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寻道

见到明慧网《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我就想动笔写点修炼体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修炼过程当中,自己如何学好法、走正,过好心性关等等,至关重要,至于修炼的提高,那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自从来到这迷的尘世,身上逐渐沾满了脏东西,艰苦的生活,名、利、情的缠绕使我感到了人的疲惫,人生究竟为了什么?人为什么活着?哪里才可寻得人生的真谛?四十多岁的我便开始接触算卦、周易、各种气功等,好象要在其中探究或找寻什么……在古典气功连载上见过法轮常转、释迦牟尼的三千大千世界之说。从西安邮购了一些气功书,看了台湾名人著作,知道了一些有关闭关、打禅什么的,读过修佛修道人的故事。但是,这一些看了学了之后却感到没有什么实际收益,也没有解决我长久以来的根本疑问,我继续不断的苦苦追求寻觅着。

一天做了一个梦,梦中我走進了一个小土地庙里,小土地庙里有尊泥塑的神像,看上去在那里好象已经有好多年了,身上的样子就象人穿脏了的衣服,发着油污的光,狭窄的小土地庙里面显的有些黑暗,他叫我到他身后,但我只是领悟到,却并没有听到他的说话声。我到他身后那里一看,有一个小窗口,从窗口往外再一看,窗口外面湛蓝的天空格外晴朗,一条很宽的大道一直向西南方向延伸着。我在梦中似有所领悟:这不是神仙指路吗?!大道就在眼前了……

一九九八年,我有缘得法修炼。那是九八年八月的一天,晚饭后我和儿媳用自行车推着刚一周岁的孙子上街遛弯。当走到一个报亭跟前时,忽然看到了书架上的《转法轮》,我下意识的摸了下口袋,有些尴尬,主人说这个时间到这里来的没有远处的,你可以拿书回去,看着好你送钱来,不好明天送书来。正合我意。拿到书后,我也没有心思遛弯儿了,早早的回到家中,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这本书。看书中似能听见师父的声音,又感到里面写的非常的在理且很深奥,过去我所学的有关人类的知识都为我学大法打下了基础(在历史的久远年代师父早就安排好的)。我深深的溶在法理之中,当时自身不好的东西就被“真、善、忍”照得往下掉。当我读到“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度人”,“开光”等地方,我自言自语道:“这不就是神吗?!”从此,我每天都学读天书《转法轮》。这以后,我陆续的到报亭那里买全了所有的大法书籍、炼功带、法轮章,又找到了炼功点,我又修又炼,师父收下了我这个徒弟。

悟道

师父讲:“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练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转法轮》)我明白了修炼的法理,清理了家里以前看过的东西。很快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把以前练别的功推过去的病从新翻出来,开始了消业。共两次大的消业,就象感冒,第一次半个月,第二次十天,最奇怪的是当我处于工作状态时一点也不流鼻涕,只要闲下来,就流个没完,还有点喉咙疼、低烧,一点也没耽误上班,更没有吃药。

师父说:“所以我们修炼人一旦身体出现哪个地方不舒服的时候,我告诉过大家,它不是病。可是常人认为的这个病的状态,在和修炼人的身体中消业时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是一样的,常人很难区别,所以修炼就讲了一个悟。”(《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正是我悟到了这个法理,成为了我坚定的走到今天的第一步。其实去各种执著也是一样的。一个夏日,农村的朋友给送来一些鲜蒜,一直对大蒜功能非常认可的我让家人趁新鲜吃饭时多吃点,等晒干了再吃就很辣了,我中午就吃了好几瓣,因为吃的时候不辣,胃里也没有什么反应,再说这是常吃的东西,从下午到晚上就把吃蒜的事忘了。晚上睡着睡着,忽然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滚,家人叫上医院,或者吃药,我全当没听见,一边疼一边想自己吃了什么东西,忽然想起中午吃蒜的那种心态,原来是执著呀!一会儿肚子就不疼了,想起师父是这样说的:“对什么食物执著都不行,其它东西也是一样。有人说我就爱吃这个,这也是欲望,修炼的人到一定成度之后,没有这个心。”(《转法轮》)

