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九六年的好日子说起

一路精進步不停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今年麦收期间,天气阴多晴少,家家都希望赶上个好天收割麦子便于晾晒。我家收割的那天,天气预报是好天,因头天就说好了,排了个第一号,十点开镰。九点,村邪党书记来到我家地头告诉说十一点才能过来,因为要先收割他家和他弟弟家的……。我说:“不要紧,早割晚割都一样,你先割吧,上天不会让我吃霉麦子的。”整个过程,我都谨记师尊的教导,用修炼人的高标准要求自己,把眼前遇到的事儿当作是好事,不与世人争长短,劝解家人,慈悲对待这一切。当时,在这片地块等着收割小麦的有四十多家,大家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从心里佩服大法弟子。

……下午将近五点,我们家的小麦才收割。拉回街里水泥地上晾晒的时候,世人纷纷把自己晾晒的地方缩小,让出地方给我们。原来天气预报那一天有雨,可是连第二天也没有下雨,小麦晒的很好。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每次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都是世界众生的一次伟大的圣会,是留给宇宙众生的,作为一个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参加法会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今天我要借这个神圣的机会,向师尊和各位同修汇报一下我是如何从一个百病缠身、了无生趣的人,成长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六年,我那二十二岁的次子不幸离世。沉重的打击使我痛不欲生,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再加上浑身是病,肝、肾、腰、胃、头等多处疼痛,苦不堪言,很长一段时间,整日以泪洗面,一心想一死了之,随儿而去。不得已,丈夫辞去工作,与长子轮流陪我,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九六年九月四日下午,天气不错,我隐隐感觉有好事等着我。我手牵着小孙女走出家门,不觉走到村幼儿园。只见幼儿园老师手里捧着一本书在聚精会神的看,我好奇的走到她跟前问:“看的什么书?”她朝我笑一笑说:“《转法轮》。”我接过来一翻正好看到师父的照片在笑,眼睛好象在动,我脱口而出:“这个佛像真好呢!”那时,我感觉浑身的细胞都在动。我对幼儿老师说,我也想学。幼儿园老师说:“星期天城区来咱这里放录像,你到时候来吧。”

一九九六年九月九日,这个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我好不容易盼到这一天,我终于看到了师父讲法录像。看完录像后,我就觉的小肚子发胀,同修说是好事。临走,我从同修那儿请到《转法轮》及《转法轮(卷二)》,喜滋滋的回到家中。丈夫看我开心的样子,发自内心的高兴。我翻开《转法轮》一下看到第二百零五页,师父说:“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我想,师父这不是说我吗!当晚,我就急切的看这部宝书。以前我神经衰弱,入睡很难,这一夜我睡的很香,第二天早晨我一觉起来,感到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一身的病一夜间竟然不翼而飞。我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威力,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从此后,我象变了个人似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每天晚上我都到周边村庄我熟悉的乡亲那里,急切的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我身心前后的巨大变化,丈夫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他逢人就说是大法救了我的家。对我的洪法也全力支持。修炼前,我怕走夜路。所以我晚上出去洪法,不管回来多晚,他都在街上等我,从来没有怨言。为了支持我到集市上洪法,丈夫卖掉花生给我买了一台近四百元的录音机,大儿子也给我买了VCD让我放师父讲法录像。就这样,我们全家沉浸在得法的喜悦中,打心眼儿里高兴。

开创环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发动了铺天盖地的对信仰“真、善、忍”宇宙法理的修炼人的镇压,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大法中受益巨大的我,决心为大法讨个公道,我先后五次進京。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次進京上访。家里没钱,又是农忙季节,丈夫二话不说,卖了五百多斤小麦,连零钱都给了我。行前,丈夫抱着小孙女鼓励我,做好一切,早早回家。我走后,公安恶警、镇政府及村干部多次到我家骚扰,打电话骂我丈夫,说:“到北京找到你老婆就打死她!”丈夫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看你们敢动她一根毫毛!你们正邪不分,她的命是大法给的,她是好人,她病重时你们看过她一次吗?学大法后她无病一身轻,不用花一分钱。你们也有妻子儿女,父母、兄弟、姐妹,你们应该想一想,真正了解一下大法到底是什么……”

