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在正法修炼的十二年历程中,我对师父和大法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怀疑,完全是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坚信,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中,一步步走向成熟。这其中有幸福也有痛苦,有玄妙也有辛酸。回顾自己所走过的修炼路程,每一步都溶入了师尊的巨大付出,我深感佛恩浩荡,大法无边!下面我把自己十二年来修炼体会与同修们交流。

喜得大法

我从小就相信神佛的存在,经常在梦中看到另外空间的生命。梦中所发生的事情,多数都能够在现实中实现。有时大白天也能见到常人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所以我对神佛的存在深信不疑。因我找不到名师正法,更不知道如何去修炼,所以就错把附体当神灵虔诚供奉,不敢动那附体一点,结果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全身酸软无力,胸、背就象有什么东西缠着,吃不下饭,合不上眼,也躺不下,后来竟到了不能出门的地步。

有一天,我觉的血液下撤,从头凉到脚,而且凉一截就软一截。特别是晚上附体成群的来,它们竟想带走我。梦中只见一个漆黑大汉瞪着又圆又大的眼睛,形象怪异,非常可怕。两手端着一盆红红的鲜血向我走来(我明白它的用意,只要将那一盆血泼到我身上,我就会随它而去)。我想,这回可完了。没想到就在那一瞬间,一只巨大的手将我身体突然托起,接着就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抓住红灯!”我定神一看上面有很多红灯笼。我手抓红灯往下一看,见那大汉一盆血泼了个空,急的它脑袋左右摇摆,好象失去了致命的东西一样。而且浑身泄了气,然后无可奈何的走了。
梦中惊醒,好险啊!寻思是哪位神仙救了我?我命不该绝!两天后晚上睡下觉,刚关掉灯,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团团白光,光团渐渐扩大象礼花一样,光花四溅,照的满屋子通亮。我静静的看着,忽然想到这是怎么回事?顿时光芒消逝。但我知道这肯定是好事,是佛光普照。但不知道将有什么好事要降临到我头上。

第二天早上,我强打精神到街上看常人出殡,恰好遇上我读高中时的一位教师,他向我介绍了法轮功。从此我得到了亘古不遇的宇宙大法《转法轮》,真是喜出望外,爱不释手。当时由于身体太弱我就先看书,没学功。一天天由躺着看到坐着看,还不到一周就能很轻松的做家务,我们全家人甭提多高兴了!

明法理,师父给我清理附体

一天晚上,似睡非睡中,我突然听到有一个声音问我:“你还要不要我们?”我一下明白是它们(附体)。因刚学法,头一遍《转法轮》还没看完,什么也不懂,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支支吾吾也没说出个一二,心里好害怕,只怕它们再害我。于是我抓紧时间把第一遍《转法轮》看完。我明白了师父讲的关于附体这段法的法理,于是我下决心真修大法到底。

一个晚上这个声音又出现了:“你到底还要不要我们?”这回我肯定的说:你们赶快走吧,我不要你们,我要修大法了。它们又说:“你高我们还高呢!”我说:“你再高也没有佛高,佛度人是不讲条件没有代价的,而你们呢?”瞬间我感到空间场是那么清净。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那时五套功法我还没学会,就会双盘坐、合十、会一二个手印的动作和结印。晚上夜深人静时,我正在打坐,忽然就觉的自己身体五脏六腑都没有了,就剩下一个空壳。肚子里就象一个旋风洞,法轮由下而上快速旋转到嗓子,然后一股废气从口中吐出去。这种现象持续了将近一周。我还有一个胸口痛的毛病,从胸口到嗓子就象有一根刺,别提多难受了,多少年来求医问药都无济于事。炼功后,有一天晚上突然呕吐,吐出很多黑红色的血水,还带有一块一块的黑东西。吐完后我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一看,啊!原来那黑东西里有“茄籽”。我想起来了,生我儿子满月时,饱餐了一顿茄子,从此就落下了一个胸口痛。十多年的痛苦啊,从此消除。

在九七年的正月,人们都沉浸在过大年的欢乐中,我也不例外。玩着玩着,身体一下就被定住了。家人见我不动了,就问怎么了?其实我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说不出话也动不了。就觉的有一个象金刚钻一样的东西从百会穴飞快的钻下去,凉飕飕一下,非常舒服。大约过了不到两分钟恢复正常。一会儿同样的状态又重复了一遍,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大脑。我从小就患有头痛病,有时痛的快昏过去了,医生也找遍了,药也吃了个没完,也不见效。就这样折磨了我三十年的头痛病一下子不翼而飞。

