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七年三月,在母亲和同事的推荐下我开始看《转法轮》,当时四十一岁。刚开始看书身体就出现了异样的感觉,那时并不知道师父已给我下了法轮,看完一遍书使我明白了许多以前搞不明白的事和理。师父讲的“气功就是修炼”“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让我这个气功迷和无神论者,明白了气功的真谛和修炼的意义及“法轮大法是佛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修心性就能祛病健身、提高层次,就能修炼。四月份开始炼功,三个月能双盘半小时,出现了通周天的感觉。学法炼功以后逐渐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思想上的升华带来了身体上的变化,使我整个人的外观有了很大的改变。在师父的引导下我找到了炼功点,参加了学法小组,在集体炼功和与同修学法切磋中心性在消业过关中提高很快。

先后遇到了同修母亲的去世和失去工作的考验。一九九八年在得知企业机构调整减员增效,我被列为下岗人员,派往一线抢生产任务。当时虽然很伤心难过,觉的没有工作了很没面子。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修心性,就觉的我现在是炼功人,学了大法就应该按真、善、忍标准去做好人,按师父说的顺其自然。到了一线做起我很多年没干的带定额手工操作。因为当时我与科室下岗的人员一起劳动,对于即将失去工作的常人自然是牢骚怨气很多,我除了劝慰他们,我当时的心态精神状况对他们影响很大。脏活累活抢着干,把年轻人都带动起来了。厂领导去车间巡视,对我的表现很是感动,回去后第一个安排我从新上岗。这一切使我深刻感受到师父说的:“真正把自己视为炼功人,也同样会得到该得到的这些东西。”(《转法轮》)表面上好象要失去工作的我,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实际上我什么也没有失去,我又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被安排在企业外围的平房里办公,虽然条件艰苦但工作环境却非常好。这一关不仅去掉了我对名利的执著心和爱面子的虚荣心,还使我有了一个更好的工作和修炼环境。在以后的修炼中我深刻的体会到,师父那时给我安排的工作环境为我后来做资料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对我今后的修炼和证实法及资料的传递带来很大的方便。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一开始,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说我炼法轮功是错误的让我放弃,当时我说功现在是没地方炼了,说我犯错误我坚决不承认。家里的亲人也劝我放弃,孩子来电话说要把我的书交上去,当时我告诉孩子这样做犯大罪要遭报应。我赶紧回家把书都藏了起来,讲法录音带和炼功带已经找不着了(被孩子藏在顶柜上)。晚上电视只要播诬蔑大法的节目,孩子就把音量调大逼着我看。一想起让我放弃修炼,把书交了,心象刀绞一样的痛,不能看书、不能炼功,只是伤心流泪。这么好的功不让炼这么好的法不让学这是怎么回事?有时看书被孩子看见,平时乖巧的孩子也会骂我一顿。无助和迷茫困惑着我心里真是难过极了。只能趁家里没人时看看书,当时我就觉的不对劲:我也没做错事为什么偷偷摸摸的,我就堂堂正正的在家看书炼功!这样一来也没人管我了。那时也不知道正念正行,只是觉的大法好,师父要求要多看书。我这样去做了师父就帮我把环境正过来了。有了这个环境,我试着让孩子帮我往电脑里输入一些大法的资料打印出来我再拿去复印。

当时的大法真相资料和师父的讲法只能靠复印来解决人手一份,我就利用工作之便做起了复印和传递的事。在那种形势下同修间很少来往,有的失去了联系,我书包里几乎整天装着需要复印和印好的材料,为的是碰到同修时方便传递和随时找机会复印。这一切很自然的就成了我的一项任务和我应该做的事了。开始复印时不会使机器,怕心很重,总丢三落四,还老印坏。一次复印完回去发现原稿落在机器里了,当时紧张的一身汗,赶紧回去找没找着,问当时正复印的同事也没看见。我顿时明白了是师父在保护我。几次都在师父的看护下化险为夷。我想以后做大法的事一定要细心,少让师父操心。随着形势的好转,复印的事由其他同修分担了一部份。

二零零二年初,当时很长时间才能得到一点资料,也不知道怎样去讲真相,一位没有文化的老年同修找到我,让我写一些讲真相的东西她去发,我就写了一篇《敬告可贵善良的中国人》,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造假,西人学员去天安门是为什么,法轮功是佛法和大法弟子修真善忍没错,迫害大法弟子是政府的错,善待大法得福报等。当时我的工作环境已不方便复印了,就用电脑打印机打印,每天提前一小时到单位打印几十份,同时打印信封,我和几个老年同修,连发带投递。