丈夫经常陪我出去发送大法真相资料。冬天,天太冷,晚上打出一桶浆糊,丈夫往水泥墙上刷,我就贴,相互配合,一晚上能贴出几百张。我几次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他背上小孙女领着儿子、儿媳去派出所要人,几次要回家。有一天天刚亮,四个恶警开警车到我家,其中两个恶警抱住我丈夫,另两个把我拖上警车。恶警扔下我丈夫跑上警车,还未来的及走,丈夫抓起一把大铁叉跑着猛力甩到警车上,围观的群众也都一齐唾骂恶警迫害好人,震慑了恶人。

丈夫几次到集市上买来很多红绸子布,裁剪后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法清白”、“还大法师父清白”、“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等,到处悬挂。我丈夫几次对带领恶警到我家骚扰的村干部义正词严的予以揭露,县、镇派出所的恶警到我家骚扰及非法抄家,我丈夫都毫无惧色抵制他们的恶行,致使恶人们不敢轻易到我家骚扰。为了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揭露迫害,讲清真相,使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丈夫不仅承担起了大部份地里的农活,而且还做饭、家务活及带孙女等,把本应由我承担的部份独自承担起来,默默的付出许多。

去掉怕心

一九九八年三月份的一个阴雨天的晚上,我去外村放师父讲法录像。放完录像后,夜已经深了,雨还在下。同修的丈夫送到我村口,我让他回去了,自己独自返回。向前走了大约一百米远有一个交叉路口,看到离路口不远处站着一黑一白两个东西,我吓出了一身汗,头发都竖立起来了。回头看看,同修的丈夫已不见踪影。学法前,我是一个非常胆小的人,根本就不敢走夜路。现在深更半夜突然遇到这么两个东西,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条路的路东是一条深沟,沟的东边是山,山坡有一片坟地。我推着车子走又不敢走,退又不能退。情急之下,我喊了一声:“师父救我!”然后就硬着头皮往前走。走过那一黑一白,再往前走几百米就是一个小村。我想谁家灯亮就跑谁家,不敢走了。可是深一脚浅一脚好不容易走到村子却没有一家灯亮。我真懵了。返回去有一黑一白,往前走还有一个姑娘的坟墓,再往北走还有一个土地庙,往东是个大水库。我又怕又急,哭又不敢哭。

就在我走投无路之时,突然师父《转法轮》的一段法出现在我大脑中:“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我猛然觉悟:是慈悲的师父在去我的怕心。法理悟到了,心性也提高了,渐渐的也不怎么怕了,而且原本漆黑的路面发白了,我赶紧骑上自行车往家赶。到了家,已是半夜多了。

去怕心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并不是一下就可以去掉。一九九九年正月的一天晚上,也是去八里路远的一个村庄去放师父讲法录像。往回走时,走出村不远手电就不亮了。我换上备用灯泡,走了几步也不亮了。我知道往前走不远路旁有一片坟地,怕心又起来了,一步也不敢往前走了。我骑车往回返。回去是下坡路,一股力量很急把我送到坡下,我连人带车撞到一堆石头上,危急时刻,我急喊:“师父救我!”我又连人带车弹到路边的排水沟里。摔了一跤,我悟到是去怕心,但看着黑乎乎的夜路,就是不敢往前走。犹豫了半天,我又费力把车推回同修家,拿了一只手电筒再往回赶。可是,走到原来的地方电筒又不亮了。三个灯泡都不亮,我冷静下来不急着赶路,开始向内找。今天晚上摔了这么大跟头,根本原因就是根本的执著“怕心”没有去干净。想到这里,我双手合十:师父啊,为去这怕心,您操了多少心。我不要,那怕心不是我。这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那么高大,浑身的细胞都在动,师父就在身边看着我,怕心彻底去掉了。扶起车来,车也没坏。回到家,丈夫搬车时发现有两只手电筒,拿起一开,都亮。此后,我无论是刮风下雨,黑天、雾天;无论是发资料,去北京上访,什么都不怕。

