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政府部门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我从黑窝闯出来后,成了邪恶重点监控的对像,当然我自己是不承认的,我悟到我不能让邪恶总是来骚扰我、监控我,我得主动去找他们,用我强大的正念和功能、功力去制约邪恶,并向被邪恶利用的人讲清真相,救度他们。这样,我就不定期成了各级政法委、“六一零”及社区的常客。

我退休前在一个政府部门工作,我就利用自己对那里的人比较熟悉的便利条件去讲真相。政法委、“六一零”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地方,和他们打交道既要有极强的正念又要有极大的善心。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好!

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精進要旨二》〈理性〉)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一直在遵照这段法对我的要求去做。我从黑窝闯出来后,成了邪恶重点监控的对像,当然我自己是不承认的,我悟到我不能让邪恶总是来骚扰我、监控我,我得主动去找他们,用我强大的正念和功能、功力去制约邪恶,并向被邪恶利用的人讲清真相,救度他们。这样,我就不定期成了各级政法委、“六一零”及社区的常客。下面我把在证实法中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几件事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慈悲与威严同在,用理智去证实法与讲清真相

我退休前在一个政府部门工作,我就利用自己对那里的人比较熟悉的便利条件去讲真相。政法委、“六一零”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地方,和他们打交道既要有极强的正念又要有极大的善心。有一次,我和“六一零”主任正在谈话,政法委的一位副书记進来了,问我干什么来了,我说来要我的工资来了。他说:“你找你师父要去呗,你跟他走,跟我们要什么工资。”我听了这话,心里非常难过,众生已经被邪党毒害到非常危险的境地,我必须得救他,我就和他说:“某某,我们原先在一起工作过,象朋友一样相处,这是我们的缘份,我才真诚的告诉你,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这样对你这个生命没有好处。我希望你能够得救,你知道文革时的军管干部的下场吗?你知道六四开坦克的人关押的地方吗?”他听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这位副书记以后每次在政法委见到我都非常亲近都和我打招呼。

有一次去政法委,我想找新调来的书记讲真相,这时“六一零”主任(新调来)把我叫过去,连同其他“六一零”的工作人员欲对我進行迫害。“六一零”主任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又问我是在家炼还是在外边炼。我反问他,在外边炼你们让吗?他也问我,你们外边这贴的那写的到处撒的传单,说共产党这么的了,那么的了,你是怎么看的?我告诉他,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在历史上也是这样,都是有定数的,到了它该垮的时候就垮了。他说,这么说你跟共产党干到底了呗?我说:“我没有说这话,这屋里这么多人都听到了。”这时有人找他,他回来说要研究事,让我到别的屋去等。我到了“六一零”干事的办公室,政法委的其他工作人员,一看我来了,过来几个人听我讲。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我就跟他们继续大声的说,我就是天天喊共产党垮了,共产党就垮了吗?那不是天象的变化吗?那不是神的安排吗?那个“六一零”的干事说什么神的安排,都是人为的(指法轮功)。我说,你说人为的也对,因为共产党贪污腐败,坏事做绝也是人为的,所以就该垮了。

每次去政法委,“六一零”之前,我都发完正念才去,一路上发正念。到那后,边谈边发正念,不允许他们对师尊和大法不敬,有时“六一零”主任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就说,我让你气的,不知说什么了。有时他连续的咳嗽,憋的脸通红,讲不出话来。有时他不在,我就去政法委和其它办公室,坐下来讲真相。话题很多,因为我有这个心,所有的事师尊都为我安排好了,很自然的讲到了真相上,而且他们都很愿意听。有一次,我去政法委,“六一零”主任非常邪恶的说:“今后这个地方你少来,如果我不在,你不准到其它办公室。”我笑着问他:“这是怎么了?”他说:“怎么了,你自己还不知道吗?这是法制单位,不是你洪法的地方,你進哪个办公室都讲法轮大法好,政法委都成了你的家了,你愿意進哪个屋就進哪个屋,那不行,你来了有什么事?说完赶紧走,不准在这呆着。”当然,我仍然还在智慧的做着该做的事。后来邪恶再也没有对我骚扰和监控。有一次讲真相,事后被恶人举报,我知道后,主动去找他们,在证实法和讲清真相后,他们反而劝我回家。

二、把慈悲留给对方,用智慧去讲清真相

我们地区分管法轮功的副书记是被邪恶利用的人,绑架过大批的法轮功学员。我从黑窝回来不久,看到有同修把他名字上了恶人榜,我想这正是我找他讲真相的机会。当我再和他谈话时,劝善的电话不断打来,我看到他不敢去接电话,我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家里的电话、办公的电话、爱人的电话,自己的手机全是法轮功打来的,家里的老人、孩子、爱人全不得安生,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你们可以和我谈,不要这么做。”此时,我看到了法的威力对恶人的震慑,同时也看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我就告诉他,这是为了救度他,希望他今后能够善待大法弟子,不再去做对大法弟子行恶之事,一切都会好起来,如果他有什么想法可以找我。后来这恶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有所收敛。

我们地区的政法委书记由于受邪党的安排与影响,一直在干着对大法弟子迫害的邪恶之事,所以家里的亲人受到牵连。孩子总是这不好,那不好,因本人不悟,后来自己身体也不好了,曾到全国有名的大医院治疗也不见效。刚开始跟他讲真相很难,后来我一去到他办公室,一坐就是半天,从大法的美好到大法的洪传,讲善待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等实例。看到他能逐渐接受不反驳时,我又具体教给他方法,怎样面对邪党的安排,智慧的不去迫害大法弟子,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我看到他已经按照我教给他的方法去做了,循环渐進,我每一次加深一点去讲。今年奥运前我问他是不是又抓人了,他说:“很紧,你注意点吧。”我告诉他:“千万不要绑架大法弟子,能保护的一定要尽力去保护。”他说:“如果上面下来命令的也没有办法。”我告诉他:“是共产党对我们進行迫害,你我没有恩怨,既然我们能相识就是我们的缘份,那我就要对你这个生命负责,告诉你真相,否则,真的大难来临时我对不起你这个生命。”他点点头,我又進一步对他说:“想一下退出邪党组织。”他说:”那哪行啊,我毕竟是给共产党做事。”我说你想一下谁知道?他什么也没说。奥运期间,我们地区没有发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过一段时间后,他见到我,笑呵呵的说:“我病好了,现在身体挺好。”因为有其他人在场,我告诉他:“好好做吧,孩子也会好的。”

这只是我在证实法,讲真相过程中的两三件事。在这个过程中,我虽然不计结果,但也有部份(包括主要负责人)退出了党、团队组织。最重要的是能够让这些受邪党蒙蔽的人和利用的人明白真相,使他们的生命能够得救,同时也给我们自己也开创了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

以上所谈的这些,包括证实法,讲清真相过程中的正念、智慧和勇气,都是师尊给了我这一切,我只是有这种心这样去想的,都是师尊在做,而慈悲的师尊却把这个威德给了我,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弟子还有很多人心与执着,我一定要在今后的修炼中,在学法中,在师尊的加持下,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做好三件事,跟师尊回家。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