师父管我

刚开始炼功我就看到了另外空间的光、颜色,炼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中每逢冲灌的灌的时候,小法轮随着双手落下来,就象农村扬场时粮食落下来的样子。炼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在脚前看见了大法轮,(今年在光盘上看见到天安门打横幅那些大法学员身前大法轮围着转)。看见了空气中游动的亮点和笔尖样的黑手烂鬼。看见了飞到我左眼外侧的太极,本来从远处飞来时有篮球那么大,离我越近越小,黑白色,非常清楚,到左眼外侧时只有比米粒大点,飞快的旋转一下子進去了。我的皮肤没有任何感觉。“是师父一开始就给你下上一套东西,其中之一的是太极,他把你天目封起来了,到你开的时候,它裂开了。”(《转法轮》)

师父帮我清理家庭环境

家人帮我提高心性,师父帮我清理家庭环境。一天夜里,我正想睡下,丈夫忽的从床上爬起来,喊着叫着:“越学越坏了,这日子没法过了!”一边喊着到阳台上把供了多年的观音菩萨使劲摔在地上,我一下子没有了睡意,小声说:“半夜三更的叫人家听见笑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同时我马上想自己怎么惹着他了?我忽然明白了,我上班,生活上的事基本上他管,我回到家中不是学法就是炼功,心里经常悟修炼的事,根本没时间和他交流,他受到了冷落,又因我也曾告诉他给菩萨开光的事,修炼后又很烦他喝酒抽烟,在家庭中我没有做好。后来我把此事告诉了一个同修,可能是师父借同修之口点化我,说那里边不干净。我才想起来了这观音是他从集市上买来的(学法前)是他先拜的,并且他还继续拜。我虽拿师父的像去开了光,但是他是常人,师父只管修炼的人,不管常人。

心性在法上遇事亦超常

九九年春天的一天,早饭后去上班,走到单位的大门口,我平地栽了个大跟头,脸摔在了路两边的石凳子上,只听得象用斧子劈干木头的声音,咔嚓裂开的样子,牙床碰在石头上了,身后的同事“哎哟”一声,叫着我的名字说:“怎么了?”想去拉我,可是我动作很快,爬起来就说是师父考验我。如果不是炼了功,这脸不知会摔成什么样子,因为当时心性在法上,知道遇到任何危险都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所以嘴里连一点血也没出。有多少人看见也不放在心上。

环境变了也是考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魔撒旦降临,各单位都有专管法轮功学员的人。头头们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对“六一零”唯命是从。公安局经常有被邪灵指示的来找我的麻烦,上着班打电话叫,也到县里统一办学习班。我的书、炼功带等什么也没有交给他们。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我经常看见有些农村百姓,用个小手绢卷着一点点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挣来的钱到医院看病,她(他)们那点钱能付的起几次医院各种检查的费用?而谁又能不生病呢?别说农民、下岗工人,一个普通职工真有了大病也是不得了的(就是后来有了医保,可是医院开的很多药都不属于医保范围),而炼法轮功,做好人还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我们这里有被邪恶抓去转化邪悟回来的。我刚退休那阵,一个被邪悟者拽下去的昔日同修来家找我,胡说八道。我一直用自己悟到的法理来劝她:你修多么高这本书(《转法轮》)对你也有指导作用,直到你修炼圆满,并且也要达到炼功中所要达到的状态。一次没有拽下我去,又找来一个和她一个状态的也没有达到目地,还说再找某某来和我讲。我放下常人的面子严肃的说:“不能再叫任何人(邪悟的)来我这里……”。在当地,邪悟者给修炼环境起到了很大的破坏作用。

江魔头使尽了浑身招数,到处建庙、造谣,邪恶陷害法轮功,又派些特务到处暗访,还利用到处写字画、摸底、题词,给师父造谣,暗地里拉拢不明真相的人给他的臭皮囊打气,找他们当陪葬,我坚持每天学法,任何东西都动摇不了我,而且继续理智的讲真相救众生。

教训

刚开始讲真相只想给熟人讲,这本身就是一个误区,认为比较安全,这其实是人的思想。一次我到一个熟人家,老俩口都是邪党党员,他们家里挂着毛魔头的像,他们还曾经学过乱七八糟的附体功。我想给他们个光盘叫他们自己看,可他们家里没有VCD,反而整天在电视上接受伟光正宣传,再加上多年邪党文化灌输,邪恶最不愿离开他们的肉身。在去他们家讲真相时心里寻思着原来关系也不错的,又是为救你们八成不难讲真相,所以忘记了先发正念或求师父加持,因而在给他们讲真相的过程中他们老俩口受外空间邪恶操控干扰老给我打岔、争辩。当时我抢着说话,结果旧势力和邪恶钻了空子,讲的效果不好,回来嘴上还起了泡。

