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路 兑现史前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在大法被迫害的最初几年里,由于消息闭塞,我一直靠热心的同修给我传递经文和《明慧周刊》,但辗转到我手里时,时间已经过去比较久了。因为不能及时看到师父经文和《明慧周刊》,跟不上正法進程,我特别渴望看到大法网站。就在我冥思苦想、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丈夫(同修)认识了两位老年大法弟子,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买回了一台电脑,利用同修提供的破网软件,我终于登上了大法网站“明慧网”,那个激动啊没法说。我们畅游在大法网站,就象回家一样,感觉离师父更近了。
——本文作者


敬爱的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在大法中修炼十年了,可以说是个老弟子了。从得法至今,我经过了数次心灵的历练,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不断成长。感恩师父,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终于提笔参加这次法会,也想在师父为我们提供的这个珍贵的平台上,向师父汇报我的修炼情况,也借此与各位同修交流。如有悟的不对之处,请师父开示,同修慈悲指正。

在我刚修炼不到一年的时候,邪恶突然对大法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打压和迫害,在突如其来的情况下,学法不深的我对此变故感到一头雾水,好象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时之间不知道怎样面对。但神奇的是,在那段特别黑暗的日子里,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两段法总是反复出现在我脑海里:“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当时也奇怪学法不深(对《转法轮》看的不多)、对大法修炼也不太懂的我为什么脑中总是反复出现这两段法。多年后,我才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将法打入我的脑海,用他那洪大的慈悲加持我度过了最黑暗的岁月,也使大法深深的扎根在我心里。

二零零零年四月,因为一个同修在邪恶面前说出了我,本地的派出所、公安机关以及“六一零”等就突然对我抄家。那些警察進我家后翻箱倒柜的搜查。没有思想准备的我站在屋里,不停的指责他们,没有怕。但看到搜出来的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我着急起来,心里就求师父:“师父啊,不能让他们再搜了,大法的东西太宝贵了。”说来真是神奇,我刚一想完,警察们马上就停止了搜查。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师父真的就在我身边呵护着我。自此以后,邪恶就把我盯上了,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就来骚扰,询问作笔录、还要签字。我深知大法是正的,自己修炼大法、按照大法做好人,我为什么要签字画押呢?这样做了,不就是在承认邪恶的迫害吗?所以无论邪恶要求我干什么,我都不去配合。邪恶的“六一零”伙同上级部门胁迫所在单位领导,以我“顽固”为由非法处分我,后来又硬扣了我一级工资。现在想来因为自己顾虑单位领导的处境而认可了邪恶的这种经济、名誉上的迫害,旧势力在我以后的修炼中给我设置了诸多障碍,使我的修炼之路曲折艰难。

学习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师父在法中教导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我悟到自己必须去掉顾虑心,不能再承认邪恶的任何要求,又幸得师父无微不至的呵护和耐心点悟,我才在以后邪恶更为疯狂的迫害中一次次的化险为夷。

后来单位配合“邪恶”的要求,组成所谓的帮教小组,我不承认它,其实也是形同虚设,到后来也就不了了之。有时候也会感到心理不平衡,对迫害我的人有怨气,在否定“邪恶”中掺杂了人心。随着学法的深入,这些心慢慢就淡下来了,也升起了想救度这些人的正念。其间,“六一零”以及“派出所”还有社区也派人在所谓“敏感日”轮番的到我家来做“探视”,渐渐的我也能克服以往不理睬、很生硬的态度,将他们作为应该救度的众生看待了。我想,就是因为那一颗坚信大法的心,师父保护了弟子。近几年,邪恶对我的迫害不再那么明目张胆,基本不到我家来骚扰了,但我知道它们背后的伎俩,也更加可怜那些被邪恶操控的人。

在大法被迫害的最初几年里,由于消息闭塞,我一直靠热心的同修给我传递经文和《明慧周刊》,但辗转到我手里时,时间已经过去比较久了。因为不能及时看到师父经文和《明慧周刊》,跟不上正法進程,我特别渴望看到大法网站。就在我冥思苦想、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丈夫(同修)认识了两位老年大法弟子,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买回了一台电脑,利用同修提供的破网软件,我终于登上了大法网站“明慧网”,那个激动啊没法说。我们畅游在大法网站,就象回家一样,感觉离师父更近了。

如果说大法被迫害初期我仍然坚信大法是基于对大法的强烈的感性认识,后来师父又不断发表经文指导我们修炼,大法渐渐拨去我心中的迷雾,又通过大量看网上同修的心得交流文章,我开始理性的审视自己的修炼,终于明白正法修炼的意义所在—那就是在助师正法中救度众生、同化大法,最后走向辉煌殊胜的圆满。