讲清真相,助师正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利用报纸、电视、电台蒙蔽世人,世人被迷惑的很深。当时,农村基本没有资料点,我骑车去五十里远的城里拿资料回来发。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村里的两个治安正副主任还有妇女主任来到我家说:“村书记想找你谈谈,半小时就回家。”我识破了他们的诡计,当场拒绝。头天下午,村书记和派出所长到我家问我学不学,炼不炼了。我没搭理他们,他们灰溜溜的走了。今天他们又拿出伪善的一手。丈夫和儿媳说:“你去吧,咱们走的正,做的正,做好人没有错。去了讲真相,揭露迫害。”我来到村办公室刚说了两句话,突然从外面窜進镇政府、司法所、派出所恶人、恶警十几个人,把我强行绑架,拖上警车。我拒不配合,大呼:“土匪绑架好人,侵犯人权!”裤子被撕破了,衣服扣子也被撕扯掉了。

邪恶一伙儿把我绑架到城里洗脑班,公安、政保科、司法所、六一零等邪党部门二十多人讲他们邪党那一套,我就讲真相,揭露迫害。我绝食抗议对我人权的非法侵犯,政保科头子邵X端饭给我,我义正词严的说:“我为什么要吃你们的饭,我自己家里有饭,你们却不让我吃。我做好人有什么错?你们一次次的迫害我?善恶有报是天理啊!”第十二天的下午,我大儿子找到洗脑班,看到我就哭。我劝儿子不用哭,我说我总有一天能堂堂正正的走出大门去。说话的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钟,我上厕所没人跟了。政保科头子面向西打电话,其他三个人低头看画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顺利的下楼(以前楼下都有人监视),闯出魔窟。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在城里和同修建立了资料点。我一个星期回家一次,一般是晚上走,一块把乡镇同修发放的真相资料带上。走时除资料外,我一般还带上二瓶喷漆,一路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大法师父清白”、“江泽民制造自焚事件嫁祸法轮功”、“江泽民出卖国土一百八十万平方公里”等内容。有时候还捎带上两个村的资料,从经过的村发放。早晨三点左右回到家。天亮后,同修及时把资料接走。晚上,我往城里走时,再带上两瓶喷漆,挨村喷写。乡间路上的桥、电线杆等一个不落,一片红,美观大方,很耀眼,几个月还在上面。抹了的再写上。通城里三条路的村庄、桥、电线杆基本都有。有时能做到天亮,碰上起早下地干活的农民。

有一次,天亮我刚到家,同修刚到也不长时间。丈夫走出院门口干活,派出所副所长李××领着一个小警察和村治安正副主任窜过来了,气势汹汹的喝问我在不在家。我丈夫喊了一声我名字,说派出所来了。我正在家分资料,炕上不干胶、资料还没有搭配完,我一把拉过被子盖上,同时把同修推到另一间屋关上门。刚做完,他们就進来了,副所长说,我们到那间吧。我说,那间有小孙女在睡觉,别影响她。我接着没让他们喘气,问:“你们又来干啥呢?你们正邪不分迫害我,对的起自己的良心吗?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你们也有妻子、儿女、兄弟、姐妹。如果他们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街坊邻居都敬重,你们还忍心迫害他们吗?善恶有报是天理啊!小警察一直低着头,说:“咱们走吧!”说着,走出门口。出街门不远他们又折回来了,有一个说看到我车子上绑着资料。我用铁棍关好街门。我丈夫在门口怒斥他们:“你们正邪不分,我看你们哪个敢進!”丈夫的声音震动了周围的乡邻,乡邻都狠狠的看着他们。我就在院里揭露邪恶。僵持了约二十分钟,小警察说走吧。邪恶随即逃走,同修安全离开我家。

