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师尊交一份答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我是九八年年末得法的老弟子,一次在朋友家无意中看到她家炕上有一本书,顺便看了起来。越看越爱看,就这样我走上了返本归真路。每天早晨集体炼功,早早起来了,可一看外边没人,每天都能听音乐,可又不知道音乐来自何方。现在回想起来,是师尊鼓励天耳通了。我炼功没过几天,就找张姐商量,我说到你家炼功吧。张姐的丈夫也是同修,就这样我每天都到她家炼功,炼功时每天都能看见两根大柱子,就这样我们坚持没有停过。

父亲去世前给我两万块钱,当时就想拿出一万救救众生,丈夫说你用这钱收拾一下房子,同修来方便,你这不也是用在法上了吗?就这样把房子收拾了,收拾完房子,这房子就为证实法所用。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负责传递资料,有流离失所的同修就住在我家。有一次,办洗脑班家里来了好几位同修,男女都有,邻居们问你家怎么来这么多人,我都能巧妙的回答别人的疑问,每次出去做真相回来的特别晚,同修就住在我家,我家长期存放资料,而且同修们从未间断过。

——本文作者


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得法经过

我是九八年年末得法的老弟子,一次在朋友家无意中看到她家炕上有一本书,顺便看了起来,当时朋友的丈夫说,看看可以,可别学深了。走时就把书拿走了,回到家里就开始看,可没过几天我和丈夫决定去唐山做生意,走时,一心想把书带上,到了唐山,有时间就看书,越看越爱看,可书中写着还得炼功,我来唐山人生地不熟的去哪找人教我炼功?我正愁时,晚上丈夫回来跟我说:“咱们搬到门市房那住,房东让咱帮着看房子。前面正好是公园,那里有很多人炼功,你可以跟他们学。”(因刚得法,不懂是师父精心安排)就这样我走上了返本归真路。

自己得法晚特别着急,每天如饥似渴学着这部法,天天跟着炼两遍功,参加两遍学法小组,有时晚上学到深夜两点多钟,丈夫晚上看电视一点都听不见,全身心的在学法,上街买点东西都觉的浪费了时间。做饭淘完米马上拿出师父的经文看,当时一看字是金色的,还以为是太阳照的呢,抬头看看窗外再看经文又是金光闪闪的。炼功时法轮照的我刺眼,还看到另外空间的房子和树,感到非常美妙,炼功开始时打坐十多分钟,有位老同修告诉我你要突破一小时,以后就总能打一小时,第一次打一小时,当时疼的我满身是汗,这时师父不断的鼓励我,出现在眼前。我想我得法晚,赶快追上老同修。

过关

我过的第一关就是情关,母亲五十三岁就离开了我,最让我放不下的就是我的母亲,她死后天天来魔我,在我家她无处不在,我既想她又害怕,当时就和师父说:“师父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对母亲的情,我就一定先闯这一关。”得法一个月左右师父就给我安排了这一关,晚上睡觉突然我的母亲就象一股烟来了,并叫我的名字。当时我马上就说,这回我可不怕你了,我学法轮功了,瞬间她就消失了,我正在感悟法带给我的快乐和解脱。

迫害开始

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们四位同修决定進京上访,当时孩子只有三、四岁,那时一心想为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讨个清白,我们坐上了進京的小客,大约三、四点到达了北京。我们俩人一组,我和一位男同修顺利的走过了天安门,同行的同修在天安门就被撵了回去,不一会我们俩来到西单商场前,我们开始负责给大法弟子传递消息。走出不远时,有一位警察过来问,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吗?当时同修回答说不是,过后我非常生气,你都不敢承认是大法弟子,你干什么来了?来前正好看完耶稣传,我说你就是那个不敢承认是耶稣弟子的那个人。因没结果晚上就不准备回家,同修的妻子(也是修炼人)来电话让他回去,他跟我说咱们回去吧,我说不回去,你自己回去吧,我说感觉你就是背叛耶稣的那个弟子,听我一说他说我也不走了,晚上在放在街上的水泥管子里过了一夜。当时到处都是大法弟子。第二天我们去了中南海,那里有很多同修,一会,来了几辆公交车,让我们站排上车(当时还有十来个国外的大法弟子从公汽上下来)我就站進去了,同修没站排,在旁边观察,我说你为什么不進来?他说如果我被抓什么也干不了,我认为跟他们走不对。听他的话也有道理,我就走出来了。(当时有人看着)一想不对我干什么来了,难道我害怕吗?我又上去了,他说你好好想想被他们带走对不对,我排在队伍里冷静的想一下,又走出来了,觉的同修说的有点道理,(当时可能也有点怕心)就这样我们就回家了。