以往我是手写小标语,然后去贴,有时也用写信的方式讲真相。能上大法网站一段时间后,我就开始想自己能打印出真相资料去救度众生多好。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这样想了,师父马上就为我安排了一切。二零零五年初,我们联系到了几个外地同修,他们都是被邪恶迫害后流离失所的,不远千里来到我家。有的教我装系统、电脑安全设置,有的教我打印《明慧周刊》和真相传单。我们在教与学期间,也安排了时间集体学法和炼功、发正念,共同切磋、交流。至今想起来,那段时间真是很宝贵啊。

其间还发生了一件当时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外地来的同修中有一个工程师同修正念很强、对事物很敏感,他感觉到了来自另外空间的邪恶力量对我丈夫的制约,于是只要有机会,就不停的对着我丈夫发正念。有一天大家近十人围坐一起时,屋里的茶几不知怎么莫名其妙“当”的一声断了一个角,正当大家感到惊异之时,这位工程师同修告诉大家,是那个邪恶的东西(后来悟到是旧势力黑手)受不了我们的正念之场,气急败坏的打坏茶几跑了。从此以后,我丈夫的修炼状态有了一个提升,感到师父的呵护真的是无处不在。师父的苦心安排去掉了我们长期以来的心病和困惑。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学习技术的过程中,我边学边记笔记,反复操作,就这样我很快便学会了建立资料点的基本操作,外地同修才放心的离开。后来我教丈夫学会了打印,他自己也摸索出了更多制作真相资料的方法,也学会了维修机器。刚开始时,为了节约纸张,我将《明慧周刊》编辑后再制作,供应本地区的同修,由于需要的同修多、制作时间紧,数量有限的几十本《明慧周刊》同修们轮换着看,后来又有家庭资料点建立,我们制作周刊的量就减少了很多。同修们把省吃俭用积攒的钱送到我们手里,我们开始打印彩色的真相传单和小册子,在色彩和包装上都讲究美观大方和实用。和丈夫制作“真相护身符”,注重制作的每一个环节,争取合理利用,既要保证质量,又不浪费,同修反映很好。解体中共的《九评共产党》一书问世后,丈夫也陆续制作出数量不多、但非常精美的小本《九评共产党》。也制作了诸如《漫谈党文化》和《解体党文化》等书籍。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也遇到不少技术方面的难题,学会了上网求助同修,自己也抽出时间钻研技术。

刚开始做彩色真相资料时,墨水的购买是个问题,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我专门到外地去购买墨水及一些需要的耗材,也利用这个机会進一步学习技术。接待我的就是来帮助我建立资料点的流离失所的同修们。写到这里,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他们的条件真的是很艰苦。根本没有肉吃,他们也舍不得买肉吃,全是青菜萝卜、南瓜等,和米放一起,加很少一点油和盐巴焖在锅里,弄好了,一人舀一碗便吃。可是一个个都乐呵呵的,全不当回事儿。老年同修唐阿姨(化名)和年轻的小文(化名)不辞辛劳帮我联系其他同修,和我一起奔波,帮我订购墨水,还耐心的带着我购买了一些资料点需要的其他一些耗材。这次经历,我看到了资料点同修在证实法中无私无我的表现,闪耀出来的是大法修炼者不屈的精神!从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差距。

回到本地,当地的协调人同修不久也找到了购买耗材的门路,主动为我们联系,耗材的问题也就得到很好的解决。随着本地走出来的同修的增多,大家开始重视光盘在救度众生中所起的巨大作用,对光盘的需求量以及光盘内容提高了要求。而在此之前,所需的母盘全靠从外地拿来,能拿到才可以做,而且时间也拖的久,非常被动,内容方面也显的单调。这样就促使我们考虑自己下载制作。在下载音像资料等大文件的问题上,出于安全考虑,我也犹豫了一段时间,心想邪恶随时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不能因为失误影响资料点的正常运转。协调人同修积极寻找可行的办法,终于得到了突破。但我也知道,正念才是最有力的保障,所以,在我做资料以来,也从来没有“怕”,因为我心中有法,心中有师父。我和同修共同研究镜像制作方法,也上网寻求技术帮助,在边尝试边制作中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经验,制作的光盘内容不仅丰富,而且具时效性。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我很注重光盘封面的视觉效果,从网上下载或自己制作封面图片,在可打印光盘上直接打印(使用佳能打印机),这样既保证了光盘的视觉效果,使人们乐意接受并珍惜,也保证了光盘播放质量。我丈夫特别强调真相资料内容的选择,把好真相资料的关:无论如何,光盘的内容都要紧紧围绕讲清大法基本真相“四•二五”和“自焚伪案”。特别注意制作、推广和发放神韵光盘,救度众生。最近几个月,针对中国当今正在发生的重大事件,我也能及时从“新唐人网站”下载录像并结合大法真相或退党方面的内容马上制作出光盘,还制作母盘提供给其他资料点同修。同时也着手编辑本地的真相传单和小册子,曝光本地邪恶,发往明慧发表后供本地区同修下载制作。在此,也十分感谢明慧同修的支持帮助。我们的资料点自建立以来,在安全方面,我们本着对同修负责、对大法负责的态度,无论是对家人、朋友还是同修,我们都很注意修口。