建立家庭资料点

从城区拿资料既不方便又满足不了需要,长期下去不是办法。再说,城里同修能建资料点,乡下也可以建。要跟上正法進程,不能踏着别人的脚步走,必须走出自己的路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克服了困难,也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从周刊、师父讲法、新经文到护身符卡片都自己做。光盘也能刻。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恶行曝光后,我及时刻出光盘,发放到离我五里远的村庄。第二天,在初中上学的大孙女放学后告诉我:同学说,昨天他们村家家都接到光盘等真相资料,学校也写上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牟利惨无人道”等,同学们都明白了真相。农村群众比较纯朴,一般比较容易接受真相,真相资料及时跟上,世人觉醒很快,环境改变也比较快。

邻村同修看到真相资料的巨大作用后,也要建资料点。我协调城区同修帮助买了六部复印机、打印机等,帮他们建起了资料点。同修做的很认真,做的资料标准要求也很高,对救度众生起到了很大作用。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其间也暴露了很多心,修去了很多心。有一次,我進城买耗材,打算去一同修家,跟同修交流一下,咨询一些问题。结果该同修不在家。我又去了另一同修家,打听该同修的下落。这位同修夫妻要出门,对我的脸色不好看,好象我要找的同修与他们没有关系似的。我一时想不开,回到儿子家后,直流眼泪。我向内找自己,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忍〉中说:“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 。我想,遇到的一切事都是好事,同修对我的态度不好,这其中一定有我要修去的东西。進一步找自己,发现自己有爱面子心、依赖别人的心、嫉妒心、自我、自卑心;觉的自己文化低、别人文化高瞧不起自己的心等等。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多人心。这一下自己也不觉的委屈难过了,赶紧想怎么去这些心。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人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他就会走向人;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他就会走向神。”挖出这么多执著,分清了真我、假我,从根本上清理干净,感觉到身体很舒服、轻松。更加体会到修炼就是修自己,遇到问题一定要向内找,才是真正在修炼,才能修炼好。从这以后,所有的耗材我都自己去進,不再依赖同修。破除了旧的人的观念,修炼的路越走越轻松。

奥运会期间,邪党草木皆兵,坐公交车查的很严。资料点所用的耗材都是坐公交车拉回,能否平安归来,不仅对个人、对资料点、对救度一方众生都关系重大,必须保证不出问题。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我主要靠两点:一是发正念,对耗材发,对司机及乘车人员发,对车站发,对坐的车发,对检查员发;二是讲真相,对司机对乘务员讲,对检查员讲,对乘客讲。我经常坐的车,司乘人员都明白真相。有一次,我進了一批鼓和墨粉、纸等,打好两大箱三个小包,儿子把我送到车上。刚坐下检查员就上车了,一脸的严肃像,架子拉的老大,让大家把票拿出来检查,没有一个人拿,大家都不配合。这时,她看见我拿的箱子和包,就问卖票的和司机是谁拿的,检查了没有。司机和卖票的都不理她。我义正词严的站起来说:“你查什么?那是我的。农村老百姓能拿什么,都是好用的。你有什么资格检查私人东西?今天我拿的东西,我自己说了算,谁都不准动!老百姓怎么的,老百姓你也不能想咋的就咋的!”这时,另一个我平日讲过真相的检查员上了车,上来就跟我打招呼:“大姨,你回家啊?”那个检查员见无趣就下了车。我知道,只要自己正念足,师父就帮我。