失去修炼环境

每天早晨集体炼功,早早又起来了,可一看外边没人心里特别难受,每天都能听音乐,可又不知道音乐来自何方,现在回想起来,是师尊鼓励天耳通了。我炼功没过几天,就找张姐商量。我说到你家炼功吧,张姐的丈夫也是同修,就这样我每天都到她家炼功,炼功时每天都能看见两根大柱子,就这样我们坚持没有停过。

没多长时间,生意做完了,我们就回家了,回家后接触不上当地的同修,也不知道该怎样做,就这样把法放下了,过上了常人的生活。二零零二年我经营服装生意,慈悲的师父把一位过去我认识的熟人安排到我这来,她在商场买衣服看见了我,就这样我又从新走入法中来,她给我资料白天我就出去发,当时也不知道注意安全和害怕,我想我浪费了两年多的时间,我一定抓紧时间赶上,我又象得法初期一样在法中精進着。

向内找修心性

有一次婆婆跟我借了七千块钱,还时却还五千,我说妈不是七千吗?婆婆说小宏说五千(小宏是我丈夫),我说行,五千就五千,当时也没动心,婆婆接着又说,你给我打个还条,当时以为听错了呢,我说妈你说啥。她又说了一句,你给我打个还条,我说咱们都是一家人,打什么条。她说你必须打条。我一看她坚持要打条,心里就更不平衡了,转身就走了,马上给丈夫打电话,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晚上回家跟丈夫说,你妈怎么这样不讲理,借七千还五千,还让打条,我说借钱有打借条的从来没听说过有打还条的。丈夫说让你打你就打,那么大岁数给你还钱,不就打个条吗,当时没守住心性,你家人怎么这样不讲理,走遍世界也找不着,简直够上世界之最了,一边说一边打了他一下,他马上还我两下。这一下,把我打醒了,心想我是修炼人,怎么能走常人的理,师父不是让我们改变常人的观念吗,丈夫说去我妈那看看,说不定我妈在家生气呢。我也跟着丈夫去了婆婆家,一边走一边想,今天一定把这关过好,挽回损失,進屋就说妈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惹你生气了,我亲自给你打条了,婆婆说光你打不行,小宏也得签字,这时丈夫急了,说妈你这是干啥,我马上说打这个条必须打,小宏你也得签,别惹妈生气,就这样把条打完了,婆婆也变了,说自己也有错,干什么都坚持,就这摔摔打打闯过了这一关。

助师正法

父亲去世前给我两万块钱,当时就想拿出一万块救度众生,丈夫说你用这钱收拾一下房子,同修来方便,你这不也是用在法上了吗?就这样把房子收拾了,收拾完房子,这房子就为证实法所用。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负责传递资料,有流离失所的同修就住在我家。有一次,办洗脑班家里来了好几位同修,男女都有,邻居们问你家怎么来这么多人,我都能巧妙的回答别人的疑问,每次出去做真相回来的特别晚,同修就住在我家,我家长期存放资料,而且同修们从未间断过。有一次,同修说你家太乱了,不能客货两用,这样危险。当时心想别人家没有放,不放我家放哪,我就求师父说:师父,我家来的人太多,东西又多,来的人又不同,请师父保护。到现在没出现过任何偏差。记得有一次,拿了很多光盘到我家跟前撒了一地,当时就想谁也看不见,不许过人,结果一点干扰也没有。记的还有一次,同修用摩托车驮了一麻丝袋《九评》,我下楼去接。因是白天,邻居问驮的是什么,同修说好东西,我们谁也没动心。而且我楼下就住着我们派出所的警察。

