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坚定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八月喜得大法,至今已有十二个年头了,也称得上是老弟子了。十多年来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体验到了修炼中的不易,也体验到了师父为我们付出了无数,最终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了各种魔难,跟着师父走过来了。下面把我的修炼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法理明、正念足是提高心性的关键

记得在二零零零年四月,由于我给县“六一零”写了一封通过自己修炼身体变化证实法的信,当天晚上单位打电话找我让去单位说有事谈,我到单位不一会儿公安局的人来了,说让我到公安局说点事,到了公安局,问为什么写信,还给我录像。因没有经历过这些,当时在那种场合把我吓得浑身哆嗦,最后又问了我还炼不炼功,并且还说:说炼与不炼结果不一样,让我认真考虑好。当时我按不住的心跳,这时我想到了师父与大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顿时稳住了心,正念足了,不再心慌了,我坚定的回答他说:“我炼!不后悔!”最终没有被邪恶吓倒。

二零零一年我和同修去北京证实法,而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关押到当地看守所,一直没有送走我,后绝食闯出魔窟。出来后,那时正念不足有怕心,邪恶怀疑印真相资料与我有关,一直派人对我监视。在开十六大前几天的一天半夜一点左右,四、五个公安恶警来敲门。当时觉的这么晚不太对劲,就悄悄的从猫眼看到是他们,没有给他们开门,匆忙中打开了通往隔壁邻居家的隔板走了。他们扑了空,炸了庙,组织人员到处寻找,从此我流离失所,在外面长达九个月。由于是在那种情况下走的,邪恶不时的还在找我,我一直躲在外地,不敢回来。有一天我在做饭,洗菜时碰到了一条蛇,第二天就有当地公安组织的联防队進了我住的地方。我当时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暂住证,就我一个人在家,当时我又想到有师父保护我,不怕他们,最终在师父的呵护下躲过了此劫。我悟到我不能再在外面躲着了,我要回家,说走马上就走。回到家了,先不敢直接回家,让别人先探听一下邪恶那儿有什么动静,结果打听到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说:回来行,但必须写“转化书”,我一听害怕了,不敢回家,又准备去外地。在这时师父点化当地同修及时找到了我,与我从法理上切磋,通过静下心来学法,悟到了没有了怕,正念足,邪恶是不敢动你的。法理明白了,升华了,正念足了,我决定不再躲躲闪闪了,于是我白天提着包堂堂正正回到了家,学法、发正念,并通知单位我要上班。过了两天,结果单位说你哪里也别去了,单位决定让你上班,“六一零”那里都说好了,什么也不让你写。从此我摆脱了旧势力的圈子,又回到证实法的洪流当中。

回到家后,有个同修说你家里不买台电脑?当时我说也准备买一台,虽这样说了,但心里还是怕心很重,家属不炼功也反对买,我心里老想家里有电脑容易受到迫害,后来通过学法悟到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的,常人家里可以买,我为什么不可以买?其实迫害不迫害实质不在于有没有电脑,关键是看你心态,是怎么认识的,心促成了一切。由于从法上提高了认识,正念起来了,家属的工作也很快做通了,坦然的买了一台电脑。刚买回来心里有时还不断往出返怕心,逐步返,逐步去,怕心逐步淡化,现在我把电脑当作一个法器,摆在了客厅中,不怕外来人看到我的电脑,其实你没有怕心,别人来家里都不注意你的电脑,看见了也很自然,别人没有觉的你家有电脑就不正常了的心,就是自己有心造成的。

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我们

大法修炼没有师父的看护,我们是走不过来的,邪恶时刻都在虎视眈眈,想置我们于死地。下面是在大难中,师父保护我的事例。

有一次我与妻子一同做饭,用麻油炸土豆,冬天不知什么时候油中掺進了水,冻了一大块冰,当时没发现,往锅里倒油时,油与冰块一起倒到锅中加热,过了一会儿,突然听到锅中有响声,当时想油受热有点响声是正常的,但不能有这么大的声音啊,我们俩一同到油锅那儿看情况,嘴里都说没事,但我俩本能的躲开了,刚离开,油中的冰块由于油温高,“当”的一声爆开了,把油都溅了出来,溅到了墙上,我们俩却安然无恙。当时没害怕,过后我们害怕了,如果不是师父点化的让我们及时走开,那么高温的油溅到脸上就可想而知了。我和妻子非常感谢师父。

还有一次,我开车拉着同修,晚上到百里以外的乡下,与那里的同修交流切磋,当走到路面很陡的地段时,由于邪恶干扰,车灯突然灭了,我紧急刹住了车,拉住了手刹,没有灭火,空档状态,在车内低着头找原因。由于夜黑未看清路面坡度非常陡,也看不清两边参照物,而且手刹不太灵,结果朝后溜车了,当车溜到路边时,有了响声,我们才发现溜车了,赶紧踩住刹车,下车一看,幸亏车是朝这边溜的,要是朝那边可是百米深的大沟,就会车毁人亡,车上五个同修此时都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邪恶太坏了,想要夺去我们的生命。过后听说那一段路段以前曾出过车祸。又一次见证了师父时刻在呵护着我们。

