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师信法中走到今天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十几年来,我一直在供奉师尊法像(流离失所时、失去经济来源时也没停止过给师尊供奉水果),可我卖房时有人来看房我就都收起来,但是看房人不少就是没有人买。后来我悟到这正是给买房人讲真相的好机会,所以后来谁来看房子师尊法像和香炉等都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就这样在丈夫不在家的情况下,我是买房、卖房、搬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安排妥当。零七年丈夫回到家中。现在我们全家在做好三件事中忙碌着。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大家好:

我因为受传统的家庭教育,从小就相信有神佛存在、有天堂、地狱之分,有六道轮回之苦,也知道修出三界就永远脱离轮回之苦,可能是由于这样的缘份,我们全家有幸在九四年参加了师父的讲法班,听课中我明白了修这个法能脱离六道轮回之苦,我从此全身心投入。一听说按真、善、忍做人,我从班上下来就写辞职报告,要求辞去财务科长,主管会计职务,从新安排工作,认为财会经常算假账,占便宜。因为那时还没有书,法理不清,就一件事,一件事的修,尽管很偏激,但名利的确放下了很多。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后,全国上下各种宣传媒体,广播、电视、报刊、杂志都投入到了对大法的栽赃、陷害、诬蔑的诽谤中,所有部门单位都投入到这场迫害中,强制我们写保证书,大法书及有关资料全部上缴。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放弃修炼绝对办不到,师父说“以法为师”。那么大法的书、师尊的法像等就决不能落到邪恶的人手中,所以几年来我们家数次被抄,但大法书、师尊法像等总是安然无恙,我知道这是我在这一方面有比较强的正念,师父就帮我完成这一心愿。

“七·二零”后大法蒙难,师尊被恶毒的攻击着,作为在大法中受益的我决心走出去進京为师为法说句公道话,因此三次進京证实大法,回来后被关在本地拘留所。第三次是零一年初,正是邪恶导演“自焚”的两天后,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横幅,证实了大法,当场被恶警打倒在地,关進站前派出所。后来被当地非法劳教一年,当时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达到了高峰,有一天当邪恶要迫害我时,我忽然想起师尊在《精進要旨二》〈窒息邪恶〉中讲:“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里的管教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地狱的小鬼转世”。当时心生一念,既然管教是小鬼,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悟者就是魔,让它们之间打起来,以转移小鬼对我的迫害,结果不一会儿两个邪悟的帮教突然动手打了起来,当时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我这样一想就真的成为事实了,后来学习《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中讲“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我一下子明白了,那是师尊给予我们的神通,是大法的威力。

结束劳教所迫害回家后,不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单位就不让我上班,被停发工资。不久长春插播后,我们地区大批学员被绑架,我丈夫(同修)也被绑架,我当时表现出严重的心脏病状态,才没被恶警带走。一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单位与恶警联手要绑架我与大女儿(同修),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与大女儿带着书奇迹般的从窗户走脱了,后来才知道当时我家是被包围的。我与女儿从窗户出来时,看守窗户的人正好去道对面买烟,我走后,恶警在很多路口拦截,只有一条通往外县的路没有设卡,可在师尊的安排下我们走的就是这条路。

恶党“十六大”前,十月二十一日丈夫被非法开庭,不许我到场还要抓捕我。十一月四日晚我与小女儿在家被再次包围,我在卧室迅速的把大法书全部装入女儿书包,告诉她这大法书你一定要保护好,这时恶警已破窗而入,一群恶警在我家等了一个晚上想等我大女儿。天亮后,小女儿以上学为名把大法书全部背走,我被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后我被再次送往劳教所,丈夫也被非法判刑送往监狱,大女儿流离失所,小女儿寄居在亲属家,全家四口,天各一方,家破屋空。

在劳教所我理智、智慧的反迫害,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师父的呵护中我闯出了劳教所,但又被强行关進当地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邪恶判的两年劳教,在师尊的加持下五个月我就回到了家中。

丈夫被非法判刑,我被停发工资,失去经济来源。面对这支离破碎的家庭,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我对修炼没有动摇,仍在巨难中前行。

在看望丈夫的过程中,我与丈夫关押地的同修联系上,在同修的带动下经常和他们共同学法、开法会,在交流中看到他们带动了很多同修走出来做三件事,我就把外地学员请到当地与本地学员交流、开法会,后来我又租了房子建资料点把做资料的同修带去和他们在技术上交流,在法中共同提高。同时与外地同修配合给监狱的同修传递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当停止接见时我就到省监狱管理局、司法厅等有关部门上告,还与被迫害的同修亲属共同反迫害。零四年网上交流谈到去北京参加正邪大战,我把光盘带到北京去发……

这段路我能走过来与外地同修的帮助有很大关系,因为我看到当时他们在处境比我还艰难的情况下带动同修共同做好三件事,现在他们有的已被迫害致死,有的还在监狱被非法关押。在与他们的比学比修中,我努力去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很少想到自己的得失。就在这时单位同意我退休了,每月可领取上千元的退休费,大女儿也回单位上班了,零六年小女儿也考上大学,因上学费用不足我把大房子卖掉,买个小房,我感到修炼环境越来越好,可在常人看来我是倾家荡产。

十几年来,我一直在供奉师尊法像(流离失所时、失去经济来源时也没停止过给师尊供奉水果),可我卖房时有人来看房我就都收起来,但是看房人不少就是没有人买。后来我悟到这正是给买房人讲真相的好机会,所以后来谁来看房子师尊法像和香炉等都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就这样在丈夫不在家的情况下,我是买房、卖房、搬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安排妥当。

零七年丈夫回到家中。现在我们全家在做好三件事中忙碌着。我能走到今天是师父牵着手走过来的,剩下的路我要用正念正行来回报师尊。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