人生生世世不知造了多少业,就这样一个满身病业的身体,是恩师给我全部净化,让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使我脱胎换骨,在人生道路上有了新的起点。自修炼大法以来,从未吃过一粒药。我深感自己真是太幸运了,就象枯苗喜逢甘露,滋润着我生命的最微观。

师尊的点悟

我刚学会五套功法,要领还掌握不好,但很喜欢炼。当时正是九六年,我县炼法轮功的人还不多,大部份都不知道。我们那块只有三两个人炼,但谁也不和谁联系,都独自炼功。

一天晚上,我炼第二套功法正在抱轮,因家人看电视,孩子们在玩,环境嘈杂,于是我就跑到院里抱轮。一会儿院里刮起了大风,我就又跑到家里抱轮,一会儿又跑到另一屋,就这样抱着轮跑来跑去,好不容易炼完了第二套功法。这天晚上在梦中就听师父说:“炼功的时候不要乱动。”从此以后我才懂的了炼功的严肃性。(后来在《法轮佛法大圆满》书中看到了师父在这方面讲的法理)。还有一次我生丈夫的气,(刚修炼心性不高)晚上就听到师父的声音:“又生气呢?”慈悲的恩师啊!您无时无刻都在看护着弟子,保护着弟子。

随着大法的洪传,我们这里的学员越来越多,各片都成立了炼功点和学法小组,同修们都努力按真、善、忍标准去做,比学比修。不但得到了身心健康,而且对我县的精神文明起到了促進作用。直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由于江泽民的小人妒嫉,它的假、恶、斗容不得真、善、忍,对法轮功進行了疯狂的镇压,造谣诬陷我的师父。

在那狂风暴雨般的日子里,我非常非常的难过,整天以泪洗面,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不知该怎么办。电视假新闻的狂轰滥炸整天不断,再加上人们的纷纷议论,那时我真是……于是我暗下决心,即使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剩下我一个人,我也要跟师父走到底。就在这天晚上似睡非睡中,只见师父那高大魁伟的身材,穿着灰色的西服,来到我家外屋,我赶快迎上前去,跪在师父面前叫一声:“师父!”此时我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连头也抬不起来(这时我左边有两个身影也随我一块跪下)师父用那双温暖的大手将我面部慢慢托起,亲切的说:“不要这样,要振作起来坚定实修。”说罢就慢慢的隐去了,我哭着喊:“师父……”

梦中惊醒,我仍流着泪。想起师父刚才说的话,我就对自己说:“我要振作起来,做我该做的事!”紧接着这些日子邪恶逼着大法弟子们把所有的大法书籍包括师父的法像全交出来,如果不交大有“天塌之势”。面对这种情况,大多数同修都配合了邪恶。有的同修说:“我家里有三套呢,交一套,家里还有呢,这样也好摆脱邪恶的骚扰。”当时师父《精進要旨》中的一段法出现在我脑中:“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明显就不符合法的要求,这是用人的观念去对待修炼。那法的背后都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每个字都是师父法身的形像,能把这么珍贵的法随便就交给邪恶吗?这不是出卖佛吗?明白法理后,邪恶们一本大法书也没从我手中拿走。

护法

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我放下了个人的一切,于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踏上了進京证实法的征程。二十四日下午,我和两个同修结伴踏上了進京证实法的路。一路旅途顺利,深夜十二点我们到了北京南站并暂时歇息。二十五日上午十点多钟,我们走上了天安门。只见天安门广场警车象幽灵一样到处游荡。这时一辆警车突然开到我身边,一个警察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搭理他,然后不容分说就把我非法抓上警车送到了天安门分局。一進院就听到一片掌声,原来警察已非法抓捕了数千名大法弟子关在这里,我和同修们站到一起,大家齐声背诵师父的《论语》和《洪吟》。恶警们围着大法弟子团团乱转。这时我突然冒出了怕心,人的观念也接踵而来:如果怎么怎么样,结果是什么什么样,越想越怕。正想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同修走到我身边(我不认识这位同修)抓住我的双手亲切的说:“你不要害怕,是师父让你来的,师父就在你的身边……”。此时我的头嗡嗡作响,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好象是带有立体声的回荡着,象是从空中传来的。我泪流满面呆呆的望着她,似乎定住一般。

这时我突然说:“师父,是师父的声音。”她向我微笑着。我说:“我为什么泪流不止?”她说:“你看到了,你那一面已经见到了师父。师父为等着弟子们头发都变白了,眼睛流出了红黄色的血泪。(大法弟子在个人层次中所见)”听到这我的心都碎了,同时怕心也不翼而飞。

