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个老年女大法弟子,于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十一年来,我有过坚定的正念正行,也有过彷徨,摔过跟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

下面我把得法以来,特别是九九年以后的证实法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得法前我患有多种疾病,胆囊炎,全身风湿性关节炎,神经官能症,自小体弱多病。通过修炼,不到半年,身上所有的疾病不知不觉的就不翼而飞了。当时我真是感到无病一身轻,整个人获得了新生。

就在我喜得大法的幸福时刻,一场铺天盖地的迫害突然降临了。当时我脑子里就懵了,怎么电视里突然说不让炼功了,理解不了。但是那一刻我的心并没有动,心想我一身的病就是炼功炼好的,你电视上说什么我都不相信。

紧接着,单位里就找到我,让我写不炼的保证,让交书。当时我不愿意写,一想到要写就很难受。丈夫也逼着我写,我不想写,我就说我不写,你写吧。应付的写了几句,还交了三本书。当单位的人走了以后,我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心里特别难受,想一个人痛哭一阵,但是又不敢哭。当天晚上睡觉,我就在梦魇中哭醒,心里很难受。我怕师父不管我了,半夜起来,捧着《转法轮》,看着师父的法像边哭边对师父说,师父啊,我的心没有变,我还想炼,我只是应付他们。就在这时《转法轮》中的每一行字的后面都显现出了亮晶晶的一模一样的一行字,闪着光,我一直看都有,每一页都有,好象打印出来的,心想,怪不得师父说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的,这都是真的!我舍不得放手,一连看了四十多分钟,一直都有。当时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心里好受一些,感觉师父还在管我,在鼓励我。从那以后,我每天夜里,不管两点醒来还是三点醒来,就起来炼功。当时拿着一个手电筒照亮,还用手捂着,怕人看见屋里有光,怀疑我在炼功,炼功的音乐拧到最低,怕别人听见。我一天都没有间断,怕一间断师父就不管我了。但是,当单位的人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了假话,但心里清楚自己一天都舍不得间断。

后来,看到电视上每天都是铺天盖地的谎言,慢慢的,心里想,难道是这样?可我的身体明明是炼好了呀。一看电视心里就很烦躁,非常烦,从那以后就坐卧不安。但是我一炼功,一念炼功口诀就不烦了,可一炼完功就又开始烦躁。现在悟到是师父点化让多学法,可是当时大法书都被我藏起来,藏了好几个月不敢拿出来。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两个多月之后。我去在农村的大姐和二姐家(她们也得法了),鼓励她们不要放弃,坚持炼下去。可能是通过和她们的交流,增强了正念,破除了邪恶的干扰因素,从她们家回来心里就不烦躁了。可能我的鼓励也起作用,她们两个一直没有间断,坚持到现在。

走师父安排的路,证实大法

迫害开始后,当地已经有大法弟子开始证实法,发真相资料,揭露邪恶。但当时有一部份学员,包括当地的站长,都不同程度的邪悟了,认为发真相资料、去天安门证实法都是在参与政治。还崇拜市里辅导站站长,说他们也是这样悟的,他们不是一般的人。我悟到,大法弟子应该以法为师,走师父安排的路,不应该学人而不学法。当时我认为大法遭到了诬陷,就应该告诉世人真相。我是我们那一片的辅导员,他们看我这样悟,就三番五次找人和我谈话,说他们悟的对,让我不能尽听明慧网的,说明慧网也有错。我当时晚上睡不着觉,绞尽脑汁的琢磨,到底谁的对,应该怎么走,怕自己走错。我想,明慧网是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是师父给把关的,不会有错的。那时候,每个人已经有了三张五张的真相资料,我就出去发了几张。发完资料第二天,我出去买东西,就感觉自己没有体重了,轻轻的;还有一次,我推着自行车拖着东西去单位,感到有一股风在后面推着,脚不沾地,轻飘飘的就去了单位。我悟到,我悟的是对的,我做对了,师父在鼓励我,在点化我。不久,师父发表了经文《昭示》,“用和平方式向中国政府申诉我们的真实情况、这绝对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我们也绝不采取任何过激的行为与言论,一年来大家本着善心向世人、向政府、讲明真相与善意申诉中,做的都很正。”从此我更加坚定的走在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

