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所在的环境 走好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正式走上修炼之路的。在这十一年的时间里,虽然做的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对大法的坚信是金刚不动的。

一、师恩浩荡

自从明慧网将大法弟子参加师尊讲法班的回忆编成《忆师恩》发表后,有同修非常羡慕那些参加讲法班的学员。个人认为:不光参加讲法班的学员是幸运的,能得大法的弟子及所有世人及万事万物都是幸运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早上,我骑着三轮车送货,不小心将脚卡在脚踏与三角杠之间,当时将车卡停了,三轮车主杠脱焊,而我的脚未伤筋动骨,只是将肌肉卡的象手指那么深的印,几天后才平服。此事的发生又正好在医院门口,有位认识的医生要我去拍片看看,我说没必要,他说:喔!你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

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四日晚,那天是立春,国内大法弟子倡导的“法轮大法日”。我与同修骑车到五十多里外挂条幅、粘贴。在返回的路上九点多时,被一辆摩托车从后面猛撞,二八型大自行车被撞出几米远,我从车上被摔在水泥路上四肢朝天,头背同时撞地,当时的瞬间,就象五脏六腑散了一样,头象撞碎了样的感觉。现在想起还后怕。

撞我的摩托车连人带车倒在路中间,同修忙着去扶他,叫他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说你今天遇到好人了,要不然你们的年怎么过?送一本真相册子给他,问是否要我们帮忙。这时,我赶紧站起来,浑身拍打,好好的,将车子扶起来也好好的。回家后刚好十点,我赶紧炼了三套功法,又看了一讲书,十二点发正念、睡觉。

第二天照样做事,只是腰和脖子有点不舒服,两天后就没事了。所以说我们时刻都被慈悲的师父呵护着。

二、伺候病人

因我是经商的,不能象同修们那样带着方便面、矿泉水,走村串乡讲真相。二零零三年,碰巧一位熟人的母亲行动不便,想请人到家帮忙照看。那时我们的生意不好,就与她商量,可否将老人接到店里。她说那太好了。老人开始不同意,说自己的子女都不想伺候,何况外人呢?又商量她先住几天看看,与我们生活两天后,她决定不走了。

但这件事在同修中产生了不同的看法,部份同修认为病人的业力重,怎能去伺候病人呢?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看起来是一个老人,但她有六个子女亲朋,子女中有大学教授、干部、医生、企业家,涉及各行业,况且这个老人是修佛教的,但与我们相处后,改变了。

三个多月后老人去世时,告诉她的亲人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当教授的女儿觉的不可思议:我妈一辈子信佛教,和你们在一起这么短时间就改变了信仰。当然这是大法的威力,还有同修们的无私奉献。如果单纯是我们伺候她,可能她会认为是她后生出钱的,应该为她服务。让她感动的是,同修们去后,不管是谁,只要看她需要帮助的都很热心,有时如来不及上厕所,屎尿拉在裤子里,同修不嫌脏,总抢着帮她。这是她最感动的,所以说是同修圆容了大法。不光是她的亲朋明白大法好,连周围的人都知道大法好!

这位老人走后又陆续来几位老人,效果同样。而且她们明白真相,都走的安详。平时让他们听师尊讲法,有时间就念经文给她们听。

三、窗口的作用

与我们接触的都是有缘人。有位学生走亲戚,主人不在,到商店打电话,我姐给他真相册子,他回家告诉了父亲,他父亲找到商店来。他说,几年前师父就在点化他,但一直见不着炼法轮功的人,这下可好了,我要学法炼功。我就教他,帮忙请书,最后他妻子、女儿都走進了修炼,都很精進。

一碗饭的效应:同样是一个电话的缘。一位女士走亲戚,要她帮忙照看孩子,刚好那天又走人家了,女士家离城区一百多里,我们就留她吃午饭,利用吃饭时间给她讲真相。她缘份好,悟性也好,回家时带了《九评》书、真相碟、册子。回去的当晚就放给村里人看,她儿子说:你好了不起,怎么走一次人家,就带这么多好东西回来。她后来在一家效益很好的厂上班了,得了大福报后,又到商店来报喜。这样的事例有很多起。

一声称呼的效应:一次邻里老乡来一位客人,我姐给他讲真相,交谈中得知他和我母亲一个姓,还长一辈,姐姐就尊敬的称呼他外公。他当时就退了党,也是带了书和资料回家。过一段时间,七十多岁的老人骑着自行车走四十多里送来一份二十多人的三退名单。

三年寻失主:二零零六年冬,一位喝多了酒的客人买烟时,将钱包掉在店里,第二天才发现,包里有三百多元钱。开始想等失主自己回来找,过段时间我们又写失物招领,还是没来,又仔细检查包里,发现还有身份证,但地址不详,有镇、村,但没有管理区,多方打听不着,直到今年五月,找到一位熟人,是乡镇干部,通过他才找到失主。失主买了好烟、好酒来感谢,被我们婉拒,我们的目地是要世人明真相,洪扬与证实大法。