师父为度我们倾尽了所有,如今大法受难,师父蒙冤,我们做弟子的不能为师父鸣冤,不能为大法讨回公道,还算是大法弟子吗?既然走出来就没想到回去,要助师正法到底。想到这就觉的浑身非常轻松。下午邪恶把我们送到一个大体育场,当时体育场内足有几万大法弟子。大批恶警披挂上阵,手拿警棍和枪如临大敌,对着手无寸铁的善良的大法弟子。它们不许我们上厕所也不许动,甚至随便就抓一个大法弟子進行殴打,真是没有一点儿人性。但是众弟子们不畏强暴坐地炼功,后来环境才有所改变。到了晚上邪恶把大法弟子都分散开,我和一块儿来的两位同修也失去了联系。我被送到北京大兴县监狱非法拘留。恶警搜我身,我仅剩下的五角钱也被他们拿去;让我光着脚走路,给我一只很脏的破碗,恶毒的说:“就让你光脚走路,好碗没你的。”可见他们是多么的邪。

我所在的那间屋子聚集了大陆各地的大法弟子,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炼功,还相互交流了各自的修炼体会。其中使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同修是新疆某大学教师,她谈了此次来京的体会,她说:“前几天我正在办公室上班,忽然电话铃响了,我拿起电话就听到里面说去北京,去北京,然后就没声音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然后电话又响了,还是那个声音。”这个同修当时就悟到应该去北京证实法了,于是就买了去北京的车票,当她上了车时,人心出来了:到底该去不去?此去结果会怎样?想来想去还是不去为好,正想下车,对面坐着一个老头突然打了个喷嚏,正对着同修的脸,满满喷了她一脸唾沫,同修正要责怪老头,忽听耳边有声音:“看你脏的。”她恍然大悟:我怎能让人的观念障碍本性的一面去证实法呢!我听着这位同修的体会,就更觉的我们走出来证实法,其内涵是深不可测的。

晚上警察提审我:“你来北京是正法来了还是护法来了?”当时我有些好奇,这警察也知道正法和护法!我说:“我护法来了(我悟的是只有师父在另外空间正法,大法弟子只是护法),要向政府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警察问:“你要向哪级政府说?想说什么?”我说:“我要从上到下,让层层政府都知道法轮大法是一门真正的强身健体的好功法,我从中受益匪浅。”我看着警察写在了纸上。他又问:“你来你的家人知道吗?”我说:“不知道。”他又说:“我替你通知你的家人,免的他们着急。”我说:“不用了,我自来了就不想别的。”……是啊,大法弟子如果放不下名、利、情就很难走出来证实法,常人是理解不了修炼人的。

师尊呵护 化险为夷

三天后在返回的路上,我经过了层层政府办事处,向他们一一道出了一个大法弟子的心声,讲述着大法的美好。特别是在经过省驻京办事处,当我走到大门口时,一个象是有点常人职位的人问我:“你们修的是什么?”我说:“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就见此人象疯了一样向我扑来,这时他旁边有一个人(也是他们一伙的)将那人一把拉住并向我微微一笑,我才走过去免了一难,但我知道这是师父保护了我!

在车里恶人让我坐在带有硫酸的电瓶上,当时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想着怎样和他们讲真相。一会儿只见我的双手染上了红色,再一摸我的裤子大面积成了碎片,我只是奇怪不知什么原因。当回到本县同修说你坐的是带有硫酸的电瓶。这时我才明白邪恶在害我,但我双手完好无损,身上连一根毫毛都没伤着。我知道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这一切,弟子深感师父大恩无以回报,唯有精進。