二零零零年冬天,师父新讲法《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下来,当时我看到后心情很激动。我让一个邪悟的学员看,她不愿意看,认为是假的,不相信。后来紧接着《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发表以后,这些邪悟的同修一下明白过来了,知道这确实是师父讲的,有些人也哭了,对我的态度也变好了。后来她们加倍弥补,走出来证实法。

从那以后,大多数人都明白过来了,同修们就开始发资料,资料也多起来了。当时我已经五十岁了,骑自行车和她们年轻人一样,往返一百多里,也不觉的累。有时骑自行车去农村去发真相资料,一走十多个小时,下午四点走,凌晨四、五点钟回来。我每次发完资料身上都非常轻松。

后来,有一个现象,每次发完资料回来就摔一跤,我悟不到是什么原因,心想我发资料没有错呀,怎么会摔跤呢。后来看周刊,有一个同修和我一样的情况,我明白了,当时我发完资料产生了欢喜心,发完后就非常高兴,同时有卸了包袱的感觉(有怕心),导致被魔钻空子。从此以后再也不摔跤了。

有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准备去农村发资料,约好在去的路上见面。由于没有约定确切的地点,两个人没有碰面。没有等到同修,我就拿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一个人去挂。到晚上十点多钟了,手里还有一些条幅。这时看到远处有一个村子,我就朝那走。走着走着,一个骑摩托车的人走到我跟前就看我,看了看就走了。我当时生出了怕心,犹豫着去还是不去。我用手摸书包里还有几块石头(每块石头拴着一个条幅),就在这时,书包里有很多象火柴棍一样的东西闪着光,当时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于是我就坚定的朝那个村子走去,去村子里把条幅挂完。在回来的路上,我心里什么也不怕,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了。

就这样,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走上了证实法的路。

执著心让我摔跟头

零一年开始,我参与了资料点的工作,负责传递资料。由于负责技术的同修白天还要上班,资料点工作也很忙,没有时间学法,其余的人也忽视了学法,忙于做事,而且资料点没有形成整体,被邪恶钻了空子。负责技术的同修被迫流离失所,断了资料的来源。于是,我和资料点的另一个同修商量,物色人选,准备从新建立资料点。零二年底,新的资料点建立起来了。我依然负责资料的传递。这样一直到零六年,由于同修搬家到了外地,资料点自然中断了。紧接着,有同修看到了这种情况,就主动找到了我,让我参与了他们的资料点。几年来,我非常注意修口,比较平稳的做好了资料的传递工作。

由于长期不能静心学法,干事心,显示心等等都出来了,导致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时,看到有一些同修被邪恶非法抓捕,在洗脑班向邪恶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向邪恶妥协。我就觉的他们修的不好,我想,如果是我進去,我保证不写。好坏出自一念,这一念之差,造成了严重的后果。零二年四月份,邪恶闯到我家里,四、五个人强行把我抬到车上,送到洗脑班迫害。在里面的时候,我就记着一条,绝对不配合邪恶。为了抵制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我就不起床,盖着被子蒙着头。邪恶一看我不起来,就把电视搬到了关押我的房间,叫别的学员都到关押我的房间去看。我一看这样,为了不听邪恶的,就用手指头塞住耳朵,还得不停的用手指戳耳朵,以保证听不到邪恶电视的声音。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心里一直发着正念。第二天,他们又把电视搬过来,我还是不配合。我正念越来越强,邪恶越来越弱,后来就不再搬电视了,找了个所谓的“教员”给我念,每天一个小时。我用被子蒙着头,不听它的。后来邪恶一看动摇不了我,干脆就不来了。

邪恶还利用情来动摇我的正念。他们把我的亲人,朋友一个一个的接到洗脑班来劝我,甚至把年近八十岁的婆婆也接来了。恶人扬言还要把我上大学的儿子叫回来劝说,我当时心里想,不管谁来,我就是不能写,这一念非常坚定。看到用情动摇不了我,邪恶也就解体了,没再让我儿子回来。進去的第二天我就开始炼功,恶人不让炼,我就坐下来发正念。他们把我的腿搬下来,我再搬上去。我就和那些转化我的人说,我以前身体不好,花多少医药费,你们也没人过问,现在我炼法轮功炼好了,谁不让炼也不行,江××也管不了!我给一个警察讲真相,他听明白了,就说,好就在家里炼吧。这也是个有缘人,后来这个人也得了法。