一次外地来了两位同修,有位同修说你家前面路上有辆小白车,这两天我不来了,你小心点,我心想什么小白车小黑车的,谁都别想动我。过了两年同修在一起交流,现在都逐渐成立了家庭资料点,不应该在外面租房子了,当时外面的一个资料点就搬到了我家。后来同修们交流买耗材不能一个人总买,同修压力大,负担重,各片负责各片的。算是个协调人吧,我又开始负责進购耗材,我也把货放到我家,各资料点到我家取。我家住在二楼,楼上楼下的搬从没出现过干扰。资料点的机器坏了,到各点维修不是很方便,技术人员少而忙,去农村很远,我就决定把机器放我这维修,因为我是这片的负责人,我想这是我的责任。同修常常提醒,东西太多,来的人也乱,注意安全。我也知道,可放谁那都困难,我们总不能不做吧。我经常想如果没有师父这次正法整个人类都不复存在,如果没有这次正法,就没有现在的人类,一切都应为正法开路,任何生命都不许干扰正法,只要法中需要没有这样做对那样做不对,摆正基点摆正心态,危险来自于人心。直到现在我家还是资料点,学法点,维修点,就这样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稳健的走着。

正念正行救度众生

二零零三年的一个晚上,我和住在我家的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发真相,当时带了很多资料,还带了一百多粘贴。我们从家出发,路经五、六里地刚做了一半,警车在后面追上来了,我们俩同时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听车里的警察说“你们站住”,当时一点也没害怕,警察没到之前我还立着掌呢,这时心想这些资料可不能落到他们手里,我还留着救人呢。警车没到之前那位同修就走开了,因她身上有很多的资料,……后来警察没说什么就走了。我俩继续前行,前面还有一位同修等我俩呢,到她家后我把刚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一遍,她说还去吗?我说去没事,就这样我们把剩下的资料做了。

在救度众生中升华

今天我们一行四人坐船去我市的一个小岛,那里的众生很少看到真相,因走水路交通不是很方便,午后去第二天才能回来。我们带上各种资料,坐3点钟船一个小时左右到达了目地地。安排好住宿,我们四人研究怎么走,每人背一大包资料,出去不是很方便,老板就住在门口,而且岛上晚上根本没可去的地方,那里只有几个景点,只有白天才能看,如果出去会引起老板的怀疑。这时我们的一位男同修说走窗户,窗户正好靠道,离要发资料的地方很近,我们四人二人一组,路远的先行。二位同修走后我俩呆一会也出发了,走在救度众生的路上心里很沉重,泪水涌现在我的眼底,我从心里说众生啊,大法弟子救你们来了,你们一定要认真看,明白真相才能得以救度,危险就要来。在做的过程中,师父的法涌现在我的脑海里。在做的过程中,狗也有叫的,人也有出来盘问的,我们不为所动,稳稳当当的走在救度众生的路上,就象四周环绕的海一样,心如止水,不起一点涟漪。这时师父的法又打進我的脑海里:“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2008年纽约法会讲法》)我内心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更加强大,觉的肩上的担子重了。没去小岛之前我还被安逸心带动,通过这次小岛之行,我回到家中,又恢复了精進的状态在法中不断的精進着。

修在自己 功在师父

今天我们几位协调人在一起商量,怎样营救狱中同修。我市共九位同修被非法关押,我们各负责各片的同修,我也负责了一个同修。晚上我正准备找同修的家人,去看望同修,这时,一位年长的同修来了,说我跟你一起去吧。同修跟我去了狱中同修的弟弟家,交谈中才知道该同修和狱中同修的姐姐是同学,他负责联系同修姐姐,可他姐不肯去,说可以出钱。我想还得找狱中同修的弟弟和他一起去。这几天证实法中的事很忙,家里的婆婆又有病了,觉的时间很紧,这几天也很累。我在去婆婆家回来的路上,正想着找狱中同修的弟弟怎么去,因他家离我家远,我女儿买了台变速车,我正想骑女儿的变速车去呢,一抬头看见同修的弟弟开三轮车过来了,当时非常激动,就这样很顺利的办完了。他说跟他商量商量过两天就去。在修炼的路上我越来越感受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就象师父法中所讲的“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

要写的真的是很多很多,就象师父所说的:“因为那是你们走过的路,那是你们的辉煌。”(《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感谢恩师把我从地狱里捞起,走上了人成神的路。每当我不精進时都是师父鼓起我精進步伐,每想到师父为众生巨大的承受时我都痛苦万分,我会在最后不多的时间里,精進,精進,再精進,以报师尊的救度之恩。

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