师尊点悟,魔难中再生正念

回来后我被送到了当地公安局关了七天,然后又被送“洗脑班”。由于我不配合邪恶,决不出卖师父和大法,决不出卖同修,当地公安局伙同“六一零”的恶警们相互勾结抄了我的家,妄图获取什么证据加剧迫害,结果一无所获。他们变着法的给我施加压力,逼我放弃信仰。还有来自家庭、社会各方面的魔难和名、利、情的考验。有时真是感觉喘不过气来,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邪恶的非法逼供和恐吓;家人的打骂,哭啼和下跪,还有社会的舆论等,略有人心就很可能被其带动。由于那时不知道否定旧势力,对法理认识还不是那么清楚,很大程度上都是在消极承受。在那种红色恐怖中,那种身心的摧残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使我感到随时都有生与死的考验。在邪恶的环境中由于长时间学不到法,正念不足,也有做的不够好的地方。但是大法已在我心中扎下了根,任何力量都不可能使我对师对法坚定的心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梦中,我看到师父特别特别的高兴,在一条又高又窄的渠堰上大步流星的飞快的跑着。师父每跑一步都会留下巨大而又深深的脚印,我紧跟在师父的后面,按着师父的脚印也快速的跑着,我觉的有点力不从心。这时就听师父说:“跟着师父把你的路走到头。”同一句话师父说了好几遍。梦中醒来我眼里充满了泪水,感到一阵阵心酸。我明白了,我们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而且是充满复杂和艰险的正法之路。必须坚信大法,紧随师父一步一个脚印,完成自己的使命随师还。此时我心中升起了强大的正念,否定阻碍我正法修炼的一切邪恶因素,跟定师父走到底。二十八天后平安回家,我又溶入了正法洪流。

坚定正念闯情关

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我和一位同修到当地“六一零”说明真相,被邪恶非法关押在村委会。他们为了让我放弃信仰,百般刁难于我。“六一零”派出所和政府的恶人们用极其下流的语言侮辱我,辱骂师父和大法。还利用我丈夫对我大打出手,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等,妄图达到其目地。任凭他们怎么恶毒,作为大法所造就的大法徒的正信是他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他们见这样不行就改变方法,用名、利、情逼我让步,并叫嚣:“要让人们都知道你是反革命四类分子,还要反党,你准备交罚款数千元,我们去了你家,你的丈夫要和你离婚,孩子也不认你了,你毁了他们的前途和家庭。”

当时摆在我面前的是放弃家庭还是放弃信仰。我想如果只想从大法中获取,而不想为大法付出,形势好时修大法身体健康,家庭平安心里就高兴;大法受难时就脱离大法,这算什么修炼人?良心何在?想到这我坦然说:“那就离婚吧!我决不会放弃修炼。”他们说:“象你这样的离了婚你的户口也没处落,谁敢要你?”我说:“你们放心,我不会连累任何人的,户口我会带在身上。”他们又说:“离婚证明已经开好了,你丈夫拿着,就等你签字了,再给你最后的机会好好想想。”我说:“已经想好了。”见此情景他们知道这一招又落空了。然后村委会书记和镇长忙又想叫我去“劝一劝你们的同行,让他们表面转化也行,以后给你安排适当的工作”。

这时师父的话出现在我脑中:“弟子们切记,无论将来有多大政治与权势的压力,也不可以为政治权势所利用。”(《精進要旨》〈大法金刚永存〉)我心里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点化。于是我镇定的对他们说:“我是决不会配合你们的。”就这样三天后顺利回家。

向内找 在矛盾中提高

师父让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多年来我和我周围的几个同修相互配合,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我们自己做条幅,写真相标语,寄信,和世人面对面讲真相等,用多种形式救度着被邪恶迷惑的众生。

二零零三年我和我女儿开了一家小服装店,生意还算不错。师父说:“常人社会的各个阶层与不同的职业都能成为修炼的环境,在被迫害中也都能讲清真相、救度被中共邪党领上邪路的众生。”(《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音乐创作会讲法〉)从此这里就成了我修炼证实法的环境,同时也是同修们互相切磋交流的环境。同修的理智,智慧几年来证实法的工作比较顺利。今年租房到期,女儿要扩大买卖增加人手,就又加了她的两个姑姑(常人),我的修炼环境明显受到干扰,心里就不是滋味,七上八下的。正那几天,我地三个同修送资料被恶警绑架。这天我这里陆续来了十几个同修,大家商量怎么去要人,同时也配合发正念。这事被我大小姑看在眼里。等同修们走后,针对此事她与我发生了争吵。我严厉的对她说:“别的事你可以管,唯独这事不用你说,你少管。”这时她火气更大了,嚷嚷起来。我也动了心,心想你在我店里干活,倒管起我来了,这算什么事。我说不要你,你就得走人。我一心想撵她走,但我强忍住没把事情扩大,从此她再不理我。

