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七年的时候,当第一次听师尊济南讲法时,我和丈夫震惊了: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大法大道呀!当时去广场炼功点有些远,就想应该让周围的气功好友让更多有缘人得法啊,于是在家的附近建立了一个炼功点。第一天炼功,只有我和丈夫。经过其他同修的圆容,不到半年的时间已经有几百人得法,并且分成好几个炼功点進行洪法。

炼功点的同修们经常去偏远的县、市洪法。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偏远贫穷的小县城,这一天正好是集市,这里大多数都是少数民族,语言无法沟通,我们就决定把大法简介挂上,开始炼功。当时的场非常祥和,静静的,我们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本文作者

师父好,同修好:

第五届法会征稿开始了,静下心来,提起笔真的不知从何写起!身边至亲的同修,有的已经被邪恶迫害离开了人世;有的还在被关押;有的妻离子散;有的流离失所,而自己和家人也经历了不平凡的里程……。想到此早已泪流满面,但是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又是何等的荣耀与自豪!下面是我们一家人的修炼体会。

一、喜得大法

我们一家三口是九七年得法的,当时丈夫和我三十出头,孩子八岁。丈夫十几岁时就得了肝炎,几年后急剧恶化,被诊断为肝癌。孩子出生后,丈夫就没有亲过孩子,害怕传染。当时一年的时间,半年都是在医院度过。走投无路之时,接触了气功,练了几年,虽然身体未好但是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转变,并且有了求道的心。可看到假气功为了名利所表现出来的丑态,让我们精神上感到非常的苦闷,一心想找大德师父求大道。

一九九七年的时候,以前的一位气功好友,给我一本《转法轮》。当第一次听师尊济南讲法时,我和丈夫震惊了: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大法大道呀!得法后我们心性提高的很快,现在明白是师尊当时把我们推到了那一步。丈夫的身体也随着修炼迅速康复。(二零零二年丈夫被非法关押时,我曾把过去的病历拿给恶警看,结果一查大三阳没有了,肝功能全部正常,就连医生都说不可思议!)当时去广场炼功点有些远,就想应该让周围的气功好友让更多有缘人得法啊,于是就在家的附近建立了一个炼功点。

第一天炼功,只有我和丈夫。经过其他同修的圆容,不到半年的时间已经有几百人得法,并且分成好几个炼功点進行洪法,炼功点的同修们经常去偏远的县、市洪法。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偏远贫穷的小县城,这一天正好是集市,这里大多数都是少数民族,语言无法沟通,我们就决定把大法简介挂上,开始炼功。当时的场非常祥和,静静的,我们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了,十月初,我写了一封《我为什么要走出来》的上访信,依次给邪党各个部门送了一份,然后就和两位同修去了北京,后来被邪党非法劳教两年。

劳教所真的是人间地狱,当时在那里心里就是想着《洪吟》〈苦其心志〉。背着这首诗,走过了最初的几个月。孩子来看我时,第一句话就问:“妈妈你的头发呢?”然后就开始哭。最初的一年没有喝过一口热水。冬天北方很冷,在邪恶劳教所里,洗澡的时候都是一组一组站在几乎没有玻璃的水房里,更不要说吃的饭。经常遭体罚,高强度的劳动,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但是什么样的折磨都不能改变大法弟子对法的坚定。二零零四年我被第二次非法劳教,这时的生活条件比以前稍好一点,我对那些帮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人员说:“是因为大法弟子揭露邪恶、讲真话才使你们的环境待遇变好了,以前的警察根本不把你们当人看!”

在被非法劳教的过程中,每一关每一难过的好与不好,无论从身体到精神上都经过了一段剜心透骨的修炼过程。

二、和孩子一起修炼

得法后,我和丈夫明白,给孩子什么都不如给他大法!孩子从八岁开始学法炼功,当时他的学校是寄宿制,每星期五下午回来,所以节假日,业余时间都带他参加大法的一切活动,在小弟子心得交流会和办法轮大法书画展时,他还画了一幅自己如何消业提高心性过程的画。孩子得法至今没有吃过一片药,在学校消业时生活老师给他的药都被他偷偷的丢弃了。有一次,星期五回来给他洗澡,发现身上出水痘。孩子当时不发烧,没有任何症状,晚上就直接去学法了,星期六还去参加集体洪法,星期天下午到学校时,全身皮肤光光的,连水豆的疤痕都没有,当时教师都觉得不可思议。班里有相同症状的其他同学,有的两个星期都没去上学了,此后该教师的爸爸也成了一名大法弟子。