作为修炼人,做大法工作的过程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师父有这样一段讲法:“在任何环境中,在任何时期,工作再忙都不能离开学法,这是你们提高圆满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够不学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为你们来讲就这样要求。”为了保证资料点的正常运作,我和丈夫把大法工作分工已经有较长时间了,他负责打印和维修机器,而我负责上网下载、编辑制作光盘、编辑本地真相资料和发送三退名单等等。由于我们的证实大法工作在本地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有时候事情堆了一大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没及时去做,丈夫就不高兴。细想来,还是私心在起作用,觉的光做大法的事,学法耽误了,或者没时间炼功了,想暂时把大法的事放一放,等自己状态正常了再做。通过学法、交流,我认识到是自己没有把握好时间。一味的强调自己,邪恶越是有空子可钻,越是让你觉的没时间。所以一定要否定它,让自己神的一面主宰一切!

孩子的学习不如自己的意了,和丈夫的关系处理不好了,常人工作做出了成绩却长期不被承认,救度众生遇到瓶颈了。所出现的这些事情都令我剜心刺骨的难受。经过一番苦苦挣扎,在法的指导下,我找到了自己的虚荣心,找到了妒嫉心,也找到了害怕自己不能圆满的心。这些心不都是私心吗?归根结底,我知道还是自己学法不够、实修不够。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想和几位认识的同修切磋交流,可又感觉他们不是很乐意,心里有点埋怨他们。几位老大法弟子知道后,就特意安排时间和我们集体学法交流,同修慈悲而诚恳的说:“关键是学法、学法呀!师父讲了向内找、向内找,真的要向内找才能提高啊,怎么就是不去实修呢?”他们讲自己的体悟,平时学法悟到的法理,并且说只要我愿意,可以安排合适的时间共同切磋。同修的话以及他们所写的体悟文章也让我看到自己执著的人心。过后不久,师父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了,我反复读诵好多遍,师父苦口婆心的教导令我深感汗颜,我痛下决心要多向内找自己。在学习师父的新讲法中,我更加认识到救度众生刻不容缓,更加坚定了修炼的意志,因为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后来我放假在家,时间宽裕了,有时间大量学法了,我开始认真的背法。在背法的过程中,法理清晰起来,心性也在逐渐升华,认识到自己一遇到问题就向外推,寄望于同修帮助解决,是依赖心重,注意多向内找自己。面对丈夫的指责我平心静气的接受并抱着“有就改,无就注意”的心态处理。我悟到只有多向内找,才能解决出现的矛盾,也只有向内找,才能走出“私”,才能摆脱羁绊,让心性向更高的境界升华!

修炼路上的每一个收获、每一点领悟,都离不开师父的导航。当我摔倒的时候,师父耐心的等我爬起来;当我摔掉包袱迎头向前的时候,师父鼓励我,让我感受修炼的喜悦。

自我们建立家庭资料点以来,虽然也出现了这样那样的困难和干扰,但一路走来,我们学会了独立、学会了坚持,变的更加成熟、。我们一直平稳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为救度这方众生,为实现我们的史前誓约,我们努力着,跟着师父走到了今天。在此,也希望本地同修们都能行动起来,让家庭资料点在我地遍地开花,让大法的真相传的更快、更广,救度更多的众生。

修炼的路一定不会风平浪静。如何走正修炼之路,是每一个修炼者必须面对的。在我的修炼历程中,人心时时想拽我下来脱离修炼人的轨道,对我来说是多么惊心动魄的事情!有一天我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看着穿梭不停的车辆和人群,我忽然心生感慨:我们能走到今天,是因为我们的师父啊!师父的无量慈悲照耀着我们,才让这里的众生有了得救的希望!

我多想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能站在这里,弟子能在魔难中一次次站起来,摔掉包袱向前走,是您的慈悲呵护与加持。弟子能荣幸的担负这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是师父您赐予弟子的无上荣耀。师父,谢谢您!”

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大陆大法弟子敬上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