再一次就是,一天晚上七点左右,我骑自行车到同修家学习,迎面过来两辆车,突然后面的车要加速超前面的车,由于街道路窄,人流多,前面正遇上盖楼房砌的围墙,前面车突然向左打方向盘后面车正在加速超车,被前车突然挤了一下,他只好向路边躲。我当时看到两辆车四只灯并排开过来,两眼看着车占了我的道,直接和我相撞了,连车带人一起撞倒了,车冲出三、四米后刹住了,自行车前轮被撞成了麻花,我的左腿当时是被顶了一下,感觉很沉。司机下车看情况,他的前保险杠被撞下很大一块,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法:“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心想,我是修炼人,我没事,紧接着两手一撑站了起来。司机觉的自己不对,把我撞成那样,就问我撞坏没有,说拉我到医院检查。我说我没事,不给人家找麻烦,我只嘱咐他以后开车慢点,他说他有点急事,给我留二百元钱修车,我说我不要你的钱,他说这留得也不多,执意要给我留下,我说你要留就留一百吧,把前轮修一下也够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占别人的便宜。他又说那我就把手机号留给你,你如有事给我打电话,我说你别留,我什么事也没有。他走后,自行车被撞的推不走了,离家还很远,我想我不能把自行车扔掉,它必定还给我挡了一下,我把它扛着扛回了家。我回头又走到同修家学法,当时我没有跟同修说,坐下来就学习,我的左腿从上边到脚心不断感觉往出排东西,是师父给我清理与修补。学完了法,我和同修说了此事,同修都说是师父保护了我。师父保护我的例子很多,我不一一列举了,其实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我们,有的时候我们没有感觉到而已。

圆容好家庭很重要

师父领着我们来到了世间,师父正法,我们助师正法,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所组成的家庭虽有未修炼人员,但他们与你是有很大缘份的,他们也是为法而来的,只是由于机缘不到或其它原因,他们暂时没有得法,但那也与其他常人有区别。家庭圆容的好,他们真相明白的好,他们是协助你助师正法的,也要起很大作用的。有的家庭当大法弟子受到邪恶迫害时,他们敢站出来为你说话,保护你,当作“三件事”时他们会支持你,有的家人的表现,给人有不修道已在道中的感觉;但有的家庭由于大法弟子没有圆容好,他反对你修大法,干扰你,不支持你,甚至还助恶为虐,把原本的他推到邪恶一边,到了非常危险的境地,使你在做“三件事”上受到很大的干扰与损失。

我的家庭以前也圆容的不好,因为我是一家之长,儿女妻子一切都得听我的,修炼前一直就是这么一个格局,修炼后,把这个习惯带了進来,成天看到的就是他们的不足,经常指责他们,使他们敢怒不敢言,没有站在他们角度思考问题,缺乏与他们沟通。我修炼了,家里一切都得以我的事为重要,谁都不能对我干扰,有一次因管教孩子不当,闹起了家庭矛盾,儿子被逼不回家了,女儿和妻子忍受不了也不愿回家了,家中就剩我一人了。环境好象相对宽松了,但我觉的不对劲,不是这么个修法,当我静下心来学法,才明白了,我的做法完全背离了法,“在常人中,人家都把你看的神魂颠倒的,人家都不跟你一般见识,也远离了你,谁也没有给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谁也不把你当成正常人,我说那不行啊!所以大家千万注意这个问题,一定要把握好自己。”(《转法轮》)我应该站在对方考虑问题,做事先考虑到别人,别人接不接受的了,有没有伤害,得让人家过的去才行。

之后我改变了观念。在一个家庭一起生活,大法弟子不能光考虑自己,虽然你修大法,你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是对的,但在一起时你就得先考虑别人。有一次晚上我在卧室正静心学法,妻子跟我商量说:“我想看一会儿电视影响你不?”当时我就想,我学法虽重要,也要为别人着想,这么小的空间,不能因为我学法而限制别人,大气都不敢出,我说:“你看吧,不影响我学法。”她开始看上了,由于我这次做对了,在法上了,虽然有电视声音反而我好象什么也听不见,学法更静了。这样不断与妻子、儿女在心灵上沟通,家庭气氛变过来了,我还不断的让他们了解真相,家庭变圆容了,现在妻子儿女都支持我。

有一次在师父生日的前一天,同修们切磋晚上统一要张贴标语,我也准备了一叠去贴。十点左右,我正要出去时,妻子问我你要干什么去,我说了此意,由于她有怕心,就说:“你别去了,让他们去吧。”对于妻子的阻拦我没有不高兴,我理解她这几年跟我没少受了惊吓,而是慢慢给她讲道理,我说好多女同修、老太太都不怕邪恶迫害出去贴,而我一个大男人却躲在家里睡觉,不能这样呀,咱们家都不是这种人呀!她想了想说:“那我就跟你一起去贴。”我说我是修炼人,你不能强求,她说我不强求,我愿意去。我当时为她的举动感到很激动。走在路上,她心里有点怕,我说咱们现在是在做宇宙间最正的事,在救人。后来她胆儿大了,我俩做的很得心应手,她抹浆糊我贴,不一会儿就贴完了。回到了家,虽说不害怕,但她还是出了一身汗,我看她心情很愉快。第二天早上我们一家人给师父敬香,闭眼合十时,她突然看到了师父坐在莲花上,我们很激动,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她呢,因她一个不修炼人在做证实法的事。现在她还不断给别人讲真相、送传单、劝三退。