有一次过年放炮,当时一个炮就在孩子眼前爆炸了,他就想是师尊保护他,否则眼睛就被炸瞎了。得法后,就个人而言,我们的思想从来就不放在他的学习上,孩子的学习在班里也就是个中等水平,但品性端正,身心健康。九九年之前小弟子每年寒暑假都有集体学法班,第一次学法回来后,他告诉我他真正的妈妈在天上,我一听心里还酸溜溜的。

大法纯正祥和的场,大法弟子高境界的行为,加上孩子本身人的观念就少,当时孩子的状态很好,脸红扑扑的,善眉善目,人见人爱。

我被非法关押的时候,周围的同修都非常照顾他。二零零零年的时候,他爸爸带着他和几个同修去北京,当他们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恶警过来抢,其他同修都松手了,只有他一个抢着坚持打横幅,恶警的手都被布划出血了。事后他还责怪爸爸当时为什么不抢!直到今天有一个同修奶奶想起当时他的行为还不停的夸他呢。

孩子上初中时,我回来了,当时他爸爸流离失所,而且网上正通缉他,谁要举报就奖励六万元。二零零二年过年时我带着孩子坐长途车去几千公里外的地方看他爸爸,当时被恶警跟踪了,我们身边坐着两个公安厅的特务。一下车他爸爸来接我们,就被二十多名恶警包围住,我和孩子商量,请求师父加持让我们离开,结果我和孩子就在两个恶警的看管下顺利走脱了,可是身上所有的钱和手机都被抢走了。城市周围都是上千里的沙漠,大多数都是少数民族,此时孩子突然一下子好象长大了很多,正念很强,他对我说:“不要怕,只要我们心正,邪恶就看不见我们。”我说:“如果能见到大法弟子就好了。”我们准备在医院的长椅子上度过夜晚,后来被好心人收留。当时是大年三十前一天,第二天大早一开门就看到旁边住着的大姐很面熟,一交谈,才知道她也是位同修,她的弟弟被非法劳教三年,这次丈夫也被非法劳教一年。

孩子上初三后,为了让他保持一个好的修炼状态,通过跟学校协商,允许孩子每天中午可以出校,利用午休的时间到学校旁边的一位同修大姐家炼功一小时。二零零四年时,邪恶又在办洗脑班,当时几位同修就到转化班的墙外写满了“法轮大法好”。邪恶气疯了!我所在的市区,被非法抓捕了二十几位同修,恶警搜查我家时,发现了专门讲真相用的手机,当时有很多真相信息,邪恶又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当时这位同修大姐也是全家修炼,她的丈夫也被非法判刑五年,她一个人照顾三个小孩,但是还每天带他一起炼功,直到初中毕业,在此对这位同修大姐深表感谢。

等我第二次从劳教所出来时,孩子已经上了近半年的高中。此时孩子的年龄正好是青春期,有位女孩很喜欢他,彼此都有好感。我和丈夫先找自己的不足,因为孩子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那段时间大量学法,一起学习小册子《守身如玉》,并对孩子说:“师父让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有男女同学朋友,都是正常的,对谁都要好,但是不能为情所困,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情,过好这一关吧!”有一天他告诉我晚上做了一个梦,看见一群小狐狸围着他,其中一只还咬了他的屁股,都被疼醒了。后来有一天,那个女孩打电话让他选择要大法还是要她!当时他说“要大法”。就这坚定的一念,师尊清理了他背后不好的因素,使孩子在很短的时间过了这一关。

这次回来后,恐惧心特别重,一段时间无法突破,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楼梯间有大一点的声音,心就止不住的跳。有一天在看《九评》时明白了,人纯真的本性是不应该有恐惧心的,是党文化强加给我们的。瞬间我好象从心里认清了这层法理,从此后再也没有这种状态了。这几年我们的手机一直都是被监控的,但我们都没有刻意的换手机号,正常的生活,但是从来不用手机与同修联系,与同修见面,发资料时手机都是放在家里。有一天,专门监听大法弟子的特务,找到我丈夫对他说:“你们太好了!你的妻子孝顺老人,疼爱孩子,非常贤惠。”还说丈夫待人接物真诚善良,并且说了很多监听我们生活中的事例。面对这个特务,我们决定不去理会他的身份,智慧的对待他。事后我对孩子说:“常人都有自己的隐私,但修炼的人堂堂正正,身心健康,是没有隐私的,监听也只能听到高境界的言行。”