正念正行证实法

大法弟子无论身在何处,都应该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处处都为别人着想,以无私无我的正觉和高尚的行为让世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今年麦收期间,天气阴多晴少,家家都希望赶上个好天收割麦子便于晾晒。我家收割的那天,天气预报是好天,因头天就说好了,排了个第一号,十点开镰。九点我丈夫就拿好用具去地头等待,弟弟、弟媳也开车等拉麦粒。村邪党书记来到我家地头告诉说十一点才能过来,因为要先收割他家和他弟弟家的,我说什么时间收割都行。割完邪党书记的收割机往我家麦地开,一个人开车把道挡住了,说要先割他家的。收割机司机一看过不去,气恨的把车掉过头,要从东边开始收割。田边地头的世人都很气恨,纷纷指责挡道的人,有几个人要给他把车掀到路边沟里去。我忙上前劝解。收割机司机的妻子也过来道歉,说今天本来第一家就应该先割你的,结果弄成这个样。我说:“不要紧,早割晚割都一样,你先割吧,上天不会让我吃霉麦子的”。

整个过程,我都谨记师尊的教导,用修炼人的高标准要求自己,把眼前遇到的事儿当作是好事,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不气不恨,不与世人争长短,劝解家人,慈悲对待这一切。当时,在这片地块等着收割小麦的有四十多家,大家都看到了眼前的一幕,看到了大法弟子不同于常人的宽广胸怀和高风亮节,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大忍之心,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从心里佩服大法弟子。平日里,他们当中的多数人都明白大法真相,多数都退出了党、团、队邪恶组织,所以大家都不争不挤,挨户收割。

下午将近五点,我们家的小麦才收割。拉回街里水泥地上晾晒的时候,世人纷纷把自己晾晒的地方缩小,让出地方给我们,我很受感动。原来天气预报那一天有雨,可是连第二天也没有下雨,小麦晒的很好。

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大法弟子既要修好自己,更要救度众生。我不仅做资料供给同修,自己也坚持尽量多发,多救人。农村发资料都挨村发放,大法弟子住的村庄一般都亲手送到家或送人手里。我们村赶集,卖东西的人很多。在我们村支铺卖货的商户,我基本上都讲了,多数都全家做了三退。我一般是一边讲真相,一边发资料,配合起来做,往往效果较好。我经常往返县城办事,一般都带上一包资料,有小册子、单张、光盘、护身符等,坐一路,讲一路,发资料,做三退,理智智慧的做,不少人得救。与我同乘一辆车的人有福了;骑自行车也是,碰到人就讲,发资料,做三退,走到哪儿,发到哪儿。

县城里有个专卖衣服、鞋子的商贸城,我接触的比较多,真相资料发的最多。那里的商户三退的很多。好几家明白真相的商户,跟我要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九评》、《解体党文化》等,送给自己亲戚朋友,好让他们得救度。

平日里下地干活,随身带着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九评》等,遇到人就给,没有人就放到车筐里或车座上,人们都乐于接受这些从邪党那里看不到的真相。

我们村邪党书记,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很支持大法,他妻子和大姐都学过大法,洪扬大法时提供场地,见面都对我很尊重。“七•二零”后,听信邪党的谎言和蒙蔽,他的妻子和姐姐不学了。我去北京上访,他配合邪恶迫害我,两次陪派出所的恶警去北京找我。零一年三月配合邪恶把我绑架到城区洗脑班,零一年八月配合邪恶把我绑架到济南洗脑班、劳教所。那时我不理解他,对他有气恨心,见面不搭理他。时间长了,我觉的不对劲。通过向内找,认识到自己以恶治恶对待他,不符合法的要求。同时,师父也点悟我:“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认识提高后,我经常去他家,和他们面谈,让他们明白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也知道平日里大法弟子凡事为别人着想,邻里关系和睦,令乡邻敬重。认识到错误,感觉对不起我。我告诉他们我不会记恨他们,明白真相后,他们全家都退出了邪党党、团、队组织。而且,派出所或者镇政府再来人,他都把我叫到他家里去讲真相。在大法弟子的带动下,他也处处按高标准要求自己,跟大法弟子学习,现在,他夫妻俩人也捧起了《转法轮》,决心做个修炼人。

正法已接近尾声,还有大量的众生没有得救,我要勇猛精進,多抢人快救人,不辜负世人生生世世的期盼,对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