儿子老早就不想念书了,但他学会了一技之长,会操作电脑,打字快,这次也派上用场了。我认为他是得了法的人,《转法轮》看过,新经文也看,就是学法炼功不太精進,现在小弟子普遍有这种状态。在电脑上要做的事他没少配合,以前我们俩也不断闹矛盾,现在改变了,心态较祥和了。女儿虽未修炼,但也明白真相,非常支持我,认同大法。

由于家庭、儿女的配合支持,使我在做“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事情上很顺利。所以说圆容好家庭很重要。

显示心是要不得的

人来在世上都是为名利情而活着,而在奋斗,谁都怕比谁过的差,从吃穿住行等方面都要攀比,这个心特别强。作为人这也属于正常,但作为修炼人这个心就要修去,不能要,否则最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受到迫害。我在常人中时显示心就强,爱做表面上的活,好让别人看见,处处想体现出自己的好,有能力,是强者,心中就是知道点什么事,就想告诉别人,证明我先知道的,知道的多。总之,老是做什么都想叫别人知道,显示自己,这个心很强,在常人中养成了这个习惯,有时也是不自觉的时时出现。

在二零零一年时,我县同修到北京上访,结果被关押進看守所近三十多名,当时大家学不上法,悟不到怎么做了,只知道邪恶利用什么办法,我们大家都不“转化”,但不知怎么往出突破,里边只有一本小《转法轮》,来回传的看。后来我想,想办法通过熟人,悄悄再弄進一本《转法轮》传着看这不就更好吗?当时想的没有错,为了大家都能学到法,结果书是搞到了,但后来被邪恶发现了,并且知道是我弄進来的,看守所所长让我把书拿出来,不拿出来,就给我戴脚链与背铐。我想我决不能把书交出去,不配合他们。后来所长带领两名干警与两名自由号犯人,给我强行戴上事先预备好的、很小的背铐。我不配合,紧抱双手,不让他们给戴上,他们五个人一齐上手,最终因寡不敌众,强行给我戴上了背铐。由于铐子口小,胳膊粗,刚戴上手腕就非常疼,当到晚上睡觉时,我的双手肿大、麻木,手腕非常疼,不能碰,把我疼的有点沉不住气了,就喊所长给解开,所长非常邪恶,就是不给摘掉。和我关一个号的他们都是刑事犯,对我挺好,都为我着急,不断替我喊当班干警,谁也做不了主,说只有所长说了才行。狱医看了说这样戴下去不行,手容易出问题,她说跟所长说一说,结果也不行。号内的犯人都入睡了,我不能坐,更不能躺下,只有站在地上,当时把我疼的掉下了眼泪。深夜时间很漫长啊,我一分一秒的心里数着时间,这时我突然想到了师父,想到了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的法,我就不断的默念这两句法,结果手腕不怎么疼了,就这样我在地上整整站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换班时所长才来,我又跟他说手肿了,他让带班干警摘掉小铐,再给我换上大一点的铐子。当把小铐摘掉后,我的双手腕侧面顿时起了象乒乓球大小的水泡,干警向所长汇报说他的手腕成了那样了不能再戴了,所长还不相信,進来亲自看了,当时把他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一夜之间这么严重,还对我说千万别着水,并还邪恶的说:“你再不听话,把你手废了都容易。”到现在两个黑疤都没有褪掉,两手还有麻木的感觉。过后我通过学法向内找终于找到了我当时为了同修能看到讲法而被遭到如此迫害的原因,那就是有一颗显示心理,想让同修看到书是我弄進来的,让同修说我真行。这种心态不好,不纯净,教训促使我不断的在改变,认识到显示心是要不得的,是常人心,最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修炼这么多年,想要写的体会很多,总之我悟到大法修炼是很神圣的,很严肃的,弄不得半点虚假,没有捷径,得实实在在的修,什么人心都得去掉。信师信法,明法理,正念足才能去掉怕心,升华,从各种魔难中闯过来,才能去掉各种执著心,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前几届书面交流会投稿因未悟到,认为修的好的同修才有的写,象我这不太精進的觉的没有脸写,心虚的都不敢看师父的法像,通过学法与同修交流,这次认识到了,法会交流一是向师父汇报自己的修炼过程,再就是写的过程也是不断去执著心的过程,不断从法理上提高与升华的过程。在写的过程中,时不时的泪流满面,泪中包涵着大法弟子修炼中的不易,跟着师父走过来了,但更多的感受还是师父的洪大慈悲,为我们所承受的一切,没有师父的呵护,我们什么也谈不上。

正法结束的时间稍纵即逝,我要精進起来,不能松懈、麻木,也不能有求安逸之心,要修出慈悲心,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抓紧修好自己,更多的救度世人,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