自从大纪元发表《九评》后,看到邪党对传统文化的破坏,结合孩子此时上高中的学习环境,我感觉真的是在往孩子脑子里装垃圾,学无所用。高中课程很重,别说三件事,学法都不能保证,这样下去就把孩子给毁了,做父母都是有罪的。当时给他教电脑的同修说,让他学一门外语吧,将来到国外说不定还能看到师尊呢。有一位同修正好是大学外语系的老师,但决定从高中退学时各种人心都出来了,孩子也很苦恼。有一天他从学校给我打电话说:“妈妈,真的不上高中退学吗?”当时冲破这个观念真的不容易,到今天家里的亲朋好友都不知道。

上了半年高中的孩子退学了,寒假开始学习外语,教外语的同修非常认真的给孩子补了一个寒假的课,开学后直接到大学学习。每天只上外语课,然后再去同修那里学习电脑,还能帮助做、送资料,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学习一些传统文化,《九评》,《周刊》等。从《九评》发表后,我们就大量制作《九评》。并且经常带他出去发《九评》,孩子每次都用双肩包背一百多本,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大街小巷以至外县,从不敢发到智慧的正念很强的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我和孩子也会发生矛盾,有时他也会埋怨,说他没有童年,没有常人的朋友。孩子毕竟是孩子,当他提出健康有意义的活动时,我们也支持他,这期间外语学的也很好。二零零五年八月份的一天上午,我在楼下被绑架了,恶人又要办转化班。当时我对邪恶说,家里有孩子,必须回一趟家,否则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结果他们就带我回来。一進门,我直接就跑到厨房的晾台上,对恶人说,你们敢过来我就跳下去,当时孩子正在学习,一看就知道邪恶的目地,僵持的过程中,我听见孩子说:“妈妈,十二点了。”我当时的情绪有些激动,一听马上平静下来,开始发正念。过了几分钟,周围开始安静下来了,孩子说他们走了。我听到恶人在楼下说他家还有一个炼功的,事后才知道当时孩子对着邪恶盘腿立掌发正念,一立掌他们十几个人全部退出去了。修炼过程中,孩子很多次都帮助了我们,明白了法中说的有些孩子是为大人承受业力的。

二零零六年元旦这一天,我给孩子写了一封信,叫《母子缘》:

小同修,新年好!

我们共同感谢恩师赐给我们这样一段特殊的母子之缘!
我们共同走过了正法修炼瞬间即逝的六年岁月!
只因有了这世的缘份,产生了彼此关爱纯净精進的正法修炼之场!

师尊说:“互相交流就是大法弟子在一起互相往前進步的一个环境,这是你们在世间修炼唯一的那么一点时间,是大法弟子在一起的这个环境,是修炼的环境。你更多的时间是在常人社会中,在人世间不脱离世俗中修炼,所以那点时间对大法弟子来讲是很珍贵、很少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看到这一段法,我从心里谢谢你!也谢谢你的父亲!在这个环境中给予我诸多的帮助。你很多正念正行的经历真的很伟大。得法时你虽然很小,但悟性好。每次消业都是独自在学校,每次盘腿没有一次半途而废,進京正法发真相资料都留下你小小的身影和坚定的足迹;每忆至此,妈妈真的很感动!

新的一年妈妈把师尊的这段话送给你:“还要告诉大家,我把佛法中的威力, 把我自己诸多的能力,都容到那本书里面去了,容到这个法里去了。无论是录像带、录音带和这本书,你只要看,你就会发生变化;你只要看,你就会去病;你只要 去修,你身体就会发生本质的变化;你只要坚持修下去,你就会有能力,你就会看到,你就会听到,你就会感受到大法的洪恩。真修者一切佛法的威力我都会给你, 你只要去修,你就能得。当然你不修呢,你也得不了。”(《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从新年开始背法吧!应该“越最后越精進”,不要给自己将来留下遗憾!

