶上一根晾晒衣物的粗铁管,在没有任何外力触动的情况下,突然往下坠落,按照垂直落下的方向,是要砸在我的头顶,那肯定会当场开花,这是取命来了。可是它却神奇地“飘”过头顶,“飘”过左肩,落到了水泥地板上。我当时还不知是怎么回事,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我知道这又是师父保护了我。

还有一件事,也是在我康复阶段,经当地医院透视、胸片和CT检查,发现左下肺有个3.82×3.22CM²的空洞。当时在痛苦中我不由的发了一念:“请师父救救我。”过后倒忘了这句话。十一天后,按照预约我去那个大医院复查肾脏时,医师听我说肺部有个空洞,要我再作检查,在第一放射室胸透之后,医师们甚感疑惑,就安排我在第三放射室另作特别检查,全放射科的大夫都来会诊,最后结论是“心肺毫无异常”。修炼前我曾两次因肺结核住院,此后每次胸透,包括一年前在这家大医院住院时的胸透,都是有钙化点的,这次连钙化点也不见了。回来后我告诉当地的医师朋友,他不敢相信,我就在他那儿复查。还是那家医院,还是那个医师,结果使他目瞪口呆:心肺真的毫无异常了。那个医师朋友手捧胸透片,连连自言自语:“这才怪了,连钙化点都没有了!”他第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这时候我才想起了向师父求救的那句话。是师父把另外空间卧着的那个灵体拿掉了。常人医生怎么能懂的了这个道理呢?

由于我正念不强,导致被病魔折腾了近两年时间,但这两年中起死回生的神奇事例,也给我提供了证实大法的鲜活材料,让我周围的人不得不感佩大法的神奇,也让我领悟了“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芝加哥法会》)的又一层内涵。

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续来的,“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转法轮》)所以我在离开医院以后,拖着当时还比较虚弱的身子,就开始了学做三件事,由放“单飞”到逐渐溶入整体。在一次向师父致以节日问候的时候,我表露了“有力无处使”的心思。不久,师父就安排协调人交给我一个项目,给了我一个发挥自己特长的机会,从此,拓宽了我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之路。

鉴于有的同修在遭邪恶毒打时喊“妈呀妈呀”却忘记了求救师父的教训,我要求自己时刻记住师父就在自己身边。例如,与同修一起外出做真相时,我们在师父法像前合十:“请师父慈悲呵护,引导弟子把真相资料送到有缘人能亲自收到的地方,起到讲清真相、广度众生的作用。”同时边走边想:“我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我是大法师父的弟子,只听师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一概不听、不要、不承认、不接受。”想象师父就坐在自己头顶上方,邪恶见了只有跪地求饶或四处逃命的份。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就感到有一个巨大的“灭”字矗立在半空中。这样做,基点正,目地纯,正念足,心态稳,所以几年来都很安全。

有一次讲真相,我们進了一个装有机械锁的楼洞,一个女人下楼时顺手把楼洞铁门锁上了。我们出不来,立即向师父求救,同时发正念清除邪恶,大约一分钟后,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孩子下楼来了,打开了铁门,我们也就跟着出来了,那个男子好象根本没看见我们似的。这又一次证明,在困难时刻向师父求救,是很灵验的。现在,我遇到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困难,也求师父帮助。往往发出这一念之后,我又有点自责:“这点小事都麻烦师父,真不好意思。”但师父好象并不介意这个,不一会儿,一个新办法就在脑海里出现了,按照这个去做,一下就成功了,或者一个外界条件出现了,问题迎刃而解。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帮我。我体悟到: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大事小事都可以求师父,师父什么都可以帮你,但是你要正念足。

以上是我在目地、过程、方法以及信师信法等方面的几点粗浅体会,是在大法无边法理中自己在目前层次所体悟到的一点点。这次写稿的过程,是一个明析法理、曝光执著、放下包袱、提高心性的过程。“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转法轮》)我现在真的感受到了这种变化。自从孩子遭魔难以来,在“情、名、利”的执著下,我一直睡不好。通过这次写稿,進一步明晰了法理,明白了生命目地,一些执著放下了,心里坦然了,自然也就睡的安稳了,精力也觉的比以前充沛多了。人在欲望执著的驱动下“挣扎以求生”(《志坚》)的时候,真的好苦、好累,一旦舍弃了这些包袱,就会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与自在。我感谢师父给我们创造了法会交流这种形式,给弟子提供了这么一个修炼升华的好机会。今后,我要進一步多学法、学好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用心修炼,用心救人,完成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