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火车上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师父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我孩子也是大法弟子,被邪党绑架、非法关在监狱已八年之久未回,我每个月坐火车去看他。在大火车,看到这么多人,心想如能讲真相救人该多好!于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上火车,铲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救度有缘人,请师父加持我。从一开始十几人到几十人、上百人,到一百六十多人,我每个月都去,一次来回三天,一年十二次,八年有九十多次了。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柳暗花明的走过了一村又一村。

记的第一次讲了十二个人,同修高兴的鼓励我说:“不少,不少!”我听了很欣慰。后来我逐渐越来越敢讲,在火车上以找座位为名,见缝插针,一路理智,智慧的在火车站,火车上,旅店里,饭店里,甚至监狱的接见室里,总之自己能感觉方便说的地方,都讲真相了。

八年来我没统计过我具体说了多少,退了多少。但有一天早晨我不愿起来炼功,就做了一个梦。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教室里,有好多好多人,男女老少,后面还有唱歌跳舞的。前面有一个讲台,好象在等待着我说什么,我去晚了,同修悟到是我的众生在等待我,我得好好修。

几年来在监狱的往返旅途中,面对末法时期形形色色的陌生人,讲大法的美好、大法洪传全世界、讲邪党的腐败、讲社会的乱象丛生、讲江泽民其人的恶事丑事,并说国家就象个家庭一样,这个家长吃喝嫖赌无恶不做,这个家就被带坏了,这个家庭的孩子和其他人肯定跟随着倒霉,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前社会的动乱,天灾人祸等跟随邪党有直接关系。劝三退保命得平安躲灾难,一般我劝的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能退。

我时刻记着师父法身就在我身边,还有天龙八部护法神。当我不敢开口时,师父的一句话打到我的脑子里“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每次我兜里都揣着纸和一个小铅笔头,随时记下来。这些人还都愿意告诉我真名实姓,有时我回来反思一下,也觉的很奇怪。其实都是师父把有缘人领到我跟前,让我说了一下,都是师父在帮我做。这条路是师父给我安排的。

也有不同意退的,态度不好的,我就平和的跟他(她)说:现在是救人,救好人!然后心里一直发着正念,待对方平静再走不迟。走时说:“祝你平安!”稳住他(她),把慈悲留给他(她)。

记的有一次劝退,有一个人态度非常恶劣,故意大声喊着:“你怎么在火车上敢说这个?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只是善意的看着她说我是在救人。她说:“救什么人?我告诉你,现在把你抓起来,判你一年劳教。”然后问我在哪儿下车。我没告诉她,只是笑一笑,一直发正念,她东张西望似乎在等乘警过来,又过了十几分钟,火车到一小站,我只好下车。回头一刹那间,看见她还在盯着我是否下车了。然后我走到检票处晃了一下,又快速的向最后一节车厢走去,象刚上车一样(小站只停留两、三分钟),因我没到地方,还得继续坐这趟火车。上了车后发着正念,迅速的从包里拿出一件衣服换上,当时心里不太稳,怕她领着乘警过来,真是有惊无险。等我再换车时,一开始没敢劝退,后来想错过机缘就没有了,找一对面小座坐下,四个人,不一会儿我劝退三个。有一老者竟然对我说:“别怕,都这么明着整。”我想这可能是师父用他的嘴点化我,我会心的笑了,他们也笑了。当然他们不知道我笑的什么意思。坐一会,我说:“我有个朋友在前边,我去看看。祝好人平安,万事如意!”他们笑着点头说:“谢谢。”告别后又走下一个车厢继续劝退。

因火车到站常有上车下车的,曾有两次补票的列车员看我一个车厢一个车厢的走,以为我是逃票的,追着问我买票了吗?我拿出票告诉他,我的座位让别人坐了,我只好找座位。人家抽烟上厕所的回来了,我只好再去找。列车员说:“噢,是这样。”忙他的去了。

一列火车有时从这头走到那头,能劝的就劝,不能劝的就走。有时我感觉不带任何观念的去讲,在师父的加持下,真是智慧好象源源不断的在流淌,顺利的劝退一个又一个……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有同修的帮助,我每次都把大法的资讯,把师父的经文送進去。每次把经文送進去后,我都心里说:“谢谢师父,谢谢同修。”走时请师父加持,回来时跟师父道一声谢谢。监狱狱警曾经对我狂叫过:“法轮功的东西都带進来了。”我心如止水,没有任何表情。当他们再换人检查没翻出来时,用疑惑而平静的眼光看着我,好象在说:“奇怪,不是她。”我想你们是翻不出来的,我身边有师父的大法身,还有天龙八部护法,还有好多同修在为我发正念,所以我的心很稳。

也有一次由于有怕心我不想去了,在集体学法时,我看了看师父的法像心里说:师父,我这次没去。我的脑子里立刻听见师父好象在说:“你得去呀,那里有我好多大法弟子。”我当时就流泪了,心里说:师父,我错了,我错了,我一定去。我伤心的哭了,谁也不知道我哭的什么。

这八年来,有苦,有累,有辛酸。几年来的不管春夏秋冬,严寒酷暑,从未间断过。有一次在火车上竟发起烧来,连拉带吐,还得讲真相救人,后来求师父帮助好多了。每次也好象云游一样,劝退救众生,而且有时在火车上还能碰到我劝退过的人跟我打招呼。有一次回来师父的一首诗打到我的脑海里“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洪吟二》〈如来〉)。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我回来没敢说,因我知道和做的好的同修比差远去了。有一回梦见天上无比广阔,有一个黄豆粒大的地方不太平整,我想可能就是我掉下来的地方,我应修回去补上。只是我这儿缺一点也不能圆满:怕心、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心多了,都得去才行,得精進实修。

每个同修都有自己的路,修的比我好的很多很多,只是他们的路没有像我这样表面,在同修的催促下我才写出来,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