我坚信我能回去。恶人对我说,你不写就能叫你回去?还有人跟我说不写就要劳教我。我说你们说了不算,谁说了也不算,我肯定能回去。他们问,那谁说了算?我心里说,我师父说了算。

由于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再加上外面的同修持续不断的发正念,邪恶终于解体了,找了个“保外就医”的借口,把我送回了家。在洗脑班的一切费用,包括邪恶人员的吃喝补助的所有费用,都让我和另外一个没有写保证的同修出。这一笔钱是邪恶强制从工资里扣的。

回去后,我尽快调整自己的状态,多学法,多发正念,通过和同修切磋,在法上提高。不久又溶入了证实法的洪流中。

后来,有一个时期学法不入心,有干事心,邪恶干扰很厉害,学法的时候眼睛盯着字,但看不下去,主意识弱。结果邪恶又钻了空子。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农村的同修来取资料,被乡里的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抓捕。由于同修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被迫说出了资料的来源,我受到了牵连。下午五点,恶人找到了我家,强行越墙跳進了院子,当时我反锁了门。我一看恶人来了,马上就发正念。他们给我戴上了手铐,我就不停的发正念。他们進屋非法抄家,拿出了录音机,我当时正念很强,义正词严的说:你们放下我的录音机,我还要炼功呢!一个恶人说,你还炼功,连你也要带走。我当时充满了正念,大声说:“你们谁敢动动我!”这一强大的正念一下子把另外空间操控恶人的邪恶因素解体了,那人当时态度一下就软下来了,说话语气也变了,还面带笑容。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中讲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接着恶人搜出了几包复印纸,一下子又猖狂起来,觉着拿到了证据,就开始找机器。翻遍了家里所有的柜子也没找到(当时机器不在家里放着)。

我一看邪恶搜出了东西,心里有些着急,一下想到了求师父:师父加持弟子千万不能叫邪恶带走!我说了两三遍,一下子身上就难受起来,软的坐不住了,躺在地上,我心里知道,师父管我了,心里很高兴。恶人一看我的样子,有些害怕了,马上给我解开手铐。当时我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心里说谢谢师父。他们几个人把我从院子里抬進了屋里,放在床上。当时呈现出了常人时的神经官能症的症状,全身动不了,眼睛睁不开,不停的打牙磕,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心里一直不停的发着正念。当时心里非常清楚,这是师父演化出假相给恶人看。当时有四、五个人,一直等着。公安局的恶人打电话问,怎么还没把人弄来?恶人说,人家正在给我们表演呢(指我难受的样子)!一个恶人在电话里说,不信就抬不来她。结果又来了四、五个人,一看我的样子也不敢动。最后,在师父的呵护下,邪恶没有得逞,灰溜溜的走了。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我想我不能在家里呆着,我得走。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大约持续了半年。后来通过学法,慢慢在法上提高,悟到流离失所不是师父安排的路,我还得回来证实法,救度众生。从此又回到家里,做我应该做的。

经过两次大的教训,我加强了学法的质量,在法上认识法,提高自己。后来看《明慧周刊》中,有很多同修写的背法的交流文章,我想我也应该背法。刚开始对自己没信心,觉的不可思议,很难背下来。看到周刊中有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太都背下来了,我很受鼓舞。我想,人家能背下来,我也能背下来,坚定了背法的信心。刚开始的时候很难,一小段都很难。后来,慢慢的越背越快,从开始的一小段,到一页,后来最多一次一天背了八页。由于没有时间背,就突破困魔,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不睡觉,开始也很难受,后来就突破了。用了大约四个月的时间,把《转法轮》背了一遍。通过背法,改变了很多东西,突破了怕心,悟到了很多法理,感觉几年的学法也没有这四个月提高的快。

做好协调工作

这几年,我一直参与我们那一片区的协调工作。我们那一片区有二十几个同修,包括新学员。整体上有什么活动,不论是什么时间知道消息,我就马上通知其他的同修。每次接到新的资料,我就负责分好,再送给其他人。我们那一片分为四个学法小组,每周大家参加小组学法,交流。我们还定期组织大家一起开法会,一起切磋交流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经验教训,看到有什么问题就大家一起交流切磋。

经常有新学员学功。只要有人想学,我就耐心的教,经常和新学员一起学法。他们有过不去的关和难,我就和他们一块儿学法,交流,他们基本上能走过来。他们也愿意和我一起交流。