中午因店里忙没能回家做饭,于是我打电话给婆婆,让其给丈夫做饭。婆婆很高兴的答应着问我:某某中午回家?(说我小叔子的名字),我说:您听错了,是我!只听电话“当”的一声摔打着挂了。我的头“嗡”的一下就象挨了一棒,当时说不出话来。原来婆婆以为是我妯娌打的电话,就爽快的答应了,后来听说是我,就做出了这种反应。当时我有点受不了,心里想我今天要不是修炼了,非得治治你。我继续忙着,这时女儿买回了午饭就喊她的两个姑姑吃饭,就没叫我,而且对我面目非常冷清。我心里就更不平了,怎么连我自己的女儿也对我这样?今天是怎么了?由于人心的驱使,使我再也没心思呆在那里,就早早回家了。晚上和丈夫说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没想到丈夫竟说:“是你不好,你怎么就不理解别人?”这时女儿说:“妈,以后你就别去店里了,省的你看谁都不顺眼。”

这些天我心里真的很乱,于是就学法向内找。是呀,我怎么就不听师父的话向内找?为什么老看别人不好呢?这不是向外求了吗?修炼人最终要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我为他人着想了吗?小姑子虽然明白真相,但毕竟是常人,她能对修炼理解那么深吗?她也是为生意着想吗!我和她争执是争斗心在起作用,也没做到善,忍就更无从有了。婆婆和女儿至于那么做,完全是针对我的心来的。婆婆对妯娌好,女儿对姑姑好,自己就不平衡了,这完全暴露出了自己强烈的妒嫉心。别人好了不是为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师父为什么要把妒嫉心拿出来单讲?并明示了妒嫉心要不去就不能圆满,多么可怕啊!弟子感谢师父利用这种形式暴露出我的执著,为弟子的提高用心良苦。认识到这些执著后,我也没有特意去做什么,对方的态度却发生了转变,一切和好如初。否则就会将其推向反面,给大法造成不良的影响,给自己修炼的路上增加更大的魔难。

学好法 圆容整体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我更加认识到学好法,圆容整体的重要性。师父曾经讲过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法理。那我们就要成师父所成、要师父所要。圆容整体是每个大法弟子份内的责任。于是我们几个同修相互协调认识到:只要学好法,对高层次法理必须有一定的认识,才能够更進一步做好大法工作。

前一阶段,我地区出现了资料点与资料点之间,同修与同修之间在相互配合上不协调的问题,由于没去掉的人心,在某些问题上各持己见,僵持不下,给我地整体证实法的大局造成了一定损失;给大多数同修间造成了很大的波动,使同修间四分五裂。

用人维护人的观念对待问题,就会使问题复杂化。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修炼中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不管谁怎么样,我们都不能心如浮萍,盲目去做。大法修炼没有榜样,真正的衡量标准只有这大法。

通过这些事情,我意识到了我地存在问题的严重性,同时有一种强大的责任感。于是我和甲乙两同修商量,既然意识到了,我们就要起到一个法粒子的作用。要为宇宙正的因素负责,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我们找到部份当事同修,在法理上進行了切磋交流,善意的提醒同修在发生矛盾、问题时和作为协调人首先应学好法,提高心性;要各自找自己的不足,站在法上正确对待同修的问题。不要老盯着对方的缺点不放,要看同修闪光的一面。如真看到对方的不足时,也要慈悲的、不带任何观念的、善意的指出,对方是能够接受的。只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用正念看问题,什么事都会变成好事、变成有利于我们修炼与整体提高的因素。其实这也是大法弟子整体提高与升华的过程。如果我们不负责任的随便在背后指责同修,就是给同修空间场加败物,这样会给整体造成更大的间隔,也不符合大法弟子的修炼原则。那样只能入邪恶设下的全套、只能给大法造成更大的损失;那样不但没有维护了法,无意中维护了邪恶的利益,高兴的是邪恶。

通过我们在法理上相互沟通,同修们都有很大的升华,对我地证实法的大局起到了稳定作用。我们几位同修还决定每周用半天的时间,对在大法工作中所遇到的问题進行交流,取长补短,相互圆容。在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的同时,要扩大范围的与同修沟通,消除间隔,帮助新学员和那些走不出来的学员组织学法小组,在法中归正自己,提高自己,使大法弟子形成合力,达到不同层次法对我们要求的标准;使百脉连成一片,“达到无脉无穴”(《转法轮》)的境界。

同修们,我们历尽了坎坷,经受了魔难,风风雨雨走到了现在是相当不容易的,我们要珍惜自己所走过的路,过程中没有师尊的呵护,没有同修间的相互圆容与配合是很难走过来的。因我们还在修炼中,免不了有人心的碰撞和在世间名利情的侵蚀,时而有不清醒的时候,所以我们要互相提醒,互相加持,在助师正法的最后时刻,去掉执著,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灭尽邪恶走向圆满!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