同修:妈妈
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

当时我每天晚上背法,孩子看见这封信后决定放寒假每天上午背两、三个小时的法,用了近四十天的时间就把《转法轮》背了一遍。在背法的过程中,奇迹就出现了。当时孩子脸上长满了扁平疣,就连眼皮上也是。有一天早晨,他在洗手间大叫:“妈妈快来看!”我赶紧跑过去,一看孩子脸上的扁平疣一夜之间都消失了,皮肤光光的,我说:“师尊看你背法精進,表扬你了!”

二零零七年,孩子刚满十八周岁,准备让他出国学习两年,到没有党文化的国家去看一看,因此也就不让他去大学上课了,自己在家安排学习内容。五月份他又背了一遍《转法轮》。当时也没有想到手续能办下来,因为我们这里政审很严格,结果八月份手续就很顺利的办好了,学校也不错。当时经常看到网上报道这个城市的大法弟子情况,想那里的整体环境肯定很好。可是去了之后,不是想象的那样,这个国家邪党的余毒还在,今年初还在网上看到遣送大法弟子回国。虽然学校有大纪元报纸,有时也能看新唐人电视,但是却看不见大法弟子。此时我们很担心,以前孩子修炼可以说都是被动的,现在需要他主动去修炼了,担心他能否走好这段路。

孩子从得法后,师尊对他要求很严格,绝对禁止他干坏事,只要干坏事很快就会被知晓。就在他出国不久,我偶然遇见一位同修,得知他姐姐也出国和孩子在一座城市。现在孩子称这位同修为姨妈,还搬到一起住,这位同修大姐对我说:“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因为他是小弟子,也是前世的缘份,我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照顾。”现在每天学一个半小时法。

三、我和丈夫修炼

通过修炼,丈夫的不治之症痊愈了。丈夫是经商的,公司上下员工、朋友、同行没有不知道真相的,并且大多数都声明退出邪党。我们知道邪党的本质和所作所为,但公司的一些项目要和邪党政府打交道,我们就智慧坚定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虽然这几年的迫害对公司影响很大,但我们还是正念破除了邪恶对大法弟子经济的干扰。

丈夫九零年投资百万元买了六百多平米商铺房产,现在市场价值一千多万元,可二零零七年时政府为了某个人的利益,不顾大多数购房者的权益,将整栋楼拍卖了。然后告诉我们连本钱都给不了,只能给七十三万。这几年房产的事魔了我们很久,《九评》使我们更认清了邪党的本质。通过这件事也去了自己的利益心、干事心,明白了法理,我们决定利用此事给更多人讲真相。就把当年辛苦买房的过程及政府如今只给我们七十三万元这样一个给我们带来巨大损失的结果,写了一封上诉信。信中叙说我们炼法轮大法,明白要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否则这种结果我们是不会接受的。所有与此事相关的部门及个人都送了一份。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的早晨,我在楼下被恶人绑架,要送到洗脑班,当时丈夫下楼晚一些,我就打电话通知了他。十几个恶警从早晨到下午把门锁都敲坏了,门却一直都打不开。丈夫就想怎么也不能让恶人带走,就决定从后面厨房的窗户抓着护栏下去。可是没有抓稳,当时体重八十九公斤的他就从五楼摔下去了。当时五脏六腑巨疼,就起不来了,他马上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千万不能这样,心里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忍着巨疼就站起来了。走了近五百米才坐上一辆出租车,又上了四楼,到了一位朋友家。朋友一看他脸色不好,就扶他躺在床上,急忙给家里人打电话。到医院一检查,二、三脊椎骨断裂,病情严重,必须马上动手术。医生告诉家人有生命危险或者瘫痪等医学上的理论。丈夫念很正,坚决要求出院,不做手术。当时医院要求本人签字,今后发生的任何事与医院无关。

此时的恶人以为我丈夫还在家,一直在楼下等他。家里人气愤的告诉他们时他们还不相信。回家后家人要用偏方医治,丈夫没有同意。同修得知此事后立即上网曝光迫害,恶人追问此事他对谁讲了,丈夫说“见谁都讲”。四十天后,我从洗脑班回到家里,见丈夫头发、胡须都长长的,人也消瘦了许多。五十天的时候,我们决定不能再卧床了,就起来炼功,最初只能炼一至三套,两个月以后就逐渐恢复正常生活上班了。通过此事很多人都赞叹大法的神奇。后来他的一位朋友腰间盘突出不能正常行走,丈夫对他说我的腰断了都炼好了,朋友一听也修炼了,如今不仅腰、腿好了,连多年的胃病也好了。