有一次一个新学员正要去医院,我老远就看见象她,我就喊:“李大姐,你到哪去?”她说,等会儿跟你说,先去看医生。头也不会的往前走。后来我硬把她叫回来。她有气无力的跟我说:这次不行了,不输液不行了。最后我把她领到我家里,和她在法上切磋,炼功人吃药和不吃药的关系,然后就和她学法,在法上提高。我们是炼功人,应该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肯定没问题。通过学法,在法理上切磋,她逐渐明白过来了,精神状态渐渐好了。从我家走的时候,她说,现在我好多了,有精神了。第二天我继续和她在一起学法,直到她精神状态完全好了。

讲真相,救度众生

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个县城。对于不同的片区,大家分工去做,各负其责,谁发哪片就发哪片,不重复,不留空白。由于整体上做的比较好,真相资料覆盖了整个镇,当地几乎人人都知道《九评》,“三退”。除了在本地发资料外,我们也到周围的农村发真相资料,去救度那里的众生。每次出去都先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让每一份真相资料都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

面对面讲真相,几年来不论是什么时间、地点,不论熟人还是陌生人,只要有机会,我就去讲,能说多少说多少。我悟到,只要去讲,世人能接受一点就明白一点,这样,世人接触的同修多了,就会渐渐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只管去讲,不求结果。

我家里的亲戚基本上都退出了邪党的组织。这里主要说说救我两个小叔子(我丈夫的两个弟弟)的经过。几年来,每次和他们讲真相,他们总是抵触大法,一说就翻脸,还骂大法。每到逢年过节,全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和他们讲,常常争执不下,争的面红耳赤,每次都不欢而散。我也很伤心,觉的面子上也很难堪。到后来,每次有机会讲的时候,我就有些犯愁,不说吧觉的很不甘心,说吧他们总是那样。一连几年都是这个状态,我几乎都快失去信心了。我经常想,难道他们救不了了?我既然来到这个家里,和他们就是缘份,他们就应该得救。直到去年中秋节,全家人又有机会聚在一起了。我给他们带了几份资料,想着有机会再给他们讲。在去的路上,我发着正念,铲除阻碍他们听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一边发正念一边向内找,为什么每次都觉的自己很伤心,为什么伤心,不就是伤到了自己的面子,还是怕自己受到伤害,还是私心。如果他站在悬崖边上很危险了,你真的为了他好,就是打你也得把他拉回来。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没有真正的为他们的生命着想。找到了根源,一路上这样想着,很有信心的去了。

到了之后就对他们发正念,以前每次也发正念,但经常感觉发不下去,一句话没发完就没有思路了。但这一次思路很清晰,可能是我找到了根源。发了一会,我瞅着三弟闲空的时候,鼓起勇气把资料递给了他,我说没事给你份资料看看。这一次他接过了资料开始看起来,我心里很高兴(以前每次给他资料从来不接),还继续对着他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的因素。三弟在单位里当主任,是个党徒,在他这个年纪,处在这个位置上,被邪党迷惑的很深。快到晚饭的时候,我就想,今天不能错过了这个机会,一定救了他。我就走到他跟前,心很平静,和善的对他说:“老三,你把那个坏组织退了吧,大嫂真的为了你好。”这时他上初中的女儿过来帮了腔:“爸,你就退了吧。”这时他说,那就退了吧。当时我正念很强,趁热打铁,又到屋里对二弟说,现在三弟也退了,你也退了吧,保个平安。在这时,弟媳和妹妹也帮腔,“退了吧,大嫂也是为了咱们好。”他终于说,那就退了吧。当时我很激动,他们终于得救了。我知道其实这都是师父在做,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吃饭时,我给他们每人倒一杯酒,我倒了杯饮料,说,为了咱们全家有美好的未来,干杯吧。

从这件事情中我体悟到,在救人的过程中,一定要修自己,真正的放下自我。还有不能被观念阻碍,认为讲了很多次都不行这个人就救不了了。一定要有正念,对于一时没有得救的人,有机会就去讲,不要放弃。

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的点滴体会,汇报师父和同修。我知道我做的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现在是正法進程的最后的最后了,我一定抓住这瞬间即逝的关键时刻,实修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有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谢谢。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