护法神

一日中午十二点发正念,天开始下雨,我听见房顶上低沉的雷声,好象是一个人在追赶另一个人的跑步声(我住楼顶),一个回合,又一个回合,一声巨响,我一下子笑出声来,我想是我的护法神灭了我周围的邪恶,以前听见雷声从来没高兴过,我们修炼的人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只要看见听到都不是偶然的。

还有一事,自从丈夫发表三退声明和宣布以前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事作废,我看他有了好的变化。一次梦中,我站在他睡觉的屋门外,看见他身后附着一个无头女尸,我大声吆喝:谁弄来的这玩艺儿?赶快弄走!我看见站在门两边的两个人(阴间的)冲过去就把那个女尸拽走了。他什么也不知道。我们修炼的人能够知道常人的家里、身上、以及整个的社会环境的另外空间是什么样子,由于人类的道德下滑造成了各种灾难,师父慈悲传大法,希望众生都能明真相、得救。

楼顶讲真相

因我住楼顶,天窗又在我们楼道,经常有人从这里上去下来的,结果不知什么原因屋顶漏雨了,而且漏在灯罩里了,雨下了两天,很担心雷电,天晴了,我赶快去找人来维修,来了三个外边打工的,我一看三个人,心想何不趁他们干活时给他们讲真相,以前从没敢爬上去过,可是我就一心想着给他们讲真相,也没有多想别的,于是念一出真的上去了。先是问长问短,慢慢就切入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九评共产党》,他们不但都愿意听,也都同意做了“三退”,临走我每人给一个真相护身符并给了部份小册子叫他们传给别人看。

异地救人

俺闺女怀孕七个月,我带上修炼人所需要的一切到了她居住的城市。白天我一个人在家。我到小区的内外观察环境,经常碰见文革时的产物,不大的一个小区里,光在宣传栏上张贴的有照片的那种先進就七十多个。高高的楼层,四面有小门,各有值班人员,因车辆很多,院内十字路口都装有摄像头。公路两边的人行道正在换地砖,也有的弄绿化带,他们都是外地打工的农民,所有的建筑工地和菜市场都是外来务工的,了解到这些情况讲真相时心里有了底,在那里花真相币基本没人看,接过去就装起来,有时提示他们,我这钱上有“天灭中共”之类的字,您收不收?他们会说只要是钱就收。我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促“三退”。

一次在人行路上遇见一个人,他的自行车上带着很多揭来的小广告之类的东西,我和他搭话,知道他是打工做这个的,我便告诉他一定不要揭法轮功贴的真相,因为那是救人的法宝,给他讲邪党腐败等,他做了“三退”并说和他一块住着的还有二十多人,回去告诉他们也退了,可惜我几次出去也没再见着他。到超市也常常能遇见老乡(听口音),我如果给那人讲真相时,就发现别的顾客会离开那里,提供方便,很快就能劝退一个。我经常去菜市场买菜同时讲真相,一次遇上了一个老乡,给他做了“三退”。

离女儿的预产期还有二十天,这天中午,窗外飞来一对喜鹊,我招呼女婿拿相机拍下来,晚上女儿到医院非常顺利的生下一男孩,为什么要说这事呢?因为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去的时候一路上我就让女儿念“法轮大法好”,到那里没有普通床位了,我们進的是特需(交一万元钱押金,最好的医生护士)。陪人可以和产妇在一起,给孩子喂奶、换洗尿布、洗澡等都由护士办,按时送饭菜、水果。在产房外等候时我给其他陪人讲真相,有人很愿意听,有家人不信,我女儿两点多進去,四点就生了,而那个不信的是下午两点進去的一直到护士送我们回病房那家还没有动静。再说我女儿本来因年龄稍大和别的原因打算剖腹产的。大夫护士们提着女儿的名字好几次说她真有福,这么顺利,早一会儿晚一会儿都住不上这个特需。第四天出院时结账,花的钱也并不比普通床位多。