二零零七年七月份,公司因一个项目预算时出现错误,致使公司资金无法正常周转,丈夫那段时间心急火燎,没有了修炼人应有的状态,被邪恶钻了空子,脖子上长了一个象粉刺样的东西,最后竟变成了“对口疮”。当时,脖子、头肿的非常大,人都变形了,不停的流脓和血,三十九度至四十度高烧持续了两个星期,晚上烧的说胡话。他自己也从心性上找原因,我和孩子一起给他发正念。两个星期后,因亲朋好友的压力很大,不想此事被误解,就在门诊上开刀做了手术。当时挤出了很多脓,脖子里面都腐烂了,差点就侵蚀到动脉血管。医生说这个疮也叫“砍头疮”专门来要人命的,当看到他的精神状态时,医生都感到不可思议。

四、如何对待安全

这些年邪恶始终认为我们在做真相资料,所以我们的电话,甚至丈夫身边同事的电话都被监听,有时约朋友吃饭特务都会光临的,虽然被邪恶数次干扰破坏,但都没有给同修和资料点带来损失。师尊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过程中,当念到一个同修姓名时,为了保护大法弟子,师尊说:“这个就不念了啊。”看到这段法,我的感触很深。师尊是无量大穹的主,无边的法力还要慈悲的用这种方式为我们作出如何对待安全问题的榜样。虽然我们的心是超常的,但正念正行,是在用常人的方式手段和注意安全的前提下圆容的。

我和一位同修合作了三年多的时间,他负责制作的资料整齐干净,有时一晚上做近二百本《九评》,还要抽时间做光碟,每星期还有周刊等资料。我负责发放,协调工作。三年多的时间始终保持和他单线联系,有时得到哪位同修没有资料的消息时,就让孩子或不认识这位同修的大法弟子去送。这位做资料的同修每个星期还要给许多炼功点送资料,三年多的时间风雨无阻,可拿到资料的同修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同修。我们安排好只送到地方,互相不见面,期间从来不打电话,而且时间观念都非常强。一次无意中他碰到另一资料点的同修有些技术问题要他帮忙,但他从来不提我们这边资料点的事。没过多久那边资料点出事了,那位同修被判了五年,面对邪恶迫害,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们是一个整体,为了身边的同修,一定要重视安全。从来不用住家附近的公用电话打给同修,从来不把资料存放在家里,不随意改变时间,每次固定好时间,拿到资料发完再回家。和同修不论是发几十本还是几百本都是如此。

这几年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做。丈夫周围生意场上的人比较多,讲真相过程中,就不能谈我们如何放下名和利,一定注意符合他们的观念去讲。这几年讲真相几乎就是生活的全部,特别是这几年邪恶大量被销毁,中国民间都开始抗暴了,今年的天灾人祸,讲真相时很容易就能让常人接受。

几年里,我们不仅让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而且还有很多人都成了有缘人,前几天还有人找我说想要炼功。这些新学员有的修的非常好,有一个以前吃喝嫖赌,修大法后彻底改变了。很多人因为他的变化也走入了大法。公司的一个项目是做民俗文化的,每天晚上都有节目表演,但是有时他们就会唱五、六十年代的邪党歌曲,事后我就对主持节目的人说:你是少数民族,你是有信仰的人,共产党是无神论,你不能唱歌颂它的歌。和他谈了很多邪党对少数民族信仰的破坏,最后他再也不唱邪党的歌了,并且全家都“三退”了。

我的环境有时能接触到台湾香港国外的人,每次见了他们,我会找很多借口要和他们交流,最后都不忘说一句:麻烦你代我向你们那里炼法轮功的人问好。

讲真相的过程中最大的体会就是:自身要美好端庄,思维清晰,理性智慧。这样常人都会愉快的和你交流,明白真相。

我们的生命本质就是来同化大法的,我们的心无论有多少放不下的执着,都回不到常人中去了!修炼中不進则退,只有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美好的未来才不会留下遗憾!

同修,让我们一起共同精進吧!

谢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