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 救度众生把家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三个月左右,原来身上的几种病都不翼而飞,如胃炎、胆囊炎、头痛、失眠等症状都好了。在炼功前,丈夫每月工资一半都得让我买药吃,炼了法轮功后,没病一身轻,真是感到无比幸福和快乐。

一、从家庭的束缚中走出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两次到北京上访,去北京是为了给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为了去告诉不知道真相的有关人士我自己在法轮大法中亲身受益的体会,可没想到的是没有人能听進去。从此我遭到了中共邪党有关部门的迫害,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多次受到当地派出所和社区的干扰和监控。邪党的迫害给我们家的亲人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在经济上蒙受损失(邪党有关部门勒索两次上万元),亲人们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和思想负担。原本十分支持我学法炼功的丈夫在这种邪恶的高压下,把我的大法书藏了起来,也不许我接触同修,不让我再学法炼功了。

在那段时间里我痛苦万分,由于自己对亲情的执着,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在一种矛盾当中,很不精進。后来一次很严重的病业,使我突然清醒的认识到,这是由于自己对亲情的执着导致的。于是我对丈夫说,从今天起我要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

我不断给丈夫讲真相,从学法炼功到上访,我告诉他,这一切不是我们的错,而是邪党和江魔头颠倒黑白,好坏不分。我让丈夫真正认清什么是真正的好和坏,同时把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讲给他听,让他看真相光盘,给他讲述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最后讲到《九评共产党》和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真正目地。

他每次听后都有改变,他知道法轮大法好,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的。听了真相,他流泪了,说:对不起,从今以后我再也不阻止你学法、炼功、做大法的事情了。但是他要我注意安全。就这样,我终于从家庭的束缚中走了出来,真正的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了。

现在出去发真相资料,有时他也陪我出去,有时他说我帮你发正念。他退出了邪党的少先队,后来通过几次讲真相,他父亲也退了邪党团队,现在我们全家所有的亲人基本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而且在我家也组织了一个学法小组。

二、给社区的人讲真相,走出怕的阴影

有一次社区的人和组长走到了我家门口,我看到时本想不让他们進屋,可转念一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纠正一切不正的因素,要救度一切众生(也包括在社区工作的人),我马上调整心态,铲除怕心,清理自己的空间场,解体社区人和组长背后操纵他们迫害我的一切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党文化的邪恶因素。

我在心中求师父给我加持,把我怕心去掉,师父说过:“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全盘否定旧势力给我安排的路,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稳住心后,看到社区的人拿出一张什么回访表格,他们让我填表。我目光直视他们,告诉他们我是不会填的,你们这是扰乱公民的平静生活,是真正的扰乱社会治安。他们假惺惺的说没其它意思,只是走走形式。这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加持,决不配合邪恶,因为今天我是主角他们是配角,他们是为了让我救度而来的。

于是我开始给他们讲起了真相,我告诉他们法轮功的学员都是好人,都是为别人着想的、一个善良的群体,是中共邪党、江恶魔妒忌心所致,发动了这场迫害。我对他们说,你们是在不明白真相中帮助邪党干坏事,是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我说你们这样做是有罪的。当有一天中共邪党灭亡时,你们首先是它的陪葬品。他们听着很吃惊,也很担心自己将来的命运,所以也没着急让我填表,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了我证实大法、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机会,千万不能错过这次机缘。

接着我就讲了中共邪党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还有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也讲了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下场。他们听了半天,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他们把表放回了包里,有走的意思,对我说:那以后你就在家炼吧。临走时我告诉他们,能见面就是缘份,希望你们以后心中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回答说,谢谢!谢谢!我们会记住真善忍好的。

从那以后无论什么敏感日或在奥运前后,他们再也没来干扰我了。虽然是我在给他们讲真相,其实是师父看到我没有了怕心,有了正念,所以师父把背后迫害我的一切旧势力的邪恶因素给解体了。师父洪大的慈悲使我更加努力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同时学好法是一切的保证。

二、帮助同修也是在归正自己

有一天偶然的遇到了一位很想见到的同修,我们见面谈了一下本地区整体的情况,后来她邀请我去了她家,她丈夫也是我们的同修。

她丈夫同修甲曾经是一个很精進的大法弟子,最近被一些不正确的状态干扰,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这种魔难中走不出来,我知道后,找了另外两个同修帮助发正念,同时也告诉甲同修要好好向内找,看是什么人心让旧势力抓住的把柄而变相迫害。

发了两天正念,我身体的某一个部位突然痒痛、红肿,象千万条虫子在抓一样痒的难受,我从来也没有过这种情况,昼夜难眠。第二天我们在学法小组与那两位帮发正念的同修切磋,他们身上也与我有同样的症状,但没有我严重。当时我们有一颗自私心出来了,说帮他发正念却干扰了我们,而且甲同修身上的症状跑到我们空间场上来了,我们有想放弃帮助甲同修的念头。转念一想,这不是正符合旧势力的安排了吗?通过在一起学法切磋,我们悟到,这是旧势力的变相迫害和干扰,在这种干扰的情况下,看我们站在哪个基点上看问题。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得走师父安排的路,把这颗为私为我的人心去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灵烂鬼对甲同修的迫害,求师父加持。

当我们认清了旧势力对我们干扰的假相后,很快我们身上的不正确症状全然消失,回过头来看才知道一切都是假相,一切的干扰都是冲我们的执着而来的。虽然在这件小事上看似在帮助同修,其实整个过程是在归正自己。通过这件事使我更加清醒的认识到,正念正行,信师信法的重要性。无论是救众生也好,帮助同修也好,做大法的各项事情也好,如果掺杂人的一点因素都是极其危险的。

让我们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缘吧!在最后的一段有限的时间里救更多的有缘人,完成自己来时的大愿,早日跟师尊回家吧。

不足之处望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