明白真相的活传媒:我们有位熟人是位退休教师,经他手送给熟人的《九评》书就不少,他还通过熟人传到部队的师、团级干部,劝三退的人也不少,我们所熟悉的客人、客户、亲人明白真相后,都变成了传播真相的窗口。

四、真诚对待走弯路的昔日同修

在长达九年多的迫害中,我们这个地区有很多学员被中共强行洗脑后,放弃修炼,有的改学别门,有的助共为虐。部份同修不愿接触她们,怕受干扰。我记得师父说过不愿放弃一个弟子,明慧上也有篇文章讲:一位同修为帮助被“转化”的那位被举报劳教。回来后还是去找她,终于感动了走弯路的学员,又走回了修炼。在同修的整体配合下那个县十几位被洗脑的全部回到修炼中。

还有一篇《叫醒你身边的人》的文章看后也是叫人落泪。讲真相救世人也是救,为什么不能善待那些遭受迫害的昔日同修呢?有位曾被“转化”的同修这样说:那时从沙洋回来,走在街上看见一位同修很高兴,正准备跟她说话,她将头一扭不看我,从此我不再主动见同修,免得他们害怕,要不是你们几位同修不厌其烦的帮我,加上师父的点化,我还真回不来呢!

如果同修都能发出纯善的一念,也许就没有那些回不来的人了。

五、面对面讲真相的乐趣

有次与同修到我家乡去,那是收稻谷的季节,我们走在田间地头,边帮忙干活边讲真相,效果很好。碰到一位男士很凶,他说:我们忙的很,你们没事,小心我用千担(挑草头用的)戳你们。我说:你忙是实,你以为我们没事干吗?我们半夜起来炼功,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利用应该午休的时间,想到你们是老乡,在这么大的是非面前不回来告诉你们真相,是对不起老乡,我是某村的人。他说那我说个人你认得吗?他说的是我堂兄,我说你是他姨弟吗?你弟弟我可是认识的。他一听笑了,很客气的接了真相资料,直说对不起!

还有很多碰到的有缘人,开始,对方总有戒心,说不识字。我说那不要紧,碰到是缘,讲点你听也好。最后,对方说那你还是给我吧,带回家叫别人读给我听。我接着告诉他三退的重要及退的方法,最简便安全的可取个化名写在人民币上。

最近一次在路上,正准备讲,他笑着说我认识你,你上次跟我讲的,书我也看了,今天还有吗?能不能给多点,我儿媳打工放假回来休息,叫她也看看。那种真诚的笑容与感谢,是发自内心的。我也谢他帮忙转告乡亲们,也是积了大德了。

六、在魔难中救度有缘人

在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时间里,我也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前几次是与同修关在一起,后两次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关在看守所九天,里面有八个人。头天晚上叫我睡在厕所边上,第二天都争着要和我睡在一起。里面有个判死刑的,从接到判决书起,晚上做噩梦吓的大叫。几天前,有两位同修被关在那儿,她睡得很安稳,同修走后,她又睡不着,我去后,她又睡着了。她们自己都感到炼法轮功的不一般。

通过交谈,知道她们各自的情况,就开导她们,她们说要早点认识你们就好了。为抗议非法迫害,我被关后一直绝食,她们说,我们挡着你还是吃点,我们说你没吃。我说那不行,我不能欺骗别人和自己。

期间我被五、六个男子按着鼻饲。因我不配合,衣服、头发弄脏了,同间的人,抢着帮我洗头、洗衣服,并说:我们既希望你早点出去,又舍不得你走,你走我们没有主心骨。在被非法关押的几天里,我的嘴没停过,我在里面讲,她们听,看守天天叫我出去晒太阳,并说喜欢听我讲话,问了各种各样他们不了解的问题。那些外劳人员说:怎么这个法轮功跟别人不一样。

最后一次是中共“十六”大,我又被非法关進二看守所,这次安排的有缘人更稀奇:陆续关進的理由都不值一提,离婚的、生意债务的、打架的、不交卫生费的、建房不申请,有几个是哭着進、笑着出来,有个上午進去下午出的,我知道她们都是来听真相的。后来我被转往洗脑班,就没人再進去。

我这个人是个不起眼的人,但在洗脑班里不管是洗脑班的帮教也好,还是司法系统的干警也好,只与我交谈一次,就不再找我,就象一个大学干部说的:本来是想劝你们放弃,自己反而被你们说服。

总之,自从我修炼后,就记住师尊的话:“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精進要旨》〈证实〉)再就是:“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还有:“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大法弟子在人间的表现就是留给历史的。”(《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平时知道时间的紧迫,不管是迫害前或后,我就用上述法理要求自己,修好自己,证实大法,洪扬大法。

只写到此,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