一次资料点来了一大批不干胶真相,我和两个老年同修分着都贴了出去。看着这两个同修分担了那么多我也不能拿太少。拿回去分给其他同修他们不敢贴,我只有自己承担。我当时是第一次贴真相,心里难免害怕,下了班吃了晚饭带着资料骑上自行车,天黑了也不知道东南西北,一路下来车站、电话亭、报亭、电线杆一抬头贴到了北京电视台的电话亭,一会又到了颐和园附近,贴着贴着找不着回家的路,荒郊野外路上就我一人,这时心里害怕了,我就一边骑车一边背师父的“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不知不觉师父带着我回到家,正好赶上了十二点的发正念。这一切如此的顺利,使我体会到了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在以后的资料传递中遇到难处时,我一想起这次贴真相的经历和两位可敬的老年同修,我都会感动,他们信师信法的正念激励着我从困境中一次次走出来。

二零零六年底,给我传递资料的同修被迫害,我开始了自己做资料。当时家里就一台电脑能上网,归孩子使用。要想突破封锁网只能用孩子的电脑,趁孩子不在家时我请师父加持,用明慧周报上的网址很顺利的上到动态网,当打开了明慧网页看到师父静观世间的照片时,高兴的我眼泪都流了下来。第一次下载《明慧周刊》、《周报》,打印装订一切都很顺利。从此以后我就坚信突破封锁网是大法弟子的上网软件、能突破一切封锁和障碍,有时也有网页打不开的时候,怕心一上来就更打不开网页,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一会就打开网页。以前认为突破封锁网是很难的事,现在体会到这超乎寻常的背后有师父和大法的威力给我的智慧,让我一个人从开始的复印资料到现在的制作资料、建立资料点,一路走到了今天。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资料点每周准时下载、打印装订成册(《明慧周刊》、《明慧周末》、《清流》,各种明慧周报和小册子)第二天送到同修手中,从没耽误过。师父给我安排工作环境,对我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这一切都是最好的,既安全又方便接触同修,现在和我一直保持着联系的同修,已成为资料点遍地开花中的几朵小花,减轻了我资料点的负担。直到现在不论春夏秋冬,只要一出门我书包里就要装上真相资料和光盘,便于随时发放或直接给有缘人。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开传,开始三退,大法弟子可以用化名三退。当时我虽然用小名办了三退,但是我想作为大法弟子绝不应该是邪党的一份子,我的工作性质经常要与邪党保持一致,经常做一些违心的事替邪党歌功颂德,看了《九评》后我实在不想再干这份工作了,当时想到换工作,很快就有朋友帮我找了新的工作单位,而且没有邪党组织,我去面试一次成功,到新的工作单位后我才觉的我是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再不用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了。当时我悟到师父特意给我安排的。这一切不仅让我彻底摆脱邪党,更重要的是要我救度那里的有缘人。在新的工作单位,我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很快把不和谐的办公环境正了过来(该单位人际关系非常复杂),以修炼人的状态看待一切,多看别人的长处,多为别人着想,利益得失上决不去计较,潜移默化的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然后给周围的有缘人办了三退。现在我可以在单位利用休息时间看电子版的大法书。由于自己做的比较谨慎,三退人数还不是很多,有一次讲真相给同事真相资料后,还被举报到领导那,仔细想来谨慎的背后还有很重的怕心和完成任务的心,让邪恶钻了空子。只有心正、念正,加上坚实的学法基础,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首先要纠正学法的状态,用心学法不走形式。在静心学法的过程中,心态慢慢的稳定下来。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修炼自己,去掉了很多的怕心。按师父说的向内找,找出了许多的执著心,去掉这些不好的心就会有新的提高。真正做到师父说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只有学好法才能理智、才能出智慧、才能心正达到救人的目地。

奥运期间所谓的敏感日,我除了发放我的资料和同修的资料,还额外多做一些资料,利用休息日往附近新开发的小区外围发放。当时我没有怕心,我想按师父说的抓紧时间救人。在发放资料时我就想我做的是全宇宙中最正的事,我深信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给我的能量场和我的法器——大法资料在我所到之处就起到了除恶的作用,师父会让有缘人拿走我放的真相资料,每次发放都非常顺利。

回顾这些年修炼所走过的路,每一关每个难只要按师父说的去做,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用法理衡量身边所发生的事情,就能有超乎寻常的智慧和愉悦平和的心态,把事情处理好。感受最深的是我最亲近和最依赖的两位亲人(母亲和丈夫)的离世,我能很快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并平静沉着的在短时间内把后事处理好。这在过去是绝对不可能的,在常人眼里他们觉的我这样懦弱的人能如此坚强,真是不可思议。但是我心里知道是大法和师父改变了我,使我从最难过亲情关中顺利的走了过来。大法修炼使我人变坚强了,心态祥和了。遇到困难和烦恼时一想到大法、想到师父,心情马上就平和了。修炼的路越走越宽,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应该越来越严,才能跟上正法的進程。越到最后越要严格按师父要求的向内找修自己,这也是我修炼至今比较欠缺的地方。要从自己的一思一念、一点一滴上上看是不是符合法,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更多的救度众生。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圆满随师还。

以上是我的修炼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