在那里我还劝退了一个博士(女儿的同学)。女儿单位发了电影票,我叫闺女打电话邀她那个同学看电影,其实我根本不愿到电影院去,因我目地是救人,结果她真来了。当我告诉她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卖钱时,她说:“阿姨,你说的这事我相信,他们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一天上午出去,看见很多人都提着小袋面粉,一个老太太告诉我超市搞活动,这是特价的。我让她放下休息一下,她便和我聊起来,她是陕西人,来小儿家住,说到三退,她说老家有人给她打过电话,她是“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因在外地,没有集体修炼环境,懈怠下去了。我给她讲了师父又有新的讲法了,初三晚上我在网上看见新唐人新年晚会,国外学员十分精進,我也是早起晚睡,学法炼功,只说得她不愿跟我分手,一种十分后悔的表情,显示出对不起师父的样子。

大法显神奇

零六年夏天我给了熟人真相材料《伪火》光盘和《九评》书,几天后我见着他问:“看了没有?”他说VCD坏了,这么热的天在家捣鼓了两天也不行。晚上我带上我的VCD,一边请师父加持到了他家。告诉他把所有插头拔下来从新插上,他说弄了好几遍了,我在他家不停的发着正念,铲除他家里障碍他明白真相的不好的因素,他又插了一次,图像非常清楚的放出来了,我拿去的VCD根本就没有打开。我多次把VCD借给人家看真相光盘。

还有一次,给另外一个人讲真相,我给了他真相光盘后,他又找我说光盘不行放不出图像来。我即刻去了他家,一边发着正念一边拿着他家的VCD遥控器时而快進、时而快退……一下子就有了图像。我告诉他我们心诚,师父就帮,那人说:“法轮功真这么神哩!”

家乡之行

随着《九评》的广泛传播,“三退”大潮加快着正法進程,我想家乡还有需要我去救的人。不知家乡同修做到了什么成度,我要尽快回老家一趟。正在我考虑这件事的时候,一个多年不见的同事托人捎来她的电话号码,真是天助我也。一方面我想找她讲真相还找不着她,另一方面,我可以坐她的便车到济南。我准备了给她的礼物,里边放上真相材料一宗和神韵晚会光盘。一路上,她给我讲怎样挣钱,我就给她讲如何修炼,到目地地后我另转车回了家。我找到了一个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是我村的干部。我向他表明我这次回家的目地就是还想着他这个老同学,我要帮他选择好的未来,他欣然同意了。我这次回去带的救人的法宝不少,走到哪里,就讲到哪里,在适当的时候就把真相材料送给有缘人,帮他(她)们“三退”。

一天,我和哥嫂一行三人去看望舅舅,当时天很热,我只穿着短袖衣服,而舅舅穿着棉袄坐在床上。舅母说舅舅已经很长时间起不来了,今天看天好,头一次起来(其实都是因为我去的原因)。舅舅家的墙上挂着毛、邓、江、胡的像,是镇上发的,这么穷的日子,要那东西干啥?我上去把他们扯下来拿到院子里烧掉了,舅舅说:“妮,要变天了,别看种地给那点钱,实质是笼络人心。”人还很明白。我给他真相护身符,教他念“法轮大法好”并给他留了点钱。吃饭的时候,我给大家讲真相,全家都化名“三退”了,临走舅舅也高兴的一直送我们到大门口。

结束语

修炼至今已有十年之久,所经历和感受是不可能全落笔于纸上的。从做好人起,一点一滴修去自身的各种执着,淡泊名、利、情,走过弯路,遇过风险,从精進到懈怠,又从懈怠到精進,从分不清人心和神念到稳步的走在神路上,有喜有忧,真正做到把遇到的好事坏事都当成好事,在刻骨铭心、剜心剔骨时能心如止水,这时才真正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师父慈悲,末劫时期历尽千辛万苦,法正乾坤,我们才有幸修炼成为大法徒并让我们知道了连历史上有些神也不知道或难以知道的天机。三界为大法而生,为大法而存,让我们全世界所有大法弟子在最后的最后,更静心的学好法,再去执着,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

祝师父好,祝各位同修更精進。此稿得到同修和家人的帮助,还诚望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